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五十五章 浮游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古蘊禪的神魂暴沖而來。

  能夠清楚看到,在他神魂內,有一道黑色的符詔悄然燃燒起來。

  這一瞬,蘇奕敏銳察覺到一股致命的危險氣息。

  因果書其中一張書頁上直接付出一行字:“那是神明的意志力量!快讓劍老三出手!快!!”

  文字中,透著焦急和緊迫感。

  蘇奕眼眸瞇起來。

  “死!”

  古蘊禪嘶吼。

  他神魂都像燃燒起來,猶如瞬移般,已來到蘇奕近前。

  可這一瞬,還不等蘇奕出手,一片混沌氣息驟然間從天而降。

  轟隆!!

  一擊,古蘊禪的神魂就被死死鎮壓在地。

  在他神魂中,那一道正在燃燒的黑色符詔都被壓制得一點點熄滅,而后四分五裂。

  換而言之,古蘊禪玉石俱焚的一擊,在關鍵時刻被扼殺了!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卻并未讓蘇奕感到太意外。

  他目光看向天穹高處。

  一艘丈許長的小舟橫陳在那,船體彌漫厚重的混沌氣息。

  將古蘊禪鎮壓的混沌力量,正是來自這艘小舟!

  “舟老八!原來是你!”

  因果書嘩嘩作響,書頁上浮現一句話,顯得很激動。

  舟老八?

  什么意思,難道說浮游舟也是混沌九秘之一!?

  蘇奕頓感意外。

  畢竟浮游舟乃李浮游所留,連名字都一樣,任誰能想到,此舟是混沌九秘之一?

  “之前,你為何不跟我求救,你心中清楚,只要你開口,我早幫你殺了那一對男女。”

  浮游舟上,混沌霧靄忽地一陣翻騰,船頭處映現出一道模糊的身影,隱約可以看出,那是一個男子。

  他立在混沌霧靄中,身影瘦削高大,縹緲如煙霧,仿佛是一縷魂靈般。

  他的聲音干澀冰冷,隨著開口,附近天地間覆蓋的元磁神光,完全被浮游舟上釋放出的混沌力量震退。

  蘇奕聞言,只隨口回答三個字:“沒必要。”

  “可若非我及時出手,你已經死了。”

  浮游舟上,身影籠罩在混沌霧靄中的男子語氣很冷,“或者說,你早看穿我不會眼睜睜看著你殞命,故意不肯開口求助?”

  言辭間,透著一絲不滿。

  蘇奕笑了笑,道:“怎么,我不開口讓你幫忙,反倒惹你反感了?”

  說著,他眼眸看向被鎮壓在地的古蘊禪,語氣云淡風輕,“還有,你說錯了一件事,你即便不出現,我也不會死。”

  他同樣有底牌。

  只不過是沒有被逼到絕境罷了。

  “哼!”

  浮游舟上,男子說道,“且看看你那一身的傷勢,距離死亡也只差一線,你覺得,我會相信你不會被那家伙殺死?”

  蘇奕眉頭微皺,眸光重新看向那男子,道:“我怎么感覺,你對我似乎帶著不滿和敵意?”

  那男子頓時沉默了。

  蘇奕則淡然道:“聽好了,不管你是誰,和浮游舟又是什么關系,再敢對我不敬,我必饒不了你。”

  “威脅?”

那男子似難以置信,無法想象蘇奕這樣一個垂死之  人,怎敢說出這番話來。

  蘇奕道:“你可以試試。”

  他軀體傷痕無數,像裂紋密布的瓷器般,一身氣機趨于紊亂。鮮血兀自滴滴答答往外流淌。

  可他腰脊筆直如舊,神色平靜得令人心悸。

  男子再度沉默了。

  地上,古蘊禪的神魂正在一寸寸崩碎,他艱難地抬頭,看著天上的浮游舟,聲音沙啞開口:“在這一場戰斗開始之前,你就一直都在?”

  “不錯。”

  浮游舟上,男子惜字如金。

  古蘊禪神色灰暗下來,似猶不死心般,目光又看向蘇奕,“開戰之前,你也早知道,有人在暗中等你開口求救?”

  蘇奕道:“不錯。”

  這沒什么好隱瞞的,從進入元磁冰海時,他就心生一絲奇妙的感應,感應到了那藏匿在暗中的浮游舟。

  可同樣,他也察覺到那浮游舟上有人!

  直至這一場戰斗開始之前,浮游舟上的男子更是主動傳音,說只要蘇奕開口求助,他自會幫蘇奕殺敵。

  可蘇奕拒絕了。

  一是不需要。

  二是拿捏不準這男子的來歷。

  最重要的是,他一生行事,從來不屑去求助!

  更別說,對方還是一個完全陌生的角色。

  甚至,在之前的戰斗中,蘇奕還心存一絲警惕,在戒備浮游舟上的男子會否對自己動手。

  還好,這一切并未發生。

  “我自以為和卿舞在此布局,足可十拿九穩,得償所愿,誰曾想,從一開始的時候,我和卿舞才是這局中人……”

  古蘊禪開口,神色頹然,萬念俱焚。

  他明白了。

  有浮游舟上那男子在,今天這一場殺局中,哪怕他和卿舞占據絕對優勢,也注定必敗!

  一縷縷猩紅的因果力量在古蘊禪神魂上繚繞,也讓他的神魂肉眼可見地變得模糊和虛弱起來,快要徹底崩碎。

  “蘇奕!”

  驀地,古蘊禪抬頭,看著遠處一身染血的蘇奕,“能否讓我死在你手底下?”

  蘇奕一怔,道:“為何?”

  古蘊禪咧嘴笑起來,道:“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這一生,從來不曾佩服任何人,哪怕對待師尊,也僅僅只是敬重,哪怕是那些神明,在我眼中也沒什么了不起,因為我知道,遲早有一天,我可以一一將他們超越!”

  他急促喘息著,聲音也變得斷斷續續,“而你……不一樣!”

  “明明可以去求人的,可你偏偏不!”

  “明明身陷絕境,卻猶能赴死而戰,不退縮,不回頭,不曾有一絲畏懼。”

  說著,古蘊禪神色都變得復雜,“我看不懂你,但,我知道換做我是你,注定做不到這些!”

  他清楚,只要蘇奕從一開始就求助,這一場慘烈的大戰根本不會發生,而他和卿舞注定會敗。

  他也清楚,在最初時候,蘇奕有能耐破開“萬流封天神禁”,殺出重圍而逃。

  之前,他還困惑,蘇奕為何不這么做!

  不曾求助,也不曾逃走,寧可拼盡所有,赴死而戰。

  現在,他明白了。

  蘇奕,自有他的凜凜傲骨,早已無慮生死成敗!

  他也終于知道,之前蘇奕并未夸口,蘇奕這種人,斷不會將生死成敗寄托在他人手中!

  他的驕傲,一如他的劍道。

  這樣的劍修,這樣的對手,哪怕身為仇敵,古蘊禪都不禁為之嘆服,無法不欽佩!!

  是的,換做他是蘇奕,注定做不到這一步。

  所以,他服!

  蘇奕大概明白了古蘊禪的意思,心中也涌起一絲說不出的感慨。

  他走過去,來到古蘊禪身前,道:“我自進入仙界以來,你是第一個讓我如此狼狽的敵人,可惜,卻不值得我欽佩。”

  “為何?”

  古蘊禪剛問出聲,旋即似明白過來,喃喃道,“的確,和你相比,我哪怕在修為上占盡優勢,也太不堪了……”

  蘇奕沒有再廢話,屈指一彈,古蘊禪的神魂徹底崩碎消散。

  那一支遺落在地的金色釣竿忽地騰空而起,化作一道光逃之夭夭,和之前的殘月神刀一模一樣。

  蘇奕沒有追。

  這等神寶,根本不是現在的他能夠掌控。

  浮游舟上,男子忽地開口:“神寶有主,除非神明出手,否則,強行鎮壓,必會讓神寶崩碎消散。不出意外的話,這兩件神寶背后的神明,必會派人前來仙界找回這兩件寶物,其他人根本無法染指。”

  頓了頓,他這才補充道:“我沒法幫你鎮壓那等神寶。”

  蘇奕哦了一聲,聽出對方這是在跟自己解釋緣由。

  這就奇怪了,對方的態度可并不好,那金色釣竿逃走也和他無關,可卻還耐著性子跟自己解釋。

  這是為何?

  浮游舟上,那男子再次開口:“剛才那家伙或許對你欽佩,可也別忘了,之前他曾帶給你多少傷害,最后更是要和你同歸于盡!”

  蘇奕拿出一瓶丹藥,盡數傾倒進嘴中,這才說道:“他唯一讓我欣賞的,就是在臨死前能有自知之明,所以,我才親自送他赴死。”

  說著,他轉身朝這片元磁神光覆蓋的區域外行去,“走吧,找個地方聊聊。”

  他衣袍殘破染血,漸行漸遠。

  那峻拔的身影,明明負傷慘重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卻給人一種萬古不移,不可撼動的感覺。

  浮游舟上,男子凝望著蘇奕的身影走遠,沉默片刻,這才催動浮游舟,跟了上去。

  一場大戰就此落幕。

  神女卿舞和神子古蘊禪皆殞命!

  這消息若傳出去,勢必會在仙界掀起莫大的轟動。

  甚至,若傳到神域中,也必將引發軒然大波!

  原因很簡單,在神域,但凡能冠以“神子”“神女”的角色,背后都站有神明!!

  而像卿舞和古蘊禪這等角色,地位更是極為特殊,本身距離證道成神只差一個契機,前來仙界時,都肩負神明的旨意,每個身上皆有神寶和神明所賜的秘符。

  自然遠不是神域中的尋常人物可比!

  不夸張的說,一旦他們的死訊傳回神域,甚至足以讓神明為之震動!

  不過,目前而言,蘇奕并不擔心消息會走漏。

  因為在這元磁冰海上,除了他和浮游舟上那個神秘的男子之外,根本沒有其他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