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六十七章 一衍萬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一眾老怪物下意識把目光看向同一個人。

  陰暗逼仄的牢獄中,那人獨自霸占一片區域,其他人都不敢靠近。

  他容貌蒼老,一對白眉垂落,面容慈祥,高冠博帶,仙風道骨,連眼神都溫和可親。

  可一眾老怪物皆下意識低下了頭,不敢去對視。

  忌憚之意,溢于言表。

  因為,這看似慈祥和藹的老人,便是萬孽妖帝!

  他們這些人中唯一一個堪稱絕世的太玄階老妖怪。

  在太荒時代,萬孽妖帝便以性情殘暴狠辣著稱,雙手染滿血腥,讓那些邪魔外道都聞風喪膽!

  “諸位難道沒有察覺到,煉成這座牢獄的寂滅力量已消散許多?”

  萬孽妖帝溫和開口,聲音令人如沐春風。

  眾人彼此對視,皆點了點頭。

  他們的確察覺到了這種變化。

  萬孽妖帝笑道:“這就是我們逃出生天的機會,不是么?”

  有人禁不住道:“道兄莫非有辦法破開這座牢獄?”

  “有。”

  萬孽妖帝笑容和藹,“不過,也需要諸位的幫忙才行。”

  眾人精神一振,紛紛問詢起來。

  萬孽妖帝神色從容而自信,道:“別著急,之前我一直在觀察這座牢獄的變化,按我推斷,不出半個月時間,這座牢獄就會徹底瓦解崩碎。”

  眾人都不禁露出喜色,似難以置信。

  “不過,我們不能等到那天。”

  萬孽妖帝話鋒一轉,“那名叫蘇奕的年輕人,必然比我們更清楚這一點,說不準就已提前做足了準備。”

  眾人目光閃爍,都認可這個說法。

  “道兄,你的意思是,我們提前出手,去打破這座牢獄?”

  “不錯。”

  萬孽妖帝贊許地看了說話的那個老怪物一眼,這才說道,“到時候,你們聽我吩咐行動便可。”

  “可那蘇奕幾乎每隔一天,就會前來找人對戰,這可如何是好?”

  有人問到。

  萬孽妖帝一聲輕笑,道:“那就拒絕去和他對戰,只要他敢御用寂滅力量對我們不利,只會進一步破壞這座牢獄,到時候……我來幫你們抵擋這等災禍便是。”

  至此,眾人心中大定,皆產生濃濃的期待。

  而萬孽妖帝則不再多言,閉目養神。

  時間流逝。

  在混沌衍道碑前陷入頓悟狀態中的蘇奕,依舊在那一片熟悉的浩瀚星空中推演萬道。

  億萬星辰呼嘯流轉,衍化出無窮無盡的變化。

  那是混沌萬道的痕跡,演變出恒河沙數般的玄妙氣息。

  “大道三千,無盡妙諦,衍生無盡變化,貫穿過去、今世、未來,周而復始,循序無盡!”

  忽地,蘇奕心中生出一絲奇妙的明悟。

  “唯一永恒不變的,就是那生生不息的變數!”

  “這也就意味著,世上或許有永恒不滅的人和物,可斷沒有永恒不變的人和物!”

  “眾生如此、大道如此,一切皆在演變中周而復始,或走向終結,或于終結中新生,恰似否極泰來,生死輪轉。”

  “所謂混沌為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一切的變化,皆囊括于其中。”

  我以后的劍途,自當求一個‘混沌如一’,一劍演萬道,萬道融于一劍,一切妙諦和變化,皆由我之劍道囊括!”

  “此所謂,萬道歸一,一衍萬道!”

  至此,蘇奕心中豁然開朗。

  同時,這浩瀚星空忽地化作了一柄劍,那億萬大道所衍化的星辰,則化作無盡的劍道奧秘,融于劍身之中。

  而蘇奕體內,也隨之產生驚天動地的變化。

  一身大道根基所筑的仙元空間內,諸般大道奧義交織,彼此衍生出無窮的變化,最終又融于仙元空間內,周而復始,映現出無窮變化。

  他一身的修為、精氣神都隨之共振起來。

  渾身上下所有的力量皆有一種極盡升華,扶搖而上般的變化!

  這一瞬,蘇奕意識到,自己那仙王境的戰力已淬煉到了極盡空前的地步,和一身的修為、仙王法則、以及道軀、神魂一樣,達到真正的大圓滿境地!

  一種在古今未來的修行路上,從不曾有哪個仙王能夠實現的究極圓滿之境!

  至此,蘇奕從頓悟中醒來。

  他渾身上下都透著一種閑散、自然、空靈的神韻,眉眼間浮現出一絲發自內心的笑意。

  相比實力的進步,最重要的是,他推演出了自己以后的道途。

  大道三千只取一瓢飲?

  萬道皆可取之,萬道皆可容之,萬道皆可衍之?

  我之劍途,也可取萬道、容萬道、衍萬道!

  這,便是蘇奕以后要求的一條劍途!

  或者說,在很早之前的時候,蘇奕已經在探尋這樣一條道途,比如,他曾將輪回、玄墟等禁忌大道奧義,都融入一身的劍道造詣中!

  而今,只不過是終于真正踏上了這條劍途,推演出了這一條劍途的無窮變化和玄機。

  以后,大道可期!

  “凜風,我此次修行花費了多久時間?”

  “不足五天。”

  “哦。”

  蘇奕長身而起,抬眼望向山巔處,“也是時候去和那些老東西們做一個了斷了,順便……也試一試在仙王境中,以我至強的戰力,究竟能和他們搏殺到何等地步……”

  山巔。

  那座牢獄中。

  “那蘇奕已經將近五天沒來了。”

  “奇怪,他難道察覺到寂滅規則快要消散,已經提前從靈墟山逃走了?”

  “不見得,他必然是在謀劃什么!”

  ……那些老怪物聚在一起議論紛紛。

  “何須理會這些?我們只需按計劃行事便可。”

  萬孽妖帝笑著開口,滿面和煦之色,“諸位,我傳授給你們的秘法,可都記清楚了?”

  眾人皆點頭。

  “好,等明天來臨時,我們就行動,一舉殺出這座牢籠!”

  萬孽妖帝豪情萬丈道,“到那時,海闊憑魚躍,我輩自可橫行天下,快意恩仇!”

  一下子,眾人皆心潮澎湃,愈發期待,恨不能明天早早來臨。

  “等脫困后,一定要先殺死那蘇奕!此子不除,不足宣泄我等心頭之恨!”

  只剩下魂體的星湖老魔咬牙切齒道。

  “然也!”

  “自當如此!”

其他人也  露出濃烈殺機。

  一個仙王,卻視他們為籠中困獸,簡直該千刀萬剮!

  萬孽妖帝笑容溫和道:“諸位可莫要被仇恨蒙蔽雙眼,依我看,還是將那蘇奕交由老夫來處置便可。我啊,很久沒喝過酒了,當用此子之血,煉一壺好酒,用此子之頭骨,做一個酒杯,將其神魂切片,權當做下酒小菜,如此,當可痛快暢飲一番。”

  說著,他不禁露出悠然向往的神色。

  眾人心中一陣發寒。

  這就是萬孽妖帝,看似慈眉善目,實則殘暴無比!

  “到時候,若道兄能允許我等喝一杯就好了。”

  星湖老魔笑道。

  萬孽妖帝哈哈大笑:“壯志饑餐仇敵肉,笑談渴飲神魔血!你們若想與我共飲,明天就全力配合我便是!”

  眾人轟然應諾。

  萬孽妖帝笑容斂去,輕聲喃喃道:“萬古困頓,只等明天!”

  就在此時,這牢獄中冷不丁地響起蘇奕那淡然的聲音:

  “諸位好雅興!”

  眾人心中一震,臉色頓變。

  消失快五天后,那個兇殘可怕的年輕仙王又來了!

  他們目光下意識看向萬孽妖帝。

  之前萬孽妖帝曾答應,若蘇奕再找人對決,他自會出面阻擋和化解。

  察覺到眾人的目光,萬孽妖帝溫聲笑道:“別慌,且看看那小子這次能整出什么花樣。”

  說著,他眼眸望向牢獄上空,“小家伙,這次可沒人陪你對戰了,你若識趣,最好現在就把我們放了,否則,等寂滅規則徹底消失之后,你怕是再沒有活路可選。”

  他聲音溫醇如酒,和藹慈祥,一如長者的諄諄相告。

  蘇奕也笑道:“巧了,我此次前來,正是要放你們出來。”

  眾人:“???”

  猝不及防下,聽到這樣一句話,誰敢信?

  就是萬孽妖帝都不禁怔了怔,道:“當真?”

  “千真萬確。”

  說著,牢獄大門已轟然開啟。

  一道光照進牢獄,驅散黑暗,讓那些老怪物皆下意識瞇起眼睛,甚至有些不適應,也為此感到驚疑不定。

  這,究竟是什么情況?

  一時間,那一心渴望逃離這座牢獄的老怪物們,卻無人敢冒然離開了。

  誰都意識到這太反常了!

  于是,他們把目光再次看向了萬孽妖帝。

  “那老朽倒是想請教一下,小友為何今日改變了主意?”

  萬孽妖帝笑問道。

  他也有些拿捏不準。

  蘇奕那透著一絲笑意的聲音再次響起:“你剛才不是說了嗎,讓我識趣一些,我哪還忍心再看著你們在此活活受罪?”

  眾人:“……”

  這其中一定有詐!!

  “看來,你已準備了足夠對抗我等的手段,對否?”

  萬孽妖帝輕語道。

  蘇奕道:“我只是想今天和各位做個了斷。”

  萬孽妖帝一對雪白的長眉不禁皺起。

  這個情況,讓他都有些措手不及,原本明天時候,他們就有把握殺出牢獄,誰能想象,今天蘇奕就來了,并且還要把他們全都放出去?

  這肯定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