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五十六章 前世弟子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冰雪覆蓋的海面上,鵝毛大雪在飛揚。

  蘇奕席地而坐,身上的鮮血瞬間染紅雪白的冰層。

  他一邊療傷,一邊抬眼看向不遠處。

  丈許長的浮游舟,落在不遠處,混沌氣息蒸騰,顯得很神秘。

  而船頭處,那一道瘦削的男子身影兀自立在那,渾沒有走下浮游舟的意思。

  不過,距離近了,蘇奕終于看清楚,這男子的確是一道魂體!

  他容貌俊美如少年,雙鬢卻如雪斑白,一對星眸深邃而犀利,如劍鋒般懾人。

  他負手立在那,渾身透著一股桀驁不羈的張揚氣息。

  可蘇奕注意到不尋常的地方,男子身上的氣息,竟和浮游舟融合在了一起,簡直如同一個整體般。

  “你……莫非是浮游舟的器靈?”

  蘇奕訝然道。

  誰曾想,此話一出,那男子卻愣住,眉頭皺得很厲害,他反問道:“你……真的沒有認出我?”

  蘇奕搖頭。

  男子卻似乎明白了,輕語道:“怪不得,我早猜到這樣,現在總算確信,你不是師尊……”

  蘇奕眼眸微瞇,師尊?

  他腦海中像有一道閃電劃過,頓時想起當初從負劍老猿那了解到事情。

  “你是李浮游的弟子?”

  蘇奕問道。

  負劍老猿曾說過,在太荒時代中期,世間陸續出現了四位堪稱絕世的劍道帝君,分別是長寧劍帝、凜風劍帝、凝秀劍帝和東玄劍帝。

  而這四人的師尊,便是李浮游的弟子!

  按負劍老猿的說法,這四位絕世劍帝,各領風騷,無不稱得上太境中的頂尖存在,一如驕陽大日,閃耀仙界天穹之上。

  當時蘇奕還為此震驚,無法想象,李浮游該有何等厲害,才能教授出四位堪稱絕世的劍道帝君。

  簡直匪夷所思!

  畢竟,在太境層次,真正能稱得上“絕世”二字的角色,放眼古今歲月,都極其之少。

  而李浮游身邊,一門四劍帝,皆堪稱絕世,這等底蘊就太恐怖了。

  “不錯。”

  男子點頭,眼神浮現一抹傲意,“我名凜風,師尊的第三傳人,在太荒時期,世人皆喚我‘凜風劍帝’!”

  “原來你是落長寧的師弟。”

  蘇奕說著,從袖中取出一塊金色獸皮,道,“你可認得此物?”

  凜風眼眸一縮,“明空獸的獸皮!此物怎會落入你手中?”

  蘇奕將金色獸皮隔空遞過去,“你自己看吧。”

  這金色獸皮中,記載著落長寧所留的成神之秘,也烙印著一幕和落長寧有關的景象。

  凜風看完,神色似悲似喜,怔怔不語,極為復雜。

  半響,他長吐一口氣,道:“果然,大師兄最終還是選擇踏出了那一步!”

  蘇奕道:“你覺得,他當初在沖擊神境時,是生是死?”

  他曾從金色獸皮中見到,落長寧不愿屈膝成為神明的奴仆,毅然選擇去蹚出一條屬于自己的成神之路。

  過,他也僅僅只知道這些。

  落長寧是生是死,蘇奕也不清楚。

  凜風沉默片刻,道:“不清楚,但……應該沒有成功。”

  語氣都變得低沉下來。

  “何出此言?”蘇奕挑眉。

  凜風指了指自己,“因為我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

  蘇奕眼眸一凝,“你也曾沖擊神境?”

  “不錯。”

  凜風情緒很低落,“當初師尊離開仙界時,曾留下四件混沌秘寶,分別由我們師兄弟四人掌控。”

  “大師兄獲得了咫尺劍、二師姐獲得了兩儀圖、四師弟獲得了化界尺。”

  “而我,則獲得了覆天舟,也就是你眼前所見的這艘小船,在太荒時代,此寶曾被師尊留在東海之上接引有緣之人,故而被世人稱為浮游舟。”

  聽到這,蘇奕這才明白過來,眼前這艘小舟,真名“覆天”!

  而按照因果書之前所言,這覆天舟排名第八,被稱作“舟老八”,一個無比俗氣的稱謂……

  不過,這不重要,真正讓蘇奕吃驚的是,原來他的前世李浮游,當初竟搜羅到足足四件混沌秘寶!

  說著,凜風一聲長嘆,道:“當初,我曾嘗試參悟和掌握‘覆天舟’所蘊含的紀元法則去證道成神,結果卻失敗了。以至于才只剩下這樣一道魂體,甚至不得不依附在覆天舟上,才能茍活至今。”

  蘇奕皺眉道:“失敗了?”

  凜風唇角扯動了一下,道:“怎么,是不是認為我太無能了?”

  蘇奕道:“談不上,我只是有些不解罷了。”

  畢竟,東海龍族的敖赤霆,都能憑借“因果書”證道成神,而作為李浮游的親傳弟子,一個堪稱絕世的劍道帝君,凜風怎會失敗?

  “我也沒想到會失敗。”

  凜風那犀利而深邃的眸子中悄然出一抹抑制不住的殺機,“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在我點燃大道神火,凝聚神格的關頭,遭受了一場暗算!”

  “暗算?”

  凜風道:“不錯,太荒時代,世間許多太境大能選擇為神明當狗,被稱作神使,專門為神明做事。而在我證道成神時,便是遭受到了一些神明走狗突襲。”

  聲音中,透著濃濃的恨意和不甘。

  蘇奕挑眉道:“他們為何要針對你?”

  “錯了,不是針對我一人,而是針對仙界所有太境人物!”

  凜風道,“在那時候,凡是不愿向神明低頭屈膝者,必被神明所不容!不止無法證道成神,還會遭受打壓和迫害!”

  頓了頓,他冷笑道:“正如我師尊當初所言,神位有限,已成神者為保住自己的位置,必不能容忍其他人來搶神位!”

  “所以,對所有太境人物而言,只剩下兩個選擇。要么給諸神當狗,要么像我這樣,自己去謀求成神之路,可注定會被諸神針對和打擊!”

  蘇奕點了點頭。

  他早清楚這一點。

  古來至今的歲月中,無論哪個紀元文明,所誕生的紀元法則都極其之少,這也就意味著,

  能夠煉化紀元法證道成神的機會,也極其至少。

  這就好比登山,山巔的空位就那么多,可卻有無數登山者去攀爬,試圖抵達山巔。

  這等時候,那些早已登臨山巔的諸神,怎可能容忍其他人搶占他們的位置?

  “其實,我也清楚,當年我之所以被暗算,并非是我對諸神的威脅有多大,而是因為覆天舟!”

  凜風一聲喟嘆,“畢竟,哪怕在太荒時代,世上都幾乎沒有成神的機會,縱然立足太境之巔,找不到凝聚神格的紀元法則,也注定不可能去證道神境!”

  “而覆天舟,給了我這樣的機會!所以才會被神明盯上,才會被神明的走狗瘋狂報復!”

  “他們的目的,一是阻止我成神,二是搶走覆天舟!”

  聽完凜風說的這一切,蘇奕不由想起了憑借因果書證道成神的敖赤霆,那等下場,同樣太凄涼。

  同時,蘇奕也想起了落長寧。

  無疑,落長寧當初執掌咫尺劍,同樣擁有證道成神的機會,但卻遭受到了來自諸神的阻截!

  某種意義上而言,在太荒時代,太境人物欲證道成神,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找尋到一件列入“混沌九秘”中的秘寶!

  這九件混沌秘寶,代表著九條成神之路!

  敖赤霆、落長寧、凜風三人,曾經各自都擁有這樣的機會。

  可也因此,招惹來彌天大禍,下場一個比一個慘。

  敖赤霆因為因果書,引來過去燃燈佛出手,最終身隕道消,整個龍族一脈都隨之覆滅。

  落長寧曾執意證道成神,生死不明。

  而凜風在成神時遭受暗算,只剩下一縷魂體延存至今!

  一切,都因為他們曾各自掌握著一個成神的機會!!

  想到這,蘇奕忍不住道:“你二師姐和四師弟呢?”

  之前凜風說過,他的二師姐凝秀劍帝,執掌混沌秘寶兩儀圖,四師弟東玄劍帝,執掌混沌秘寶化界尺!

  凜風沉默片刻,道:“二師姐當年帶著兩儀圖離開仙界,去追尋我師尊的蹤跡,至今沒有消息。至于四師弟……”

  他神色間浮現出悲慟和自責之色,語氣苦澀,“當年,他為了給我報仇,殺了一大批諸神走狗,可最終也為此付出了性命。”

  蘇奕皺眉道:“死了?”

  凜風點了點頭,神色黯然,這是他的一塊心病!至今為此感到自責和痛悔!

  “誰殺了他?”蘇奕再問。

  不管如何,凜風的四師弟“東玄劍帝”,也是他第五世的親傳弟子,這件事,自然讓蘇奕無法不重視。

  凜風俊秀的臉龐變得鐵青猙獰,一字一頓道:“天荒神尊門下的一群走狗!”

  天荒神尊?

  這是一個讓蘇奕無比陌生的神明。

  以前聽都沒聽說過。

  不過,以后等見到羲寧時,自然可以跟她打探一下。

  而此時,凜風咬牙切齒說道:“如今,那些為天荒神尊效命的走狗,還有不少都被關押在靈墟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