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三十七章 所謂因果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也沒想到,六寸劍棺竟如此霸道,能夠完全壓制因果書!

  這出乎他意料,原因就是,自始至終,六寸劍棺并不曾受到他的掌控,也不曾受到他的指使。

  反倒像擁有靈性般,專門針對因果書進行鎮壓!

  “你們在此稍后。”

  蘇奕叮囑了一聲,就一個人朝六寸劍棺和因果書靠近過去。

  猛地,躺平在地上擺爛的因果書似有察覺到,書頁嘩嘩作響,正欲掙扎起身。

  六寸劍棺忽地也動了一下,殺氣騰騰。

  因果書登時慫了,躺在那不再動彈,唯有其中一張空白書頁上浮現出一句氣急敗壞的話:

  “好啊,老子總算明白了,是你劍老三勾結那個異數來欺壓我!!”

  六寸劍棺一動不動。

  可那種無聲的威脅,卻讓因果書根本不敢亂動。

  也在此時,蘇奕走近了過來。

  他一眼就看到了那張空白書頁上的話,眼神都變得古怪起來。

  劍老三?

  這應該是對六寸劍棺的稱呼。

  “異數”這個稱呼……必然就是在針對自己了。

  這讓蘇奕心中頗感異樣,這因果書竟然擁有智慧?

  他蹲下身子,盯著地上的因果書,道:“為何要稱我為異數?”

  因果書那空白頁上刷刷刷浮現一句話:“小小仙王,還不夠資格和本座對談!”

  六寸劍棺像板磚般砸在因果書上。

  因果書劇烈顫抖,書頁都被砸扁。

  它顫顫巍巍撐起那張空白頁,寫道:“行!看在劍老三的面子上,本座給你一個對談的機會!!”

  砰!!

  六寸劍棺又砸落下來,似很不滿因果書的態度。

  肉眼可見,因果書都被砸扁凹陷下去,似隨時會崩碎般。

  可出人意料的是,眨眼間而已,它就又恢復過來,只不過那密密麻麻的書頁都褶皺成一團,看起來很凄慘。

  它躺在那,又開始擺爛了,書頁上浮現一句話:“你不把劍老三收走,我就不和你聊!”

  蘇奕:“……”

  眼見六寸劍棺還要再次動手,蘇奕當即制止,“我自己來。”

  頓時,六寸劍棺不動了。

  因果書明顯暗松一口氣,那皺巴巴的紙頁都舒張少許。

  蘇奕也松口氣。

  這六寸劍棺一直不受他控制,但很顯然,對他的話還是很聽從的。

  這個發現,也讓蘇奕意識到,六寸劍棺極可能和因果書一樣,擁有智慧和靈性!!

  穩了穩心神,蘇奕目光看向因果書,“現在,該你回答我的問題了。”

  因果書上彌漫出一縷縷混沌氣,那皺巴巴的紙張很快恢復如初,而開從中間翻開,露出一張空白頁。

  而后,那空白頁上浮現出一句話:“眾神之下,凡是能夠對抗因果鐵律者,皆被本座視作‘異數’。”

  蘇奕略一琢磨,道:“也就是說,成神之后,就可以不受因果羈絆?”

  因果書:“不,神明只不過是擁有了能夠對抗因果的……資格,當然,僅僅只是一個資格罷了!若本座愿意,那些個神明也逃不掉因果業障的糾纏!”

  蘇奕不禁驚訝,饒有興趣道:“那么這世上,該擁有何等道行,才能夠不被因果羈絆?”

  因果書:“不好說,像你這樣的異數,未曾成神就能對抗因果,而在神明之中,能夠斬斷因果羈絆之輩,和實力高低也沒關系,而和他們所執掌的紀元法則有關。”

  蘇奕想了想,大致明白過來。

  因果力量,歸根到底也是一種紀元法則,能否對抗因果,自然要看所掌握的紀元法則的強弱。

  想到這,蘇奕意識到一件事——

  玄墟大道能夠斬斷因果,豈不是意味著,這一門來自命運長河上的大道力量,比之許多神明所掌握的紀元法則,要更勝一籌?

  紀元法則,其本質也是大道力量。

  只不過所代表的是一種紀元文明的規則力量。

  而玄墟大道能夠斬斷因果,或許也就意味著,玄墟奧義擁有蛻變為紀元規則的潛能!!

  這讓蘇奕精神一振。

  這個發現,對他而言,無疑就像打開了一扇新的窗戶,不止是對玄墟大道的理解更深了,也對所謂“紀元法則”有了更進一步的認知。

  并且,既然玄墟大道擁有如此潛能,輪回大道豈可能會弱了?

  別忘了,諸神都不能容忍輪回出現!!

  蘇奕思忖時,因果書上忽地浮現一行行字跡:

  “你所不理解的,皆受制于自身的眼界和修為,當你登臨成神之路,心中諸多困惑,自可迎刃而解。”

  “自太荒初期至今的漫長歲月中,我就受困于此,對外界事情一概不知。”

  “你所想了解的事情,于我而言,極可能早已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即便告訴你答案,注定也會有偏差和紕漏的地方,切記莫要刻舟求劍。”

  “簡而言之,我并非無所不知,僅僅只見證過許多因果的發生,能夠窺察到一些世人無法看到的因果。”

  字句出現到這,停頓了片刻,而后字跡又開始出現:“你是一個變數,無懼因果牽累,換做其他人,只要和我對談,就注定會被因果羈絆,發生不可預測的事情。”

  “敖赤霆的下場,就是一個例子。”

  “他當初克制不住內心成神的執念,一心想參悟因果之力,以此證道成神,雖然最終成功,可卻在成神當天,就被因果枷鎖在身。最終不止害死了自己,更害死了東海龍族所有人。”

  蘇奕皺眉道:“你當初可曾提醒他?”

  因果書:“我只是一件寶物而已,雖然能執掌因果之力,同樣也受因果秩序束縛,不能干涉任何事情,若強行干涉,不止我必遭受反噬,被我干涉的因果,也會發生不可預測的災變。”

  “這是秩序!至高無上的鐵律!你若非要知道為何會如此,除非有朝一日,你能夠……”

  字跡出現到這,因果書忽地劇烈顫抖起來,那張寫滿字跡的書頁都出現無數裂痕。

  頓時,因果書慌了,慌忙涂抹掉最后一句話。

  而后,一行新的字跡出現:“看到了吧,這是禁忌,不可說,不能說,否則,首先遭殃的是我!”

  蘇奕眼神異樣,他總感覺因果書這句話中透著一股濃濃的幽怨之氣,有點氣急敗壞的味道。

  他可不知道,在這一場龍宮遺跡的行動中,就因為他的存在,讓因果書好幾次都差點遭受反噬……

  想了想,蘇奕道:“既然如此,當年過去燃燈佛為了奪走你,不惜毀掉東海龍族,這家伙是否也曾為此遭受因果?”

  因果書:“他和你一樣,可以化解因果。”

  旋即它補充道:“佛門一脈,所求索的道途,大多和因果有關,故而也擁有諸多對抗因果的秘法。”

  “因果,分布于命運洪流之中,貫穿過去、今世、未來,但凡世間性靈,無論道行高低,心念一動,因果便生。”

  “佛門求因果,參過去、悟今世、衍未來,對因果的理解,也遠超世間其他修行者。”

  “過去燃燈佛參的是‘過去法’,當初之所以執意要奪走我……”

  忽地,字跡停頓下來。

  無疑,這又是一個禁忌,一旦說出來,會讓因果書遭受反噬。

  “總之,這些秘辛牽扯到禁忌時,我便說不得,你也很難體會其中的奧秘,有朝一日,你證道成神后,便可洞察其中的秘密。”

  因果書又出現一行行字跡,簡直像變成話嘮一般。仿佛只要蘇奕不開口,它就會一直說下去。

  蘇奕當即打斷,道:“那就不談這些。”

  因果書似意猶未盡:“那……好吧,其實,你根本不清楚我有多寂寞,過往漫長歲月中,受制于因果秩序的約束,我經常只能自言自語,自說自話,根本找不到像你這般可以對談的人,唉,高處不勝寒,寂寞無人語,那滋味,絕非筆墨可形容。”

  蘇奕:“……”

  得,這因果書不止像個擺爛的無賴,更是個話嘮!

  并且是專門針對自己的話嘮,碰到其他人,它擔心遭受反噬,屁都不會放一個。

  “打住!”

  眼見因果書還要說什么,蘇奕第一時間阻止,“有一件事,我需要你幫忙。”

  因果書:“哼,我就知道,你們此來龍宮遺跡,就是沖著我來的,說吧,念在劍老三的薄面上,我不介意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幫你一把。”

  言辭中,隱然流露出一種施舍般的味道。

  蘇奕懶得去計較,將羲寧叫過來,對因果書說道:“幫我看一看,她身上那與生俱來的一些謎團,究竟藏著怎樣的因果。”

  之前,羲寧曾談起,她自出生時,就伴生著許多特殊而未知的秘密。

  有的和身世有關,

  有的和天賦有關,

  有的則和其他一些早已注定的因果有關!

  哪怕是在羲寧背后的宗族中,都無人清楚為何羲寧身上會有這么多未知的秘密,一如不可琢磨的禁忌般。

  連羲寧至今也沒能找出答案。

  故而,她此次前來仙界,目的就是要找到因果書,想憑借這件混沌秘寶的力量,勘破身上的這些謎團。

  而現在,時機已經成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