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二十四章 扮豬吃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還沒等蘇奕再問什么,那金袍男子軀體忽地四分五裂,化作一捧混沌光雨消失原地。

  同一時間,蘇奕身影被一陣空間力量裹挾,眼前景象直似斗轉星移般變化,出現在了升龍臺第二層石階上。

  一片火焰洶涌的混沌空間出現,灼熱的火焰沸騰般呼嘯,化作無數奇異晦澀的法則光雨。

  當蘇奕的身影剛出現,那天地間洶涌的火焰忽地匯聚在一起,化作一個體態健碩,須發如火的威猛男子。

  男子眼眸似烈日,渾身覆蓋著刺目的熔漿甲胄,口鼻呼吸時,都有陣陣火光吞吐。

  那霸烈恐怖的氣息,令蘇奕都不禁驚訝。

  這威猛男子同樣是妙境層次的意志力量,可明顯比那金袍男子的力量要更強橫一截!

  “要不……先聊聊?”

  蘇奕問道。

  他很好奇,這又是龍族哪個先祖所留的意志力量。

  出乎意料,威猛男子根本不予理會,反倒輕蔑地斜睨了蘇奕一眼,而后掄起拳頭,暴沖殺來。

  天地動蕩,火焰萬丈。

  隱約間,在那威猛男子背后,似有一條火龍沖出大淵,焚天滅地。

  “還真是不客氣啊……”

  蘇奕嘀咕一聲,不再遲疑,迎沖而上。

  片刻后。

  蘇奕一劍怒斬,威猛男子軀體轟然崩碎,化作無數火焰光雨飄灑。

  “這樣的實力,足可威脅到當世那些妙境大圓滿層次的仙王,可這樣的考驗,于我而言,卻形同虛設。”

  蘇奕微微搖頭。

  很快,他來到了升龍臺第三層石階上。

  這一次,他碰到了一個青衣白發男子,仿似由罡風所凝聚,身法速度奇快無比。

  相比起來,這青衣白發男子的實力和第二層的威猛男子并無區別,可卻極為難纏。

  在廝殺戰斗時,此人就如一縷無所不在的風,來去無蹤,卻又無孔不入。

  每一擊看似縹緲無形,可殺傷力卻極端恐怖。

  可惜,以蘇奕如今的實力,都能去和太和階大能對抗,自然不把這樣一個對手放在眼中。

  須臾間,戰斗便結束。

  接下來的時間中,蘇奕一路勢如破竹,闖過那通往升龍臺之上的一層層石階。

  自始至終,還不曾負傷。

  倒不是這升龍臺考驗太不堪,而是蘇奕那一身仙王境的實力太過恐怖,遠比同等境界的龍族絕世高手還要強橫。

  放眼古今歲月,都再找不出第二個來。

  這等情況下,那升龍臺的一場場試煉,也變得稀松尋常起來。

  第八層。

  一片死寂般的混沌空間中,黑暗的光影像帷幕般籠罩四野。

  蘇奕再次見到了那個金袍男子。

  只不過,和第一層時相比,此刻的金袍男子,氣息深沉而厚重,如淵如獄,強大到一種足以令當世仙王感到絕望的地步!

  而這,依舊是一道意志力量。

  “這么快?”

  還不等蘇奕開口,金袍男子已驚愕開口,分明是沒想到,蘇奕從第一層來到這第八層,會這般迅速。

  “還行吧。”

  蘇奕隨口道,“中途想找一些對手聊一聊,耽擱了不少時間。”

  金袍男子:“……

  這小子,是在炫耀嗎?

  穩了穩心神,金袍男子面無表情道:“這第八層試煉,即便是在我龍族一脈中,也只有寥寥一小撮堪稱逆天的絕世人物闖過去。他們在仙王層次中,無不擁有足可和太武階大能對抗的實力,你覺得你行嗎?”

  蘇奕驚訝道:“若如此說,你們龍族倒是出了不少逆天人物。”

  以仙王之力,去對抗太武階大能!

  這無論是在仙隕時代以前,還是在當今仙界,都稱得上震古爍今,萬千年難得一見!

  金袍男子唇邊浮現一抹傲意,道:“馬馬虎虎吧,這對我族而言,并不算什么,畢竟我龍族一脈擁有與生俱來的絕世天賦,這一點,遠不是其他族群可媲美。”

  說到這,金袍男子抬眼看向蘇奕,話鋒一轉,道:“當然,你也很不錯,以人族之軀,猶能殺上這升龍臺第八層,這在我的記憶中,還從不曾遇到過,實屬難得。”

  蘇奕笑道:“我是不是該感到榮幸?”

  金袍男子聽出蘇奕言辭中的不以為意,不禁皺眉道:“小家伙,恃才傲物可要不得,小心過剛易折。”

  蘇奕拎出酒壺飲了一口,道:“之前你曾說,若能將第八層的你鎮壓,就可以聊一聊,不如現在就試試?”

  金袍男子面無表情道:“看得出來,你真的很狂,聽不進他人的教誨,也罷,本座就讓你栽個跟頭,讓你清醒清醒。”

  蘇奕欣然道:“若能如此,再好不過。”

  金袍男子:“……”

  這小子,竟巴不得被人打敗!?

  金袍男子眼眸變得犀利懾人,正欲說什么。

  卻見蘇奕忽地道:“你可一定要盡全力。”

  金袍男子臉色都變得陰沉起來,狂!

  實在太狂了!

  不給這小子一個教訓,他非以為升龍臺試煉是擺設不成!

  金袍男子一身威勢暴漲,眼神燦若星空,渾身有蒼茫激昂的龍吟響徹,整個天地間涌現出無數大道光雨,垂落在他周身。

  那氣息,讓蘇奕都不禁驚訝。

  金袍男子威勢之盛,已不弱于太武階大能,可他自身的實力確還在仙王層次!

  換而言之,這家伙的本尊當年在仙王層次,同樣擁有對抗太武階大能的底蘊和實力!

  金袍男子敏銳察覺到了蘇奕眸子中的驚訝,心中不禁冷笑。

  他可不會因此而留情!

  心念轉動間,金袍男子已直接出手。

  龍吟如潮,道光如瀑。

  隨著他探出抓出,這黑暗般的天地間,似有一對遮天蔽日的龍爪橫空而出,撕裂長空,劃破永夜,當頭朝蘇奕抓去。

  根本不必懷疑,換做當世其他仙王,哪怕再驚采絕艷,面對這等一擊,注定將毫無招架之力。

  蘇奕屹立原地沒動,唯有袖袍鼓蕩,右手翻開,當空一壓。

  轟!!!

  直似天塌地陷,這片混沌空間劇烈晃動。

  狂暴可怖的毀滅洪流肆虐擴散中,那一對破空而至的龍爪驟然間崩碎潰散。

  緊跟著,金袍男子軀體一僵,砰地一聲被鎮壓于地。

  再無法動彈!

  那一瞬,他只覺像被天上的神山砸中,軀體都有被碾碎般的錯覺,腦袋都懵掉。

這……這他娘  是仙王擁有的力量?!

  蘇奕歉然道:“抱歉,之前你曾說,唯有像在第一層那樣反手之間,將你鎮壓,才給我一個聊天的機會,所以……我不得不照做了。”

  金袍男子:“……”

  他胸口發悶,差點喘不過氣來。

  上當了!

  這小子太陰險,竟一直在扮豬吃虎,不,扮豬吃龍!!

  眼見金袍男子憤怒不語,蘇奕好心地解釋了一句,道:“其實,你敗得并不冤,早在我踏足仙王層次時,太武階角色已很難再威脅到我,就是遇到太和階大能,也能斗一斗。”

  金袍男子:“???”

  他眼睛瞪大,活見鬼似的表情。

  若換做在被鎮壓之前,他聽到這番話,絕對會認為對方吹牛,簡直就是侮辱他的智慧。

  可現在,他猶豫了。

  一個只手就能將他鎮壓的仙王,換做收拾那些太武階角色,的確并非不可能!

  哪怕他對蘇奕能否和太和階人物對抗心存懷疑,可都不能不承認,眼前這年輕人,何止是逆天,簡直離譜!

  在他們龍族古老漫長的歷史中,都找不出一個類似的怪物!!

  “現在,能否好好聊一聊了?”

  蘇奕說話時,已收起了鎮壓之力,唯恐把這金袍男子的意志力量打碎了。

  “你先回答我,你究竟是誰?”

  金袍男子問道,“又是誰允許你參與到升龍臺試煉的?”

  看得出來,金袍男子同樣心存一肚子疑惑。

  蘇奕也不隱瞞,道:“我名蘇奕,一介劍修,適逢其會,前來龍宮遺跡尋找機緣。”

  剛說到這,就被金袍男子打斷,“龍宮遺跡?!這是何意?難道……”

  蘇奕略一思忖,就如實相告。

  “我龍族……竟覆滅了!?這怎可能……”

  金袍男子如遭雷擊,徹底愣在那,神色陰晴不定。

  蘇奕靜默等待。

  無疑,當初東海龍宮覆滅的時候,鎮守在升龍臺上的金袍男子并不清楚這一切。

  同樣,從那以后到今日這漫長的歲月中,除了自己之外,再不曾有人登臨升龍臺上!

  許久,金袍男子聲音沙啞道:“毀掉我族的,是因果書么……果然是它,我就知道……”

  他滿臉悲慟和苦澀,似想起什么往事,情緒都失控。

  蘇奕道:“你早已預料到因為因果書這件寶物,會給你們龍族一脈招惹彌天大禍?”

  金袍男子沉默許久,終于壓制住內心的情緒,道:“談不上是預料,而是一種擔心。”

  “太荒初期的時候,因果書這件混沌秘寶落入我龍族手中,按照我族族長叮囑,無論是誰,皆不得擅自動用因果書,否則,必遭不可預測的大劫。”

  “在那時候,我就已知道,這因果書很可怕!”

  “可我無論如何也沒想到,這件寶物竟然毀掉了我族!”

  說到最后,他面容悲戚,眼眶泛紅,內心的痛苦根本難以掩飾。

  旋即,他似意識到什么,猛地渾身顫抖,嘶聲大叫:“不,不對!真正讓我族遭難的,是我!我才是那個十惡不赦的罪人!!”

  聲音凄厲,響徹天地。

  蘇奕不禁吃驚。

  ps:第二更晚上6點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