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 西天燃燈佛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敖赤霆立在那,神色痛苦而惘然。

  失去因果書之后,他身上那猩紅如瀑的因果力量,則在悄然流逝。

  砰!!

  六寸劍棺還在追打因果書,打得對方搖搖晃晃、踉踉蹌蹌,那不斷翻開的書頁上,時不時會蹦出一串氣急敗壞的臟話。

  這景象,的確太匪夷所思。

  須知,因果書乃是混沌九秘之一,所蘊含的因果秩序,遠不是一般的紀元法則可比!

  按羲寧所知,擱在神域當中,因果書也稱得上是第一流的紀元之寶,足可讓漫天神佛瘋狂搶奪。

  可此時,因果書卻在被暴揍!

  同一時間,樊騅也震撼不已,心中喃喃:“那六寸劍棺難道是比因果書更厲害的一件紀元之寶?若真如此,蘇道友又是從哪里獲得這等寶物?”

  “之前你打算和我同生死?”

  冷不丁地,蘇奕的聲音在羲寧耳畔響起。

  羲寧扭頭看去,不知何時蘇奕已靠近過來,他渾身殘破染血,披頭散發,那張清俊的臉龐蒼白透明。

  唯有一對眸深邃而明亮,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

  莫名地,羲寧有些不自在。

  但旋即,她坦然迎著蘇奕的目光,認真道:“既曾風雨同舟,自當生死與共。”

  天籟般的嗓音,透著不容置疑的味道。

  她身影極為高挑,這源自她有著一對圓潤而修長的玉腿,立在那的時候,僅僅只比蘇奕矮半頭,身姿稱得上是綽約傲人。

  之前的戰斗中,她負傷也很重,渾身淌血,并不比蘇奕好到哪里,甚至看起來很狼狽。

  這讓蘇奕心生一絲憐惜,頗為感觸,道:“你且靜心療傷便是,剩下的事情,交給我便可。”

  羲寧微微搖頭,道:“看到因果書挨揍,我心中很痛快,可不想錯過這樣的精彩時刻。”

  蘇奕不禁啞然。

  無疑,之前羲寧內心也憋了一肚子火氣,因果書被揍得越慘,她就越高興。

  “我也一樣。”

  樊騅咧嘴笑道。

  之前的戰斗,實在太慘烈和兇險,命懸一線,讓人都快要崩潰絕望。

  眼下局勢峰回路轉,因果書被打壓,敖赤霆神智渾噩,呆若泥塑,一場足以致命的殺劫已悄然瓦解崩潰。

  砰!砰!砰!

  密集的轟砸聲,兀自在大殿內響起。

  六寸劍棺似很生氣,還在追著因果書暴揍,不曾停歇。

  而此時,敖赤霆身上的因果業障力量已幾乎快要消散干凈,整個身影變得虛幻而透明,仿似隨時都會消失。

  這一刻,他似終于恢復了一些神智,喟然一聲長嘆,喃喃自語:“因果書讓我證道成神,也毀掉了我所擁有的一切……大概,這就是早已注定的一場因果……”

  他忽地抬眼,看向蘇奕,道:“閣下怎會懂得我族獨有的真龍密語?”

  蘇奕沒有回答,而是說道:“我曾見過你留在升龍臺上的意志力量,那時候的你,還未曾證道成神。”

  敖赤霆怔了怔,神色復雜,道:“若有可能,我倒是寧可回到當初,再不奢求證道成神之路……”

  聲音中盡是懊悔和悵然。

  蘇奕道:“你的意志力量已做出了彌補之法,而我也答應他,會找一位蛻化為龍的人,來繼承你們龍宮一族的衣缽。”

  敖赤霆軀體一震,原本黯然的眼眸涌現一抹亮光,道:“當真!?”

  蘇奕點了點頭。

  敖赤霆長吐一口氣,臉上浮現一絲解脫般的輕松之色,喃喃道:“太好了!這些補償雖無法洗刷我當年犯下的罪行,可……也算為我族留下了延存于世的香火……”

  說著,這位曾經證道成神的龍族九太子鄭重朝蘇奕行禮,道:“龍族罪人敖赤霆,多謝道友大恩,不知道友尊姓大名?”

  蘇奕報出自己名字,道:“若你真要謝我,能否趁你殘魂未散之際,回答我一些問題?”

  敖赤霆沉聲道:“道友但講無妨,我必然言無不盡。”

  說到最后,他唇邊浮現一抹自嘲,“我如今哪里是殘魂可比,無非是一點即將消散的性靈力量罷了……”

  蘇奕可沒那么多感慨,直接道:“當年毀掉你們龍族一脈的兇手,是何方神圣?”

  敖赤霆眼眸收縮,似被勾起傷心事,眉梢間浮現出不可抑制的恨意,道:“我并不清楚對方來歷,只知道對方被稱作‘過去燃燈佛’,疑似是神域中一位極為了不得的神祇!”

  過去燃燈佛!

  蘇奕心中一震。

  遙想當初在人間東玄域,他曾和過去燃燈佛座下的一個神奴廝殺,也曾在那時空長河上,遭受過去燃燈佛一股意志力量的打擊!

  當時,神秘女子“珞瑤”還曾出現,幫他化解這一場殺劫。

  也是那時候,讓蘇奕了解到,過去燃燈佛乃是他某個前世的死對頭!

  只不過,蘇奕卻無法確定,過去燃燈佛究竟是他第幾世的仇敵。

  因為按照他目前所了解,他的種種前世中,有兩個都是喪命于諸神手底下!

  但可以確定的是,過去燃燈佛必然是殺害他某個前世的仇敵之一。

  而現在,得知在太荒初期毀掉東海龍宮的,竟也是過去燃燈佛,這讓蘇奕如何不意外?

  “原來是他。”

  同一時間,羲寧動容,“那位可是神域‘西天靈山’最強大的佛祖之一,道行深不可測。”

  西天靈山!

  最強的佛祖之一!?

  蘇奕驚訝。

  這一刻,他忽地意識到,有必要找個機會去和羲寧好好聊一聊神域的事情,進一步摸清楚,那所謂的“神域”究竟是怎樣一個界域世界。

  而那些所謂的神明,在修神求道的路上,又有著怎樣的高低之分。

  比如這過去燃燈佛,明顯遠不是一般的神明可比!

  “當初,過去燃燈佛能夠來到仙界行走?”

  蘇奕問道。

  這個問題很關鍵。

  “不,當年他是動用了一門禁忌神通,將一股意志力量送到仙界,并利用仙界的規則力量,凝聚了一具法相。”

  敖赤霆聲音低沉,“哪怕是意志力量,也都不是我族可以對抗,當初,他言稱因果書和西天佛門有緣,我龍族不夠資格執掌此寶,否則,必遭滅族的下場……”

  蘇奕挑了挑眉,搶奪寶物而已,卻說的如此冠冕堂皇,這過去燃燈佛可真夠無恥的。

  “然后,你不答應,他就出手了?”

  蘇奕道。

  敖赤霆點了點頭,神色間盡是悲慟,“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雖然是過去燃燈佛滅了我族,可禍源的確是出在因果書上。歸根到底,是我當年違背祖訓,擅自動用了因果書,以至于才釀成這樣一場滅族之禍。”

  對此,蘇奕卻不敢茍同。

  什么懷璧其罪,簡直無稽之談。

  是當年的東海龍族,沒有能力保住因果書罷了,而不是因為敖赤霆害得東海龍族覆滅。

  蘇奕再問道:“你們龍族擁有因果書,可為何卻留下祖訓,不讓你們動用此寶?”

  敖赤霆嘆道:“因為我族先祖認為,憑我族的實力,根本不足以動用此寶,一旦動用,是禍非福,必會招惹不可預測的災禍。”

  蘇奕對此倒也理解。

  機緣太大,注定無福消受。

  而東海龍族當初遭遇那一場彌天大禍,或許是因為敖赤霆擅自動用因果書引起,但這一場大禍的罪魁禍首,是過去燃燈佛才對!

  這時候,敖赤霆忽地轉身,指著遠處那座巨大的九龍鼎爐,聲音急促道,“那是我族的‘始祖龍鼎’,本身便是一件太玄階至寶,其中藏著最為純凈原始的祖龍之血,以及我族的至高傳承‘萬龍原始經’,除此,尚有始祖所留的一截本命龍骨……”

  聲音還在回蕩,他那原本就虛幻模糊的身影悄然間化作一片光雨消散。

  蘇奕拎出酒壺,默默飲了一口。

  對于敖赤霆,他并無任何恨意,哪怕之前差點被對方殺死,可也是另有隱情。

  畢竟,對方那時候只是個神智渾噩的孽靈。

  真正讓蘇奕心生觸動的是,敖赤霆身為龍族曾經最耀眼的九太子,一位在仙界證道成神的神祇,卻都無法對抗燃燈佛祖的一道意志力量,這讓蘇奕都無法想象,那燃燈佛祖究竟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這家伙……也算是終于解脫了。”

  羲寧輕語。

  最令人痛苦的,或許不是死亡,而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氣氛一時詭異的寂靜下去。

  就連六寸劍棺和因果書,都沒了動靜。

  或者說,這兩件寶物之間的較量,已分出了結果。

  六寸劍棺懸浮虛空中,一動不動。

  而在地上,因果書靜靜躺在那,一動不動,翻開的一張張書頁皺巴巴的,像被人狠狠揉了一把。

  其中一張書頁上,寫著一句話:“反正打不過你,隨便你怎么欺負吧!爺們我保證再也不掙扎一下。”

  這言辭,分明就是開始擺爛了。

  六寸劍棺憑虛懸浮,一動不動,似乎也不愿再打壓破罐子破摔的因果書,但也并未就此放棄。

  蘇奕、羲寧和樊騅都注意到了這一幕,心中都感覺怪怪的。

  身為混沌九秘之一,誰能想象這個曾讓敖赤霆證道成神,也曾引來燃燈佛祖搶奪的因果書,竟然會被欺負得直接躺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