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百零二章 我名蘇奕 來自人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沒有著急一鼓作氣滅了全部敵人。

  不是做不到。

  而是不想。

  他要借今天的蟠桃會立威,借仇敵的頭顱昭告天下。

  一,勾結異域魔族之輩,罪不容恕!

  二,冤有頭,債有主,他蘇奕今世歸來,只殺該殺之人!

  凌霄神山上下。

  尚有許多來自仙道各大巨頭勢力的強者。

  只不過此時,再沒人敢去拼命,也沒人敢逃走。

  每個人皆面如土色,寫滿絕望。

  “若我等發誓,愿意前往仙界九大天關殺敵立功,將功贖罪,能否挽回一命?”

  太一教掌教玄重開口。

  蘇奕道:“不行。”

  玄重神色慘淡,嘆道:“勝王敗寇,本座不是不明白,只是事到臨頭才發現,終究心有不甘!!”

  旋即,他抬眼看向遠處天穹下的蘇奕,“我相信,待我派祖師成神時,你也終究難免一死!”

  他軀體猛地燃燒起來,剎那間而已,就化作灰燼飄灑。

  唯有那決然而平靜的聲音,在回蕩著。

  人們騷動。

  因為,太一教掌教玄重是自殺!!

  蘇奕自語:“也算有那么一點骨氣,比之你那只敢當縮頭烏龜的祖師姜太阿強多了。”

  說著,他看向太清教掌教齊涅等人,道:“要不,你們也抹脖子自殺?”

  眾人絕望又羞憤。

  有人怒吼:“殺人不過頭點地,蘇奕,你戕害神子,得罪神明,他日必會遭報應!!”

  一抹劍光垂落,將此人滅殺。

  “堂堂永夜帝君,卻以大欺小,殘害我等,不怕被天下人戳脊梁骨嗎?”

  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嘶聲大吼。

  此話一出,卻引起滿堂哄笑聲。

  遠處觀戰者都樂了。

  之前,是誰布設重重殺局,針對永夜大人一人?

  現在打不過,就說永夜大人以大欺小,簡直天無恥!

  蘇奕都不禁笑了。

  他邁步朝凌霄神山行去,“我且問一句,此次蟠桃會上,爾等傾盡一切手段對付我一人,我可曾抱怨不公?可曾埋怨一字不平?”

  聲傳四方,回蕩天上地下。

  沒有!

  那些觀戰者給出了答案。

  從大戰開始前,到現在,無論遇到任何危險,任何不公待遇,永夜大人可從沒有這般沒骨氣地叫罵不公平!!

  “贏的時候,爾等沾沾自喜,輸了就以弱者自居,不覺得……很沒出息?”

  說話時,蘇奕已來到凌霄神山之巔。

  此山上下覆蓋的禁陣,根本承受不住他一身道行的鎮壓,轟然崩碎,潰散如潮。

  “去,把那些人質帶過來。”

  蘇奕看向太清教掌教齊涅。

  目光平靜得一如俯瞰一只螻蟻。

  齊涅臉色鐵青,雙手緊攥,內心生出無盡的憤怒和屈辱,恨不得不顧一切,直接下令屠了那些人質,看一看蘇奕該是何等氣急敗壞。

  反正總歸要死,哪還管洪水滔天?

  可最終,他忍住了這種沖動。

  現實是殘酷的。

  他不敢這么做。

  否則,太清教上下所有門人,必遭滅頂之災。

  但凡和太清教有關之人,同樣會被斬草除根!

  齊涅根本不懷疑,蘇奕無法辦到這一步。

  也正因如此,他才不敢拼!

  心有掛礙,必遭牽累!

  此次蟠桃會上,他們拿人質去脅迫蘇奕,可同樣,現在也遭受到類似的反噬。

  哪還有膽子去拼?

  沉默片刻,齊涅低著頭,一字一頓道:“放人可以,我只希望,你能如你所說那樣,不牽累無辜!”

  蘇奕淡淡道:“你師尊比你更清楚,我一生行事,向來言出必踐。”

  齊涅無法否認這一點。

  在仙隕時代以前,哪怕最痛恨最仇視王夜的人,都無法否認,王夜一言九鼎,從不曾失信于天下!

  最終,齊涅頹然一聲嘆息,答應放人。

  人質,有時候很有用。

  比如,以父母、妻兒之命脅迫,這世上又有幾人能不在乎?

  但,人質有時候根本沒用。

  對蘇奕就如此。

  你敢拿人質威脅,我就十倍百倍以牙還牙。

  且看誰最終會妥協!

  而此時,齊涅妥協了。

  也就意味著,他們哪怕之前費盡心機抓捕了再多人質,也終究是白費力氣。

  很快,那些被關押的人質,盡數重獲自由,出現在蘇奕身前。

  “多謝永夜大人!”

  “老朽就知道,永夜大人一定會贏!!”

  “哈哈哈,些許魑魅魍魎,還妄圖拿我等性命做要挾,何其可笑!”

  這一刻,那些淪為人質的那些人欣喜若狂。

  弓語蕁神色恍惚。

  她看著遠處蘇奕那峻拔出塵的身影,幾乎懷疑是在做夢。

  腦海中,則情不自禁想起宗族老人曾說過的一句話:“這世上,從沒有永夜大人做不到的事情!”

  很快,這些人質就被送走,離開了凌霄神山。

  自始至終,無人敢阻!

  而此時,似乎預感到接下來將要發生什么,那凌霄神山上下,許多仙道勢力的強者再也撐不住,跪倒在地,哀聲求饒:

  “永夜大人,我等錯了,求求您高抬貴手,饒恕我等!”

  “我等愿洗心革面,用盡畢生去彌補過錯,但求您能給我等一條活路!”

  也有許多人立在那。

  不曾求饒,不曾下跪。

  只是,眉梢眼角之間,皆帶著難掩的黯然。

  蘇奕沒有理會這些。

  他抬眼四顧,輕聲自語:“都已到了這時候,血霄子、姜太阿、南平天那些老東西都不曾出現,看來,他們的確遠比我想象的更能忍,為了他們的成神之路,早已將你們徹底放棄。”

  這番話一出,饒是齊涅這樣的掌教人物,都不禁心如刀絞,情緒失控。

  一場蟠桃會,自以為是東道主。

  卻不曾想,先是被那些個神子級人物利用。

  到如今,更被自家祖師無情拋棄!

  何其可悲?

  何其滑稽?

  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以后,我自會重建中央仙庭,但不會是現在,更不會讓爾等越俎代庖。”

  平淡的聲音響起,蘇奕轉身,不再多看那些敵人一眼。

  一步邁出,身影扶搖而起。

  而在這一步之下,整座三萬丈高的凌霄神山,轟然間塌陷崩碎。

  天地劇震,煙塵翻滾。

  分散在凌霄神山上下的那些仙道勢力的強者,盡數埋葬其中。

  塵歸塵,土歸土。

  萬載修道仙途上,一朝命喪,什么王圖霸業潑天權勢,全都風吹雨打去。

  生死之間,往昔種種,無非過眼云煙罷了。

  這一刻,遠處觀戰者望著邁步來到虛空中的蘇奕,都不禁露出狂熱、推崇的神色。

  蟠桃會上,一人一劍,敗盡大敵,踏碎凌霄!

  此等曠世風采,舉世之輩,誰堪比擬?

  君乃劍道第一仙,眾生見之如見天!

  蘇奕憑虛而立,望著遠處那漫山遍野的身影,頓生豪情,道:“趁此機會,我蘇某人來宣布三件事。”

  頓時,全場嘈雜的議論聲消失。

  氣氛變得寂靜而莊肅。

  所有目光都齊齊看向蘇奕,神色敬畏中透著期待。

  “第一件事,煩勞諸位代我向仙界天下傳達消息,無論前世今生,所有仇怨,沖著我一人來便可!若波及無辜,我蘇奕必以牙還牙,雞犬不留!”

  場中轟動,人們心潮澎湃。

  這番話,無疑是說給那些大敵聽的!

  不管是和前世那些大敵的宿怨,還是今世和那些神子級人物之間的仇恨,蘇奕一肩擔之!

  可誰敢波及無辜,必會遭受到蘇奕的全力報復。

  “第二件事,三個月后,我會重建永夜學宮,只要和我有關之輩,無論身份尊卑,無論修為強弱,皆可破格錄用。”

  蘇奕再次開口,聲若大道倫音,響徹全場,“其他人等,皆可通過考核,進入永夜學宮修行。”

  場中徹底沸騰。

  像劍瘋子、李射虎等人,更是露出喜色。

  遙想仙隕時代以前,永夜學宮乃是仙界第一學宮,匯聚天下之奇才,培養出不知多少驚天動地的大人物。

  那一段歲月,鎮守仙界九大天關的風云人物,以及為中央仙庭效命的頂尖高手,大半都來自永夜學宮!!

  不夸張的說,那時候的永夜學宮,絕對是天下修士心中最夢寐以求的修行圣地!

  而今,蘇奕宣告天下,欲重建永夜學宮,可想而知,以后歲月中,永夜學宮必會重現往昔輝煌,甚至猶有過之!

  一時間,場中不知有多少強者心動。

  而對蘇奕而言,之所以宣告此事,無非是要了卻心中的遺憾罷了。

  “第三件事,這世間知我名者,不計其數,然而,那都是以往事情,借此機會,且容我介紹一下自己。”

  蘇奕說到這,聲音頓住。

  他目光緩緩掃視全場,氣氛寂靜而莊肅,所有人眉梢間都帶著一絲怔然,似不明白,以往和現在,又有什么同。

  而后,在無數驚愕和不解的目光注視下,蘇奕抬起雙手,抱拳見禮,道:

  “今世之我,名喚蘇奕,一介劍修,自人間而來。”

  聲如清越劍吟,久久回蕩天地之間。

  這一瞬,蘇奕心中空靈沉靜,再無掛礙。

  至此,他真正融合前世王夜之道業,以今世之道心,斬前世之羈縻,成就本我。

  我與我周旋久,寧做我!

  今世之蘇奕,與從前之王夜,有何區別?

  人們怔怔出神,不知其中之玄機。

  ps:我名金魚,一介作者,只想求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