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 不斬大敵 誓不罷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這個意外的變數和因果書有關。

  古蘊禪將因果書,試圖去對抗蘇奕這斬落的一刀。

  可因果書卻猛地震開古蘊禪的五指,掙脫而逃。

  古蘊禪遭受波及,暴退的身影隨之出現一絲滯澀。

  同一時間——

  鐺!!!

  金色魚竿劇顫,被霸道的刀氣蕩開,殘月神刀余勢不減,裹挾著刺目的光直接劈在古蘊禪身上。

  一道深可見骨的道傷從古蘊禪左肩處筆直蔓延到腹部。

  鮮血如瀑迸濺。

  差點就被開膛破肚!

  不過,饒是如此,那霸道的刀氣侵入古蘊禪體內,差點將他五臟六腑都絞碎,疼得他發出痛苦的悶哼。

  蘇奕毫不猶豫,揮刀殺來。

  可尚在半途,他眼角余光瞥見,因果書的一張書頁上浮現出一行字:

  “快把那把刀扔了!!”

  蘇奕眼瞳收縮,甩手就將殘月神刀丟掉。

  異變陡升,這把殘月神刀猶如活過來般,被拋飛那一瞬,刀鋒猛地倒轉,掀起一道可怕的刀光,掃中蘇奕。

  剎那間,蘇奕左臂殘破,血肉模糊,徹底被廢掉了!

  這變故來的如此突然,也打斷了蘇奕一鼓作氣鎮殺古蘊禪的計劃。

  再看那把殘月神刀,已化作一道光破空而去,逃之夭夭。

  這讓蘇奕臉色陰沉。

  千算萬算,他也沒想到,會被這把神刀坑了一把。

  可他來不及多想,天地間元磁神光肆虐,轟砸而來。

  關鍵時刻,因果書騰空而至,幫蘇奕擋住這一切。

  同一時間,他書頁上浮現字跡:“念在劍老三的面子上,本座破例救你一命!”

  蘇奕直接就無視了。

  “哈哈,蠢貨,卿舞的殘月神刀出自神明之手,豈是你一個仙王能掌控?”

  遠處,響起古蘊禪的大笑。

  他負傷慘重,渾身被鮮血染透,神色間卻盡是譏諷的笑容。

  蘇奕深呼吸一口氣,眼眸冷冽,道:“即便沒有神寶,你也死定了!”

  人間劍出現手中,他再次出手。

  古蘊禪不止傷勢慘重,并且一身道行正在被因果業障力量侵蝕,這時候是殺他的最佳時機。

  蘇奕可不會容忍這家伙逃了!

  “還要動手?”

  古蘊禪笑容凝固,道,“我雖負傷慘重,你何嘗不如此?你若現在止手……”

  蘇奕揮劍殺來。

  六道劍輪!

  劍氣如幽冥橫空,輪回六道浮現其中,除此,更裹挾著一股九獄劍的氣息。

  古蘊禪揮動金色魚竿,與之硬撼。

  鐺!!!

  劍鋒和魚竿碰撞,這片天地都似崩壞,虛空混亂,附近元磁神光都被席卷一空。

  蘇奕倒退出十多步,唇角有鮮血流淌而出。

  渾身氣機都差點被震碎。

  正如古蘊禪所說,之前蘇奕同樣負傷很重。

  在和卿舞激烈廝殺中,他就已負傷累累。

  之后,又被那金色魚竿的釣鉤鉆入體內,雖然最終被他動用九獄劍的力量徹底掙脫,可同樣傷到了自身。

  而剛才,殘月神刀的一擊,更把他左臂廢掉!

  這時候的他,只論身上傷勢的話,不比古蘊禪好到哪里去。

可蘇奕不  在乎。

  生死都無懼,豈在意這一身的傷勢?

  在這一次硬拼中,古蘊禪也不好受,本就殘破的軀體的簡直快要支離破碎,整個人狼狽凄慘之極。

  最嚴重的是,他的道行已快要壓制不住體內的因果業障力量!

  “小東西!下次再見時,我必將你碎尸萬段!!”

  古蘊禪臉色鐵青,轉身就走。

  蘇奕再度殺來,動用萬界樹的力量,瞬移般出現在古蘊禪前路上,進行阻截。

  古蘊禪眸光充血,滿臉殺機,操起金色魚竿就劈打過去。

  他看穿蘇奕的心思,不想糾纏,故而也發狠般不顧一切出手,試圖突圍。

  大戰爆發。

  蘇奕沒有硬拼,依舊采取的是游斗戰術,任憑古蘊禪攻勢如何恐怖,都被他險之又險地避開。

  這氣得古蘊禪七竅生煙,心中愈發焦急。

  到最后,他徹底豁出去了,動用身上的神明秘符。

  轟隆!轟隆!

  天搖地晃,十方皆震。

  可這依舊奈何不了蘇奕,大部分神明秘符的力量,皆被他避開,只有一小部分轟在他身上,但也被他動用輪回力量一一瓦解。

  “我說了,你走不掉!”

  蘇奕眼神深邃淡漠,冷靜得可怕。

  他負傷很重,一身道行也快要瀕臨衰竭的地步,可卻根本不曾留手,一直死死纏住古蘊禪。

  古蘊禪怒發沖冠,憤怒欲狂。

  他修行至今,還是頭一次碰到如此棘手難纏的對手,更無法想象,一個仙王而已,怎能強橫到這等地步。

  可他顧不得多想,身上的傷勢越來越慘重,連體內的因果業障力量都快要壓制不住了!

  當務之急,是必須突圍!

  “殺!”

  古蘊禪眼眸充血,全力沖殺。

  在此過程中,蘇奕縱使傾盡全力出手阻截,依舊遭受到可怕的沖擊,身上的傷勢同樣也變得越來越重。

  可他卻根本不在乎。

  劍修!

  看淡生死,何曾有懼?

  劍修!

  在不曾分出生死成敗前,斷不會有絲毫退縮!

  喀嚓——

  激烈廝殺中,人間劍斷裂。

  相比那一件金色魚竿,人間劍的確遜色許多。

  人間劍斷裂,讓蘇奕也遭受反噬,唇角淌血,臉色蒼白透明,渾身氣機都快要崩散。

  可他依舊不曾理會,神色都不曾有絲毫變化。

  掌握斷劍,繼續戰斗!

  古蘊禪都快氣瘋,無法想象,蘇奕怎會如此難纏,他已傾盡各種手段去突圍,可每一次都失敗了。

  神明秘符沒用。

  壓箱底的殺招……也沒用!

  實則,古蘊禪也清楚,或許蘇奕很難纏,可最重要的是,自己正在變得虛弱!

  從一開始,他就負傷慘重,遭受因果道業的打擊,這才給了蘇奕可趁之機!

  猛地,古蘊禪嘶聲大喝:“蘇奕!你難道忘了卿舞臨死反撲時的景象嗎?你就不怕把握逼急了,同樣和你拼命?”

  回答他的,是蘇奕暴殺而至的一劍。

  根本沒有任何遲疑,任何顧忌。

  自然也就根本不怕古蘊禪的威脅!

  而越是這樣,反倒越讓古蘊禪膽寒,愈發不愿和蘇奕糾纏,簡直拼命一般試圖逃走。

  十丈。

  百丈。

  千丈。

  漸漸地,快要殺出這片元磁神光覆蓋的區域。

  這一路上,蘇奕不斷進行阻截,不斷被擊潰,身上傷勢已慘重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可卻不曾放棄。

  同樣,古蘊禪不斷突擊,身上傷勢也越來越重,鮮血灑落一路。

  這樣的廝殺,無疑太慘烈。

  任誰看到,怕都會為之膽寒!!

  “滾!!”

  古蘊禪暴喝,揮動金色魚竿,再一次將蘇奕的阻截擊潰。

  “要殺本座?癡心妄想!!”

  古蘊禪滿臉猙獰,再次朝元磁冰海外沖去。

  蘇奕則再次追上去。

  他手中的斷劍都已殘破,只剩下一道裂開的鋒刃,渾身血肉殘破模糊,斷裂的白骨裸露。

  可他眉梢眼角間,盡是淡漠和冷靜。

  不曾有絲毫變化!

  而在他體內,修為已瀕臨枯竭,連萬界樹的力量都已快要被耗盡。

  “再這樣下去,你會死的!”

  因果書上,浮現出一行字。

  無疑,此寶也察覺到蘇奕的處境很糟糕,忍不住主動提醒,“聽我一句勸,何必為一個小癟三而拼命?以后再殺他有何不可?”

  蘇奕沒有理會。

  換做其他人,或許早已放棄。

  可他不會!

  既然要殺敵,不到最后,誓不罷休!

  若每一次遭遇大敵時,都想著以后再去報仇,每一次都找各種借口退避……

  那還是劍修嗎?

  無論修行,還是戰斗,一退再退,注定只會越來越平庸,越來越不堪!

  根本別談什么勇猛精進,也配不上“無懼生死”這四個字!

  蘇奕再次出手。

  他的攻勢已變得很弱,威能遠不如前。

  可那股狠勁,卻足以讓任何人膽寒。

  古蘊禪嗤地笑起來,“你不行了!!”

  他察覺到了蘇奕的狀況,明顯已即將撐不住。

  說話時,他揚起了手中金色魚竿。

  也就在這一瞬,轟——!

  在古蘊禪那負傷慘重的身軀上,暴涌出一片猩紅的光霧。

  那是因果業障之力。

  在這一刻徹底爆發了!!

  “不!不——!”

  古蘊禪臉上的笑容凝固,驚恐尖叫,瘋狂般掙扎,試圖擺脫那一團猩紅的光霧。

  可卻無濟于事。

  肉眼可見,他的血肉開始消融、筋骨開始碎裂、整個人就像點燃的蠟燭在融化。

  沖殺過來的蘇奕戛然止步。

  他那深邃淡漠的眸子深處浮現出一絲亮澤,終于……這家伙先撐不住了!

  古蘊禪的軀體徹底瓦解崩碎。

  關鍵時刻,他的神魂逃了出來,可同樣也被猩紅的因果力量覆蓋著。

  “可惡!!”

  “蘇奕,你休要得意,就是死,我也要拉你墊背!!”

  猛地,古蘊禪的神魂嘶吼,滿臉猙獰,朝蘇奕暴殺而來。

  卿舞臨死前,只剩下一縷殘魂,卻帶給古蘊禪重創。

  而現在,古蘊禪也選擇拼命,要和蘇奕玉石俱焚!

  不過,蘇奕早預料到會如此,在古蘊禪神魂殺來之前,就已提前暴退。

  同時毫不猶豫把因果書擋在了身前。

  因果書:“……”

  你禮貌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