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真正的底牌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繼公羊羽之后,青蕭殞命!

  這是第二位慘死的神子級人物,當即在場中掀起莫大的轟動。

  “永夜大人他果然是有備而來,哈哈,痛快!”

  李射虎激動大叫,根本不掩飾自己的高興。

  “五位神子級人物一起出動,并且還是動用紀元之寶的情況下,都陸續有兩人殞命,永夜大人他……的確太強了!”

  劍瘋子滿臉推崇之色。

  這簡直就像一個神跡!

  相比他們,凌霄神山上的各大仙道勢力強者皆心驚肉跳,驚駭欲絕。

  八十一位太和階強者殞命了。

  十八位太玄階帝君殞命了。

  如今,難道連那些神子級人物,都將失手?

  若如此……

  一想到那樣的后果,齊涅、玄重等人都不禁膽寒,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而戰場中,斬殺青蕭之后,蘇奕已毫不客氣再次出手。

  頭頂咫尺劍滴溜溜旋轉,劍鋒忽地指向金逐流。

  “不好!!”

  金逐流驚駭,全力催動日月神盤。

  鐺!!!

  一抹劍氣突兀斬落,直接把日月神盤劈飛出去。

  金逐流遭受反噬,猛地咳出一口血來。

  關鍵時刻,符天一和黑衣女子一起聯手,朝蘇奕殺過去,這才讓金逐流抓住機會躲避。

  只是,他卻不敢再逗留,竟是直接逃了!

  這一幕,讓蘇奕情不自禁想起當初在龍宮遺跡的時候,那時金逐流察覺到不妙后,同樣舍棄青蕭和卿舞,提前逃走。

  而這一次,金逐流又逃了!

  不過,蘇奕這次可不會放過他。

  轟隆!

  蘇奕強勢出擊,先后擊潰符天一和黑衣女子的攻擊,而后猛地深呼吸一口氣,傾盡全力運轉咫尺劍。

  此劍發出一聲奇異的嗡鳴,忽地一閃而逝。

  下一刻,早已逃到萬里之外的金逐流頭頂上空,咫尺劍憑空出現,裹挾著磅礴的混沌劍氣鎮殺而下。

  金逐流駭然。

  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刻,他猛地發出一聲嘶吼,竭盡全力催動日月神盤,和拼命也沒區別。

  鐺!!!

  日月神盤再次被轟飛。

  金逐流直接崩潰了,這傳聞中的咫尺劍,怎會強大到如此不可思議的地步?

  根本已來不及掙扎,金逐流眼睜睜看著一片磅礴的混沌劍氣將自己四面八方覆蓋。

  而那才僅僅六寸長的咫尺劍,瞬間鎮殺而至。

  噗!!

  他軀體崩碎,魂魄消弭。

  鮮血都來不及飛灑,就被可怖的劍威齏粉抹除。

  尸骨無存!

  日月神盤發出震天的哀鳴,忽而掠空而去。

  咫尺劍也隨之消失不見。

  這一切,皆在眨眼間就發生。

  而在戰場中,眼見咫尺劍不見,符天一和黑衣女子趁機殺來,毫不猶豫下狠手。

  可卻盡數被因果書擋住!

  “就知道會這樣,艸!”

  因果書麻了,早預測到蘇奕不會憐惜自己一分。

  而此時,咫尺劍已憑空返回,重新出現在蘇奕頭頂。

  “該你們了。”

  蘇奕轉身,眸光深邃,看向符天一和那黑衣女子。

  這一瞬,兩者都不禁心中發涼。

  咫尺劍返回,他們大致已預測到了金逐流的下場!

  符天一猛地深呼吸一口氣,道:“你不是想知道,我之前為何會讓那些神使出手嗎,現在,我來告訴你!”

  說話時,他驀地將焚道扇舉起,舌綻春雷:“暗夜為幕,無天為囚!”

  轟!!

  焚道扇爆綻億萬神焰,沖向這被“暗夜無天陣”遮蔽的天地。

  蘇奕眼眸一縮,第一時間出手阻止。

  “去!”他催動咫尺劍,斬向焚道扇。

  鐺!!!

  焚道扇被轟飛。

  符天一咳血。

  可他卻冷笑起來,“晚了!!”

  轟隆——

  聲音還在回蕩,這片黑暗的天地發生一場劇變。

  無數神禁力量涌現,化作密密麻麻的神鏈,一如牢獄般將蘇奕四面八方籠罩。

  蘇奕動用咫尺劍不斷出手,劈開一層層密密麻麻的神鏈,可轉眼間,這些崩碎的神鏈就又恢復過來。

  恰似生生不息!

  那等詭異的一幕,讓全場騷動。

  這是何等神禁,怎會如此恐怖?

  若從天穹俯瞰,就能發現,困住蘇奕的這座牢籠,形似一座巨型祭壇,由無數詭異古怪的神道秘紋構建而成。

  并且,這座牢獄正在轟鳴運轉,釋放出一種極端禁忌的力量,讓得那片天地扭曲崩塌,天穹深處都被破開一道時空裂痕!!

  僅僅那等氣息,便讓人們驚駭欲絕,心生強烈的恐懼和不安。

  “這座神禁……竟還有如此妙用?”

  這一刻,齊涅、玄重等掌教人物都不禁瞠目結舌。

  此次蟠桃會,的確是由他們一手操辦,可那暗夜無天神禁陣,則是由符天一等神子級人物聯手布設。

  故而,齊涅等人也不清楚,當此陣全力運轉時,竟如此禁忌和恐怖!

  轟隆!

  形似巨型祭壇般的牢獄中,蘇奕全力催動咫尺劍,轟得這座神禁劇烈動蕩。

  可無論造成何等可怕的沖擊,這座神禁轉眼就會恢復過來。

  蘇奕不禁直皺眉頭。

  這是何等神禁,竟如此可怕?

  旋即,他心中一動,嘗試動用輪回力量御用咫尺劍,果然起到效果,一劍之下,就將牢獄劈出一道觸目驚心的裂痕。

  就在他打算一鼓作氣,對著那一道裂痕全力轟殺時,那一道裂痕卻再次消失不見!

  蘇奕頓時明白了。

  輪回的力量,的確能克制這座神禁!

  可因為自己掌握的輪回法則,只處于太武階層次,僅僅只能撼動這座神禁,而無法將其破開。

  換而言之,這座神禁充斥的力量,遠非一般意義的神寶可比!

  “這等神禁力量,簡直足以媲美燃燈佛那禿驢的意志法相了!”

  這一瞬,因果書也被驚動,做出對比。

  這讓蘇奕心中一沉。

  堪比過去燃燈佛的意志之力?

  按照羲寧所言,在神域之中,過去燃燈佛也是眾神之巔的存在,凌駕于上位神之上,是坐鎮一方域界的主宰。

  眼下,一座神禁的力量而已,都能媲美燃燈佛的意志法相力量,可想而知何等禁忌。

  也不怪連輪回力量配合著咫尺劍,都難以將其破開!

  因果書上,再次浮現出一行字:“可惜,你無法真正發揮出劍老三的威能,也未曾真正讓他認你為主,否則,區區一座神禁,彈指可破。”

  蘇奕面無表情道:“相比起來,你更沒用。”

  因果書:“……”

  拿老子當擋箭牌的是誰?

  拿老子當搬磚的,又是誰?

  這也叫沒用?

  可最終,因果書忍住了破口大罵的沖動,它也清楚,局勢兇險,蘇奕的處境岌岌可危,不想添亂。

  “蘇奕,本座最后給你一個機會,束手就擒,可免一死!”

  遠處,符天一神色冷酷。

  眼下的蘇奕,已是籠中困獸!

  蘇奕卻不理會,而是說道:“之前你安排那些神使送死,就是為了啟動這座神禁吧?以他們的性命和鮮血獻祭,熔煉于神禁之中,這等手段,可著實了不起。”

  聲音中透著濃濃的諷刺。

  此話一出,不知多少人心顫。

  獻祭!!

  原來,之前那八十一位太和階人物和十八位太玄階神使,完全是被利用了,被當做祭品,淪為啟動那座神禁的力量!!

  這一刻,人們也終于明白,為何之前時候,蘇奕鎮殺那些對手的時候,符天一等神子級人物不曾出手相救。

  因為在他們眼中,那些為他們效命的人,都不過是祭品罷了!

  “這……”

  齊涅、玄重等掌教人物也都變色,驚怒交集。

  他們同樣不清楚這一點。

  換而言之,他們也被蒙在鼓里,根本不清楚這其中的內幕,否則,怎么會請動那八十一位太和階人物出手?

  須知,那八十一位太和階大能,可都分別來自他們各大仙道巨頭勢力,是他們宗門的長輩!!

  當想通這些,齊涅等人內心都不禁憤恨,那些神子級人物看似在幫他們對付蘇奕。

  實則,根本就沒把他們當回事!!

  “怪不得師尊傳信,讓我警惕符天一,以免被利用,果然是有道理的!”齊涅暗自咬牙。

  卻見符天一神色淡漠,冷冷道:“本座說過,他們的血不會白流,而現在,本座就是在為他們報仇,不是么?”

  聲傳四方。

  他根本不感覺,利用那些炮灰當祭品,有什么不妥。

  一些為他們效命的奴才罷了,正因為有價值,才有資格被他們利用,換做其他沒有價值的,根本不配為他們效命!

  他這種冷酷無情的態度,讓人膽寒,也讓人憤怒。

  可齊涅、玄重他們敢怒不敢言!

  再憤怒和悲慟,也只能憋著。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這,也是為虎作倀的下場!

  而眼下,他們還需要仰仗符天一對付蘇奕,誰敢說什么?

  黑衣女子催促道:“道友,你沒看出這姓蘇的是在拖延時間嗎,快將其鎮殺為好,以免夜長夢多!”

  符天一眼神微妙,道:“別慌,他在拖延時間,我何嘗不如此?道友且看著,裁決此子性命的時機……快來了!”

  說話時,他似有察覺般,猛地抬頭,抬眼看向天穹深處。

  天穹深處,之前被神禁力量擊穿一道時空裂痕。而此時,在那時空裂痕深處,有著一股足以令世間顫抖的恐怖氣息正在快速靠近過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