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九十六章 殺之如屠狗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太武階。

  是一個足以讓世間太境之下一切人仰望的境界。

  踏足此境,儼然等于踏上了通往仙道之巔的門檻!

  可在太玄階人物眼中,太武階根本不算什么。

  甚至,太和階人物都能輕易弄死太武階的強者!

  這是天下的共識。

  可這個共識,卻無法套用在蘇奕身上。

  原因很簡單——

  在世人了解中,早在仙王境時,蘇奕就能輕松斬殺太武階,能去對抗太和階大能!

  而如今他已是太武階修為,實力也早和以往不同。

  就像現在正上演的這一戰,那些個太玄階人物,都被他摧枯拉朽般斬殺!!

  這才是讓全場所有人震撼的原因。

  不過,人們還是預判出錯了。

  真正的真相是,蘇奕早在仙王境時,就能擊殺第一流的太玄階人物!能夠去和堪稱絕世的太玄階對抗!

  而在他踏足太武階之后,一身實力早已比肩前世王夜最巔峰時的戰力!!

  場中陷入震動時,蘇奕并未停下手中動作。

  既然要殺敵,怎會留情?

  人間劍在清吟,他邁步虛空,似緩實快,縮地成寸,隨著手腕一轉,凌厲刺目的劍氣隨之激射長空。

  虛空崩碎。

  一個太玄階強者的首級拋空而起。

  脖頸斷口處平滑如鏡!

  霸道的劍威擴散,那拋空的首級和軀體都隨之崩碎瓦解。

  大戰再次上演。

  只不過,卻像是一場無情的屠戮。

  伴隨蘇奕出動,那黑暗的天地間,密匝匝的劍氣似呼嘯而起的流光,縱橫交錯,夭矯飚灑。

  每一劍,皆屠掉一位太玄階大敵!

  什么驚世神通,什么通天仙寶,在人間劍之下,一如紙糊般不堪。

  哪怕是拼命,都和飛蛾撲火沒什么區別。

  須知,前世最巔峰時的王夜,能夠劍壓仙界,獨尊一個時代,讓那些堪稱絕世的大敵都抬不起頭來,其戰力可想而知何等恐怖。

  而如今的蘇奕,已完全不遜色前世。

  當收拾這些根本配不上絕世二字的太玄階對手時,儼然已擁有碾壓之力!

  在這等情況下,幾個眨眼間而已,便再有足足七位太玄階慘死!

  太恐怖了。

  在所有人眼中,蘇奕就如那片天地的主宰,在屠戮他們心中高不可攀的一眾通天大能。

  一如推翻了一座座壓在仙道之巔的大山。

  那種震撼就別提了。

  “撤!快撤!”

  有人倉惶尖叫。

  剩下的那些太玄階強者全都慌了,被殺得嚇破膽,再不敢遲疑,全都朝凌霄神山逃去。

  蘇奕自不會讓他們如愿以償。

  唰!唰!唰!

  剎那間連出三劍。

  而后,蘇奕身影憑空一閃,消失原地。

  東南方向,一個蟒袍男子軀體忽地裂成兩截,他下意識低頭看去,這才發現自己被一道劍氣攔腰截斷!

  旋即,他眼前一黑,徹底失去意識。

  東北方向,一個老嫗發出凄厲絕望的尖叫,她被一片如若狂風暴雨的劍氣席卷,整個人似被凌遲般,化作位數血肉碎塊飛灑。

正東方向,砰的一聲巨響,一個作書生打扮的  男子渾身一僵,背部出現一道血窟窿,而后軀體如枯萎點燃的落葉,轟然化作一片灰燼飄散。

  這三人,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殞命。

  而蘇奕的身影,早已出現追擊上去,阻截在僅剩下的兩個太玄階大能前方。

  兩者身影猛地停頓,滿臉寫滿絕望。

  蘇奕用手指擦拭劍鋒,道:“你們不覺得奇怪,為何到現在都沒人來救你們?”

  兩者一愣。

  就見蘇奕自顧自道:“我也覺得奇怪。”

  說話時,他已揮劍上前。

  “住手——!”

  一道冰冷威嚴的大喝猛地響起。

  那片黑暗的天地間,禁陣力量涌現,化作無數萬丈長的神鏈,朝蘇奕籠罩而下。

  同一時間,那兩個太玄階大能的身影,被一股禁制力量裹挾著,就要逃出這片天地。

  蘇奕一聲冷哼,揮劍劈出。

  轟隆!

  無數神鏈炸開,像死蛇軀體似的灑落。

  而蘇奕已施展萬界樹的力量,身影詭異地出現在那兩個太玄階大能身前,一劍橫掃而出。

  “不——!”

  “救命!!”

  在絕望驚恐的慘叫聲中,那兩位太玄階大能的軀體齊齊炸開,暴斃當場。

  鮮血飛灑。

  慘叫兀自在回蕩。

  所有觀戰者,都已呆滯在那。

  一場大戰,前后不足片刻間,十八位踏足仙道之巔的太玄階大能,盡數殞命!

  一如土雞瓦狗般不堪!!

  這誰敢信?

  誰又敢想象?

  哪怕是在浩劫席卷天下的仙隕時代,都不曾有這么多太玄階大能凋零!

  一股難言的震撼情緒,涌上每個人心頭,所有目光都變得呆滯、恍惚。

  天穹下。

  黑暗如帷幕,覆蓋虛空。

  血腥如霧靄,在黑暗帷幕中彌漫。

  蘇奕依舊只身一人站在那。

  一襲青袍飄曳,孑然出塵。

  沒有負傷!

  事實上,對他而言,無論是之前屠戮那八十一位太和階人物,還是現在屠戮那十八個太玄階人物,并沒有太大區別。

  正如他之前所言,這點對手,根本不夠他殺的!

  “到了現在,還不出來嗎,你們可真夠心狠的。”

  蘇奕屈指一彈劍鋒,扭頭看向凌霄神山,那冷冽深邃的眸子掃過之處,讓齊涅、玄重等人呼吸一窒,感受到撲面而至的致命威脅。

  不過,這種感覺也僅僅只是一瞬。

  蘇奕的目光,掠過他們的身影,看向了凌霄神山深處。

  之前那十八位太玄階人物,皆是曾經效命在神明麾下的神使,如今在聽從那些神子級人物的命令行事。

  就像在開戰前,曾有人下達命令,讓那十八人出擊!

  就連剛才時候,也曾有人暗中運轉“暗夜無天神禁”,試圖對他進行阻截,救走那最后兩個敵人。

  這一切,早讓蘇奕預斷出,這凌霄神山上,必藏有大魚!

  一片壓抑沉悶的氛圍中,一陣交談聲響起:

  “誰能想到,那個異端竟已強大到這等地步?”

  “再強大也必死無疑,只要進入這個局,他已翻不了天!”

  “走吧,去會一會那異端,別讓他小覷了。”

……伴  隨聲音,陸續有一道又一道身影從凌霄神山上騰空而起,來到那天穹之下。

  分別是四男一女。

  其中三人,蘇奕認識。

  赫然是青蕭、公羊羽和金逐流!

  而另外一男一女則很陌生。

  男子身著華袍,身影健碩,有著一頭罕見的金色長發,斜背著一口用黑色絲繩捆縛起來的道劍。

  女子一身黑色寬袖長衣,云鬢松散,最引人矚目的是,她那張嬌艷絕美的白皙臉龐上,生著一對妖異的幽藍色重瞳!

  當他們一行人出現,僅僅身上散發的氣息,就通天徹地,讓得附近虛空哀鳴震顫,似是在臣服。

  “那些人是?”

  “極可能是來自神域的神子級人物!!”

  遠處觀戰者皆變色,倒吸涼氣。

  誰能想象,這一場蟠桃會上,竟還有神子級人物坐鎮?

  一些人更是為蘇奕捏一把汗!

  神子級人物,每一個都神通廣大,擁有鬼神莫測的手段,足以讓當世太玄階人物忌憚萬分!

  不談其他,就憑他們掌握的神明之寶,都能輕松弄死太玄階!

  而現在,足足五位神子級人物出現,這讓人們哪怕再看看好蘇奕,都不禁心生不妙的感覺。

  同一時間——

  凌霄神山上,以齊涅、玄重等掌教人物為首的各大仙道勢力強者,全都齊齊行禮:

  “恭迎各位大人!”

  “恭迎各位大人!”

  ……聲震十方,久久回蕩。

  每個人神色間皆帶著無法掩飾的敬畏和激動。

  來自異域魔族的使者厲幽雪,也同樣在行禮,她面向那立在天穹下的黑衣重瞳女子,恭敬尊稱對方為“神女大人”!

  而目睹這一切,蘇奕神色卻一如之前,波瀾不驚。

  他大概能猜出,那陌生的華袍金發男子,應當就是神子符天一!

  一個由太清教接引的神子級人物。

  前不久死在自己手底下神使詹衡,以及此時立足在凌霄神山之巔的神使岳柏,皆是他的手下。

  至于那個生有一對幽藍重瞳的黑衣女子,卻讓蘇奕感到很陌生。

  但這無關緊要。

  對蘇奕而言,都可以歸入“仇敵”之列。

  他主動開口,道:“我很不解,爾等明明就坐鎮于此,卻偏偏讓那些不堪入目的角色送死,甚至在眼睜睜看著他們殞命時,都不愿親自出手相救,這是為何?”

  一番話,也引起許多人的困惑。

  的確,之前的大戰中,但凡這些神子級人物出手,足有大把機會去挽救那些太玄階人物的性命。

  可這一切并未發生。

  這無疑很反常。

  也顯得很無情和冷酷!

  畢竟,那些可都是曾經為神明做事的神使,此次出戰,明顯也是受那些神子的命令!

  誰能想象,那些神子自始至終會冷眼旁觀,見死不救?

  “他們的血不會白流,至于原因……”

  華袍金發男子遙遙看著蘇奕,語氣淡漠而冷酷,“若你現在就束手就擒,本座倒也不介意告訴你答案。”

  蘇奕哦了一聲,指尖在人間劍上輕輕摩挲:“那就不必說了,動手便是。”

  手腕一轉,人間劍遙指對面大敵。

  一縷劍吟如鏘鏘鳳鳴,驟然響徹天地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