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四十四章 酒入豪腸 快哉如風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一劍,挫傷駱天都!

  那恐怖霸道的一劍,宛如碾壓般,呈現出無堅不摧的神威!

  遠處觀戰的羲寧和樊騅皆震驚。

  永寂萬雷術和瘋魔戰意,皆是駱天都的壓箱底手段。

  前者是自駱天都的天賦神通,在神域中都赫赫有名,極盡毀滅之力,在神域中躋身“百大神通”之列。

  而瘋魔戰意更是可怕,源自駱天都的血脈力量,一經施展,足可讓他的實力暴漲三成!

  這也是駱天都壓箱底的殺手锏,在神域太玄階層次中,駱天都憑借瘋魔戰意,殺出了一身威名,被冠以“絕世”二字!

  可現在,駱天都卻在正面廝殺中,被一劍挫傷了,這任誰能不驚?

  誠然,他動用的僅僅是太武階修為。

  可別忘了,蘇奕動用的是妙境中期的修為!

  兩相對比,高下立分。

  天地間,海水肆虐沸騰,虛空紊亂,一片混亂動蕩的景象。

  “這……就是輪回之力?”

  天穹下,駱天都開口,眸子中神芒暴涌。

  他渾身肌膚出現無數細碎裂痕,血染長衣,看似狼狽,實則傷勢談不上嚴重,只能算是皮外傷。

  駱天都也沒有在意這些。

  他眼眸盯著蘇奕,渾身氣血如雷霆般轟鳴,道光涌動,那一身的威勢相比剛才,愈發狂暴和凌厲了。

  “不錯。”

  蘇奕語氣淡然道,“你可有辦法對抗?”

  駱天都擦掉唇角血漬,大笑道:“你想多了,我只是沒想到,被諸神所不容的輪回之力,卻也不過如此!”

  蘇奕挑眉道:“是么,看來你還有手段沒有動用?”

  “這才叫驚喜,不是嗎?”

  駱天都渾身戰意暴涌,遮天蔽日。

  聲音還在回蕩,他身上電光流竄,剎那間瞬移長空,朝蘇奕暴殺而去。

  肉眼可見,他身上那璀璨的雷霆力量,竟化作一輪黑色雷霆大日,拱衛在身后,而在雙手中,則多出一柄丈二長的雷霆戰戈。

  天翻地覆,虛空都被震碎齏粉。

  那一輪拱衛在身后的黑色雷霆大日,橫空鎮壓,禁錮萬丈范圍的天地,釋放出焚天滅地的毀滅威能。

  一如雷霆煉獄!

  而隨著駱天都揮動戰戈——

  一抹刺目的鋒芒乍現,剎那間就轟在蘇奕身上。

  砰!!!

  蘇奕掌間的道劍崩碎炸開。

  連他的身影都被震得倒退出去。

  還未站穩,那黑色雷霆大日釋放出的鎮壓之力就從四面八方涌來,那片虛空都被擠爆!

  這一瞬,蘇奕腳下一頓,揮拳如劍,指天打地。

  一股沛然莫御的劍意隨著這一拳砸出,一如開天辟地般,充滿難以言說的霸道氣息。

  轟隆!

  一拳,天塌地陷,陰陽逆轉。

  那無所不在的鎮壓禁錮力量,驟然間崩碎擴散。

  連那一輪黑色雷霆大日都一陣劇烈晃動。

  可此時,駱天都早已揮動戰戈暴殺而至,迅疾如光,霸烈而狂暴,根本就不打算給蘇奕任何喘息的機會。

  戰戈狂舞,密匝匝的雷霆鋒芒如山崩海嘯般迸發,前赴后繼地朝蘇奕鎮殺過去。

那等攻勢,遠比之前更  可怖。

  那等神威,也遠比之前更兇悍!

  一眼望去,駱天都簡直若一尊執掌雷霆的殺神,渾身都是熾盛而狂暴的雷霆,眉梢眼角盡是瘋癲般的狂熱戰意!

  在這等攻勢之下,駱天都也一改之前的頹勢,占據主動,對蘇奕窮追猛打,儼然呈現出壓制的態勢。

  樊騅緊張道:“少主,蘇道友有些不妙啊。”

  羲寧星眸凝視著那堪稱曠古絕今的一場大戰,道:“難道你以為,駱天都是好欺負的?”

  頓了頓,她輕語道:“他此刻施展的,是‘冥日神尊’所傳授的冥日鎮穹術,融入他自身的雷霆之道中,經由瘋魔戰意運轉,以永寂萬雷術施展出來,三種堪稱至強的力量融為一爐,那等威能,自然遠非尋常可比。”

  “可以說,這是駱天都在太武階層次所能施展出的最強戰力,足可輕松鎮殺當世那些太和階角色。”

  聽到這,樊騅倒吸涼氣。

  以太武階實力,鎮殺太和階人物本就已堪稱逆天。

  而現在的駱天都,足能夠輕松鎮殺太和階存在,這簡直驚世駭俗!

  “不過……”

  羲寧星眸如幻,泛起思忖之色,“若說我勉強還能大致看出駱天都的底細,那么蘇道友的戰力就讓人琢磨不透了。”

  琢磨不透?

  樊騅困惑,這是何意?

  剛想到這,戰場中的局勢驟然發生變數。

  一道蒼茫的劍吟響徹。

  一直被打壓的蘇奕,這一刻以指帶劍,驟然間斬出。

  這一劍,平淡無奇。

  和之前并無區別。

  可當這一劍出現,這片天地的景象都徹底變了。

  天穹如墜永夜。

  而這片海域,化作一方渾濁苦海,有數不盡的恐怖生靈在苦海中掙扎。

  一股讓天地為之顫栗的威能,隨之席卷擴散。

  那是沉淪的力量!

  似要將這天地葬滅,拖拽到苦海之中,永世沉淪!

  這一劍,名喚“苦海流殤”!

  是蘇奕在春秋空間閉關三十載,梳理畢生劍道傳承,融合輪回之奧義,推演出的第二劍!

  此時,被蘇奕用妙境中期的仙王道行施展出來,整個苦海就如一個封禁天上地下的樊籠,讓人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苦海無垠,那之前高懸在天穹下的黑色雷霆大日,此刻如遭受拖拽般,直接墜入苦海之中。

  轟隆!

  黑色雷霆大日劇烈掙扎,欲圖脫困,可在那沉淪苦海力量的鎮壓之下,那種掙扎卻顯得很蒼白和無力。

  眨眼間而已,黑色雷霆大日崩碎瓦解,化作無數爆碎的雷霆光雨消散在茫茫苦海中。

  黑色雷霆大日消失,那一直針對蘇奕的鎮壓禁錮力量也隨之蕩然無存。

  然而,這一切并未結束。

  面對這一劍,一直對蘇奕窮追猛打的駱天都第一時間就抽身退避。

  他的直覺告訴他,這一劍太恐怖,一旦被困,注定會陷入極度危險的處境中。

  “破!”

  一聲大喝,駱天都揮動雷霆戰戈,爆綻出億萬雷霆規則力量,橫掃而出。

  一擊,翻江倒海,雷霆無量。

  整個苦海隨之轟鳴動蕩起來。

可那無所不在般  的沉淪之力,卻牢牢鎮壓著駱天都,拖拽著他身影,讓他如陷泥沼,快要被徹底封禁!

  駱天都臉色都變了。

  他衣袍鼓蕩,眼眸爆綻神芒,厲聲大喝:“開!!!”

  一股霸烈無邊的毀滅氣息,從駱天都身上暴沖而出,一眼望去,就像一座沉寂萬古的火山在苦海上爆發。

  轟隆!

  天搖地晃。

  附近海域徹底混亂動蕩,狂暴的神輝亂流橫貫長空,遮天蔽日,直似混沌般,茫茫一片。

  羲寧和樊騅早已察覺到危險,再次朝遠處避開。

  可饒是如此,依舊遭受到戰斗余波的沖擊,若非羲寧第一時間全力化解,以樊騅的實力,注定擋不住,會在瞬間遭受重創!!

  而在兩人不可思議的目光注視下——

  那片覆蓋天地間的苦海四分五裂,化作漫天的光雨飄散。

  煙霞彌漫中,顯露出兩道身影。

  一個是蘇奕,他憑虛而立,衣袍破損,臉色蒼白,身上不少地方都殘留著血痕。

  另一個是駱天都。

  他擋住了蘇奕這一劍!

  可相比蘇奕,此刻的駱天都無疑太狼狽了,模樣也很凄慘,軒昂高大的身影上,盡是觸目驚心的劍傷,皮開肉綻,鮮血汩汩流淌。

  頭頂原本帶著的一頂蓮冠都已四分五裂,盤著的長發凌亂披散,那張俊朗的面容,都已煞白透明。

  他氣喘吁吁,胸腔起伏,渾身氣機趨于紊亂,一對雙手都在控制不住地顫抖,虎口破損,白骨隱現。

  無疑,蘇奕這一劍,一舉將駱天都重創!

  樊騅呆滯在那,內心震撼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他忽地明白,為何少主會說蘇奕的實力“不可琢磨”了。

  之前,蘇奕還處于被打壓的處境中,遭受著來自駱天都的窮追猛打。

  可轉眼間,局勢就逆轉。

  蘇奕在一劍之間,逆轉乾坤,重挫駱天都!

  這太出人意料,也讓樊騅深刻體會到,用“不可琢磨”這句話,的確能夠貼切的形容蘇奕的實力。

  “蘇道友分明還不曾被逼迫得絕境,負傷也談不上重,可施展出太武階層次至強之力的駱天都,已經落于下風……”

  羲寧清冷如冰的心境也泛起波瀾。

  正因為駱天都太可怕,在這一刻才愈發體現出,蘇奕的實力是何等厲害,簡直不可思議!

  “為何不動用寶物?”

  天地動蕩,煙霞兀自在席卷,蘇奕的聲音響起,他看著遠處的駱天都,有些意外。

  駱天都深呼吸一口氣,面無表情道:“不屑為之。”

  旋即,他皺眉道:“之前,你為何不下狠手?”

  之前,他的確破開了蘇奕那一劍,可他同樣察覺到,在關鍵時刻蘇奕明顯留情了,不曾趁機下狠手。

  須知,剛才那一瞬,蘇奕若毫不猶豫再出手一次,他或許能擋住,但注定會受傷更重!!

  可蘇奕沒有這么做。

  蘇奕隨口道:“對于仇敵,我自不會手軟,不過,既然你不曾動用寶物,也不曾動用太玄階的修為,再戰下去,也已無趣。”

  他抬手一拋,一直握在掌間的一抹劍氣騰空而起,化作光雨消失。

  而后,拿出酒壺仰頭暢飲了一口。

  酒入豪腸,快哉如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