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三生神鏡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一位……神明?

  羲寧和駱天都皆震驚。

  那女槍客身上的氣息很晦澀,讓人感知不到其修為。

  可僅憑她之前一槍之下,就轟殺一具神骸的戰力來看,注定不是太境人物可比!

  “這鬼方,可不是你們這樣的角色能來的。”

  女槍客一對紫色的眸掃了兩人一眼,就看向兩人手中的寶物上。

  一方星輝流轉的道印。

  一柄流光溢彩的道劍。

  “兩件上階造物級神寶,看來你們各自背后,都站著一位神明,且讓我瞧瞧。”

  女槍客似很感興趣,抬手一招。

  嗖!嗖!

  道印和道劍,分別脫手而飛。

  這讓羲寧和駱天都皆吃了一驚。

  這女人,該是怎樣一位恐怖存在?

  “祭煉手法倒也不俗,但看得出來,這兩件神寶的主人,最多也只是上位神。”

  女槍客很隨意地點評,“可惜,在這仙界,以你們的修為,根本無法發揮這兩件神寶真正的威能。”

  說著,她已抬手一拋,兩件神寶重新物歸原主。

  羲寧和駱天都皆暗松一口氣。

  駱天都抱拳見禮道:“之前,多謝前輩出手相救,晚輩駱天都,來自神域古族駱氏,敢問前輩尊姓大名?”

  女槍客避而不答,而是說道:“我救你們,無非是順手為之,除此,也想趁此機會,問你們一件事。”

  “前輩但講無妨。”駱天都道。

  “之前你們交談時說的‘蘇道友’是誰?”

  羲寧和駱天都頓時吃驚,意識到原來早在之前在那片沼澤旁邊的時候,他們的對話就已被眼前這神秘女槍客聽到!

  穩了穩心神,羲寧主動開口:“不瞞前輩,我們所談論的,乃是蘇奕蘇道友。”

  女槍客眼神頓時變得古怪,嘀咕道:“果然是那家伙!”

  聲音透著一絲惱恨之意。

  羲寧星眸微凝,心中震驚。

  難道說,蘇奕曾和這女槍客結仇?

  駱天都也很意外。

  這位強大的女神,難道也是為鎮殺蘇奕而來?

  “你那塊秘符記載著什么消息,讓我看看。”

  女槍客忽地道。

  羲寧本欲拒絕,可想了想,消息中的內容早已傳遍仙界,根本沒什么好隱瞞的,便把秘符交了出去。

  女槍客頓時不再理會兩人,拿著玉簡興致勃勃地看起來。

  偶爾,還會輕蔑地點評一兩句。

  “呵,就這?”

  “殺一些太玄階神明走狗而已,談不上什么。”

  “那叫什么符天一的神子,簡直就是頭豬,這都弄不死那姓蘇的?”

  “神明意志法身么?一看就是個主動當炮灰的蠢材,那些強大的神明若能插手仙界之事,早行動了,何至于等到現在?”

  忽地,女槍客蹙眉,道,“這秘符內,為何沒有記載那姓蘇的如何化解死局的?”

  羲寧道:“神威浩瀚,不可逼視,當時在場的強者,心神皆遭受震懾,沒人能看到當時發生了什么。”

  女槍客哦了一聲,似是失望,自語道:“短短數年不見,那姓蘇的就這么厲害了?”

羲寧和駱天都對視,皆  默然。

  女槍客抬手把秘符還給了羲寧,道:“你是否有辦法和這姓蘇的聯系上?”

  羲寧心中一凜,道:“前輩想做什么?”

  “和他打一架。”

  女槍客不假思索道,“再不打,在仙界就沒機會了。”

  羲寧搖頭道:“抱歉,我做不到。”

  駱天都心中有些酸澀,阿寧果然很在意那蘇奕,竟不惜為了他,去誆騙一個強大的女神祇!

  “是做不到,還是不想?”女槍客逼問。

  羲寧抿了抿粉潤的唇,道:“前輩救我,我自不能違心去撒謊,即便我能做到,也不會讓蘇道友來送死。”

  語氣平靜而堅定。

  女槍客一對紫色的眸盯著羲寧,不說話。

  氣氛驟然變得壓抑下來。

  駱天都心中一緊,連忙道:“前輩息怒,如今那蘇奕名噪天下,儼然已置身風口浪尖之上,要想找到他,并非什么難事。”

  羲寧冷冷掃了駱天都一眼。

  那慍怒的目光,讓駱天都心中一沉,勉強笑著解釋道:“不瞞前輩,我和蘇奕乃是死對頭,以后遲早會和他進行生死戰,若前輩信得過,大可以把此事交給我來做。”

  羲寧默不作聲。

  她已看出,駱天都是在主動幫自己。

  “我要收拾的人,何須你來摻合?”

  女槍客搖了搖頭,“行了,你們走吧,最好別再留在此地,否則,下次我可不見得還能救你們。”

  說著,她身影一閃,憑空消失不見。

  頓時,羲寧和駱天都皆如釋重負。

  那女槍客太可怕了,隨意站著,就帶給他們莫大的壓力!

  一如面見神祇!

  事實上,在兩人眼中,早揣測出那女槍客是一位神!

  就是不知道修為究竟有多高。

  “奇怪,那位前輩身為神祇,為何不受規則和秩序的禁錮,能夠降臨仙界?”

  駱天都很吃驚。

  羲寧也很不解。

  須知,若能降臨仙界,那神域中的諸多恐怖巨頭恐怕早出手了,何須等到現在?

  “這世上,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情。”

  冷不丁地,一道聲音響起。

  那女槍客竟去而復返!

  一下子,駱天都心中發緊,背后議論神明,極可能會被視作冒犯之舉!!

  “之前,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來。”

  女槍客說著,一對紫色的眸忽地望向羲寧,“你來自古族羲氏?”

  “正是。”

  羲寧點頭。

  女槍客眼神微妙,忽地抬手一翻,浮現出一面青銅鏡,“這是一件神器,由三生石打磨而成,憑借此寶,可照出一個人命格中的秘密,你要不要試一試?”

  羲寧頓時吃驚,難以置信,“前輩莫非從晚輩身上看出了什么?”

  須知,她從出生時,天賦本源中就藏有不為人知的玄機,除此,還擁有連神明都無法查探和推演的血脈力量。

  這件事,她早和蘇奕聊過,并且曾試圖通過因果書來尋扎真相。

  可最終,連因果書都無法給出解答!

而現在,一個萍水相逢的女槍客,卻疑似也洞察到這一點,甚至拿出一件神器,欲幫自己勘破謎團  這讓羲寧如何不吃驚?

  “只看出了一點玄機,卻看不出更多的東西。”

  女槍客說著,將那一面銅鏡拋給羲寧,“你若不介意,大可以試一試,只需將神魂力量探入此寶便可。”

  駱天都忍不住道:“前輩,這么做的話,會否遭受反噬?”

  女槍客不禁冷哼:“你覺得,以我的實力,會這般下作地去禍害一個遠不如我的人嗎?”

  駱天都登時沉默了。

  羲寧猶豫了一下,答應下來。

  她也迫切想知道答案!

  隨著她將神魂力量探入那一面銅鏡內,頓時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那鏡面驟然彌漫出厚重如煙云的混沌氣,不斷翻騰。

  鏡子內,直似有一方神秘的世界開啟,漸漸地,映現出一條浩浩蕩蕩的長河,橫貫虛無之間,浪花翻涌,映現出無數光怪陸離的景象。

  一眼望去,駱天都心神瞬間失守,恍惚間似置身在那一條長河中,而自己就像一個不起眼的浮萍,被滾滾浪潮裹挾著,身不由己地隨波逐流,一股絕望、無助、彷徨的情緒油然而生。

  一下子,駱天都驚得忍不住嘶聲大叫,全力掙扎起來。

  一只纖細潤白的玉手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

  頓時,駱天都驚醒。

  神魂和心境中遭受到的可怕影響隨之如潮水消失不見,只是他的臉色已變得蒼白起來,衣衫都被冷汗浸透。

  他這才看清,關鍵時刻挽救自己的,正是那女槍客。

  “不成神,妄圖窺探命運長河的奧秘,會死人的。”

  女槍客云淡風輕道。

  命運長河!!

  駱天都心中顫抖,頭皮發麻。

  他曾聽宗族的一位神境老祖談起,古老的傳說中,在那紀元長河之上,還有著一條被諸神列為禁忌之地的命運長河!

  古來至今的歲月中,神域的諸多恐怖巨頭曾多次試圖去探尋命運長河,可卻幾乎無人能辦到!

  那條命運長河,就如同傳說般縹緲,充滿未知神秘的色彩。

  而現在,那女槍客卻說,那由三生石打磨而成的一面銅鏡神器中所映現的,竟然就是命運長河,駱天都都差點懵掉!!

  這……竟是真的?

  連諸神都無法探尋到,視作禁忌的一份地方,竟然被剛才的自己親眼看到了?

  就在駱天都心神顫栗時,發生變故。

  那青銅境內映現的景象,竟然轟然崩碎瓦解,整個青銅境都隨之劇烈地嗡鳴顫抖起來。

  而羲寧發出一聲悶哼,眼神怔怔,清麗的小臉上寫滿惘然。

  再看女槍客,明顯也被這一幕驚到,眼眸寫滿錯愕,道:“你身上的秘密,竟連‘三生神鏡’都無法窺破?難道說,你的命格早已被人安排?”

  “誰有那么大能耐,竟能做到這一步?”

  “難道是凌駕于命運長河之上的存在?”

  “不可能!這其中定然另有玄機,只是……”

  ……一時間,女槍客都愣在那,明顯為此感到費解和不可思議。

  而見到她這般模樣,羲寧和駱天都完全懵了。

  因為超出了他們的認知,無法理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