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 升龍臺八重關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石碑深埋在坍塌的山體廢墟中,只露出一小部分。

  樊騅抬手就把石碑拔出,足有丈許高,拂去灰塵,露出的石碑表面呈如墨般的黑色,表面鐫刻著繁密的龍宮秘文。

  蘇奕和羲寧走上前,端詳起來。

  “此地的確是東海龍宮一等一的試煉之地升龍臺,而這石碑上鐫刻的秘文,則是和升龍臺有關的一些秘辛。”

  半響,蘇奕說道,“按石碑記載,升龍臺分作八層石階,代表被龍族仙王視作大道囚籠的八重修行壁障,每一層,皆烙印龍族一脈獨有的大道本源之力。”

  “闖過八層石階,便似困龍升天,登臨升龍臺,獲得‘大道龍脈’的本源力量淬煉身軀和大道。”

  “唯有龍族后裔中的妙境仙王,才有資格進入升龍臺試煉,非龍族之人進入其中,極容易遭難而亡。”

  聽到這,羲寧下意識抬眼看向蘇奕,“看來,道友和這一樁機緣無緣了。”

  蘇奕笑起來,道:“你不覺得,這樣的試煉才更有意思?”

  羲寧不禁怔住,心中油然而生一絲觸動。

  有些事情,于細節處見真章。

  有些人,舉手投足之間,自有大氣魄。

  蘇奕那看似隨意的話語,可卻讓羲寧體會到一種不一樣的曠世風采。

  須知,連她在聽到進行升龍臺試煉的條件時,都下意識認為,這樣的試煉太危險。

  可在蘇奕看來,這樣的試煉反倒更讓他期待!

  兩相對比,如何不讓羲寧感慨。

  樊騅都不禁多看蘇奕一眼。

  越和蘇奕接觸,他越能體會到,這年輕人是何等特殊和不同,也越讓他感到吃驚和敬重。

  而要知道,在最初相見時,他還以前輩高人的身份自居,渾沒有把這個仙界的年輕人當回事!

  蘇奕可沒想這么多。

  他掌指掐訣,唇中發出晦澀古怪的龍語。

  一股無形的力量波動,隨之再他指尖浮現,而后朝四面八方擴散出去。

  前方那座傾塌的大山上空,忽地產生一陣劇烈的空間漣漪。

  而后,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

  一座足有八百丈高的道臺,憑空顯露了出來!

  那道臺通體漆黑,有八層石階通往道臺頂部,每一層都有百丈高,堪比世間城池那高高的城門,石階表面覆蓋著復雜神秘的龍紋圖騰,彌漫出一縷縷蒼茫古老的龍息。

  羲寧一眼看出,這升龍臺極為特殊,屹立在一方獨立的空間之中,看似近在咫尺,可若實力不夠,根本就無法碰觸到!

  反之,若實力太過恐怖,一旦嘗試靠近過去,這升龍臺就會消失在那一方獨立空間內。

  “怪不得此地只適合證道太境的龍族強者進入,僅僅是這種布局,就已經將其他層次的強者拒之門外。”

  羲寧暗道。

  她心中有些遺憾。

  聽蘇奕說闖過升龍臺八重試煉后,就能獲得“大道龍脈”的力量淬煉道行,令她也心動不已。

  大道龍脈!

  世間獨一無二的一種大道本源,在神域之中都稱得上是可遇不可求的稀世造化!

  傳聞,大道龍脈是由“龍族始祖”所誕生的一方混沌中蘊生出來,對淬煉氣血和體魄,有著不可思議的妙用。

  這等造化,足可讓任何太境人物眼紅。

  須知,很久以前,龍族被視作萬靈主宰!

  在同等境界中,龍族一脈的強者足可碾壓其他族群的強者,原因就在于,龍族的血脈和底蘊無比恐怖!!

  “若出現什么狀況,按計劃行事。”

  蘇奕叮囑了一聲。

  羲寧頷首道:“好。”

  她扭頭吩咐道:“樊騅,做好準備,看這次能否斬幾個不開眼的角色。”

  “是!”

  樊騅肅然領命。

  之前在路上,他們就分析過,無論是青蕭等神子級人物,還是已經和巨鯨靈族合作的那些仙道巨頭勢力的強者,都曾在蘇奕手底下吃過大虧,這些仇敵注定不敢再輕舉妄動。

  可不代表那些仇敵會就此善罷甘休。

  不夸張的說,只要被這些仇敵抓住機會,他們絕對會毫不猶豫下死手!

  而此時此刻,只要蘇奕踏上升龍臺進行試煉,對那些仇敵而言,就是一個絕佳的動手機會!

  對此,蘇奕和羲寧都心知肚明,不過,兩者都不在意,反倒想借此機會,看一看能否釣出一些大魚!

  沒有再耽擱,蘇奕縱身而起,徑自掠上升龍臺第一層石階。

  道臺轟鳴,石階上覆蓋的龍紋發光,有璀璨的光雨涌現,有蒼茫的龍吟響起,一派神圣氣象。

  轉瞬間,蘇奕的身影消失在耀眼的光雨中。

  “消失了?”

  樊騅眼眸瞇起來。

  “似這等試煉之地,一步一秘境,不置身其中,便無法窺伺到其中發生的事情。”

  “原來如此。”

  同一時間。

  蘇奕出現在一片灰濛濛的混沌空間中。

  有陣陣蒼茫的龍吟在響起。

  “非我族類,立刻退去,否則,必遭天誅!!”

  一道大喝響徹,震懾神魂。

  蘇奕笑了笑,不予理會。

  旋即,混沌般的世界中,一抹金光乍現,直似風雷襲擊而至。

  仔細看,那赫然是一個身著金袍,周身繚繞著刺目雷霆電光的男子,身影偉岸,頭生一對龍角,一對眸開闔時,直似宙宇星空般,涌現出億萬星辰!

  蘇奕眸泛異色。

  這金袍男子并非活人,而是一道萬古不滅的意志力量,通體由神秘的混沌力量凝聚而成。

  若以氣息而論,當不弱于當世妙境大圓滿層次的仙王!

  “你是何人,竟敢擅闖我族升龍臺?”

  金袍男子開口,聲若雷霆轟震,震得四方混沌氣流翻騰。

  “我啊,一個因緣巧合路過此地的試煉者。”

  蘇奕淡然道,“你呢,又是龍族的哪個先人?”

  他用的是龍語。

  這讓金袍男子頓感意外,“我龍族的秘文,極少外傳,除非是得到我龍族一致認可的強者,否則,根本無人能勘破我族秘文的真正奧秘,我且問你,是誰傳授你的龍族秘文?”

  蘇奕心中一動,道:“李浮游。”

  他倒也沒撒謊,他所掌握的龍宮秘文,是從靈魂戰偶雷澤那里學來,而雷澤是他第五世李浮游的仆從!

  “李浮游……”

  金袍男子眉頭皺起,“他是何人?”

  蘇奕頓感失望。

  他原本只是試探一下,看一看這金袍男子是否認得李浮游,說不準就能問出一些秘辛出來。

  可很顯然,這金袍男子不知道李浮游!

  這也讓蘇奕愈發感覺到,自己的第五世未免也太神秘和超然。

  負劍老猿只聽說過關于他的傳說。

  神女羲寧也僅僅只從她祖父口中得知,混沌秘寶六寸劍棺落入李浮游手中。

  而這金袍男子,分明是龍族的一位先祖所留的意志力量,此人必然是太荒時期的一位了不得的存在。

  可這金袍男子竟不曾聽說過李浮游這個名字,這一切,讓“李浮游”無疑變得愈發神秘起來。

  還不等蘇奕開口,那金袍男子自顧自道:“罷了,這些已無關緊要,既然你能夠掌握龍宮秘文,倒也有資格參與試煉。”

  他悍然出擊,揮掌之間,雷霆狂涌,凝聚為一道遮天蔽日的龍爪,橫空朝蘇奕抓來。

  這就動手了?

  蘇奕怔然,他身影閃避,道:“且慢,我還有話要說。”

  金袍男子面無表情道:“升龍臺上,不講任何情面,你也少跟我攀關系,想要通過試煉,就拿出真本事,否則,今日必將斃命于此!”

  轟隆!

  聲音還在回蕩,金袍男子氣息已變得無比可怕,縱身朝蘇奕暴殺而去。

  在他周身,有狂暴的雷霆肆虐,龍息吞吐,龍威浩蕩。

  隱約間,仿似有有一條巨大的龍影在他身后浮現,遨游星空,沐浴億萬雷霆,震得無數星辰亂顫!

  一道意志力量而已,卻比當世那些妙境大圓滿的角色都兇狂!

  而看到對方動手時的威勢,蘇奕都不禁懷疑,這金袍男子生前恐怕是龍族一脈的一位絕世大人物。

  其真正的修為,注定遠不止妙境層次!

  思忖時,蘇奕動作可不慢,直接迎沖而上。

  轟隆!

  眨眼間,兩者交手上百次,殺得這片混沌天地動蕩,毀滅般的力量洪流肆虐席卷。

  “這第一層試煉,好像也不過如此……”

  蘇奕暗道。

  當意識到這一點,他不再留手,決定結束戰斗。

  他頎長的身影猛地前沖,五指橫空一按,一股沛然莫御的偉力驟然迸發,直似天地翻覆,一舉將金袍男子的攻勢壓制。

  而后,伴隨著沉悶的碰撞聲,金袍男子被這一掌直接按在地上,禁錮在那再無法動彈。

  就像只手翻天,按住了一條蒼龍!

  “現在,能否好好聊一聊?”

  蘇奕問道。

  金袍男子面無表情道:“小家伙,才剛闖過第一道試煉,就以為可以在我面前囂張了?幼稚。”

  蘇奕眉頭挑了挑。

  就見金袍男子繼續道:“我在升龍臺第八層試煉等你,到時候,只要你能像這般只手將我鎮壓,我不介意給你一個對談的機會。”

  蘇奕:“?”

  這家伙的本尊,竟還曾在第八層試煉留下了意志力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