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三十三章 恐怖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席卷整個龍宮寶庫的血色神輝,正在如潮般退去。

  一場不可思議的劇變隨之發生。

  那四周墻壁上,原本開鑿著密密麻麻的格子,每一個格子內,皆擺放著寶物,各式各樣,琳瑯滿目。

  其中絕大多數寶物,在外界已見不到,足以讓太境人物眼紅!

  事實上,之前那一場慘烈的廝殺,就是因為要搶奪這些寶物而產生。

  可隨著那血色神輝退去,那各式各樣琳瑯滿目的奇珍異寶,全都像失去了一切生機和力量,變得毫無光彩。

  一些寶物更是出現無數裂痕,而后支離破碎!

  “怎會這樣?”

  樊騅驚愕,心痛不已。

  那感覺,就好像看到一場唾手可得的潑天財富,忽然間化作流水從指縫間流逝。

  羲寧星眸閃動,道:“這龍宮寶庫內的那些奇珍異寶,或許早就失去了一切力量,之前我們所見到的,只不過是一場幻象!”

  幻象?

  樊騅倒吸涼氣。

  若真如此,豈不是意味著,這龍宮寶庫中的絕大多數寶物,實則早就不存在了?

  而一場幻象,竟蒙騙了那些進入此地的所有強者,其中還包括許多的太武階大能,害得他們自相殘殺,喪命于此,這無疑太滲人!

  這時候,蘇奕開口,道:“談不上是幻象,那些寶物的確是真的,只不過在過往那漫長歲月中,那些寶物的生機和本源力量早已被奪走。”

  說著,他抬眼看向宮殿盡頭那座九龍爐鼎,“而奪走這些寶物力量的人,就藏在那座爐鼎中!”

  之前,井城等人在收取因果書的時候,曾有一道低沉沙啞的聲音從九龍鼎爐內傳出。

  一場劇變,也就此發生。

  而蘇奕冷靜之后,隱約已猜出那聲音的主人是誰!

  驀地,樊騅吃驚道:“快看,地上那些尸骸和血水的生機,都正在消失!”

  蘇奕和羲寧抬眼望去,果然就見到,之前慘死在這座宮殿內的那些強者的尸骸,飛快地變得干癟起來。

  就連那些血水中蘊含的一些生機,以及那些殘碎寶物中的一些靈性氣息,都在飛快地消褪!

  僅僅幾個眨眼間而已,那些殘碎的尸骸和寶物、以及地上的血水竟全都不見了。

  這詭異的一幕,讓蘇奕和羲寧都直皺眉頭。

  他們看出,這一切的變化,都和剛才那席卷整個宮殿的血色神輝有關!

  那血色神輝源自九龍鼎爐,內蘊因果業障之力。

  而今,隨著血色神輝退回到九龍鼎爐,也帶走了整個宮殿內所有人和物的生機和力量!

  這簡直就像一張無形的血盆大口,在吞噬這一切!

  而同一時間,那座九龍鼎爐同樣在發生變化,它堪比一座小山峰般,鼎爐四周纏繞九條真龍雕像,隨著血色神輝不斷收回,它就如從萬古的沉寂中一點點蘇醒過來般,轟鳴不斷。

  那厚重的鼎爐表面,道紋發光,混沌氣息蒸騰,猩紅的因果力量在鼎爐中不斷噴薄,讓真個宮殿染成一層令人心悸的瑰麗紅光。

  一部神秘的書籍,在鼎爐上方懸浮,書頁嘩啦啦翻開。

  一行字跡隨之出現在一張空白頁面上:

“故事的  結尾,總那般出人意料,可唯有我清楚,這一切早在太荒時期就已經埋下伏筆。”

  “現在,故事即將落幕,那變數是生是死?”

  “我將親眼見證!”

  當字跡剛出現到這里,書籍忽地合上,被一只大手握在手中。

  那只大手蒼白寬厚,指節覆蓋著細密的道紋,宛如一塊塊龍鱗般,閃爍著令人心悸的光澤。

  而后,這只大手的主人,從九龍爐鼎內走了出來!

  這一瞬,一股恐怖無邊的威壓,一如颶風般肆虐擴散,虛空紊亂,整座龍宮寶庫劇烈搖晃起來。

  遮擋在蘇奕等人四周的光幕,也遭受到可怕的沖擊,劇烈震蕩起來。

  樊騅倒吸涼氣,失聲道:“神……神明!?”

  羲寧靈秀精致的眉宇間浮現一抹前所未有的凝重,那的確疑似是屬于神明的氣息!

  只不過和真正的神明卻不一樣,帶著一股混亂而怪異的死氣。

  “果然是他……”

  蘇奕揉了揉眉宇,意識到麻煩大了。

  九龍鼎爐上方,一道血色身影出現,頭戴冠冕,身影軒昂高大,渾身涌動著猩紅如潮的法則光雨。

  他眼眸猩紅,若一對血色大日,一手握著因果書,一手背負在身后,腳踏九龍鼎爐上空,一身氣息暴戾而恐怖。

  一呼一吸之間,似九天風雷在激蕩!

  一眼望去,直似一尊絕世邪神臨世,整個龍宮寶庫都在為之顫抖。

  敖赤霆!

  太荒初期龍族一脈的九太子,曾是仙界仙王戰力榜第一的蓋世巨擘,也曾證道成神,被稱作赤霆龍神!

  傳聞中,在他證道成神不久,東海龍宮就遭受彌天大禍,就此覆滅,連他也遭劫而隕。

  現在,蘇奕終于確定,敖赤霆的確死了!

  因為眼前這個敖赤霆,是一個孽靈。

  一個成神之后殞命的孽靈!!

  最初在抵達龍宮寶庫之前,蘇奕就曾揣測,敖赤霆若真殞命,會否也會遭受因果業障的力量,化作不人不鬼的孽靈。

  而現在,這個揣測應驗了……

  對蘇奕他們而言,眼前這一幕,無疑是最壞的一個局面。

  因為要想奪走因果書,注定將先過了敖赤霆這一關!

  “小心,這家伙是敖赤霆。”

  蘇奕傳音,飛快把事情告訴羲寧和樊騅。

  羲寧秀眉蹙起,心情沉重。

  她來自神域,豈可能不清楚神明的力量何等恐怖?

  哪怕現在的敖赤霆是個不人不鬼的孽靈,可也絕非其他孽靈可比!

  至于樊騅,早已頭大如斗,感受到撲面而至的致命威脅。

  這一瞬,他都懷疑這是一個死局!

  除非神明親自出動,否則無論誰來了,都注定在劫難逃,根本不可能有機會活著離開。

  不對!

  還有蘇道友在!

  他能夠對抗因果業障之力,也能幫著少主抵擋天地規則的鎮壓!

  可樊騅卻有些拿不準,蘇奕和少主聯手的情況下,能否對抗一位神明所化的孽靈……

最可怕的是,敖赤霆來自龍族,他在證道成神后所擁有的力量,注定超乎想象的恐怖,這也注定,他殞命后  所化的孽靈,也注定非同尋常!!

  “神明的氣息……”

  猛地,那九龍爐鼎上空,敖赤霆轉身,眼眸如一對血色大日,遙遙看向羲寧。

  這一瞬,羲寧呼吸一窒,下意識祭出神寶七星印!

  敖赤霆的威勢太恐怖,被他盯上那一瞬,羲寧身心都遭受到莫大的壓制。

  “又是你們,要奪走我的因果書嗎!?”

  敖赤霆眼眸猩紅,聲音沙啞低沉,滿臉浮現出濃烈的殺機。

  大殿搖晃,虛空劇烈顫抖。

  任誰都看出,敖赤霆暴怒了。

  “這家伙,怕是看出羲寧身上流淌著神明的鮮血,以至于受到了莫大刺激。”

  蘇奕心念轉動,“這么看來,當年東海龍族遭受的彌天大禍中,神明才是罪魁禍首!”

  剛想到這,敖赤霆一只手抬起,隔空朝羲寧抓去。

  一只血淋淋的巨大龍爪橫空而出,輕而易舉碾碎長空。

  那一道由玄墟奧義所化的光幕,瞬間就被撕裂,轟然炸開。

  這一瞬,羲寧毫不猶豫,全力出手。

  七星印釋放出禁忌般的神明之力,直似裹挾著一方浩瀚的星空界域,橫空而起。

  轟隆!

  驚天動地的碰撞響起。

  光雨迸濺中,七星印所衍化的一方星空界域四分五裂,連同七星印都被震得哀鳴震天。

  羲寧綽約的身影搖晃,唇中淌出一縷血漬,在這一擊中遭受到了反噬。

  她星眸浮現難以置信之色。

  一個神明所化的孽靈,可卻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地步,僅僅一擊,就將她擊傷!!

  “因果書是本座的!誰敢覬覦,誰死!!”

  敖赤霆聲音如雷霆激蕩,他再次出手,掌指一抓,一柄猩紅的大戟出現在掌間,而后當空一斬。

  轟!!

  直似天崩地陷,一道耀眼刺目的猩紅神光劈殺而至,那恐怖的威能,讓樊騅心神都有被撕裂的刺痛感。

  別說抵抗,他那一身的氣機都遭受到可怖的壓制,僅憑一股意志力量支撐著,才沒有當場崩潰。

  蘇奕也不禁動容。

  這家伙,遠比他們預估的更恐怖!那等力量,比之他前世最巔峰時的實力都要強大一大截!

  無疑,敖赤霆雖化作孽靈,已不是真正的神明,可也遠不是太玄階層次的強者可比!

  而此時,羲寧深呼吸一口氣,綽約修長的身影蒸騰出一片瑰麗耀眼的青色道光,一如神焰在燃燒。

  “破!”

  她催動七星印,全力抵擋。

  可僅僅剎那,七星印就被劈飛出去。

  那霸道的猩紅神光,將她整個人都震得踉蹌倒退,俏臉煞白,一身氣機都差點紊亂。

  眼見那一道猩紅神光就將斬在羲寧身上,關鍵時刻,蘇奕毫不猶豫出手,施展玄墟奧義,衍化為絕世犀利的道劍,橫空而至。

  砰!!!

  道劍寸寸炸開。

  而那一道猩紅神光也隨之潰散不見。

  雖然化解掉這可怕的一擊,卻讓蘇奕一身氣息翻騰,頗為難受。

  他皺了皺眉,眸光變得幽邃而冷冽,一聲冷哼,道:“讓我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