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五十九章 靈墟山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十天后。

  東海深處。

  一片陰暗的天穹下,霧靄彌漫。

  覆天舟載著蘇奕和凜風憑空出現。

  “這地方,我已經很久很久不曾來過了……久遠到我都已忘記,上次回來是多少年前了……”

  凜風神色恍惚。

  游子歸家,近鄉情怯。

  可對他而言,抵達靈墟山,只會勾起他無盡的傷心事,故而很久都不曾再回來過一次。

  蘇奕道:“也就是說,你也不清楚,漫長歲月過去,靈墟山究竟發生過怎樣的變化?”

  凜風點了點頭,道:“所以,我才不建議你冒然前往。”

  他內心的確很矛盾。

  既希望蘇奕在進入靈墟山后,或許會觸景生情,有機會融合前世記憶。

  又擔心靈墟山太過兇險,讓蘇奕發生不測。

  蘇奕笑了笑,道:“我對你說的那塊‘混沌衍道碑’很感興趣,同樣也想看一看,是否還能從靈墟山中找到一些承載著前世記憶的物品。”

  “故而,你已無須再勸。”

  十天時間,他一身傷勢徹底愈合。

  并且,不出他預料,他渾身上下實現了一場脫胎換骨般的變化,修為一舉踏足妙境大圓滿地步!

  而從凜風口中,他已了解到和靈墟山有關的許多事情,早已被勾起好奇,故而才會決定前來走一遭。

  “那你可要當心一些,在進入靈墟山之后,我可再無法幫到你。”

  凜風說著,一指極遠處地方,“那霧靄深處八百里之地,有一條開辟在虛空中的空間通道,擱在太荒時期,只有乘坐覆天舟才能進入其中。”

  “不過,自從靈墟山遭受破壞后,無論是誰,只要不怕被天荒神尊所留的寂滅規則打擊,誰都可以進入。”

  蘇奕點了點頭。

  “若你……”凜風遲疑了一下,而后認真說道,“遇到不可化解的危險,就拿出覆天舟,我必拼盡一切為你殺出一條活路!”

  蘇奕一怔。

  不等他開口,凜風的魂體忽地消失在覆天舟上,而覆天舟則倏爾間縮小無數倍,化作核桃大小,懸浮在蘇奕身前。

  他抬手將此寶收起,而后朝霧靄深處行去。

  凜風當年在證道成神時,就是遭受到天荒神尊座下的那些走狗暗算,以至于道體崩滅,差點一命嗚呼。

  多虧覆天舟,才僥幸保全一縷魂體不滅。

  而按照凜風的說法,一旦他遇到天荒神尊所留的“寂滅之力”,這一縷魂體都無法保住。

  故而,過往那漫長歲月中,他才從不曾再踏足靈墟山。

  不過,蘇奕也從沒打算讓凜風幫忙。

  霧靄彌漫,天地陰沉,連海面都像鏡子般靜止不動,沒有一絲波瀾,那靜悄悄的氛圍,令人莫名感到壓抑。

  蘇奕穿行其中,一路并未遇到什么危險。

  不出片刻就看到,極遠處虛空中,有著一個足有千丈范圍的空間裂痕!!

  厚重的霧靄,遮蔽在那里,讓那一道空間裂痕若隱若現。

  無疑,那就是進入靈墟山的入口!

  這一刻,蘇奕也不由心生期待,李浮游……自己的第五世究竟是怎樣一個人?

負劍老猿曾說,他是太  荒時代最神秘超然的一位劍仙。

  浮游乎萬物之祖,物物而不物于物!這就是其名字的來源。

  在太荒時代,尋常仙道人物,根本不知道李浮游這個名字,恰似大道無名。

  可在太境帝君人物眼中,李浮游前輩絕對是一個無可逾越的存在!

  他曾被視作天上逍遙仙,大道擺渡人!

  也曾在東海之畔留下一艘‘浮游舟’,無論是誰,只要得到浮游舟認可,皆可以乘坐此舟,前往他的歸隱之地‘靈墟山’修行。

  連他留在靈墟山的藏經樓,被視作太荒天下第一道藏寶庫!

  在太荒時代,世間或許以太境人物為尊,但李浮游則是那唯一一位凌駕于太境之上的存在!

  而在李浮游的弟子凜風劍帝眼中,作為師尊的李浮游,同樣很神秘,超然于物外,傲絕于世間,神龍見首不見尾!

  相比起來,蘇奕的前世之中,觀主最為曠達自在,沈牧天資最高,王夜最為霸道。

  而李浮游,則可以用超然和神秘來形容。

  關于他的一切,至今都像是個謎團。

  而現在,蘇奕意識到,自己距離揭開這個謎團已經近在咫尺!

  沒有再遲疑,蘇奕徑自朝遠處行去。

  “站住!”

  驀地,一道沉渾的聲音響起。

  就見那一道被霧靄繚繞的千丈空間裂痕內,竟掠出一群身影,氣勢洶洶。

  為首的,是一個山羊胡老者,身著羽衣,眼眸凹陷,渾身彌漫著太武階層次的強大氣息!

  而他身邊的眾人,全都是仙王!

  這樣一支力量,擱在當即仙界,已堪稱頂尖,足可威懾一方,讓世間為之震顫。

  可對如今的蘇奕而言,這點力量已完全可以無視之。

  “你們是碧霄仙宮的人?”

  蘇奕有些意外,從對方的衣著打扮中認出,這些人來自東海巨頭勢力碧霄仙宮。

  其開派祖師,便是蘇奕第六世大敵之一弒空帝君褚神通!!

  “閣下眼力倒是不俗。”

  山羊胡老者上下打量了蘇奕一眼,儀態很矜持,語氣淡漠道,“這里早已被我派列為禁地,閣下還是請回吧。”

  他一眼看出,這年輕人渾身氣息雖平淡無奇,可竟然也有著仙王層次的道行,明顯非尋常人物。

  故而,言辭間倒也并無不敬。

  若換做其他小角色,早被他一巴掌拍死,扔進海里,根本懶得廢話。

  蘇奕笑了笑,道:“可據我所知,這里乃是進入靈墟山的入口,并非碧霄仙宮的地盤。”

  山羊胡老者身旁,一個紫袍玉帶中年不悅道:“閣下是故意裝糊涂嗎?沒看出此地早被我派掌控?勸你盡早消失,莫要自誤,否則,不管你什么身份,今天注定要倒大霉!”

  語氣中,已盡是威脅。

  蘇奕不以為意地哦了一聲,而后忽地道:“你們在為天荒神尊做事?”

  山羊胡老者眼瞳驟然浮現出駭人的神芒,道:“你是何人?竟敢打探我派的機密要事?”

  說著,他一揮手,“封鎖此地,不能讓他逃了!”

  “是!”

  那七八位仙王出動,分別挪移到不同的方位,將蘇奕四面八方的退路徹底封死。

  蘇奕視若無睹,云淡風輕笑道:“不必緊張,容我猜猜,神子金逐流是否也來了?”

  山羊胡老者明顯又是一愣,似難以置信,沉聲道:“你究竟是何人?此來究竟想做什么?”

  說話時,他一步邁出,身上那太武階道行運轉,一股恐怖的威壓隨之席卷擴散,牢牢鎖定蘇奕。

  蘇奕自語道:“看來,我猜測的不錯,你們此來的目的,就是要打開天荒神尊所留的那座牢獄,放那些走狗出來。”

  他想明白了。

  十天前在和凜風的對談中,他就已推斷出,蓬萊仙閣的背后站著皓宇神尊,神子公羊羽,便是皓宇神尊的后人。

  當時,他也想過,會否有為天荒神尊效命的仙道勢力,會去靈墟山打開牢獄,放走那些被關押的走狗。

  而現在,這一切都應驗了!

  碧霄仙宮背后,站著的便是天荒神尊,而神子金逐流,就是天荒神尊的后人!

  而此時,山羊胡老者明顯意識到不對勁,驟然間出手。

  他挪移長空,雙手締結道印,化作一座千尺高的青碧神山,裹挾著刺目的碧焰烈火轟殺而至。

  附近虛空頓時塌陷,轟然燃燒起來。

  天地都被染上刺目的碧色火光。

  那等太武階實力,讓附近那些碧霄仙宮的仙王都呼吸一窒,內心震顫不已,而他們盯著蘇奕的目光,已如同盯著一個死人。

  動手的,乃是他們碧霄仙宮一位很久不曾出世的老古董,早在仙隕時代就已證道太武階!!

  可旋即,讓他們震駭的一幕發生——

  被他們視作必敗的年輕人,僅僅隨意探手一抓,那從天而降的千尺碧焰神山就轟然崩碎瓦解。

  緊跟著,他們碧霄仙宮那位老古董,就不受控制地被隔空抓住,如拎小雞似的,拖拽到了那年輕人身前!

  “這……”

  眾人瞠目,腦袋發懵,什么情況?

  誰能告訴我這是一個仙王!?

  簡直離大譜!!

  “看來此地和元磁冰海一樣,所覆蓋的寂滅規則力量,能夠遮蔽神禍力量的威脅,才讓你這太武階角色敢如此肆無忌憚地出手。”

  蘇奕一手捏住山羊胡老者的脖子,一邊抬眼望向天穹。

  那千丈范圍的空間裂痕四周,縈繞著一片禁忌般的灰色霧靄,和元磁神光一樣,皆是神明所留的力量。

  只不過,那灰色霧靄更為詭異和滲人,影響到了這片天穹中的周虛力量。

  無疑,這就是天荒神尊掌握的“寂滅之力”,一種唯有神明才能掌控的紀元法則!!

  “除此,或許也和羲寧所察覺到的變故有關,這周虛中的神禍力量,已開始變弱,才讓太武階角色敢冒頭了……”

  蘇奕輕語。

  自始至終,他都沒有正眼看手中的山羊胡老者一眼,而后者已嚇得渾身顫栗,滿臉的驚懼和不安。

  腦海中情不自禁想起一個人——

  蘇奕!!!

  ps:今天10更,先送上8連更!!兄弟姐妹們,再不投票可就說不過去了嗷!

  拜求,這個月都沒求票了(╥﹏╥)

  最后,剩下的兩更晚上6點前爭取搞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