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照天鏡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沒有再耽擱時間,蘇奕通過第八層石階,來到了升龍臺頂部。

  當抵達這一瞬,升龍臺那八百丈高的表面浮現出一股奇異的力量波動,無數奇異晦澀的龍紋圖騰像從沉寂中蘇醒般,釋放出璀璨刺目的光。

  一直守在升龍臺外的羲寧和樊騅目光皆被吸引過去。

  就見那升龍臺上,金色的光焰交織,竟是化作一條又一條真龍虛影!

  有渾身神焰蒸騰的赤龍,軀體鱗片似燃燒的火玉打磨而成,吞吐光焰,昂首吟嘯。

  有操縱云霧和水流的水龍,通體呈墨黑色,渾身垂落億萬水光。

  有軀體只有丈許長的銀龍,周身繚繞著懾人的雷霆電弧,釋放出驚世般的毀滅氣息。

  ……每一條真龍虛影,皆不相同,成百上千,密密麻麻,形成一種萬龍出世的奇觀!

  龍吟如潮,激蕩天地,也格外震撼人心。

  而這些真龍虛影出現后,齊齊搖頭擺尾朝升龍臺頂部沖去,環繞在虛空中。

  也讓立足在那的蘇奕,被萬龍拱衛!

  樊騅震撼,喃喃道:“這就是大道龍脈么?果然不可思議。”

  羲寧星眸如幻,靜心感應,輕語道:“的確和傳聞中所說的一樣,大道龍脈是天地間獨一無二的力量,可遇不可求,哪怕是在神域中,都很難見到。”

  那些真龍虛影,并非活物,而是大道龍脈的力量所幻化出的異象!

  若把天地靈脈分作三六九等,那么大道龍脈無疑是最頂尖層次的靈脈之一。

  別說是仙王,就是在太境大能眼中,都是夢寐以求的大造化!

  無疑,闖過升龍臺試煉的蘇奕,已順利獲得這樁造化。

  升龍臺上。

  蘇奕盤膝而坐,開始靜心修煉。

  隨著他一身氣機運轉,頓時那凝聚為真龍虛影的一條又一條大道龍脈力量,沖進他體內,化作澎湃磅礴的本源之力融入他的一身修為之中。

  他的肌膚、血肉、臟腑、經脈穴竅,乃至于精氣神,在此刻就如同沸騰燃燒起來般,煥發出驚人的潛能!

  從外界看去,他身影就像一尊鼎爐,正在熔煉一條又一條真龍虛影,那等景象,足可驚世駭俗!

  這一刻,蘇奕能夠清楚感受到,自己的大道根基正在得到一次次的錘煉和升華,一身修為也隨之精進。

  最神妙的是,連扎根在體內仙元空間中的萬界樹,竟都獲得滋養,不斷汲取大道龍脈的力量,枝椏搖曳,產生明顯的蛻變!

  而隨著時間推移,這種蛻變一直緩慢地進行著……

  這一切,盡數被樊騅看在眼底,眉梢間也不由浮現一抹難以掩飾的羨慕。

  妙境初期層次的蘇奕,都已那般強大。

  如今,他又獲得這等難得一見的曠世造化,一身修為勢必會水漲船高,獲得新的突破!到那時,他的實力又該強大到何等地步?

  想一想就讓人心顫!

  “怪不得諸神不容輪回。”

  羲寧心中喃喃。

  輪回,可以讓人進行重修,匯聚種種前世之道業和智慧,于轉世之中找尋到至高至強的道途。

  走上歧途?

  修行路上出現缺陷?

  統統不怕,重修便可!

  這無疑太過禁忌,是他人根本無法奢求的修行之路!

  在羲寧看來,蘇奕那一身實力之所以如此逆天,不能用常理衡量,必然和蘇奕掌握的輪回力量有密不可分的關系。

  “奇怪,此地的動靜這么大,可至今也沒有敵人出現,這可不正常。”

  忽地,樊騅低聲開口。

  羲寧輕語道:“慌什么,沉住氣等著就是。”

  樊騅點了點頭。

  距升龍臺極為遙遠的一片山谷廢墟中。

  神子青蕭身前懸浮著一塊流光溢彩的玉鏡,玉鏡只巴掌大小,其中赫然映現出升龍臺附近的景象。

  守在升龍臺附近的羲寧、樊騅,以及正在升龍臺上打坐的蘇奕,皆清楚地映現出來。

  金逐流、卿舞、公羊羽等人皆看著玉鏡中的景象,眸子中有殺機再涌動。

  對他們而言,這,的確是難得一見的一個出手機會!

  “現在,諸位應該感受到老朽的誠意了吧?”

  千丈外,虛空中,巨鯨靈族太上長老井城憑空而立。

  隨著他開口,青蕭抬眼望過去,道:“此寶的確很不俗。”

  井城笑道:“此寶名叫‘照天鏡’,是龍宮一脈所留的一件瑰寶,只需催動此寶,足可把龍宮遺跡中的許多禁地景象映現出來,有了它,蘇奕和神女羲寧等人將無所遁形!”

  “僅僅只這點誠意,可根本不夠。”

  青蕭神色淡漠道。

  井城眉頭皺起,沉吟道:“那閣下認為,老朽該拿出怎樣的誠意,才能促成此次的合作?”

  青蕭道屈指一彈,一塊黑色秘符浮現而出。

  “此符名喚‘如影隨形符’,佩戴在身上,無論出現何處,都能被我清楚感應到。”

  青蕭眸光深沉,盯著遠處的井城,“只要你將此符煉化,我可以代替所有人答應,和你們巨鯨靈族合作一場。”

  井城神色頓時變了。

  他很清楚,這意味著什么。

  “你放心,此符不會對你造成任何牽制和傷害,無非是能夠讓我時刻捕捉到你的行蹤而已。”

  青蕭語氣平淡,“我還不屑拿一塊秘符,去迫害你這樣一個小小的太武階角色。”

  之前,井城主動找上門來,尋求合作,想和他們聯手擒下蘇奕。

  這倒是出乎青蕭意料。

  他本不欲理會,不過當見識了“照天鏡”的妙用后,這才改變主意。

  井城沉默片刻,道:“好,我答應。”

  說著,他隔空將那塊如影隨形符抓在手中,而后拿出一塊玉簡,隔空遞給青蕭。

  “玉簡內,是前往龍宮一族核心禁地‘祭靈祖祠’的地圖,老朽很期待在那里和諸位匯合。”

  井城說完,就轉身而去。

  青蕭拿過玉簡,略一打量,唇邊浮現一抹冷意,“看得出來,那老東西明顯是被逼得沒辦法了,才不得不主動妥協讓步,來和我們合作。畢竟,若不擒下能夠勘破龍宮秘文的蘇奕,他們注定不可能獲得龍宮遺跡中的那些機緣。”

  “道兄,之前為何不擒下那老東西?”

  卿舞不解道。

  青蕭指了指那“照天鏡”,道:“那井城手中,可不僅僅只有這樣的寶物,他既然敢來見我們,必然有脫身之法。”

  頓了頓,他笑道:“更何況,和他們合作一下,未嘗不是一個好的抉擇,我們拿好處,他們去拼命,豈不美哉?”

  不少人也跟著笑了。

  “道兄,眼下可正好有一個絕佳的機會。”

  金逐流眸泛殺機,望向照天鏡所映現出的升龍臺上的蘇奕身上。

  其他人目光也都看向青蕭。

  早在蘇奕闖升龍臺的時候,他們就已蠢蠢欲動,想借此機會,一舉把蘇奕、羲寧和樊騅拿下!

  青蕭搖頭道:“不著急,這看似是一個機會,可也極可能是個陷阱,我可不相信,羲寧沒有任何準備。”

  說著,他目光也看向照天鏡,冷笑道:“更何況,你們以為井城那老雜毛為何會好心地主動把此寶交給我們?”

  卿舞蹙眉道:“難道,他是想借刀殺人?”

  青蕭道:“必然如此,用了此寶,就能時刻掌握羲寧和蘇奕的動靜,若我們去血拼,井城恰可以坐山觀虎斗,坐收漁利!我們若贏了,一切好說,可若萬一發生一些意外,受損的就是我們,根本劃不來。”

  “可……就這么放棄了?”

  金逐流明顯有些不甘。

  青蕭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你們也清楚,那蘇奕是何等棘手的一個狠茬子,我們要做的,就是不動手則已,若動手,也要以萬全之準備,行雷霆必殺之手段!”

  “走吧,我們去‘祭靈祖祠’,若不出所料,那地方必然藏著大秘密,說不準那龍宮寶庫和因果書,就在附近!”

  “先摸清楚狀況,再徐徐圖之!”

  說話時,青蕭已收起照天鏡,轉身而去。

  其他人對視一眼,皆跟了上去。

  時間流逝。

  一天又一天過去。

  升龍臺上,蘇奕一直在靜修打坐。

  “這都過去七天時間了,蘇道友他竟還在煉化大道龍脈……”

  樊騅很震驚,感覺蘇奕的軀體像個無底洞似的,七天時間里一直在汲取大道龍脈的力量。

  換做其他人,怕是早承受不住了。

  “非常之人行非常之事。”

  羲寧星眸如水,清麗絕俗的小臉浮現一絲期待,“于我們眼中這就像一個奇跡,可對他而言,或許是一樁再尋常不過的事情。”

  樊騅:“……”

  他實在無話可說了。

  的確,任何反常的事情出現在蘇奕身上,好像……都不那么奇怪。

  因為蘇奕本身就無法用常理衡量。

  也就在這天,蘇奕從打坐中醒來。

  在他附近,早已變得稀薄的大道龍脈力量轟然消弭不見。

  而隨著蘇奕起身,他身上的氣息似再壓制不住般驟然間暴漲一大截,

  璀璨耀眼的大道光雨,衍化為一道仿似大墟般的輪回光影,交織在他身后。

  而在那輪回光影內,隱隱約約,似有一口虛幻般的道劍浮沉!

  遙遙望去,一如神祇傲立,風采曠世。

  短短七天,他的修為再有突破!

  ps:第二更晚上6點前。

  解釋一下,這兩天更新不穩定,是因為金魚所在的城市也受到疫/情影響,生活和工作也被波及到。

  不過,更新這兩天應該就會穩定下來,另外,金魚答應的10更這個月內肯定有,不會食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