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百零一章 生殺予奪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一劍西去,斬敵于三萬里之外!

  可對咫尺劍而言,三萬里,也無非是咫尺之地。

  這就是排名第三的混沌秘寶的恐怖之處。

  化天涯于咫尺之地。

  殺敵于天涯之外。

  無遠弗屆!

  黑衣女子慘死。

  其遺留的紀元之寶“血獄萬魔圖”發出一陣如泣如訴的哀鳴,而后便破空而去。

  自始至終,蘇奕連她的來歷和身份都不知道。

  但,這些都無關緊要。

  近乎傾塌崩壞的天穹,漸漸歸于寂靜。

  之前被震懾心神,失去感知的人們,陸續都回過神來,視野也恢復清晰。

  直至當看到,那天穹之下,只有蘇奕那孑然一人的身影立在那時,所有人都愣住。

  那座曾困住蘇奕的牢獄不見了。

  那天穹深處的時空裂痕也不見了。

  就連那一道神祇的偉岸身影,同樣也不見了!

  這是……發生了什么?

  人們心神震顫。

  之前,他們神魂被震懾,腦海空白,什么也沒見到,也沒有聽到,完全失去對外界的感知。

  故而,他們不曾見到,九獄劍曾扶搖而起,沖破牢獄,殺上九霄。

  不曾見到,李浮游隨手一劍,斬恒沙神尊的意志法身于時空裂痕之外。

  自然地,也不曾見到,蘇奕以咫尺劍,輕松鎮殺符天一和那黑衣女子的一幕幕。

  但是!

  當看到蘇奕獨自一人傲立天穹下,誰還能猜不出這一場大戰的勝負?

  一時間,原本壓抑寂靜的氣氛被打破,無數嘩然聲像炸開鍋般,在天地間沸騰。

  “永夜大人贏了?”

  有人聲音都在顫抖。

  “一定是贏了!!”

  有人斬釘截鐵。

  “這豈不是說,連神明都奈何不得永夜大人?”

  有人震撼失神。

  “永夜大人獨自一人,劍斬太和八十一,屠滅太玄一十八,殺神子,敗神明,何其壯哉!”

  有人感慨,心潮翻騰。

  “劍指凌霄處,所向無可敵!”

  “這是否意味著,永夜大人于今日此間,擊退了一位神明?”

  ……全場轟動,各種聲音響徹云霄。

  之前的大戰,太過兇險恐怖,尤其當神明出現那一瞬,讓全場所有人都有絕望無助之感。

  也根本沒多少人相信,蘇奕能夠化解這等滅頂之災。

  故而,當看到蘇奕獲勝那一刻,人們的激動和震撼也就可想而知。

  而凌霄神山上,以齊涅、玄重為首的一眾仙道大人物們,此刻徹底慌了神!

  “神……神明都敗了?”

  齊涅渾身都止不住地顫抖,難以接受這一切。

  “不,那可是神明啊!凌駕仙道之上,行走紀元長河之上,怎可能會敗?”

  神使岳柏臉色煞白,失魂落魄。

  他是符天一的扈從,自然清楚,之前出現的那一道神明,乃是來自古族符氏的恒沙神尊。

  可他卻無法想象,恒沙神尊怎會敗了!!

  “神女大人乃是神域最頂尖的帝君人物,身上流淌著神血,怎可能會……遭難?”

  異域魔族使者厲幽雪花容慘淡,同樣無法接受這一切。“輸了?”

  “怎會這樣……”

  “那姓蘇的怎會如此厲害?”

  凌霄神山上下,所有人惶恐不安,遍體生寒。

  此次蟠桃會,殺劫重重,換做當世任何太玄階在此,都必死無疑!

  因為,此次不止有一眾神子參與,更有神明的身影出現!!

  可這一切,卻盡數被蘇奕一人瓦解,這打擊無疑太沉重,簡直讓人快要崩潰。

  而此時,蘇奕憑虛立在凌霄神山之前的天穹下,衣袍在風中獵獵作響,頭頂咫尺劍流轉磅礴如瀑的混沌劍氣。

  放眼四顧,天上地下,再無可堪一決之敵!

  他翻掌取出酒壺,仰頭暢飲。

  酒入豪腸,自有痛快曠達之意。

  結束了嗎?

  還沒有!

  下一刻,蘇奕目光就看向凌霄神山之巔,語氣淡漠道:“哪怕你們再恨我,也不該勾結異域魔族的。”

  一句話,壓制住全場所有的聲音。

  像李射虎、劍瘋子這些人,頓時明白了這句話的含義。

  須知,仙隕時代以前,永夜大人最痛恨的,便是和異域魔族勾結的叛徒!!

  而此次蟠桃會上,以齊涅為首的一眾仙道大人物,竟要把天關十六洲割讓給異域魔族,這無疑觸犯了永夜大人的底線!

  被蘇奕目光盯著,齊涅等人身心發寒,幾欲窒息。

  “勾結?你這暴君著實可笑!”

  驀地,那來自異域魔族的使者厲幽雪冷冷出聲,“真以為我靈域九族愿意接受你們仙界的求和?告訴你,這一切,皆是來自神明的安排!你不服,盡可以去找神明算賬,可你……敢嗎?”

  蘇奕瞥了此女一眼,道:“若我怕了,剛才那個神明的意志法身又是怎么死的?那些背靠神明的神子和走狗,又是怎么死的?”

  厲幽雪神色一滯。

  還不等她反應,蘇奕驀地隔空一按,“還有,你不配站著和我說話!”

  修為才堪比太和階人物的厲幽雪,直接被鎮壓跪地,雙膝崩碎,鮮血流淌于地。

  她面露痛苦之色,猛地抬頭,神色怨毒道:“王夜你等著,毀掉神明的安排后,我靈域九族必不會善罷甘休,他日,這仙界天下必將因為你今日的舉動,而陷入無休止的血雨腥風之中!!”

  聲傳天地。

  蘇奕不禁一聲哂笑,“這種屁話,早在仙隕時代以前,我就已聽膩了。”

  抬手一點。

  砰!!

  厲幽雪直接慘死當場。

  而蘇奕目光則看向齊涅、玄重等人。

  這一瞬,根本不等蘇奕開口,那些掌教們全都慌了。

  “蘇奕,你之前也說過,禍不及無辜,之前我等按你的吩咐,饒恕了那些和你有關之人的性命,你現在難道打算反悔,趕盡殺絕?”

  神火教掌教南無咎大喝。

  聲色俱厲。

  可誰都看出,這位執掌一方巨頭勢力的掌教,實則是色厲內荏!

  “你們可不是無辜之輩。”

  蘇奕眼神譏誚,“當然,我說的話依舊算數,殺了你們之后,不會再波及你們的門人、族人、親人和友人。”

  說著,他袖袍以拂。

  南無咎這樣一個太武階角色,都來不及反應,便被一抹劍氣轟殺當場。這刺激得其他人都快要崩潰,一個個悲憤無比,惶恐絕望。

  和待宰羔羊都沒區別!

  而這樣一幕,則讓遠處觀戰者徹底沸騰了,許多人更是禁不住為之喝彩,感到痛快無比。

  之前,那些仙道巨頭的掌教高高在上,堂而皇之和異域魔族勾結,但凡有反對之人,就會被他們無情鎮壓。

  氣焰之跋扈,令人深痛惡覺。

  可現在,他們看似還活著,實則和等待被審判的階下囚也沒區別!

  這任誰能不振奮和高興?

  驀地,乾元劍齋掌教噗通跪在地上,道:“永夜大人,我等也是身不由己,不得不接受神明的安排行事,還望您網開一面,我等愿將功補過,痛改前非!”

  一位威懾一方的巨頭級勢力掌教,竟就這般跪下了!!

  這再次刷新人們的認知。

  “敢做不敢當,死不足惜。”蘇奕語氣平淡。

  乾元劍齋掌教跪伏在地的軀體,轟然崩碎瓦解。

  “蘇奕!別忘了,那些人質還在我們手中!!”

  一個大人物須發怒張,進行威脅,徹底豁出去了。

  蘇奕哦了一聲,神色波瀾不驚道:“那些人質只要少一根手指,我就收回我曾許下的承諾,殺光和爾等有關的一切人,你現在就可以試試。”

  比狠,他從來不怕。

  至于威脅,他也向來不在乎!

  而現實往往是,當你比敵人更狠、更強勢,敵人反倒越不敢輕易亂來,越心存顧忌!

  就像現在,那位大人物愣住了,神色陰晴不定,根本不敢像蘇奕說的那樣去“試試”。

  蘇奕道:“你們的死,也能挽救許多無辜之人,也算死的有一點點價值,不是么?”

  聲音還在回蕩,那位大人物也被斬殺當場!

  一個又一個掌教級人物被殺,求饒不行,威脅不行,那等一幕,讓其他人都快要瘋掉。

  作為仙界高高在上的通天巨擘,從沒有哪一刻,他們會感到如此絕望、無助和崩潰。

  也從沒想過,今日由他們精心準備的蟠桃會,竟極可能將埋葬他們所有人的性命!

  “和他拼了!!”

  有人怒吼,眼睛發紅,和一些大人物一起,殺上天宇。

  可僅僅在蘇奕一拂袖之間,這些大人物便灰飛煙滅。

  恰似飛蛾撲火!

  也有許多人發出驚恐的尖叫,如喪家之犬般朝遠處逃去。

  可尚在半途,就被一道道從天而降的劍氣無情屠戮!

  鮮血飛灑。

  慘叫震天。

  一場森羅煉獄般的血腥景象,在凌霄神山上演。

  蘇奕就站在天穹下,一個人而已,卻似這方天地的唯一主宰,生殺予奪!

  遠處觀戰者看著這一切,皆心生難掩的震撼。

  那些個大人物們,在過往歲月中何等風光、何等耀眼,高高在上,權柄滔天,一聲號令,便能令四海震動。

  更是億萬萬修士眼中只能仰望的存在。

  可如今,卻似窮途末路的罪徒,被一一處死!!

  那等景象,別說是在當世,就是在過往那漫長的歲月中,都不曾發生過。

  傳出去,必會讓仙界天下為之震動。

  這件事,也必將載入史冊,震古爍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