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五十一章 為何不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大戰爆發,蘇奕縱身長空,揮劍斬出。

  可僅僅剎那,他整個人就被轟飛出去。

  實力懸殊太大了。

  無論古蘊禪,還是卿舞,皆是神子級人物,前者乃神域妖道“十大妖帝”之一,后者距離證道成神也只差一個契機。

  如今一起聯手,那等威能可想而知有多恐怖。

  別說仙王,換做當世那些太玄階老家伙,都注定承受不住。

  根本不給蘇奕喘息機會,卿舞身影若閃電般,展開凌厲強勢的殺伐,攻勢若狂風暴雨。

  每一擊,都盡顯太玄階大能的曠世神威。

  蘇奕根本不敢有任何保留,傾盡全力出手。

  可差距還是很明顯,完全處于劣勢之中,若不是動用萬界樹的力量進行閃避,早就扛不住那等恐怖的攻勢。

  而每當蘇奕試圖隱匿行蹤,在周虛空間中挪移時,就會被古蘊禪輕而易舉破掉。

  他執掌神禁力量,掀起的禁制光雨鋪天蓋地,無論蘇奕隱匿在何處,皆會在瞬間被逼迫出來。

  在這等夾擊之下,蘇奕已完全處于劣勢。

  “沒有羲寧在,你這小家伙也不過如此。”

  卿舞嬌笑,明媚動人。

  可她攻勢則愈發凌厲,一條九曲天河鎖若狂舞的火龍,釋放出暴烈恐怖的威能。

  “對付我這樣一個仙王,還能沾沾自喜,沒出息。”

  蘇奕不禁嗤笑。

  他很狼狽,處境兇險,可卻愈戰愈勇。

  那一身劍道造詣被他極盡施展,配合萬界樹的挪移力量,每次遭受致命打擊時,總能險之又險地避開。

  卿舞冷哼,顏面有些掛不住。

  的確,以她的身份和實力,卻無法輕而易舉鎮壓一個仙王,這若傳出去,本就很丟臉。

  “你可不是尋常的仙王,你的兩個前世曾擁有威脅諸神的實力,如今的你更執掌輪回之力,連戰力都能和太玄階人物對抗,這就是在神域中,又有哪個仙王能和你相比?”

  遠處的古蘊禪慢吞吞開口。

  他似是對蘇奕的情況極為了解,更談起了蘇奕的兩個前世!!

  這讓蘇奕心中凜然。

  “殺!”

  卿舞身影從天而降,一擊之下,直接將蘇奕的攻勢破開。

  蘇奕雖然及時閃避,卻依舊被傷到,左肩被火紅的鎖鏈砸中,血肉崩碎,骨骼差點斷掉。

  卿舞得勢不饒人,手腕一轉,九曲天河鎖猛地如怒龍俯沖,轟向剛剛負傷的蘇奕。

  根本不用想,蘇奕若擋不住這一擊,注定必敗無疑。

  在這關鍵時刻,蘇奕毫不猶豫動用九獄劍的一股氣息。

  劍吟如潮,橫空而起。

  火紅如燃的九曲天河鎖直接被震開,那霸道的劍威,將卿舞都震得手腕劇痛,身影踉蹌倒退。

  而趁此機會,蘇奕已脫困,身影閃爍,來到遠處。

  她不禁驚詫,“還有底牌?”

  “小心點,別陰溝里翻船了,這家伙執掌輪回,手段眾多,若換做是他前世,你我甚至都不夠資格和他為敵。”

  古蘊禪提醒。

  他一直在遠處掠陣,以神禁力量配合卿舞出手,這時候也被蘇奕突然爆發出的力量驚到。

  卿舞抿了抿唇,眸子中殺機洶涌,再度出擊。

  她一身道行轟鳴,威勢愈發可怖。

  可蘇奕卻不再與之糾纏,而是轉身朝元磁冰海深處掠去。

  “快攔住他!”

  卿舞大叫。

  根本無須她提醒,古蘊禪已出手。

  一座由神禁力量所化的天塹橫空而起,阻擋在蘇奕前方,接天通地,完全將前路封死。

  蘇奕這一次卻沒有退避,而是直接沖上前去。

  一身道行如沸騰般轟鳴,傾盡全力,斬出一劍。

  這一劍,不止蘊含著九獄劍的氣息,還動用了世界樹的“破界”神通!

  咔嚓!

  一劍斬落,那天塹般的神禁被硬生生鑿穿一個裂痕,幾乎同時,蘇奕身影穿過裂痕,朝元磁冰海深處掠去。

  “這……”

  卿舞難以置信。

  古蘊禪眼眸一縮,心神震動。

  萬流封天禁,可蘊含著神妙無比的神明之力,哪怕是他這等神子級人物被困其中,都很難脫困。

  可蘇奕,卻做到了!

  “不對,他既然能做到,剛才為何不直接朝元磁冰海外邊逃去?”

  古蘊禪眉頭皺起。

  “追!”

  顧不得多想,古蘊禪和卿舞一起,全力朝蘇奕追去。

  至于那座覆蓋在元磁冰海外圍地帶的“萬流封天禁”,則被古蘊禪留在了那。

  此陣再厲害,也僅僅只能覆蓋一部分區域,封鎖住離開元磁冰海的出路,而不可能將整個元磁冰海覆蓋。

  轟隆!

  元磁冰海深處,那一道巨大的黑色光柱沖霄而起,釋放出的元磁風暴將那片虛空碾碎崩塌。

  蘇奕戛然止步,停頓再虛空中。

  再往前去,勢必會遭受那一道黑色光柱力量的打擊,那可是一種堪比天道秩序的力量!

  “為何不逃了?”

  后方,傳出卿舞的嬌笑聲。

  “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

  古蘊禪悠然說道,“當初在龍宮遺跡,有羲寧庇護,你可以盡情蹦跶,可現在,沒有了羲寧,你……好像不中用了啊。”

  談起龍宮遺跡的事情,讓卿舞新仇舊恨涌上心頭,臉上笑容也不見。

  她咬牙說道:“那時候,有天地規則威脅,讓我無法全力施展全部道行,最終才吃了大虧,而現在,不一樣了!”

  蘇奕轉過身,看著追殺過來的兩個絕世大敵,語氣淡漠道:“你們說錯了,我這一生,向來不會把性命寄托在他人身上。”

  “呵,還嘴硬。”

  卿舞冷笑,邁步靠近過來。

  蘇奕笑了笑,道:“嘴硬?不,我現在想的是,元磁神光能威脅到我的性命,難道就威脅不到你們的性命?”

  卿舞美眸一凝。

  就見蘇奕身影一閃,沖向遠處那一座通天而起的黑色光柱。

  “這家伙瘋了嗎?”

  卿舞臉色一沉。

  “他是想置之死地而后生。”

  古蘊禪眸光深沉,道,“先別輕舉妄動,且看他在元磁神光打擊下,能撐得了幾時。”

  卿舞內心憋悶,可也只能點頭。

  這一戰從開始到現在,蘇奕簡直就像一個滑不留手的魚兒,每次快要把他擒下時,就被他避開。

  這讓卿舞哪能不氣?

  “放心,獵物再狡猾,也已沒有退路。”

  古蘊禪緩緩舒展了一下身影,儀態從容而自信。

  轟隆!

  極遠處地方,蘇奕才剛靠近那一道由元磁神光所化的黑色光柱,就遭受到可怕的打擊。

  狂暴的元磁神光肆虐,直似要把他整個人撕碎。

  可在這關鍵時刻,蘇奕直接拿出一本書,全力催動。

  猩紅的因果力量化作混沌般的霧靄蒸騰而起,將那席卷而至的元磁神光盡數化解。

  書籍其中一張空白頁上,浮現出氣急敗壞的一句話:“艸,拿本座當擋箭牌是吧?無恥!”

  蘇奕沒有理會。

  他一手托著因果書,立在那元磁神光肆虐的天地間,毫發無損,安之若素。

  “可敢前來一戰?”

  蘇奕轉身,笑著望向遠處的兩個大敵。

  卿舞臉色陰沉,眉梢間盡是嫉恨,“果然,因果書這件混沌秘寶落入了他手中!!”

  古蘊禪眸綻神芒,死死盯著蘇奕手中的因果書,輕語道:“這樣才最好,我此次前來仙界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把此寶帶給師尊。”

  他眼神狂熱,眉梢間浮現出毫不掩飾的貪婪。

  此寶,不止對他師尊有大用,對他證道成神將有著無可替代的作用!

  “看得出來,他已窮途末路,沒多少底牌可動用,這一戰……也是時候結束了。”

  古蘊禪輕語,“卿舞,可以動用神寶了,一起殺過去。”

  “好!”

  卿舞深呼吸一口氣,收起九曲天河鎖,從袖袍中取出一柄銀燦燦的雪亮彎刀,形似殘月。

  刀鋒如雪,爆綻刺目的神芒,隱約可見,刀身中有晦澀霸道的神道力量涌動,燦若月光。

  那等神威,讓附近天地都震顫起來,虛空哀鳴。

  殘月神刀!

  一件內蘊紀元法則的神寶!

  一刀在手,卿舞縱身前沖,殺向極遠處地方的蘇奕。

  恐怖的元磁神光激射,卻被卿舞揮刀之間破開,傷不到她分毫。

  眨眼間,就已沖破重圍,距離蘇奕只剩十丈之地!

  “死!”

  卿舞揮刀斬來,剎那間,直似有一輪皎潔殘月從天墜落,擊沉天穹,裂開長空。

  那恐怖的神威,強橫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蘇奕沒有硬撼,轉身朝那一個巨大的黑色元磁光柱沖去。

  轟隆!!

  隨著靠近,元磁神光簡直如山崩海嘯,朝蘇奕鎮殺過來,但全部都被因果書擋住。

  砰砰砰!

  因果書被轟得劇烈亂顫,書頁上不斷浮現出咒罵蘇奕的臟話。

  可蘇奕直接就無視了。

  這時候,他哪顧得上考慮因果書的感受?

  一刀落空,卿舞一咬牙,也同樣追過去。

  一路上,同樣也遭受到元磁神光的轟擊,若不是有殘月神刀抵擋,她早已承受不住。

  很快,前方的蘇奕走不動了,不得不佇足。

  那元磁神光簡直像九天瀑布般,覆蓋這片天地,不斷轟擊下來,饒是有因果書抵擋,也讓蘇奕舉步維艱,承受著極大的壓力。

  而后方,卿舞同樣很吃力。

  當看到蘇奕終于無法再前進時,她美眸浮現濃烈的殺機,笑道:“為何不逃了?”

  蘇奕轉身,臉上也露出笑意,“因為在這里殺你,足夠了。”

  ps:明天沖刺10更!

  更完這兩章,還有5章存稿,今天再存3章,明兒10更問題不大!

  明天早上10點先連更78章!剩余的明天內搞定!!諸位道友,預定明天的票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