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八十九章 蟠桃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有人在談論蘇奕過往這些年在仙界的種種戰績。

  有人試圖從龍宮遺跡一戰中分析出,蘇奕如今的實力究竟達到了何等地步。

  也有人憂心忡忡,認為蘇奕前來參與蟠桃會兇多吉少。

  總之一切的議論,都圍繞著蘇奕而展開。

  到如今,從蘇奕飛升到仙界景洲白鹿山之后,直至這些年在仙界各地的事跡,都早已被有心人扒出來。

  不了解不知道,但凡了解之人,無不為之瞠目,震撼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因為短短數年而已,蘇奕已經從踏足仙道的一個宇境仙人,陸續突破虛境、圣境、成為一位仙王!

  最可怕的,是他所擁有的逆天戰力,都能輕松鎮殺太武階大能,可以去和太和階存在對抗!!

  這些近乎不可能的事跡,出現在其他人身上,必會被人嗤之以鼻,當做荒謬的謠言對待。

  可當出現在蘇奕身上,所有人都不會不信。

  因為,如今的仙界,誰不清楚他是永夜帝君的轉世之身?

  人們甚至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

  可對于蘇奕此次前來參與蟠桃會的舉動,大多數人卻并不看好。

  原因很簡單。

  此次蟠桃會上,大能云集,強者如林!!

  能夠參與其中的勢力,皆是仙界天下一等一的巨頭,能夠參與的強者,無不是跺跺腳就能讓仙界震三震的通天巨擘!

  更遑論,據說此次蟠桃會上,將有神子級人物駕臨,還會有太玄階人物坐鎮于其中。

  孤身一人的蘇奕,縱使戰力再逆天,又拿什么去對抗這一切?

  “可以確定的是,數月之前,那蘇奕才證道仙王境,僅僅只論實力,他有什么底氣敢來赴會?”

  有人不解。

  這是絕大多數人想不明白的地方。

  “唉,我怎么感覺,永夜大人被人騙了?否則,怎會如此草率地答應前來赴會?”

  “換做是我,必會隱忍一段時間,畢竟,以蘇奕在短短數年時間就證道仙王境的底蘊而言,根本不用多少年,必可以登臨太境,重現永夜帝君最巔峰時的風采,可他……怎么就如此糊涂!”

  “你們還不懂嗎,永夜大人是不得不來!”

  “據說他當年的那些部下,以及一些和他有關的仙道門派和宗族,都已被抓為人質,會在此次蟠桃會上當做祭品殺掉!永夜大人怎可能無動于衷?”

  ……人們議論,眾說紛紜。

  人群中,一個老人默默立在那。

  他身影佝僂,骨瘦嶙峋,滿臉滄桑之色。

  在他身邊,還立著一個穿著樸素獸袍的少女,眉眼干凈。

  “爺爺,永夜大人真的會來么?”

  獸袍少女忍不住又問道。

  這個問題,她已問了很多次。

  可每一次,都很難完全相信。

  可那老人卻不假思索道:“會的。”

  很平靜的話語,卻有著一種不容置疑的力量。

  頓了頓,老人又補充道:“在這世上,面對這樣一場蟠桃會,恐怕換做是任何太玄階大能都不敢登門宣戰。但,我可以確定的就是,只要那蘇奕是永夜大人,他必然敢于單刀赴會!”

  老人聲音很渾濁,透著滄桑的氣息,可他的言辭卻擲地有聲。

  獸袍少女抬眼看了看天色,喃喃道:“距蟠桃會開始的時間,只剩下半個時辰了。”

  靈霄神山,半山腰處。

  這里擺設著足足上千個席位,早已匯聚著許許多多身影,同樣在彼此交談。

  這些身影,皆是來自仙界各個巨頭勢力的大人物們,既有太清教、太一教、神火教、乾元劍齋、蒼玄道門這等古老道統的人。

  也有玲瓏神教這樣在仙隕時代以后崛起的龐然大物的人。

  每一個,隨便拎出一個,修為最弱都在仙王層次,在仙界天下有著赫赫威名!

  他們彼此交談,觥籌交錯,言笑晏晏。

  目光偶爾看向凌霄神山外那人山人海的景象時,都會發出一些感慨,心生一些別樣的優越感。

  受邀赴會的,坐于山上看風景。

  不曾受邀的,只能在山下遠遠觀望。

  山上山下,相隔著一道代表著身份和地位的天塹鴻溝,涇渭分明!

  不過,最引人矚目的,則是位于這半山腰一側崖畔處的一座足有千丈范圍的道場。

  道場中央,擺設著一座古老祭臺。

  祭臺附近,擺著三十六座黑色囚籠,呈蓮花形狀拱衛在祭壇四周。

  每座囚籠內,皆關押著一群囚徒!

  每個人,皆衣衫襤褸,神色黯然,垂頭喪氣。

  他們有著不一樣的身份,來自仙界不同的地方,修為也參差不齊,男女老少都有。

  但,他們都有一個相同之處,那就是和永夜帝君王夜有關系!

  要么是所在的宗族,曾為王夜效命。

  要么是祖上的大人物,曾追隨王夜征戰天下。

  而如今,他們皆被關押起來,一如罪人般示眾,即將在此次蟠桃會上,淪為被處死的祭品!!

  待宰羔羊,也不過如此。

  弓語蕁和一眾宗族老人也在其中一座牢獄中。

  以前,她曾是太清教的長老,仙王級的大人物,曾奉命和其他仙道巨頭的仙王一起,一路追殺蘇奕到黑霧大淵。

  可現在,她和族人一起,被太清教無情鎮壓,囚禁于此,只因為他們神霧山弓氏一族,曾是永夜帝君的部下!!

  “怪不得,當年在黑霧大淵時,他會放過我的性命……”

  弓語蕁坐在那,環抱雙膝,神色憔悴,花容慘淡。

  從小到大,她就在為太清教效命,可卻從沒想過,有朝一日會被太清教擒下,當做罪人來對待。

  “看來傳聞是真的,我族在仙隕時代時,就被太清教鎮壓,成為了太清教的一枚棋子,為的就是在這一天來臨時,去要挾永夜大人……”

  “可笑我族許多人都早忘記了這等血仇和恥辱,一直視太清教為主……”

  弓語蕁心中苦澀,憤恨有之,悲慟有之。

  “永夜大人一定會來救我們的!!”

  驀地,不遠處一座囚籠中,一位老人嘶聲大吼。

  可這卻引來遠處那些大人物們一陣哄堂大笑。

  沒人在意。

  一些淪為階下囚的祭品罷了,今日就將用性命去獻祭,一如豬羊!

  這笑聲,刺激得弓語蕁渾身顫抖,心生悲涼之意,哪怕蘇奕前來,可這蟠桃會上殺劫重重,和送死有何區別?

  他……終究只是永夜大人的轉世之身罷了。若可以,弓語蕁寧可蘇奕別來!

  凌霄神山之巔。

  有著一座堪比湖泊般的水池,池水澄碧,倒映云影天光,瑰麗如夢幻。

  這便是瑤池!

  在這里,同樣匯聚著一些身影。

  他們有來自仙界各大巨頭勢力的掌教人物,有修為臻至太境的老古董。

  每一個皆大權在握,足可俯瞰四海八荒!

  太清教掌教齊涅、太一教掌教玄重、神火教掌教南無咎等人,都在其中!

  此時,他們高高坐在瑤池一側的玉臺上,每一個身上皆彌散著通天徹地的威勢。

  其中最受矚目的是兩個人。

  一個黃袍白發男子,名叫岳柏,乃是一位神使!

  此次蟠桃會上的獻祭儀式,便將由他來主持。

  另一個是一個墨袍女子。

  女子身影修長,膚色白皙如玉,眉心有著一枚形似火焰的印記,一頭銀色的長發在天光下熠熠生輝。

  她叫厲幽雪。

  是異域九大魔族一起派來的使者!

  在此次蟠桃會上,她將代表異域魔族,和太清教掌教齊涅簽訂契約,拿走屬于仙界的天關十六洲之地!

  “再過不久,此次蟠桃會就將拉開帷幕,齊涅道兄可準備妥當?”

  太一教掌教玄重笑著問道。

  齊涅微微一笑,道:“萬事俱備,就等暴君王夜的轉世之身駕臨了。”

  談起王夜,在座許多人的神色發生微妙的變化。

  很早時候,他們就已清楚,此次重建中央仙庭的真正意圖只有一個——

  滅殺蘇奕!!

  為此,他們各大仙道巨頭勢力也都早已磨刀霍霍,在這凌霄神山上布設了天羅地網!

  “不瞞諸位,這些天我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那蘇奕怎會有膽子主動站出來宣戰。”

  神火教掌教南無咎道,“他……就真的不怕死?”

  “他若怕死,就不是曾獨尊一個時代的永夜帝君了。”

  齊涅眸光閃動,“正因為他很可怕,才讓我們提前聯手,傾盡一切力量在此布局,不是么?”

  眾人都點了點頭。

  那暴君的確是一個極端恐怖的存在,哪怕不愿意,誰也不能不承認這一點!

  “可他這次注定有來無回!”

  忽地,神使岳柏語氣淡漠開口,“這蟠桃會上,可不僅僅只我們這些人,還有許多神子級人物在盯著,有許多如我這般的神使,在等著摘下他的首級!”

  說著,他將杯中酒一飲而盡,語氣愈發從容平靜,“此次蟠桃會,更牽動著神域眾神的心。”

  “在我眼中,他的死早已注定!”

  “我真正在意的是,此次蟠桃會上,他究竟會死在何人手中。”

  “諸位難道就不期待?”

  眾人眸光閃爍,心思各異。

  天光湛然。

  隨著時間推移,伴隨著一道蒼茫的鐘聲在天地間響起,山上、山腰、山下所有地方的議論聲驟然沉寂下去。

  這一剎,所有人齊齊停下手中動作。

  這一場讓整個仙界為之矚目的蟠桃會,終于要上演了!

ps:月初第一天,跟諸君求一下免費的保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