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六十四章 驚喜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青銅大殿內。

  十六座巨型青銅柱在轟鳴,無數鐫刻在青銅柱上的神道秘紋圖案發光,產生奇異而晦澀的力量波動。

  這一刻,整座青銅大殿都隨之轟鳴起來。

  覆蓋在山巔處的寂滅法則力量則像洶涌的潮水般,涌入青銅大殿內,匯聚在大殿中央處的虛空之中。

  一直在運轉“化道神盤”的蘇奕見此,抬手在神盤上一點。

  大殿中央處,匯聚在那的寂滅法則力量轟鳴,像打通了一道虛無的同道般,驟然間構建出一道漩渦般的門戶。

  這,就是神獄大門!

  太荒時代,由天荒神尊所留,而今重現于世。

  這一瞬,一陣激動嘈雜的大叫聲從神獄大門內傳出——

  “哈哈哈,看到了嗎,神尊大人沒有放棄我們!”

  “多少年了,神尊大人終于兌現承諾,要接引我們前往神域么?”

  “太好了!太好了!”

  ……這一瞬,蘇奕唇邊不禁浮現一抹譏諷之色。

  無數歲月過去,這些給人當狗的家伙,竟還惦念著天荒神尊會接引他們前往神域?

  何等可笑!

  他一手托著化道神盤,來到那一道神獄大門前。

  在化道神盤力量幫助下,瞬息間,他目光宛如穿透無盡虛空,看到了那一座天荒神尊所留的“牢獄”!

  牢獄內,一片陰暗。

  足足十多道身影困在其中,有男有女,一個個渾身彌漫著太玄階層次的恐怖氣息。

  此時,這十多人都很激動,如若困在黑暗中無數歲月的囚徒看到了一線光明!

  “你們高興的太早了。”

  蘇奕開口,聲音透過無盡虛空,傳達到那座陰暗的牢獄內。

  頓時,嘈雜激動的歡呼聲戛然而止,那十多人皆停下手中動作,似意識到不對。

  “閣下難道不是天荒神尊派遣而來的神使?”

  有人忍不住問。

  蘇奕淡淡道:“說來話長,倘若你們想活命,我可以給你們一個機會。”

  牢獄內一片死寂。

  那些被困的太玄階大能,都意識到了情況不對。

  “敢問閣下,所謂的機會指的是什么?”

  有人問道。

  蘇奕道:“很簡單,待會我會從你們之中選擇一個對手,只要能打敗我,就可以活著離開,自此以后,天高任鳥飛,再不必被困在這暗無天日的老魚之中。”

  頓時,牢獄內一陣騷動。

  那十多位太玄階大能皆嘩然,紛紛驚疑開口,試圖問詢更多的細節。

  可蘇奕根本懶得解釋,自然沒有理會,直接道:“誰愿意第一個和我對決?”

  氣氛又變得寂靜下來。

  但很快,一個身影瘦削的男子就搶先開口:“我先來!!”

  頓時有人勸阻,“星湖老魔,這極可能是個陰謀,你就不擔心出事?”

  “不錯,對方明顯不是天荒神尊的手下,除此,你也根本不清楚,對方究竟是什么修為,又想打什么主意,冒然應戰,殊為不智!”

  其他人也紛紛勸阻。

  蘇奕眉頭皺起,想了想還是如實相告,坦誠道:“我需要磨劍石,不過,因為我只有仙王修為,目前只能考慮一對一對決。”

  仙王!?

  那十多個太玄階大能全都愣住。

  這是在侮辱他們的腦子不好使嗎,否則,誰會用如此蹩腳的謊話來誆騙他們?

  或者說,這個仙王層次的年輕人,根本不清楚他們這些被關押在此地的老家伙們有多可怕?

  一時間,他們愈發驚疑了。

  那被稱作星湖老魔的男子直接道:“不管你什么修為,既然要戰,就放我出去!”

  這一次,沒人再勸阻。

  不少人更想著,讓星湖老魔去試試對方的底細也好。

  蘇奕沒有廢話,打開了牢獄的大門。

  嗖!嗖!

  這一瞬,不等星湖老魔行動,有兩道身影率先出動,挪移長空,朝牢獄大門沖來。

  分明是想趁機逃走!!

  可迎接他們的,是一片恐怖的寂滅規則力量打擊。

  砰砰兩聲悶響,這兩人如遭神鞭抽打,發出痛苦的慘叫,狠狠跌落在牢獄內。

  這讓其他人無不色變。

  “的確,在我開啟這座牢獄大門后,天荒神尊所留的寂滅力量會不斷流失,直至消失得一干二凈。可在此之前,你們可逃不掉。”

  蘇奕那平淡的聲音響起,“你,出來吧。”

  星湖老魔身影一閃,離開了。

  緊跟著,這座大門就被重新關上。

  “時隔千古歲月,終于……終于讓我重見天日了……”

  星湖老魔貪婪地呼吸著,滿臉激動。

  他身影瘦削,滿頭血色長發,膚色白皙,容貌如青年般年輕,唯有一對眸子開闔間,泛起濃郁的歲月滄桑氣息。

  嘩啦!

  隨著蘇奕袖袍一揮,籠罩在殿宇中的寂滅規則力量如潮水般散去。

  而星湖老魔已漸漸冷靜下來。

  他目光望著大殿外,眼神中透著毫不掩飾的渴望。

  蘇奕淡然道:“我勸你最好別嘗試逃出這座大殿,否則,必會被寂滅規則當場轟殺。”

  星湖老魔渾身一震,這才將目光看向蘇奕。

  旋即,他神色漸漸變得異樣起來。

  “你……竟然真的是一個仙王?”

  他似難以置信,旋即眉梢間露出抑制不住的狂喜。

  這家伙該有多蠢,才會把自己這樣的太玄階人物當做磨劍石?

  哈哈!

  這也太讓人驚喜了!!

  “如假包換。”蘇奕也笑了,“不過,我勸你最好……”

  不等說完,就被一道暴喝打斷:“死!!”

  星湖老魔化作一道血影,撲殺而來,迅疾如電。

  他竟是急不可耐,欲立刻拿下蘇奕。

  蘇奕不曾閃避,一掌拍出。

  砰!!!

  大殿搖晃,毀滅般的力量洪流肆虐擴散。

  星湖老魔和蘇奕的身影,皆被震得各自朝后踉蹌倒退出去。

  星湖老魔眼珠瞪大。

  這他媽是仙王!!?

  因果書的一張書頁上冷不丁冒出一句話:“又一個大傻子!活該被姓蘇的拿來練手了!”

  不等星湖老魔想明白,蘇奕已微微一笑,縱身展開攻勢。

  他峻拔的身影上,有沸騰如熔漿般的大道力量驟然轟鳴,一身道行在此刻極盡釋放。

  那節節攀升的恐怖威勢,讓星湖老魔都不禁倒吸涼氣,感受到撲面而來的壓力。

  腦海中又重復出現一個念頭——這他媽真的是仙王?!

  “殺!”

  一聲長嘯,蘇奕揮拳如劍,暴殺而至。

  星湖老魔不敢怠慢,與之激烈廝殺起來。

  眨眼間而已,就交手上百次。

  蘇奕攻勢如山崩海嘯,長驅直入,舉手投足之間,諸般大道融于劍道造詣之中,釋放出沛然莫御的凌厲之意。

  霸天絕地!

  星湖老魔傾盡全力出手,都被打壓得不斷倒退,內心已震駭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倒不是他沒見識。

  而是在他生活的太荒時代,以他那太玄階層次的豐富閱歷,都不曾見過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

  仙王啊!

  都強橫到能夠欺壓太玄階的地步了,誰敢相信?

  很快,星湖老魔顧不得多想。

  他察覺到了危險!再不敢有任何小覷之心,全力出手!

  片刻后。

  星湖老魔渾身淌血。

  蘇奕也負傷累累。

  戰況很慘烈。

  “殺!”

  星湖老魔怒吼,開始拼命。

  他被關押了無數年,好不容易有脫困的機會,豈可能輕言放棄?

  半刻鐘后。

  砰!!

  震耳欲聾的碰撞聲響徹,星湖老魔狠狠撞在大殿墻壁上,口鼻噴血,目光再看向蘇奕時,滿臉寫滿了駭然。

  這是怎樣一個怪物?

  竟讓他遭受慘重的傷勢,連壓箱底的手段施展出來,都被對方抵擋和化解!

  不過,星湖老魔也看出,對方負傷比自己更慘,渾身氣機都快要崩潰,明顯已是強弩之末!

  深呼吸一口氣,星湖老魔再度出手。

  又過了片刻。

  激烈廝殺中的星湖老魔猛地發出一聲大吼:“死!!”

  他施展一門自損道行的禁忌神通,揮動一柄星輝繚繞的巨斧,怒斬而下。

  那恐怖的一擊,讓整座大殿都劇烈震顫起來。

  這一瞬,蘇奕也不再遲疑,縱身前沖,動用九獄劍的氣息,施展出剎那之寂!

  噗!!

  劍光一閃,若流光一瞬而逝。

  星湖老魔軀體一個踉蹌,從半空中跌落,手中巨斧隨之轟然墜地。

  他抬起頭,難以置信地看著蘇奕,道:“當今世上,仙王境人難道都像你這般恐怖嗎?”

  蘇奕不禁笑起來。

  他渾身殘破染血,唇角都在淌血,負傷慘重之極。

  可笑容卻顯得無比舒暢和快意。

  “你多慮了,在仙王境中,世上無我這般人。”蘇奕回答道。

  “是么……”

  星湖老魔喃喃。

  他軀體崩碎瓦解,化作無數血塊掉落。

  只剩下一道神魂!

  之前,蘇奕那一劍之下,將他軀體摧垮,神魂都差點被劈碎!!

  “我……能認輸嗎?”

  星湖老魔的神魂苦澀出聲,眼神中透著一絲乞求。

  蘇奕想了想,道:“若你回答我一些問題,我可以讓你返回那座牢獄中,再多活一段時間。當然,你也可以期待,倘若我在和其他人的對決中殞命的話……你不久可以活著離開了?”

  星湖老魔一愣,旋即眼眸發亮,道:“我答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