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九十二章 送一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神使岳柏沉默了。

  異域魔族使者沉默了。

  凌霄山之巔,一眾大人物們都沉默了。

  蘇奕若死,那點威脅無疑就是個笑話。

  可若萬一……他活著呢?

  這是誰都不得不顧慮的事情!

  天穹下。

  蘇奕憑虛而立,衣袖飄揚。

  雖獨自一人,卻有一夫當關,舍我其誰之勢!

  他的霸道,也讓全場眾人心顫,深刻感受到,那屬于永夜帝君的風采是何等睥睨,何等傲岸!

  氣氛壓抑沉悶。

  太清教掌教齊涅忽地一聲輕笑,感慨道:“果然不出師尊所料,你王夜冷血自私,哪怕是你的至親落難,你也不會有任何顧慮!”

  “還好,我們要鏟除的,是你這仙界最大的禍患,既然你來了,在滅殺你之前,其他事情都可以放一放!”

  說著,他一揮手,“將那些人質帶下去!”

  “是!”

  半山腰處,一眾強者走出,將那座道場上的所有囚籠連同人質全都帶了下去。

  目睹這一幕,在場眾人震動,誰還能不明白,面對蘇奕強勢的表態,齊涅退讓了?

  “還有他們。”

  蘇奕抬手一指那些之前因反對齊涅而被鎮壓的上千位強者。

  “得寸進尺!”

  太一教掌教玄重冷喝出聲。

  蘇奕那頤指氣使的姿態,讓他們這些人都很不舒服,顏面都有些掛不住。

  一些老輩人物氣得眸子中殺機洶涌,恨不得立刻動手,去怕死蘇奕。

  卻見蘇奕淡淡道:“聽好了,這是在給你們的族人、門人、親人、友人留活路,答不答應,自己決定!”

  這時候,齊涅深呼吸一口氣,神色威嚴道:“諸位,此等小事,無須太在意,我等既然要重建仙庭,就當有兼濟天下的胸襟,莫要讓天下人小看了,也莫要讓這姓蘇的,把我等看扁了。”

  說著,他一揮手,“把那些人放了!”

  “是!”

  頓時,那上千個被鎮壓之人重獲自由,在離開凌霄神山之后,紛紛上千朝蘇奕行禮:

  “多謝永夜大人!”

  “多謝永夜大人!”

  “太好了,太好了,有永夜大人您在,那些欲圖割讓天關十六洲之地的魑魅魍魎,注定翻不了天!!”

  ……每個人皆很激動、眼眸發光,一些老輩人物更是眼眶泛紅,淚水橫流。

  第六天關鎮守使李射虎更是單膝跪在虛空中,朝蘇奕叩首道:“永夜大人,還請您為天下蒼生主持公道,還天下一個朗朗乾坤!晚輩李射虎,愿為此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聲震四野。

  許多人聽得熱血沸騰。

  蘇奕目光掃視眾人,道:“爾等都先退下吧,今天此地有我在,還不需要你們來赴死戰斗。”

  “是!”

  眾人皆退下。

  蘇奕轉身看向這凌霄神山附近那數以萬計的人們,笑著說道:“你們也退后,退的越遠越好,免得動手時,波及到你們。”

  語氣隨意。

  可這善意的提醒,讓在場大多數人心生感觸。

  何謂兼濟天下?

  何謂胸懷蒼生?

  當如是!

  一個人的格局和氣魄,向來不是吹出來的。

  像太清教掌教齊涅,之前慷慨陳詞,洋洋灑灑說了一大通,可相比氣魄和格局,根本就沒去和蘇奕比!

  “假惺惺!”

  玄重冷笑,“你蘇奕倘若真慈悲,自己抹脖子自殺,就等于為仙界蒼生抹除了最大的一個禍患!”

  這番話,顯得格外刺耳。

  蘇奕不曾理會,他邁步虛空,朝凌霄神山靠近過去,“我知道你們已等待很久,那就無須廢話,直接動手便可!”

  聲音回蕩時,他袖袍鼓蕩,一身劍意蒸騰,整個人的氣勢驟然變得凌厲傲岸,恰似絕世劍峰,明耀九天十地。

  天地色變。

  虛空都在震顫。

  遠處觀戰者皆屏息凝神,遙遙觀望。

  誰都清楚,今日的蟠桃會上,若蘇奕殞命,仙界天下的局勢,必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屆時,天關十六洲之地,將被割讓給異域魔族,屆時,整個天下的秩序,將由那些仙道巨頭級勢力來裁定!

  反之,若蘇奕贏了。

  一切,都將發生逆轉,甚至整個仙界天下將有機會再重現仙隕時代以前的盛況!

  兩種結局,代表著仙界將出現兩種截然不同的走勢!

  “呵!”

  太一教掌教笑容玩味,“開戰之前,我等早已為你準備好一碟開胃小菜,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吃得消!”

  聲音回蕩時,就見凌霄神山半山腰處,忽地掠出一群人。

  足有上百之眾。

  男女老少皆有,每個身上皆彌漫著厚重的死氣,眼神空洞。

  “咦,那不是黑龍集市的黑龍道君嗎,傳聞中他不是早在仙隕時代就殞命了?”

  “狴犴靈族的方闕!他……原來也活著?”

  “那是永夜學宮的第三任掌教,雪道云前輩!!仙隕時代,異域魔族入侵仙界天下,有人曾親眼看到,雪道云前輩戰死,可他……怎么還活著?”

  當那上百位渾身彌漫著死氣的強者出現,當即引起場中震動,嘩然聲四起。

  原因很簡單,那上百人的身份雖然不同,可都是早在很久以前就殞命的仙界大人物。

  可現在,竟然全都活著出現了!

  其中更不乏像雪道云、方闕這樣的太武階存在!

  而當看到這些熟悉的身影,蘇奕眉頭卻一點點皺起,眼神都變得冷冽下來。

  這些身影,有他的故友,也有他的部下!

  可如今,這些人卻被煉成了尸傀,人不人鬼不鬼,根本無法再被救回來!

  根本不用想蘇奕就知道,這是出自前世大敵姜太阿的手筆!

  這老東西最擅長傀儡之道!

  “姜太阿為何不在?”

  蘇奕眼神淡漠,冷冷看著太一教掌教玄重。

  玄重微笑道:“老祖正在閉關,無暇他顧,但聽說你蘇奕今日前來赴會,還是特意為你準備了這一份大禮!”

  蘇奕道:“趁你還活著,現在就可以傳信告訴他,今日之后,我必將太一教連根拔除,讓他好好地活著等我,千萬別死的太早。”

  那隨意的話語,卻似萬載不化的寒冰,令人不寒而栗。

玄重不禁大笑:“這才是開胃小菜而已,就  氣急敗壞了?可真沉不住氣啊!”

  說著,他驀地口宣道音,下達指令:“動手!”

  聲震乾坤。

  那上百個尸傀一起出動,渾身彌散著滔天的死氣,朝蘇奕圍殺過去。

  尤其是雪道云和方闕,生前乃是太武階存在,哪怕被煉成尸傀后,所釋放出的威能,依舊遠非仙王可比。

  蘇奕眼神復雜,心中一嘆,不再遲疑。

  袖袍鼓蕩,駢指一劃。

  頓時,天地間浮現出無數燃燒如火的彼岸花,瑰麗如夢,構建出一條通往無盡幽暗中的彼岸之路。

  天地驟然暗淡。

  唯有那燃燒般的彼岸花雨在飄零,上百個尸傀,尚未靠近,就被籠罩其中,一個個軀體燃燒起來。

  陣陣青煙冒出,上百個熟悉的面孔在火焰般的彼岸之路上破碎消散,化作一個個虛無般的魂體。

  他們猶如茫然的孤魂野鬼,被彼岸花引渡,走向無盡幽暗中。

  直至快要消失的那一剎,他們似驀然醒悟過來般,紛紛轉身,看向極遠處的蘇奕。

  而后,皆露出解脫、釋然、感激的笑容。

  隨即,全都消失不見。

  “好走。”

  蘇奕拿出酒壺,壺嘴朝下,酒水傾灑虛空。

  那些個老友和部下,生前的修為,皆遠不如前世的自己,可他們每個人,皆承載著前世的一段回憶。

  而今,親自為他們解脫,為他們送行,蘇奕心中除了悲慟和憤怒之外,也有一份難以言說的悵然。

  這樣的送行,一如在告別前世的自己!

  彼岸花黯然,通往無盡幽暗的彼岸之路很快就消失。

  而全場已徹底轟動。

  拂袖一揮之間,上百位尸傀,就此煙消云散!!

  那等神威,讓不知多少人瞠目結舌。

  可這一瞬,在這方天地之間,在那些尸傀軀體崩碎消失的地方,各遺落一把黑色的陣旗。

  皆三尺長,旗面烏黑,覆蓋著無數奇異神秘的神道秘紋。

  蘇奕眼眸微凝。

  轟!!

  就見這足足一百零八桿黑色陣旗忽地齊齊一震,騰空而起,旗面搖曳之間,無盡神道禁陣力量沖霄而去。

  這片天地,驟然間從白晝陷入黑暗中。

  暗無天日。

  恰似永夜來臨。

  神秘而恐怖的禁忌氣息化作霧靄,遮蔽虛空中,也把這片天地隔絕于外!

  遠處觀戰者無不悚然,幾欲窒息,這是何等禁陣,竟遮蔽了天地,隔絕了周虛中的秩序規則!!

  這無疑太可怕,讓人遠遠看著就靈魂悸動,如墜深淵!

  而凌霄神山上,所有人都精神一振。

  暗夜無天神禁!

  一種可遮蔽周虛仙道規則的恐怖神禁,也是他們此次為了對付蘇奕專門準備的一張底牌!

  “神禁?”

  蘇奕眼神浮現一絲譏誚。

  他負手于背,沒有輕舉妄動,而是看向凌霄神山之巔的齊涅,道:“這點手段,可根本不夠看,還有什么底牌,盡管亮出來便是!”

  “想死還不容易?”

  齊涅一聲大笑,“諸位前輩,敵人已入甕,還請你們出手,拿下此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