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三十二章 驚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龍宮寶庫內的殺戮還在進行。

  只是,傷亡已經無比慘重。

  巨鯨靈族那邊,只剩下井城一人。

  他披頭散發,滿是是血,正在和云九、謝長闕等四位太武階大能一起,和左淮、凜姑、黃沖甲三人廝殺。

  戰況很慘烈。

  左淮他們這邊的陣營,也僅僅只剩下他們三個,其他那些來自東海各大勢力的強者,都已橫尸場中。

  就是左淮他們三個,也渾身染血,分不清楚多少是敵人的,多少是自己的。

  整個宮殿內,到處是殘碎的尸骸、寶物,血水涂滿地面。

  當蘇奕他們進入這座宮殿時,就看到了這樣一幕血腥煉獄般的景象。

  蘇奕挑了挑眉。

  他最初以為,這寶庫內很可能藏著不可預測的危險,故而并未第一時間進來。

  可現在他才意識到,真正危險的,是人心!

  且看看那滿地的尸骸和血水,生前哪個不是當世第一流的仙道人物?

  可如今,盡數都橫尸于此!

  原因根本無須揣測,注定和爭搶機緣有關。

  “為了一些寶物,反倒葬送了性命,何其愚蠢。”

  樊騅嘆道。

  羲寧道:“若讓你遇到足以讓修為突破的寶物,你爭不爭?”

  樊騅頓時沉默。

  羲寧語氣清冷道:“更別說,之前和青蕭等人對決時,若沒有蘇道友幫助,你我的處境,和在場這些人有何區別?”

  樊騅渾身不自在,低聲道:“少主教訓的對。”

  “機緣之爭,向來殘酷,不置身局中,就不能妄言他人愚昧。”

  羲寧眼神微妙,輕聲道,“而我們,現在也置身局中了……”

  同一時間,那正在激烈廝殺的眾人,都發現了蘇奕等人,一下子那對戰的雙方皆臉色大變。

  “不好!”

  “怎會……”

  左淮、凜姑、黃沖甲三人的心都沉入谷底。

  他們之前,還期待青蕭等一眾神子級人物會趕來。

  可現在,當看到蘇奕他們卻率先出現時,他們全都意識到不妙。

  沒有任何遲疑,他們閃身退避,不再去和井城等人糾纏。

  同一時間,井城等人也察覺到事態嚴重,一個個冷靜下來,不敢戀戰,退避到了另一側。

  原因很簡單,在他們眼中,蘇奕等人的威脅更大!

  這一場慘烈的殺戮就此戛然而止。

  之所以會如此,僅僅只因為蘇奕等人來了!

  宮殿內的氣氛也變得沉悶壓抑,嗆鼻的血腥彌漫,令人作嘔。

  “你們繼續。”

  蘇奕笑著說道,“我保證,不會摻合你們之間的廝殺。”

  眾人神色陰晴不定。

  “羲寧大人,能否給條活路?”

  左淮深呼吸一口氣,沉聲開口,“畢竟,若真豁出去,羲寧大人想要拿下我們三人,怕也得動用真正的修為,會遭受天地規則的打擊,這注定會影響羲寧大人以后的成神之路,也根本劃不來,不是么?”

  凜姑和黃沖甲的目光也看向羲寧。

  對他們而言,神女羲寧的威脅,遠比蘇奕更大!

  羲寧星眸清冷,一語不發,只抬手一揮。

  砰!!

左淮軀體四  分五裂,魂飛魄散。

  凜姑和黃沖甲駭然,驚得整個人差點懵掉。

  他們清楚感受到,羲寧動手時,毫無顧忌地動用了太玄階層次的道行!

  而這,完全出乎他們預料,無法想象,羲寧怎么就敢如此豁出去。

  “走!”

  凜姑反應最快,第一時間逃遁。

  可隨著羲寧屈指一點,凜姑軀體崩碎,如紙糊般炸成無數碎塊,死狀凄慘。

  黃沖甲目眥欲裂,厲聲道:“羲寧,你就不怕……”

  他軀體也爆碎,灰飛煙滅。

  而自始至終,羲寧根本沒說一句話!

  那霸道可怖的手段,讓井城、云九等人都手腳發涼,如墜冰窟,神色間寫滿絕望。

  他們這才意識到,真正動手時,面對一位太玄階層次的存在,像他們這些太武階角色是何等卑微和渺小!

  “道友可有什么要問的?”

  羲寧星眸如水,看向蘇奕。

  輕飄飄一句話而已,還不等蘇奕開口,就讓井城、云九等人崩潰。

  噗通!

  井城跪在那,以頭搶地,顫聲叫道:“前輩饒命!老朽知錯,愿傾盡一切代價彌補罪過!”

  羲寧沒有理會,她在等蘇奕的答復。

  蘇奕想了想,說道:“你可曾見到因果書?”

  井城搖頭:“不曾。”

  蘇奕抬眼看向宮殿最深處那一座巨大的九龍爐鼎,道:“你可知道,那件寶物的來歷?”

  井城苦澀道:“不瞞蘇大人,老朽等人還沒來得及去查看那件寶物。”

  這顯得很滑稽。

  都死傷那么多人,可到現在,他們卻連那座九龍爐鼎都不清楚是什么!

  可這就是機緣之爭。

  只要能活到最后,便是最大的贏家,此地所有機緣,都將是囊中之物。

  蘇奕直接道:“給你一個機會,去查看一下那座爐鼎內藏著什么,若不死,我就讓你活著離開。”

  井城軀體一震,神色明滅不定。

  而此時,太清教太上長老云九忽地道:“若我等答應這么做,是否也能活著離開?”

  “當然。”

  蘇奕點頭。

  “好!”

  云九、謝長闕等四位太武階大能答應下來。

  他們都清楚,那座九龍爐鼎極可能藏著不可測的危險!而蘇奕這么做,就是讓他們以身試險!

  可他們卻很難拒絕。

  不答應,必死無疑。

  答應了,或許還能有一線生機!

  “老朽……老朽也答應!”

  井城猛地咬牙,站起身來。

  當即,他們一起轉身,朝宮殿盡頭的那座九龍鼎爐靠近過去,每個皆小心翼翼,全力戒備起來。

  “道友,你莫非看出了一些什么?”

  羲寧問道。

  并沒有傳音,或者說再此時此刻,她也不屑遮掩什么,因為沒必要。

  “只隱約感覺,那爐鼎藏著某種危險。”

  蘇奕眸光深邃,遙遙看著遠處那座九龍鼎爐,輕聲道,“可卻不清楚,那危險是什么。”

  羲寧點了點頭。

  “我看到了,那是一本書!!”

猛地,井城發出大叫,神色激動,“一定是因果書  ,一定是它!”

  同一時間,云九、謝長闕等人也看到,那爐鼎上空,晦澀的混沌光雨籠罩之中,漂浮著一部書籍。

  它約莫成人手掌大小,通體灰濛濛的,像是由混沌氣息凝聚而成,懸浮在那,顯得無比神秘。

  蘇奕和羲寧對視一眼,也都精神一振。

  之前,他們也曾用神念感應,可在神念靠近那一座九龍爐鼎時,就被一股禁忌般的力量抵擋住,無法看清楚究竟,只能感受到一股說不出的危險氣息。

  而現在,他們已經確定,因果書就藏在那九龍爐鼎之上!

  “你們可要小心一些。”

  蘇奕開口,“當然,誰若能把因果書帶過來,誰今天就能活著離開。”

  井城等人都冷靜下來,神色猶豫。

  “我來!”

  云九忽地開口,從袖袍中取出一條金燦燦的繩索,隔空一拋,朝那位于九龍鼎爐上空的因果書籠罩過去。

  這一瞬,因果書一動不動,似忽然不覺。

  可那一座九龍鼎爐卻驟然間轟鳴起來,表面纏繞的九條真龍雕像似一下子活過來,爆綻出刺目耀眼的道光。

  道光掃射,那一條金色繩索瞬息化作灰燼飄灑。

  連云九的身影都被道光掃中,都沒來得及發出慘叫,就像燃燒的紙張般,灰飛煙滅!

  這恐怖的一幕,讓井城、謝長闕等人無不駭然,轉身就逃。

  就連蘇奕和羲寧都心中凜然,齊齊察覺到,在那九龍鼎爐內有著一股極端恐怖的力量似乎被驚動了!

  也就在此時,一道沙啞低沉的聲音,從九龍鼎爐內傳出:

  “這世上沒有人,能從本座手中搶走因果書,沒有!!!”

  一字一頓,透著滔天般的殺意,轟然響徹在整個宮殿內。

  而在聲音響起時,那九龍鼎爐簡直像沸騰的火山爆發,驟然間釋放出一片刺目的血色神輝。

  一如血色洪流,席卷而開。

  井城、謝長闕等人雖然早已第一時間逃竄,可身影卻像被禁錮般,停滯在虛空中,無法動彈。

  一時間,嚇得他們臉色煞白,驚駭欲絕。

  “不——!!”

  “救……救命!”

  凄厲的尖叫響起,旋即就戛然而止。

  在蘇奕等人注視下,井城、謝長闕等太武階大能的身影,瞬息間被那耀眼刺目的血色神輝淹沒,魂飛魄散!

  連一絲氣息都沒有留下!

  而隨著那血色神輝席卷擴散,整座宮殿都隨之劇烈動蕩起來,并且正在朝蘇奕等人沖來!

  羲寧星眸收縮,毫不猶豫祭出神寶“七星印”,正要出手。

  “讓我來。”

  蘇奕搶先一步,施展玄墟大道的力量,凝聚成一道光幕,籠罩在他和羲寧、樊騅四周。

  轟!!!

  血色神輝似山崩海嘯般涌來,轟擊在光幕之上,震得光幕劇烈翻騰,搖搖欲墜。

  饒是羲寧和樊騅見多識廣,心堅如鐵,此刻都不禁捏了一把汗。

  這血色神輝,赫然充斥著禁忌般的因果力量!!

  最終,在蘇奕全力出手下,那血色神輝最終潰散,沒能破開光幕。

  可還不等蘇奕等人松口氣,就吃驚看到,這龍宮寶庫正在發生一場不可思議的變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