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 赤霆龍神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匆匆三天時間過去。

  一條孽靈魂影,在蘇奕面前化作光雨飄散消失。

  而他則陷入沉思。

  自穿過葬龍嶺的這三天時間里,他們一路朝龍宮遺跡深處行進,途中不曾再遇到其他對手,風平浪靜。

  這一路上,哪怕遇到一些實力恐怖的孽靈,也盡數被蘇奕鎮殺,并沒有發生多少意外。

  反倒是獲得了不少外界難得一見的寶物。

  諸如稀罕的仙藥、龍宮遺寶等等。

  一些獨特的仙藥,讓來自神域的羲寧和樊騅都嘖嘖稱奇,可見東海龍宮當年所擁有的財寶何等非凡。

  不夸張地說,他們這一路所收獲的寶物中,隨便拿出一件,擱在珍瓏坊的拍賣會上,就能拍出一個天文數字!

  不過,對蘇奕而言,真正的收獲是,從那些龍族強者所化的孽靈口中,讓他了解到了更多不為人知的秘辛!

  其一,太荒時期,東海龍宮的覆滅,的確和混沌秘寶因果書有關。

  但,真正毀掉東海龍宮的,乃是神明!!

  簡而言之,太荒時期,曾有神明降臨,給東海龍族帶來一場滅頂之災,而禍源則出在因果書身上!

  可惜,蘇奕并未弄清楚,當初降臨毀掉東海龍宮的神明究竟是誰,又有多少人。

  連身份也不清楚。

  從和那些龍族孽靈的對談中,也問不出個所以然。

  其二,東海龍宮的祖上,的確有一位神明,被尊奉為“赤霆龍神”,早在太荒初期的時候,就證道成神!

  在仙界證道成神,這個事實讓蘇奕都感到驚詫萬分。

  按他的了解,太荒時期的時候,仙界就已經沒有了成神的契機。

  負劍老猿就曾談起,太荒中期的時候,李浮游的弟子“落長寧”就是在證道成神的那一步時,遭受神劫打擊!

  而在太荒末期,諸神更是掀起一場浩劫,專門針對世間的太境人物,落長寧身邊的老仆,就是死在那一場浩劫之下。

  同樣,負劍老猿也是在那一場浩劫中遭劫!

  可現在,蘇奕才知道,太荒時期的時候,成神之路并未真正徹底消失,起碼東海龍族的“赤霆龍神”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不過,讓人驚悚的是,這位“赤霆龍神”在成神不久,東海龍宮就遭遇了那一場彌天大禍,連赤霆龍神似乎都沒能逃過此劫!

  對于此事,蘇奕專門問詢了一下羲寧,畢竟對方的先祖就是太荒初期的大人物。

  羲寧的答復很簡單。

  成神的契機,和紀元法則有關。

  只要找到紀元法則,就能參悟其奧秘,掌控其力量,從而點燃神火,凝聚神格,證道成神!

  而在太荒初期,和成神之路息息相關的,便是那傳聞中誕生于仙界混沌本源中的九件紀元至寶。

  也就是混沌九秘!

  可以確定的是,那位帶著“竊天鉤”“劫運傘”離開仙界的大能者,必然就是在仙界證道成神的!

  而東海龍族的“赤霆龍神”既然能成神,或許就和“因果書”有關。

  這個解釋,得到了蘇奕的認可。

  不過,他心中卻有些異樣。

自己的  第五世李浮游當初擁有“咫尺劍”這件混沌秘寶,當初的他,是否也已證道成神?

  可若如此,為何他又會把“咫尺劍”封印在了那六寸劍棺內?

  這其中,必有隱情!

  “若是第五世的道業力量能夠覺醒就好了,根本無須這般猜測,自可對太荒時期發生的一切了如指掌。”

  蘇奕心中暗嘆。

  太荒時期,一個遙遠無比的古老歲月,關于那一段時期發生的一切,早已化作歷史的塵埃。

  強大如當年的王夜,對太荒時代的了解也僅僅只是冰山一角,不曾窺伺到太荒時代的全貌。

  可若能覺醒第五世李浮游的記憶,這一切都將一目了然。

  “這次在東海上,若能找到浮游舟,或許就能喚醒第五世的道業力量,哪怕不行,以后等我證道太境時,也可以從那六寸劍棺中入手!”

  蘇奕思忖。

  “道友,可有什么新的發現?”

  羲寧走來,一襲簡樸素凈的麻衣,愈發襯得她肌膚白皙瑩潤,身姿卓絕脫俗。

  蘇奕搖了搖頭,道:“我如今已大致能判斷出,當年龍宮一族在覆滅之前,恐怕都沒想到,那一場災禍來的會那般嚴重和突然,以至于遭難而亡時,都不清楚敵人究竟是誰。”

  想了想,他補充道:“或許,唯有龍宮一族真正的頂尖大人物才清楚內情,比如……那位赤霆龍神。”

  這時候,樊騅忍不住道:“若那赤霆龍神當初也遭劫而亡,會否也淪為了孽靈?”

  這個揣測,讓蘇奕和羲寧皆凜然。

  神明隕落時,會被因果業障侵蝕,而化為孽靈嗎?

  或許有這個可能!

  “等抵達龍宮一族的‘祭靈祖祠’時,應該就能查出一些真相。”

  蘇奕道。

  在敖月給他的地圖中,“祭靈祖祠”是龍宮最核心的重地,早在太荒時期的時候,就被列為宗族禁地!

  按蘇奕推測,無論是那所謂的龍宮寶庫,還是混沌秘寶因果書,亦或者是和赤霆龍神有關的線索,或許都能在“祭靈祖祠”附近找到線索!

  “祭靈祖祠……依我看,巨鯨靈族的井城等人,或許早已抵達那里。”

  羲寧輕語。

  “敵人若都能匯聚在那,就更好了。”

  蘇奕長長伸了個懶腰,拿出酒葫蘆,道,“恰好可以畢其功于一役,就此一勞永逸。”

  羲寧不由莞爾。

  想了想,她認真叮囑道:“道友,別忘了我說的話,其他人或許不算什么,但那些神子人物,無疑是最危險的,一定不能掉以輕心。”

  蘇奕點了點頭。

  在路上的時候,羲寧就曾專門跟他談起神子級人物的事情。

  這些神子,不止實力恐怖,底牌眾多,關鍵是哪怕他們遭受性命之危,都擁有化解脫困的手段!

  這種手段,羲寧也有,乃是來自“神明”的一股意志力量!

  按羲寧所言,就是遇到神明的打擊,像她這樣的神明后裔,都能從容地逃出生天!

  這讓蘇奕感到很棘手。

  原本,他還想借此機會,看能否滅殺一些神子。

可了解了這些神子級人物的底牌后,連他  也不得不承認,要想弄死對方,的確很難很難。

  當然,事無絕對。

  這里是龍宮遺跡!天地間的規則力量中籠罩著因果之力!

  除此,還有“因果書”這個一直未曾顯露蹤跡的混沌秘寶,這一切對他們神子而言,何嘗不是懸在頭頂的威脅?

  若能抓住機會,蘇奕可不認為,無法殺死那些神子!

  不過,現在談這些還早。

  “走吧,前邊就是‘升龍臺’,據說是龍宮一族一等一的試煉之地,我們也去見識見識。”

  蘇奕飲了一口酒,邁步朝前行去。

  “道友看起來好像并不著急。”

  羲寧若有所思。

  蘇奕笑了笑,指了指自己,“這龍宮遺跡中,只有我能勘破龍宮秘文。”

  羲寧頓時明白過來,抿嘴輕笑。

  這龍宮遺跡中的機緣之地,大多都和龍宮秘文相關。

  像那被列為龍宮禁地的“祭靈祖祠”,必然也如此。

  若無法破解龍宮秘文,想找到“祭靈祖祠”中的機緣絕對是癡心妄想。

  故而,蘇奕根本不必著急。

  機緣就在那,其他人根本帶不走。

  真正該著急的,是那些仇敵才對!

  畢竟,蘇奕就如掌握著一把鑰匙,沒有這把鑰匙,就無法開啟龍宮遺跡中的機緣之地!

  這讓那些仇敵焉能不焦急?

  “可他們已經三天沒有動靜了,我懷疑……他們怕是在醞釀什么陰謀!”

  樊騅皺眉。

  他很清楚,那些神子級人物絕不是膽怯之輩。

  可現在,都已過去三天,也沒見到那些神子級人物的蹤跡。

  “無須理會,什么陰謀詭計,都只是小道。”

  蘇奕微微搖頭。

  交談時,遠處天地間,出現一座傾塌在地的大山。

  大山像被從中間攔腰削斷,一部分山體已陷入大地,頂部顯得很平整。

  和葬龍嶺一樣,那里的天穹上同樣覆蓋著厚重的血色雷云,有潮水般的規則力量激蕩其中,泛起猩紅的光,令人心悸。

  大山附近區域,則籠罩在霧靄之中。

  當蘇奕他們抵達時,就見那傾塌的山體上,殘留著許多血漬,以及一些散落于地的寶物碎片和枯骨。

  無疑,當年那一場彌天大禍發生時,這里也曾發生血腥慘烈的戰斗!

  “這里就是升龍臺?”

  羲寧一怔。

  在路上,她已聽蘇奕談起,升龍臺是龍宮一族最為至高的試煉之地,在太荒時期,只有即將證道太境的龍族強者,才有機會踏上升龍臺。

  當年龍族的傳功長老敖月,就是在“升龍臺”上進行試煉,一舉激發一身潛能,抓住證道太境的契機!

  “應該就是這里。”

  蘇奕目光掃視四周,“等我抓一個殞命在此的龍族孽靈,問一問便知。”

  他正要行動,正在遠處查探情況的樊騅忽地開口道:“快看,這里有一截石碑!其上刻著許多龍宮秘文!”

  頓時,蘇奕和羲寧的目光都齊齊看了過去。

  ps:出門排隊核酸……第二更中午12點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