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四十六章 古蘊禪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靈機老人。

  神域中一個以神秘著稱的恐怖妖神!

  在神明中,稱呼他為釣魚佬。

  據傳他的本體,乃是絕世兇物“帝江鳥”。

  在神域,人們對于“靈機老人”的認知很少,只有一個傳聞流傳于世,那就是靈機老人參悟因果之道,執掌因果神則!

  相比靈機老人,他的小徒弟倒是在神域太境層次中極為有名。

  或者說是兇名昭著!

  他的小徒弟名叫古蘊禪,本體乃是一頭姑獲鳥,性情兇殘譎詐,實力深不可測。

  在神域的妖族勢力中,此人躋身“十大妖帝”的行列,名震一方,曾被許多妖道神祇一致看好,認為以后的諸天神位中,必有古蘊禪一席之地。

  “他在哪里?”

  羲寧星眸冰冷,眉梢間盡是殺機。

  很早之前,她就和古蘊禪結下血海深仇,對古蘊禪痛恨到了骨子里。

  原因就是,在神域的一場舉世矚目的“太境論戰”中,古蘊禪殘忍殺害了羲寧的弟弟羲煜!

  仇恨也就此結下。

  早在神域的時候,羲寧就曾多次行動,欲找古蘊禪報仇,可古蘊禪行蹤不定,譎詐如狐,讓羲寧每一次行動都落空。

  而今,聽說古蘊禪也前來仙界,這一下子引發了羲寧心中的恨意。

  “阿寧,你別沖動。”

  駱天都連忙道,“眼下我也僅僅只是剛得到消息,尚不清楚古蘊禪如今在何處。”

  他語氣變得堅定起來,“不過你放心,有我在,只要那家伙敢出現,必將其活擒,交由你來處置!”

  古蘊禪很強,性情譎詐兇狠,是個極端危險的角色。

  駱天都可不放心羲寧自己去復仇。

  羲寧略一沉默,道:“這個仇,我自己來報。”

  駱天都笑道:“那我就給你打下手!”

  頓了頓,他說道:“其實,我本以為這家伙也會參與到這一次前往龍宮遺跡的行動中。”

  “畢竟,他師尊‘釣魚佬’就是以因果之道筑就神位,而遺落在龍宮遺跡內的因果書,乃是誕生于混沌中的因果至寶。對他和他師尊絕對有著莫大的誘惑。”

  “正因如此,我才會主動前來東海找你,唯恐你和古蘊禪相遇了,可奇怪的是,這家伙卻沒有露頭。”

  羲寧一怔,這才意識到,駱天都之所以前來找自己,原來也和古蘊禪有關。

  “你倒是有心了。”

  她聲音變得緩和不少。

  駱天都敏銳察覺到羲寧態度的變化,不禁精神一振,灑然笑道:“阿寧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豈能不用心?”

  那獻殷勤的姿態,讓樊騅都不禁暗自感慨。

  他很清楚,也只有在少主面前時,駱天都這位堪稱絕世的神子才會如此用心地噓寒問暖,無微不至。

  在外人眼中的駱天都,可是一個霸道無比的瘋子!

  “因果書……”

  羲寧似意識到什么,“按你所言,古蘊禪以后有可能會去找蘇道友?”

  駱天都臉上笑容一滯,怎么又扯到那姓蘇的頭上了?

  這讓他心中莫名地感到一絲不舒服,穩了穩心神,道:“的確有這種可能。阿寧,其他人還在仙界的象洲等我們,依我看……”

  不等說完,羲寧似一眼看穿駱天都的心思,道:“我答應的事情,自不會食言。”

  駱天都頓時暗松一口氣,只要不回去見那姓蘇的就好。

  卻見羲寧拿出一塊秘符,把和古蘊禪有關的事情傳信給蘇奕。

  做完這一切,她明顯輕松不少。

  駱天都揉了揉鼻子,試探道:“阿寧,你剛才是在向蘇道友傳遞消息?”

  “不錯。”

  羲寧坦然道,“古蘊禪遠比青蕭等人更危險,我給他提個醒。”

  駱天都怔了怔,嘆道:“這位蘇道友可真是好福氣,竟能得到阿寧如此關照。”

  樊騅都聽出,駱天都言辭間透著一絲悵然,眼神不禁變得異樣,心中暗道,這是……打翻了醋壇子?

  古族駱氏最耀眼的絕世神子,竟然也會像吃醋?

  羲寧瞥了駱天都一眼,道:“你可知道,我之前勸阻蘇道友,下次若見到你時,能饒你小命一條。”

  駱天都頓時動容,似難以置信,“阿寧,原來你也在擔心我的安危啊……”

  羲寧道:“你可知道,蘇道友如何回答的?”

  駱天都心中雖不以為意,臉上則故作感興趣道:“他怎么說?”

  “樊騅,你來告訴他。”

  “是。”

  樊騅神色莊肅,把蘇奕之前那番話如實相告,沒有任何添油加醋。

  可聽完后,駱天都不禁怔住。

  “我不希望他死。”

  “我需要可堪對決之人。”

  “哪怕彼此為敵,又何妨?”

  “他越強,我越高興,若有朝一日他能殺了我,也是我技不如人,斷不會怨什么。”

  當聽到這些話時,駱天都仿佛能看到,蘇奕那從容而淡然的儀態,以及一種對自身實力絕對的自信和睥睨。

  一時間,駱天都沉默了。

  有時候一句話,一個動作,就能看出一個人的氣魄和胸襟。

  在這一點上,駱天都忽地發現,自己好像從沒有真正地了解過蘇奕。

  羲寧沒有再說什么。

  她已經把自己想表達的說完了。

  至于駱天都會如何做決斷,就是他自己的事情。

  龍宮遺跡。

  返回龍宮寶庫的路上,蘇奕收到了羲寧的傳信。

  古蘊禪!

  這個陌生的名字,并未讓蘇奕太在意。

  哪怕對方號稱神域妖修一脈的“十大妖帝”之一,對蘇奕而言,無非也只是一個潛在的敵人罷了。

  真正讓蘇奕留意的,是古蘊禪的師尊靈機老人!!

  “原來是那個釣魚佬……”

  蘇奕想起很多往事。

  當年從人間“域外戰場”飛升仙界之前,他和阿采曾一起聯手,前往一處禁地采擷“裁天草”。

  也是當時蘇奕發現,那一株裁天草上附著著一個魚鉤!

  當他的手指碰觸到哪一個魚鉤時,見到了“釣魚佬”所留的一縷氣息。

  那一縷氣息化作一個布袍老者的身影,面容青渠,須發潦草,身后映照出無盡星空,有億萬星辰環繞其中。

  那是蘇奕第一次見到釣魚佬。

  之后,還是通過神秘女槍客,讓蘇奕了解到,釣魚佬乃是神明,被稱作靈機老人,執掌因果力量。

  而那一枚魚鉤被稱作因果鉤!

  當蘇奕碰觸到因果鉤那一瞬,就已被釣魚佬盯上!

  那時候,神秘女槍客還曾談起,若被釣魚佬盯上,連神明都會頭疼,并且說蘇奕只要求她,她就會幫忙解決蘇奕身上的隱患。

  可蘇奕執掌輪回力量,根本無懼這等因果力量,自然拒絕了。

  不過當時,蘇奕并未化解這一股因果力量,而是視作一個誘餌,想看一看究竟能釣出怎樣的大魚。

  結果,當他飛升仙界不久,就遇到了來自云機仙府的追殺,除此,更遇到一個被稱作“黑貘”的神使的阻截!

  從那之后,蘇奕斷定,云機仙府背后站著的神明就是釣魚佬。

  黑貘就是為釣魚佬效命的神奴!

  后來,直至在第七天關那一場大戰爆發不久,云機仙府因為勾結異域外敵,而被仙界視作公敵,被各大勢力聯合討伐。

  從那之后,云機仙府就此消散于世間。

  蘇奕也再沒有聽說過云機仙府的消息。

  而現在,他才知道,釣魚佬已派出他的小徒弟古蘊禪前來仙界!

  羲寧言稱,古蘊禪是沖著混沌秘寶因果書而來,畢竟,釣魚佬本就是以因果之力證道。

  可在蘇奕看來,古蘊禪此來的目的,并不僅僅如此。

  他極可能還肩負師命,要來對付自己!除此,也和其他神子級人物一樣,為了抓住那一場證道成神的契機!

  “沒看出來,這釣魚佬在神域中也是一個極端厲害的神明……”

  蘇奕暗道。

  按羲寧所言,釣魚佬乃是一個恐怖而神秘的妖神!本體乃是絕世兇物帝江鳥!

  就連他的小徒弟古蘊禪,也是神域中的一個兇名昭著的狠角色。

  “那女槍客可不簡單啊……”

  蘇奕暗自感慨。

  當時從女槍客口中了解到釣魚佬的來歷,并未讓蘇奕太在意。

  可現在,他越想越意識到,那神秘女槍客來歷不簡單!

  對方不止能識破釣魚佬的來歷,還擁有化解因果之力的手段!

  如此對比,青蕭、金逐流、卿舞等神子級人物都遜色了一截。

  畢竟,他們或許同樣有辦法化解因果之力,可卻無法在短時間化解!

  從這一點就能看出,那神秘女槍客何等了不得。

  “這女人和阿采當初也從域外戰場來到了仙界,也不知道她們如今在何處……”

  “不出意外,那女槍客必然是為成神之契機而來,而阿采同樣也在謀奪一個‘蝶變封神’的機會。”

  “以后,等有緣相見時,或許就能真相大白。”

  蘇奕思忖時,已來到龍宮寶庫內。

  始祖龍鼎轟鳴,神輝流轉。

  赤龍道君依舊在鼎內潛修,沒有蘇醒的跡象。

  蘇奕長吐一口氣,摒棄雜念,也開始潛心修行。

  這龍宮遺跡內,有不少堪稱兇險的禁地,早已被蘇奕視作磨煉道行的試煉場。

  他打算在此閉關一段時間,尋求更進一步的突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