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 作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的聲音還在回蕩,人間劍已出現在掌間。

  隨著玄墟奧義涌入人間劍那幽暗如墨的劍身,一陣蒼茫縹緲的劍吟隨之響徹整個宮殿。

  這一刻,蘇奕將那妙境中期的仙王修為全力催動到極盡地步,周身肌膚道光彌漫,交織在身后,衍化為一道如淵如獄的大墟。

  大墟內,輪回光影交錯,映現出一柄神似九獄劍的道劍虛影,神秘得令人心悸。

  這是蘇奕的仙王道域!

  一身所掌握的大道皆融入劍道造詣之中,衍化為九獄劍的形態!

  這一刻,蘇奕身上氣機轟鳴,整個人的威勢也變了,睥睨傲岸,直似絕世劍鋒出世,驚天動地。

  “好可怕的力量!!”

  樊騅震撼,難以置信,因為僅僅是蘇奕此刻顯露出的威勢,讓他這等太和階存在,都感到撲面的壓力!

  這簡直不可思議。

  須知,升龍臺上,蘇奕枯坐七天,一身道行雖然突破至妙境中期,可終究還只是個仙王。

  可現在,樊騅才意識到,對蘇奕而言,修為或許只是突破一個小境界,可讓他的實力,則出現突飛猛進的變化!

  羲寧對此卻并不意外。

  在她心中,蘇奕的實力早不是境界高低可以衡量。

  她擦掉唇角血漬,信手拿出一顆丹藥吞服,一邊療傷,一邊蓄積力量,嚴陣以待。

  這敖赤霆的孽靈太恐怖,今天別說去搶奪那因果書,能否活著離開,都很懸!

  “死!”

  猛地,那傲立在九龍鼎爐上方的敖赤霆冰冷開口,揮動猩紅大戟,橫掃出去。

  簡簡單單的一擊,卻霸道無邊。

  刺目的猩紅神光,一如當空蕩開的漣漪,肆虐擴散,虛空都轟然塌陷。

  蘇奕不退反進,縱劍前沖,怒斬而下。

  一劍,直似九天星河垂落,由玄墟奧義融合的劍道力量,讓這一劍平添一股玄妙莫測的神韻。

  轟!!

  當這一劍斬落,迎面而至的猩紅神光劇顫,兩者碰撞,產生震耳欲聾的轟鳴。

  蘇奕的身影直接被震得倒退出去。

  手中人間劍顫抖。

  而那一道宛如漣漪般的猩紅神光,也就此被劈出一道裂縫,朝兩側擴散而開。

  還未站穩,蘇奕身影憑空消失原地。

  下一刻,他已出現在那九龍鼎爐前方,揮劍殺伐,強勢而霸道,不帶一絲遲疑的。

  敖赤霆猩紅的眸爆綻懾人的神芒,渾身氣息變得愈發暴戾狂暴。

  他猛地揮動手中大戟。

  鐺!!

  穿金裂石般的爆鳴響徹。

  整座大殿都隨之劇烈搖晃,附近虛空如紙糊般崩塌。

  而蘇奕連人帶劍倒飛出去。

  他胸腔起伏,衣袂鼓蕩,原本盤為道髻的長發都披散下來,渾身氣機都在劇烈翻騰。

  敖赤霆的確太強了!

  他雖是孽靈,可那等恐怖的實力,遠超太玄階大能。

  蘇奕之所以能夠和他對抗,核心就在于,所掌握的玄墟奧義能夠克制敖赤霆身上的因果業障之力!

  而要知道,化為孽靈的敖赤霆之所以還能“活著”,一切拜因果業障力量所賜。

  這也就意味著,只要毀掉他身上的因果業障力量,敖赤霆注定將徹底滅亡!

  而玄墟奧義,就能斬斷因果!!

  正因如此,蘇奕才能以妙境中期的仙王修為,去和敖赤霆廝殺,若非如此,注定早就落敗,沒有任何掙扎的可能。

  “必須盡快削弱這家伙身上的因果業障力量,否則,今天就是能獲勝,怕也得付出慘重的代價。”

  蘇奕心念轉動時,再度出手。

  他運轉萬界樹的力量,身影憑空消失,下一刻就出現在敖赤霆背后,揮劍斬出。

  無數劍氣如傾盆大雨垂落,從不同的方向和角度沖向敖赤霆。

  敖赤霆揮動大戟,輕而易舉就將蘇奕的攻勢瓦解。

  他實力無比恐怖,一力降十會,再神妙的劍道殺招,都很難破開其防御,將他傷到。

  哪怕玄墟大道克制因果業障,可也僅僅只能讓蘇奕勉強能夠與之抗衡。

  “死!”

  敖赤霆大喝,大戟橫空,朝蘇奕斬去。

  蘇奕身影憑空消失,出現在敖赤霆另一側,再度出擊,攻勢如狂風驟雨。

  自始至終,不再去和敖赤霆硬撼,而是采取迂回游走的戰術。

  換做是真正的神明,這種戰術根本沒用,因為一掌之間,就能將附近區域徹底封死。

  可敖赤霆不同,他不是神明,甚至稱不上是活人,而是一條孽靈,神智渾噩,只能憑借本能去戰斗。

  而這,自然就給了蘇奕進行纏斗的機會!

  蘇奕縱劍殺伐,每當遭遇致命般的打擊,身影就憑空消失,出現在另一個方位。

  一眼望去,他整個人宛如游走在虛無之中,到處都是他的身影,但每次都讓人無法鎖定他真正的蹤跡。

  而隨著他出手,密匝匝的劍氣呼嘯而出,每一劍皆烙印著玄墟大道的力量,霸道凌厲,動輒可威脅太和階人物的性命。

  可這樣的攻勢,絕大多數都被敖赤霆瓦解,只有一小部分斬在敖赤霆身上,也僅僅在他身上留下一些皮外傷。

  根本無法真正重創他!

  反倒是,敖赤霆被徹底激怒了,瘋狂般出手,好幾次都將蘇奕的身影震飛出去,唇中咳血,一身遭受到可怕的沖擊。

  那等激烈的搏殺,看得羲寧和樊騅心驚肉跳,都不禁替蘇奕捏一把汗。

  太兇險了!

  簡直像在生死之間爭鋒,一個不慎,就是身隕道消的下場!

  “也不知道蘇道友能撐到什么時候。”

  樊騅憂心忡忡。

  他看到蘇奕已經負傷,唇中淌血,臉色都愈發蒼白起來,那等處境,任誰都無法不擔心。

  羲寧忽地道:“你難道沒看出,敖赤霆身上的因果業障力量正在被不斷削弱么?”

  樊騅一愣,果然發現蘇奕那斬在敖赤霆身上的劍氣,雖然無法帶給敖赤霆多少傷害,可敖赤霆身上涌動的因果業障力量,卻在不斷地被削弱!

  雖然廝殺到現在,敖赤霆被削弱的力量僅僅只是一小部分,可只要持續下去,敖赤霆必敗!

  這就像拉鋸戰,只要蘇奕能一直撐住,就能一點點磨死對方!!

  可關鍵是,無論是樊騅,還是羲寧,皆無法確定,再這樣兇險無比的廝殺中,蘇奕能否撐到最后……

  蘇奕可沒想這么多,戰斗到此時,他雖不斷負傷,像在刀鋒上起舞,隨時會有殞命的可能,但……

  他內心的戰火徹底被點燃!

  劍修!

  看淡成敗,無慮生死。

  越是如此兇險的戰斗,越讓蘇奕感到痛快,那一身精氣神都宛如沸騰,體內的潛能都似在不斷被挖掘和釋放。

  他身心完全沉浸在戰斗中,忘了這天、這地、這人!

  到最后,連自己也忘了。

  一切的念頭,一切的力量,全都融入戰斗之中。

  渾然忘我!

  而他的攻勢,則愈發凌厲,一身劍道造詣愈發強盛,一如雨后漲潮的河水,正在發生細微而玄妙的變化。

  就是在這等攻勢下,敖赤霆身上的劍傷越來越多,雖然依舊無法帶給他嚴重的打擊,可他身上的因果業障力量則在這一道道劍氣之下不斷被削弱!

  “蘇道友他……他好像在戰斗中悟道了?”

  樊騅瞪大眼睛,滿臉不可思議。

  這等廝殺何等兇險,一著不慎,生死立分!

  可蘇奕卻在廝殺之中悟道了!!

  羲寧那一對星眸也浮現一抹驚愕,她也察覺到,蘇奕身上正在發生一種不可思議的變化。

  而那種變化,就和陷入頓悟有關。

  只不過,蘇奕卻是在生死搏殺中頓悟,這無疑太罕見!

  “寶劍鋒從磨礪出,不得不說,蘇道友的確是一位足以震古爍今的劍道奇才。”

  羲寧油然感慨。

  可旋即,她星眸猛地收縮,俏臉也變了,不好!

  就見敖赤霆猛地發出一聲長嘯,將手中握著的因果書舉起。

  而后,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

  就見因果書顫抖,釋放出滾滾如潮的大道神輝,盡數涌入敖赤霆體內。

  而他身上那之前被削弱的因果業障力量,則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一節節恢復了過來!

  “這……”

  樊騅臉色大變,心都沉入谷底。

  羲寧也手腳發涼,如被人敲了一記悶棍。

  之前,他們認為只要不斷削弱敖赤霆的因果業障力量,必可以將其擊敗。

  可現在才意識到,他們想的太簡單了。

  有因果書這件混沌秘寶在,足可讓敖赤霆擁有源源不斷的因果力量!!

  這還怎么打?

  轟!!

  敖赤霆實力恢復到巔峰,一擊之下,便將蘇奕轟飛出去。

  頓時,蘇奕那頓悟般的狀態也被打破,徹底清醒過來。

  “原來是因果書這件寶物作祟!”

  蘇奕臉色陰沉下來。

  他費勁九牛二虎之力,才好不容易扳回一些局面,誰曾想卻被因果書給完全破壞了!!

  無疑,要想殺死敖赤霆,當務之急是先把因果書奪走,如此,敖赤霆注定再沒有機會恢復實力。

  可……

  要想實現這個目的,無疑太難了!

  敖赤霆曾憑借因果書證道成神,哪怕身為孽靈,也對因果書有著絕對的掌控,豈可能隨便就能將此寶奪走?

  這一刻,蘇奕也感受到空前的壓力,感到無比棘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