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八十三章 難得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半個月后。

  距離重建中央仙庭的大會,僅剩下十天時間。

  這半個月里,仙界風起云涌,暗流涌動,而這一場即將在十天后拉開帷幕的大會,儼然成了風暴之眼!

  天下為之矚目。

  而太清教掌教齊涅也對外宣布,將此次重建中央仙庭的大會,起名為“蟠桃會”!

  這個名字,勾起了許多老輩人物的記憶。

  因為在仙隕時代以前,每隔一段時間,中央仙庭就會在瑤池舉辦一場蟠桃會,邀請天下最頂尖的風云人物參與。

  在那時候,蟠桃會儼然是仙界最頂級的盛會,若沒有中央仙庭邀請,哪怕是太境人物都沒資格參與其中!

  而今,齊涅欲重建中央仙庭,又將此次盛會照搬“蟠桃會”這個名字,用心就耐人尋味了。

  據說,齊涅還真準備了一批“蟠桃仙果”,會在此次大會上作為待客之用。

  蘇奕也獲悉了這個消息。

  對此,他不禁嗤之以鼻,都懶得進行評價。

  這半個月時間里,他過得很清閑,除了去永夜學宮遺跡和清薇、流云仙王、昆吾仙、紅云真人等故人見了一面之外,其他時間一直留在古族湯氏。

  出乎意料的是,神子符天一身邊的神使“詹衡”死在湯家的事情,并未再引來報復。

  略一思忖,蘇奕就明白了。

  太清教將一切的力量,都布置在了那一場重建中央仙庭的大會上,而自己已經表態屆時會前往,在這等情況下,對方自不會再輕舉妄動。

  這大抵算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

  這一天,蘇奕離開了湯家,獨自一人啟程。

  中洲和靈洲之間,相隔三個仙洲。

  而此次重建中央仙庭的“蟠桃會”,則會在靈洲凌霄仙山之巔的瑤池之畔拉開帷幕。

  路途談不上遙遠。

  蘇奕之所以提前行動,并非是擔心無法及時赴約,而是靜極思動,想趁著這難得的清閑時間,去那大好世間走一走,看一看。

  逍遙紅塵也好,踏山尋水也罷,也算是給自己一些放空自我的時光。

  每逢大事有靜氣。

  越是即將去做一件大事,就越要讓心神沉靜下來。

  今朝淡看風波起,他日談笑定乾坤!

  這天起,蘇奕如天地一過客,孑然一人行走世間,于繁華紅塵之地觀眾生悲歡離合,縱情于浮世煙火氣中。

  于浩瀚山河之間品造化自然之變,以天為被,以地為席,邀月對酌,醉臥花前。

  匆匆已是七天過去。

  世事紛攘,早被蘇奕拋之腦后。

  他就如一個旅人,雖孑然一人披星戴月,櫛風沐雨,卻從不感到孤獨和無趣。

  道途上,天經地緯明月清風可為友。

  一草一木一沙一石亦可為友。

  心有所執,且看手中劍道,何嘗不為吾友乎?

  更遑論,還有因果書可與之對談。

  深夜。

  群山之間的一條溪流之畔。

  天上星辰稀疏,晚風帶著潮濕的水汽,在溪流淙淙的聲音中氤氳為薄薄的霧靄。

  地上篝火洶洶。

  蘇奕挽起袖子,正在烤魚。

  肥美的油脂在烈火中融化發出滋滋的響聲,誘人的肉香隨之彌漫而開。

  “好香啊!”

  個矮小的布袍老者憑空出現,盯著那已烤的金黃的魚肉,不禁吞了吞口水。

  旋即,他笑著走上前,見禮道:“小兄弟別怕,老朽乃是這山中一野叟,很多年都不見外人前來了。”

  蘇奕笑著一指旁邊,道:“坐。”

  老者痛快答應,坐在一側,眼珠則盯著那烤魚,道:“小兄弟,老朽能否拿東西換你一些烤魚吃?”

  蘇奕隨口道:“不必如此,你想吃,分你一些就是。”

  老者眼眸發亮,贊道:“你這年輕人,挺會來事的!你放心,老朽吃了你的烤魚后,保管讓你平平安安地離開!”

  蘇奕笑了笑,將烤魚分出一半給對方。

  老者吃得滿嘴流油,對蘇奕的手藝大加贊賞,他拿出了一壺酒,遞給蘇奕,“這是老朽釀的‘百花醉’,你嘗嘗。”

  蘇奕拿過酒壺,喝了一口,道:“滋味很不錯。”

  老者得意地笑起來,為蘇奕介紹這酒水的獨到之處。

  酒飽飯足,老者長長伸了個懶腰,正準備離開。

  可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摘下腰間的一塊令牌,遞給蘇奕,“小兄弟,這深山中可危險的很,你拿著此物,足可保你平安。”

  蘇奕一怔,正要拒絕,那老者已發出一聲酒嗝,晃悠悠離開了,身影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打量著手中的令牌,蘇奕不禁笑了笑,這小妖怪,倒也很仗義嘛。

  從老者還沒有靠近過來時,蘇奕就已看出,對方是一個才踏足靈道路上的小妖怪。

  那點道行,在如今的蘇奕眼中,完全微不足道。

  不過,蘇奕也根本沒在意這些。

  若看不順眼,就是天上神祇,也不配與他共飲。

  若順眼,哪怕是凡夫俗子,也可把酒言歡。

  像今夜遇到的這個小妖,萍水相逢,自己請他吃烤魚,他請自己喝酒,高興就好。

  當然,這小妖很難得的一點就是,不但斂去了心中的那一點殺機,臨走還留下一塊令牌,分明是擔心蘇奕在這深山中遭遇危險。

  著實難得。

  篝火熄滅了。

  蘇奕頭枕雙臂,聽著溪水嘩嘩流淌的聲音,看著那天上忽明忽滅的星辰,偶爾有輕柔的風拂過面頰,帶來唯有山野間才充盈著的草木濕潤氣息,窸窣的蟲鳴聲,讓這個夜色愈發顯得幽靜。

  蘇奕整個心神都放空下來,酣然入睡。

  數百里之外。

  夜色深沉的群山間,霧靄彌漫。

  那醉眼惺忪的矮小老者,忽地頓足,嘆了口氣。

  而后,他一巴掌拍在自己臉上,沮喪地喃喃道:“修行路上,弱肉強食,可我卻從做不到!這一次……還因為心軟,連自己的令牌都交給了那年輕人……我……我實在太無能了!”

  他頹然坐地,很是難過。

  這片深山,妖魔橫行,兇險無比。

  難得遇到一個看起來才初出茅廬的小家伙,對任何妖修而言,都稱得上是一個獵物。

  可對這矮小老者而言,卻下不去手。

  倒不是一時突發善心。

  而是他自覺醒靈智到現在,都不曾真正做過這等事情。

  也因此,他被許多山中妖怪嘲笑過不知多少次。

“殺戮,非我所愿,更別提去坑害一個無冤無仇的年輕人了,罷了罷了,這次就算了,下次一定要狠下心腸  矮小老者長嘆。

  下次真的一定?

  他也不確定。

  因為他經常下狠心要讓自己變得殘忍一些。

  可每次事到臨頭就后悔了。

  忽地,老者抬眼望向天穹。

  一只足有百丈大小的黑色兇禽橫空飛來,一對猩紅的眸仿似一對巨大的燈籠般。

  “不好,是血瞳妖王!”

  老者毛骨悚然。

  血瞳妖王乃是方圓三千里大山的霸主之一,無比殘忍可怕。

  最要命的是,老者發現,自己被盯上了!

  他轉身就逃。

  一股強勁的風浪肆虐,下一刻,血瞳妖王已橫擋前方,一對燈籠似的血眸盯上了老者。

  “唔,原來是你這膽小無能的小妖啊,呵,本座都懶得殺你。”

  血瞳妖王明顯認出老者,眼神盡是譏笑和輕蔑,轉身就振翅而去。

  老者:“……”

  他頭一次發現,原來弱小和無能,竟然還能救命!!

  直至血瞳妖王離開后,老者擦了擦額頭冷汗,長松一口氣。

  旋即,他臉色就變了,“不好,我得盡快去通知那小兄弟,千萬別被血瞳妖王發現了!”

  他正欲行動,可又猶豫了。

  自己和那年輕人只是萍水相逢,至于冒著得罪血瞳妖王的風險去提醒對方離開嗎?

  他神色明滅不定。

  最終,老者猛地一跺腳,咬牙道:“罷了罷了,我就去提醒一聲,就一次,下次一定不這么做了!”

  他一溜煙展開行動。

  當抵達那一條溪流遠處時,老者身影戛然而止,臉色大變。

  他看到,血瞳妖王盤旋虛空中,已盯上了正躺在溪流之畔酣然入睡的那個小兄弟!!

  這可怎么辦?

  老者心急如焚。

  還不等他想出什么好辦法,嗖的一聲,血瞳妖王已俯沖而下,伸出一對刺目的利爪,狠狠朝地上的蘇奕抓去。

  “小心——!”

  老者幾乎出于本能般發出大叫,完全就沒有任何考慮。

  這一瞬。

  正自酣然入睡的蘇奕唇邊,卻泛起一絲笑意。

  而后,一縷劍氣沖霄而起。

  刺目的劍光,照徹夜空,明耀群山之間。

  血瞳妖王俯沖的身影,瞬間崩碎炸開。

  鮮血都化作飛灰,飄散于風中。

  “這……”

  老者震撼失神。

  一劍寒光起,明耀九天間!

  那等刺目,那等霸道,轉瞬間,血瞳妖王就死了!!

  “你為何又回來了?”

  蘇奕的身影憑空出現。

  老者渾身一個激靈,吞吞吐吐:“我……我……”

  蘇奕卻似是明白了,再問道:“你之前開口提醒,不怕被那只扁毛畜生報復?”

  老者渾身緊繃,憋了半天,才尷尬地低著頭,訕訕道:“不瞞你說,之前我也沒考慮那么多,就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甚至現在想想都有點后怕……”

  蘇奕欣然地笑起來。

  發乎于本性中的善意,最難得。

  ps:感謝兄弟“鐘離”的盟主賞!以后抽個時間會來個五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