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 推演萬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的決定很簡單——

  在靈墟山閉關修行!

  “靈墟山遺留至今的寶物,都已落入我手中,除此,還有混沌衍道碑可以助我推演大道。”

  “至于那些被關押的神明走狗,則可以當做磨劍石。”

  “如此,或許就有機會迎來證道太境的契機!”

  這就是蘇奕的打算。

  可凜風知道后,卻提出異議,道:“我雖然看不起那些給天荒神尊當狗的老家伙,可他們都曾是太荒時代最頂尖的太境大能,否則,焉可能有機會害死我四師弟?”

  “我勸你還是小心點,千萬別被玩火自焚。”

  蘇奕笑了笑,不置可否。

  對如今的他而言,太武階已不堪一擊,太和階強者也談不上威脅。

  唯有和太玄階人物廝殺,才能磨礪一身劍道!

  誠然,太玄階強者也有強弱之分。

  那些被關押的神明走狗,無疑都是太荒時代最頂尖的一批存在,和他們廝殺注定兇險無比。

  可這也正是蘇奕所樂于見到的!

  “你……真的沒有感受到一絲覺醒前世道業的跡象?”

  凜風再問道。

  他最關心的,就是此事!

  蘇奕搖了搖頭,道:“或許是我修為不夠,或許是還需要其他的契機,總之,自從我進入靈墟山到現在,還沒有感受到什么變化。”

  凜風頓時沉默,似乎很失望。

  “那就等你破境的時候再試試吧。”

  半響,凜風才說道,“什么時候你覺醒了我師尊的一切,什么時候,我才會認你!至于現在,你在我眼中,也僅僅只是個……仙王。”

  蘇奕笑起來。

  過往這些天的接觸中,讓他已了解到,自己前世的這個三徒弟凜風,性情極為桀驁,鋒芒畢露,言辭犀利,有什么說什么,根本不留情面。

  這樣的性情,的確極為適合求索劍道。

  沒有再耽擱時間,蘇奕轉身離開了這座青銅大殿。

  靈墟山半山腰處。

  混沌衍道碑前。

  蘇奕盤膝而坐,隨著一身氣機運轉,頓時有一縷縷混沌般的霧靄從石碑中涌出,將他整個人籠罩。

  而蘇奕恍惚間,仿佛來到了一片星空中!

  億萬星辰像珍珠般,散落在浩渺的星空中,忽明忽滅,灰濛濛的混沌霧靄,像一道幕布般,籠罩在虛無之中。

  無須思忖,蘇奕就明白,那億萬星辰,實則是由最為原始的大道氣息所衍化,充盈著玄妙莫測的神韻。

  當他開始靜修,梳理一身道行。

  那億萬星辰隨之緩緩旋轉起來,星辰呼嘯,交織出一道道妙若天成的痕跡,一如無數絲線彼此交錯而行,演繹出無數種變化,生生不息,周而復始。

  而蘇奕則陷入一種奇異的頓悟中。

  心中涌出數不清的大道感悟,像細碎翻騰的浪花在奔騰,匯聚成溪流、江河、大海……

  在這種頓悟中,蘇奕心神空靈,開始對自身大道進行梳理、凝練和沉淀。

  渾然忘我。

  從在古尸遺跡無生山上證道仙王境開始,短短不到半年時間,他的修為就已突破至此境的大圓滿地步。進境之快,舉世無雙。

  每一步,雖然穩打穩扎,毫無紕漏。

  可卻缺乏一種深層次的沉淀。

  畢竟,走得太快了,在道途上的許多感悟完全來不及徹底的吃透。

  這種感悟,和戰斗廝殺有關、和一路的閱歷有關,甚至……也和心境中所經歷的事情有關。

  而如今,蘇奕在頓悟中,梳理過往道途,就像在對自己過去的修行進行一場深層次的總結和融合!

  知過往、觀現在、才能推演未來之路!

  也不知過去多久,蘇奕恍惚間仿似來到了那一片星空深處,放眼望去,那億萬星辰就如同億萬條迥然不同的道途,衍化出數之不清的各種變化。

  恰似,恒河沙數,道化無量!

  隨著蘇奕心念轉動,那億萬星辰宛如和他整個人成為一體,開始隨著他推演自身的大道而飛快變動起來。

  在這種推演中,蘇奕看到了在自己道途上,藏有無數種可能!

  可絕大多數都不是他所需要的。

  故而,從不曾停歇,一直在推演。

  一剎那,像過去無數歲月。

  又仿佛時間一直靜止著,一切都不曾有過變化。

  忽地,一股疲憊無比的感覺涌上全身,讓蘇奕從那種梳理過往、推演未來的奇異頓悟狀態中清醒過來。

  而后,他這才發現,自己一身道行已瀕臨油盡燈枯地步,尤其是神魂力量,近乎枯竭!

  心力憔悴!

  “這是怎么回事?”

  蘇奕困惑。

  幾乎同時,凜風的聲音急促響起:“你之前,是否在借混沌衍道碑,推演出了混沌萬道的變化?”

  言辭間透著一抹難掩的緊張。

  “不錯。”蘇奕點頭。

  凜風明顯震驚,喃喃道:“現在……我終于有些相信你是師尊的轉世之身了……”

  “何意?”蘇奕拿出一瓶稀罕的太境仙丹吞服起來。

  凜風略一沉默,這才解釋道:“師尊當初將混沌衍道碑帶回靈墟山后,曾告訴我們,若能憑借此寶,感悟到混沌萬道運轉的軌跡和變化,足可輕松開辟出一條屬于自己的通天劍道!”

  開辟一條道途,這就等于是創造一條古今從未有過的路!

  蘇奕自然能體會到其中的意義。

  不過,他很早就開始將輪回、玄墟等大道奧義融入自身道途,以自身劍道為洪爐,熔煉萬道于其中,早已蹚出了屬于自己的劍道之路,故而,對此并不感到驚訝。

  可很顯然,凜風很震驚!

  這讓蘇奕不禁一怔,道:“你以前不曾參悟到?”

  凜風道:“不止是我,我們師兄弟中,只有二師姐參悟到過一次,但也僅僅是一次。”

  蘇奕:“……”

  是落長寧、凜風和東玄三人太弱了嗎?

  不是!

  否則,他們在太荒時代怎可能被視作絕世劍帝?

  “我明白了,推演萬道,和道行高低無關,而是和對大道的認知和理解有關,而你……必然是因為乃是我師尊轉世之身的緣故,才能如此輕而易舉地辦到這一步。”

  凜風喃喃。

  這或許就是他有點相信蘇奕是其師尊轉世之身的原因所在。可蘇奕卻啼笑皆非。

  他都還未曾融合第五世李浮游的道業,怎可能和第五世有關?

  不過,凜風的話倒也有幾分道理。

  若論對大道的認知和理解,放眼古今未來,的確極少有人能和他相比。

  畢竟,他過往那些年,陸續融合了多個前世道業!

  每個前世,或許修為高低不同,可對大道的感悟和認知,就如一種難得寶貴的經驗,沉淀于蘇奕的道途之上。

  不同的是,他今世的劍途,已陸續超越那些前世!故而,他才能夠利用混沌衍道碑推演萬道之變數!

  凜風的話,也就顯得片面了。

  不過,蘇奕并未解釋,而是問道:“現在過去多久了?”

  “兩個時辰。”

  “才這么點時間,就讓我感到如此疲憊……神魂和修為都差點耗光……”

  蘇奕不禁驚訝。

  凜風:“……”

  他都不禁有揍這家伙的沖動。

  當年他二師姐在這種頓悟中,才僅僅支撐不到片刻,就已引來師尊的注意,破天荒地贊賞了二師姐一句“不錯”。

  僅僅這一個贊賞,就讓二師姐高興了不知多久!!

  當時他和大師兄、四師弟那誰不艷羨?

  而這家伙,在推演混沌萬道的一場頓悟中持續了足足兩個時辰,已是何等匪夷所思的事情,可他卻似乎感覺時間過去的太少……

  心中雖極為不舒服,凜風還是耐心解釋道:“這等機會,寶貴無比,可遇不可求,你能……”

  不等說完,蘇奕搖頭道:“談不上可遇不可求,也談不上難事,若非我一身修為消耗太快,還能參悟更久。當然,等恢復過來后,我還會繼續參悟。”

  凜風:“……”

  這天還怎么聊!?

  因果書在偷樂,書頁上浮現一句話:“無形打擊,最為致命!”

  果然,等蘇奕恢復過來后,就又輕而易舉進入那種推演混沌萬道的頓悟中。

  根本沒有遭受任何困難。

  而凜風徹底沉默了。

  最終,無法理解這一切的他,只能把原因歸結為,蘇奕是師尊轉世之身上!

  時間匆匆過去三天。

  可對蘇奕而言,卻仿佛過去了許多年。

  這三天中,他幾乎都在推演萬道,唯有修為快要耗盡時,才會拿出靈丹妙藥補充體力。

  而在他推演萬道中,一身道行得到一次次的沉淀和升華。

  雖然修為不曾突破,可對大道的認知和感悟,已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而這種變化,竟是讓他一身實力都精進許多!

  這讓蘇奕意識到,自己沒有著急去證道太境是對的。

  修為可以淬煉到極盡空前的地步,大道可以凝練到圓滿無漏之時。

  但,自身實力并未達到此境的盡頭,依舊有進步的可能!

  正因如此,唯有真正讓心境沉淀下來,去梳理和融合過往一切的感悟,才能讓自身實力得到進一步的錘煉和提升。

  “也該去見一見那些被關押的走狗了……”

  蘇奕靜極思動,想試一試自身實力的變化究竟如何,當即起身,前往山巔青銅大殿行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