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百零四章 靈武紀元 天棄舊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阿寧,我和那蘇奕之間的事情,你就別摻合了。”

  駱天都有些無奈。

  過往這段時間里,羲寧已多次勸他最好不要和蘇奕為敵。

  雖然,他不曾為此生氣。

  但心中難免有些郁悶。

  阿寧她第一次來仙界,和那蘇奕才認識多久?

  可偏偏地,阿寧分明很在乎那蘇奕的安危!

  羲寧星眸如水,認真說道:“不是我摻合不摻合的事情,而是你若和蘇道友為敵,注定兇多吉少。”

  駱天都不禁笑起來,露出一口雪白整齊的牙齒,“阿寧,在神域那些同境之人眼中,何人敢小覷我駱天都?也就是你,從來不把我當回事。”

  “你以為我在開玩笑?”

  羲寧秀眉蹙起,把一塊玉簡遞給駱天都,“你自己看看吧。”

  “這是什么?”

  駱天都拿過玉簡,隨意翻閱起來。

  旋即,他臉上的笑容凝固。

  漸漸地,他眉頭一點點緊鎖起來,神色間都不可抑制地浮現出震驚、錯愕、困惑等等神色。

  煞是精彩。

  直至最后,他整個人都愣在那,沉默了。

  “如何?”

  看著駱天都那呆滯的樣子,羲寧心中莫名地一陣舒服。

  玉簡內,記載著蘇奕在蟠桃會上的種種壯舉。

  別說是駱天都,就連她剛獲知這些時,都不禁震撼失神,差點懷疑這是假消息!

  “很厲害!”

  駱天都深呼吸一口氣,神色破天荒地很嚴肅,“不,是很可怕!”

  羲寧趁機說道:“這就是我勸你的原因,符天一、古靈瀟的實力,比你只稍遜一些,可別忘了,他們請動了‘恒沙神尊’的意志力量,都不是蘇道友的對手!”

  駱天都唇角扯動了一下,道:“阿寧,你了解我的,認定的事情,就斷不會改變。”

  羲寧頓時有些生氣。

  駱天都連忙溫聲道:“你放心,我和蘇奕對決,必堂堂正正打敗他,絕不會像符天一那般下作!”

  羲寧不再多說。

  勸也勸不動,還能說什么?

  忽地,遠處那一片沼澤發生異動,一具枯骨竟然從沼澤中爬了出來!

  轟隆!

  那片沼澤的天穹雷霆傾瀉,垂落而下,威能足可轟殺太玄階大能,可當劈在那一具枯骨身上,卻只迸濺出無數雷芒。

  根本無法撼動那一具枯骨!!

  駱天都倒吸涼氣,這,赫然是一具神骸!

  “走!”

  駱天都和羲寧根本顧不得多想,轉身就逃。

  前一段時間,兩人一起前來這片神秘的禁忌之地,為的是探尋仙界太荒最初時候的一個秘辛。

  可時至今日,他們非但沒能探尋到那個秘辛,反倒遇到了多次足以致命的殺劫!

  原因就是,這片禁忌之地,分布著許多詭異可怕的神骸!

  所謂神骸,就是神明殞命后所留的遺骸,萬古不朽,被可怕的死氣籠罩,變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一種怪物!!

  這種怪物沒有神智,兇殘暴戾,動輒就能滅殺太玄階人物,可怕之極。

  這些天里,駱天都和羲寧已遇到過不止一個神骸。

  像之前曾飛掠這片沼澤中的那一只萬丈長的骨鳥,同樣是一具神骸!!

  “我們都死了,為何你們還活著!?”

  驀地,一道沙啞憤怒的聲音響徹天地。

  是那一具從沼澤中爬出來的神骸在大叫。

  它渾身沒有血肉,骨骸殘破,勉強能認出,這神骸生前是一名男子,一對空洞的眼眶中,燃燒著死氣沉沉的幽暗黑火!

  一股恐怖懾人的殺機,遠遠地鎖定正在逃遁的駱天都和羲寧身上,讓兩者都不禁悚然。

  “去!”

  駱天都冷哼,祭出一柄流光溢彩的道劍,橫空怒斬,道劍中彌漫出的禁忌神明力量,一舉擊潰那一股可怕殺機的鎖定。

  可那一具神骸卻追了上來!

  撕裂虛空,瞬移而至,快得不可思議。

  “為何你們還活著!!”

  神骸憤怒大叫。

  駱天都和羲寧根本不敢遲疑,全力動用底牌逃遁。

  之前,他們曾試探過,哪怕動用紀元神寶,都無法壓制神骸的力量,反倒會遭遇莫大的危險!

  故而,兩者根本不戀戰,全力逃走。

  “倘若蘇道友前來,或許足可化解不少威脅。”

  路上,羲寧心中一動。

  那些神骸,皆是神明殞命后的遺骸所化,或許……會被輪回力量克制!

  當初在龍宮遺跡時,羲寧就曾親眼見到,蘇奕動用輪回力量,克制和滅殺那些孽靈的景象。

  自然清楚,輪回力量在收拾那些邪祟死物時,有著不可思議的妙用。

  可旋即,羲寧就把這個念頭壓在心底。

  她很清楚,一旦被駱天都見到蘇奕,兩者勢必會爆發不死不休的血戰!

  “以后再慢慢找機會吧。”

  羲寧默默想著。

  這座禁地,名喚“天棄舊土”。

  按她祖上的古籍記載,天棄舊土,是仙界之前的一個紀元時代所遺留下的古跡!!

  紀元長河上,有諸多紀元文明,也有許多紀元文明早已覆滅。

  就如同時代更迭般,每一個紀元文明也處于不斷更迭中,一旦遭遇“紀元大劫”,就會徹底覆滅!

  在當今仙界所處的這個紀元文明誕生之前,曾有一個“靈武紀元”。

  可就連諸神,都不清楚“靈武紀元”的事情!

  原因就是,有關“靈武紀元”的一切痕跡,全都被從紀元長河中抹除了!

  這無疑很不可思議。

  須知,一個完整的紀元文明,要想被抹掉所有痕跡,就連神域中最強大的神明都做不到!!

  可“靈武紀元”卻離奇消失了。

  人們只知道,曾有這樣一個紀元文明出現過,可卻沒人清楚,這個紀元文明究竟存在了多久,又擁有怎樣璀璨輝煌的過往,它又是如何消失的。

  一切,宛如謎團,充滿禁忌未知的色彩。

  而羲寧和駱天都眼下正要探尋的,便是一個疑似“靈武紀元”有關的禁忌之地。

  一個早在仙界太荒初期,就被列為未知禁區的神秘古跡!

  可惜,目前為止,兩人還沒有多少收獲。

  “不好,那怪物追上來了!”

  駱天都吃驚。

  這具神骸遠比他們之前所見的其他神骸更可怕,雖然同樣沒有神智,可那等兇威,卻遠非其他神骸可比!

  一片死氣沉沉的烏光撕裂長空,暴殺而至。

  瞬息而已,羲寧身前懸浮的七星印都被震得劇顫,整個人遭受波及,差點被轟飛出去。

  關鍵時刻,駱天都一聲怒吼,揮劍殺來。

  鐺!!!

  劍氣縱橫,最終化解掉那一道死氣沉沉的烏光,饒是如此,駱天都身影也被震得一陣搖晃,手中道劍都在顫抖。

  可此時,那一具神骸已暴殺而至。

  “為何!為何你們還活著?”

  神骸如若瘋狂,空洞的眼神中,黑色神演洶涌。

  他一邊怒吼,一邊已殺來,一只殘破的骨手橫空一劈,便將駱天都和羲寧兩人轟飛出去。

  哪怕動用神寶,都難以對抗!

  “阿寧,你先走!我跟這鬼東西玩一玩!”

  駱天都一聲冷哼,渾身道光通天徹地,一手握劍,一手抓出一把神明秘符,就朝那一具神骸殺去。

  轟隆!

  這片天地崩壞,神焰肆虐。

  僅僅眨眼間——

  駱天都的身影狠狠倒射出去,唇中淌血。

  那神骸太可怕了,不止戰力恐怖,還悍不畏死,駱天都打出的那些神明秘符,轟得這神骸許多地方崩碎,可它竟完全不在乎!

  “阿寧,快走啊!!”

  駱天都焦急。

  他發現羲寧非但沒走,反倒在此刻主動迎擊上去,和那一具神骸激烈對戰!

  根本沒有任何猶豫,駱天都再次沖上去。

  兩者動用的力量,都能輕松鎮殺當世堪稱絕代的太玄階人物。

  也帶給那一具神骸沉重的打擊,許多本就破損的骨骼都斷裂崩碎掉。

  然而,可怕的是,這具神骸根本沒有任何感覺,兀自兇狂地出手,悍不畏死!!

  片刻后——

  兩人皆被重傷,狠狠倒退出去。

  “為何……你們還活著!!?”

  那神骸再次咆哮,揮掌朝羲寧劈去。

  羲寧星眸收縮,心中都不禁浮現一抹絕望、無力之感。

  這神骸,看似是一具腐朽的死物,實則那等力量,和快要比得上真正的神明!

  “阿寧,快躲!!”

  眼見羲寧命懸一線,駱天都驚得頭皮發麻,目眥欲裂,大叫著瘋狂沖來,根本不考慮自己的安危,完全一副拼命的姿態。

  可這一瞬,卻有人比駱天都出手更快。

  一縷穿金裂石般的轟鳴響徹。

  就見一桿長槍忽地乍現,破開那片長空,勢如破竹般從那一具神骸的頭顱中貫穿而過。

  砰!!!

  神骸轟然崩碎,骨頭渣子都不剩。

  唯有那一桿長槍懸浮虛空,槍鋒彌散出令人心悸的光澤。

  羲寧怔住。

  駱天都也怔住。

  一槍之下,轟殺神骸?

  是誰,竟有如此神威?

  就在此時,遠處虛空動蕩,一道身影走來。

  那一桿長槍隨之掠起,主動掠入那一道身影手中。

  羲寧和駱天都抬眼看去,就見來人是一個女子!

  對方打扮極簡單,只穿著一襲灰色布袍,柔順的青絲用一根紅繩束成一簇馬尾,雙腳踩著一對芒鞋。

  而其面容,則被一張青銅面具掩蓋,只露出一對泛著淡淡紫色的冰冷眼眸。

  除此,她通體上下,再無其他修飾,可隨意立在那,就有一股唯吾獨尊般的無上威勢!

  這樣一個女人,如主宰般駕臨此地,仿似一尊女槍神,攝人心魄。

  在她手中,丈二長槍氣息完全內斂,呈灰青色,古樸無華。槍柄處鐫刻著一幅神秘的道紋圖騰,形似佛門的萬字符“卍”!

  卍,代表著周而復始、圓滿循環。

  若蘇奕在此,必可以一眼認出,此女,赫然是那個神秘女槍客!

  ps:老書友應該能看出,本章中的“靈武紀元”,就是天驕主角林尋所在的紀元文明。

  這是個伏筆,以后會給答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