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二十七章 祭靈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長吐一口濁氣,周身氣機則隨之盡數收斂沉寂起來。

  僅從外表看,渾看不出一絲修為突破的變化。

  可唯有蘇奕自己清楚,他的修為已從妙境初期突破至妙境中期!

  而神魂和軀體的變化,遠比修為更驚人。

  識海中,神魂力量浩渺如海,濃烈如漿,燦若昊日!

  給人的感覺,就如一片燃燒的汪/洋,照亮無盡幽邃的識海。

  這是“神魂道火”即將凝聚的標志。

  要知道,唯有太武階大能,才能將神魂力量錘煉到這等地步,而如今的蘇奕,僅僅只是妙境中期修為而已。

  除此,在汲取到數目龐大的大道龍氣后,讓蘇奕的道軀發生僅僅脫胎換骨般的變化,肌膚血肉、筋骨臟腑,儼然如同被打碎之后進行重塑,蘊積著澎湃恐怖的神性氣息。

  一如不朽!

  這種蛻變,同樣出乎蘇奕的意料。

  靜心感應許久,他就明悟過來,大道龍氣本身就是為龍族那些證道太境的頂尖人物準備的絕世造化。

  而龍族自身最強悍的,莫過于軀體!

  所謂龍,可大可小,大時軀體可延伸星空之上,萬星垂拱,小若微末浮塵,隱匿于無形。

  其大道的本源,就出自其軀體的淬煉上。

  也就是和人族肉身證道的體修類似。

  故而在汲取到磅礴厚重的大道龍脈力量后,才會讓蘇奕的道軀產生如此驚人的蛻變。

  “以我如今的實力,哪怕碰到無懼‘神禍’威脅的太和階大能,也足可立于不敗之地!”

  蘇奕腦海中浮現出兩道身影。

  一個是神子青蕭身邊的侍從白柳。

  一個是神子秦劍書身旁的老奴雪愧銀。

  之前,他曾和這兩位太和階大能交手,再對比前世王夜記憶中對太和階人物的認知,最終讓蘇奕的出一個推斷——

  拋開其他一切不談,僅僅以自身實力而論,他已無懼太和階大能!

  這樣的蛻變,無疑很驚人。

  之前的時候,蘇奕雖然在血渦海域殺了雪愧銀,可嚴格而言,雪愧銀是遭受到了神禍的打擊,重傷垂死,才讓他撿了便宜。

  可現在不一樣,哪怕沒有“神禍”,蘇奕也能憑實力去和對方搏殺,并且用信心不敗!

  “不到一個月時間,我的修為已再次突破,這感覺著實不錯。”

  蘇奕拿出酒壺,仰頭痛飲起來。

  前不久,他在東海深處古尸遺跡無生山上證道妙境,成為仙王。

  而現在,短短七天時間之后,便一舉從妙境初期突破至妙境中期,修為進境堪稱神速!

  當然,相比實力的突破,真正讓蘇奕感覺不虛此行的是從龍族九太子敖赤霆那獲得了不少有價值的線索,以及開啟龍宮寶庫的秘法!

  沒有猶疑,蘇奕的身影從升龍臺上一躍而下。

  當他身影剛飄落地面,那屹立在虛無中的升龍臺就在一陣轟鳴聲中消失不見。

  “看得出來,道友很高興。”

  羲寧迎上來,紅潤的唇邊泛起一絲笑意。

  她衣袂飄曳,身姿高挑綽約,一如一幅絕美的畫卷,賞心悅目。

  “恭喜道友!”

  樊騅也笑著拱手祝賀。

  蘇奕笑道:“這次還要多謝兩位為我護法,否則,若換做是我一個人在此靜修,怕是早有變數發生。”

  樊騅一怔,道:“道友多慮了,這七天時間里,此地可一直風平浪靜,不曾有任何變數出現。”

  蘇奕笑道:“沒有變數才更好,不是么?”

  樊騅啞然。

  略一寒暄,蘇奕把遇到敖赤霆的事情簡單說了一下,道:“事不宜遲,我們這就去‘祭靈祖祠’如何?”

  羲寧和樊騅皆答應。

  龍宮遺跡深處。

  一片廢墟上,坐落著一座相對完整的古老道場,道場中央之地,屹立著一座破舊的道壇。

  祭靈臺!

  太荒時期,東海龍宮一族舉行祭祀儀式的地方,也是龍宮的核心重地之一。

  天穹血云籠罩,雷霆洶涌。

  半個時辰后。

  蘇奕等人穿過一個個兇險之地,終于抵達這片區域中。

  “那里便是龍族核心重地‘祭靈祖祠’,在太荒時期,每當有龍族強者晉升太境修為,龍族就會再次舉行祭祀大典,向先祖獻祭貢品。”

  遠遠地,蘇奕看著那座道場和位于道場中央的那座道壇,道,“原本此地,應該還有一座祠堂,其內供奉著龍族先人的畫像,可如今看來,那座祠堂早已化作廢墟了。”

  “道友,你確定那通往龍宮寶庫的入口,就位于此地?”

  羲寧忍不住道。

  她此次降臨仙界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找尋到混沌秘寶因果書,用此寶來推演自己身上那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而現在,她大致已敢肯定,因果書極可能就藏在龍宮寶庫中!

  “不錯,就在此地。”

  蘇奕點頭,指著遠處道場中央的那座道壇,“那座道壇就像一座緊閉的門戶,唯有用一種特殊的秘法,才將將其開啟,從而進入到那龍宮寶庫之中。”

  羲寧星眸明亮,抬眼望去,就見那道壇之上,覆蓋著奇異神秘的龍宮秘文,一行行扭曲的文字宛如盤繞的長龍,層層纏繞在道壇表面。

  祭靈臺!

  這是龍族向先祖獻祭的地方。

  “少主,此地空無一人,太過反常,咱們還是小心一些為好。”

  樊騅壓低聲音道。

  之前,在他們推斷中,若那些仇敵要動手,只需埋伏在此地,就能守株待兔,以逸待勞,不愁他們不主動送上門。

  可現在,他們都已抵達這里,可放眼望去,非但看不到一個敵人,連一丁點的陷阱和殺機都沒有!

  “他們也在等。”

  蘇奕眼神異樣,“你信不信,倘若我現在就開啟龍宮寶庫的入口,他們必會第一時間殺出來?”

  樊騅眼瞳收縮,環顧四周,道:“蘇道友的意思是,他們就埋伏在附近區域?”

  蘇奕隨口道:“哪怕不是在附近,也必然能看到這里正在發生的一切事情,說不準我們此刻的行蹤,早被他們盡收眼底。”

  羲寧頷首道:“的確如此,畢竟,若能讓我們先把龍宮寶庫的入口找出來,對他們而言,完全可以坐享其成。”

  樊騅神色陰晴不定,感受到撲面而來的危險氣息!

  可無論是蘇奕,還是羲寧,卻都很淡定和隨意,這讓樊騅不禁有些汗顏,自己一個來自神域的老家伙,竟遠不如蘇奕這樣一個仙王從容,著實有些丟臉。“走吧。”

  蘇奕徑自走進道場,朝那座祭靈臺靠近過去。

  羲寧和樊騅跟隨其后。

  一路上,不曾發生任何危險。

  可在四面八方之地,卻有許許多多身影從暗中走出,朝這座道場迅速靠近過來。

  一股肅殺的氛圍,隨之在無形中彌漫而開。

  到最后,樊騅都感受到那一股無形的殺機,如芒在背,道:“他們……已經來了!”

  羲寧嗯了一聲,道:“無非一戰,看誰能笑到最后。”

  蘇奕抬眼凝望著那座祭靈臺,道:“其實,我更擔心真正的危險,藏在那龍宮寶庫內。”

  羲寧星眸微瞇,似明白了蘇奕話中意思,道:“那就按之前的計劃行動便是。”

  蘇奕道:“好。”

  說著,他掌指掐訣。

  頓時,無數光雨在蘇奕指尖凝聚,化作漣漪般的奇異力量,朝祭靈臺上涌去。

  旋即,這座祭靈臺猶如從沉寂中被喚醒,猛地顫抖起來,表面那密密麻麻的龍宮秘文一個個大放光明。

  蒼茫的龍吟聲響起,九條龍影在祭靈臺四周浮現,彼此拱衛,衍化為一道神秘虛幻的時空門戶。

  這一瞬,整座道場都在轟鳴,虛空出現無數怪異扭曲的符號,而那一道虛幻的時空門戶則愈發凝實起來。

  也是這一瞬,四面八方之地,驟然間響起一陣驚天動地的轟鳴聲。

  各種璀璨耀眼的寶物,如刺目的神虹,劃破長空,朝蘇奕等人轟殺過去。

  諸般毀天滅地的絕世秘法,衍化成鋪天蓋地的力量洪流,隨之籠罩整座道場!

  僅僅一瞬!

  一場明顯醞釀已久的殺劫,就此爆發!

  若從天穹俯瞰,能清楚看到,伴隨著那些轟殺而出的仙寶和秘法,還有著許許多多身影沖了過來。

  赫然是以青蕭為首的一眾神子級人物,以及以云九、謝長闕為首的一眾太武階大能。

  除此,還有巨鯨靈族的井城、井洪宇等強者!

  每個人,皆殺氣騰騰,氣息恐怖。

  根本不用懷疑,哪怕換做是太和階人物,面對這等突如其來的一場圍殺,注定必死無疑。

  根本沒有幸存的可能!

  轟隆!

  這座道場動蕩,天昏地暗,陷入末日般的崩壞景象中。

  那等毀滅之力,讓那些跟在青蕭等人身后的一眾仙王都不禁驚出一身冷汗。

  可直至煙塵彌散。

  場中卻根本沒看見蘇奕等人的身影,就像憑空蒸發了一般。

  唯有那祭靈臺附近,一扇由九條龍影拱衛而成的時空門戶憑虛屹立,不曾受到任何影響。

  “難道蘇奕等人都已灰飛煙滅?”

  有人忍不住開口,那道場中別說人了,連一滴血漬都沒有!

  “他們有可能早已沖進那一扇通往龍宮寶庫的大門內!”

  有人臉色一沉。

  一句話,讓不少人色變。

  而一些人更是果斷,毫不猶豫展開行動,朝那一扇時空門戶沖去!

  ps:今天是農歷四月初六,金魚所在的城市出現疫/情,小區在中午時候被封控了。

  而今天,是金魚的三十二歲生日……

  喜憂參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