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 化解因果業障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空間漣漪起伏,一道身影憑空而現。

  赫然是巨鯨靈族太上長老井城。

  羲寧秀眉微蹙。

  蘇奕卻并不奇怪。

  在進入龍宮遺跡的時候,井洪宇曾交給他一塊玉簡,言稱若遇到危險,只需捏碎玉簡,就能得到他們巨鯨靈族的救助。

  而如今,這塊玉簡還在他身上,井城能夠主動找來,也就不奇怪。

  “老朽不請自來,還請各位道友見諒。”

  井城笑著走來,一一見禮。

  蘇奕似笑非笑,道:“說說吧,為何要不請自來?”

  井城神色莊肅道:“自然是為了能夠和道友一起去探尋這龍宮遺跡中的造化。”

  蘇奕哦了一聲,忽地說道:“你是否已知道了我的身份?”

  井城眼眸微凝,驚嘆道:“道友慧眼如炬,老朽佩服。”

  蘇奕若有所思道:“如此看來,我和公羊羽等人那一戰的消息,你也早已知道了。”

  井城:“……”

  面對蘇奕的目光,他莫名地感到一絲不自在,就像內心的秘密早已對方窺破了一般。

  穩了穩心神,他點頭道:“的確如此。”

  蘇奕直接道:“合作也可以,不過,我需要看到你們巨鯨靈族的誠意,否則,此事免談。”

  井城眉頭不易察覺地皺了皺,旋即笑道:“正當如此,老朽可以保證,接下來的行動中,獲得的一切機緣,道友皆可以占一半!”

  蘇奕笑起來,道:“這也叫誠意?”

  井城卻并不著惱,試探道:“道友不妨說出自己的條件,若老朽能答應,絕不皺眉!”

  蘇奕伸出兩根手指,道:“兩個條件,第一,獲得的機緣,我和羲寧道友要占八成。”

  井城眉頭頓時皺起,臉上的笑容消失,心中涌起說不出的慍怒,這家伙的吃相簡直太難看!

  可最終他忍住了,沒有著急表態。

  蘇奕語氣隨意,道:“第二,我一向不喜被人算計和坑騙,你若想讓我相信你的誠意,現在就放開自己的識海,讓我在你神魂中留下一道秘印。”

  聽完,井城臉色徹底變了,怒道:“道友,這條件未免也太過分了吧?”

  蘇奕笑了笑,道:“你放心,我還不屑用神魂秘印的力量,來鉗制和威脅你,無非是為了在合作的時候,避免被你們巨鯨靈族算計罷了。”

  井城神色一陣陰晴不定,道:“道友的擔心,老朽理解,這樣吧,我用道心發誓如何?”

  蘇奕搖頭道:“我從來不信任何誓言,你若答應,我同樣會答應和你們合作,當然,你也可以選擇拒絕。”

  井城胸腔一陣起伏,明顯慍怒。

  可蘇奕卻不再理會他,自顧自飲酒。

  井城沉默許久,道:“這龍宮遺跡,殺機遍布,若不和我們合作,道友就不擔心接下來的行動中,會遇到許多不可預測的殺劫?”

  蘇奕笑道:“威脅我?”

  井城神色平靜道:“老朽只不過是在陳述一個事實,畢竟,道友自己也該清楚,你已徹底得罪了青蕭、金逐流等神子級人物,而若是讓那些來自仙界各大巨頭勢力的強者知道你的身份,怕是同樣會被敵視。”

頓了頓,他說道:“這等情  況下,唯有選擇和我們巨鯨靈族合作,才是最明智的,不是么?”

  蘇奕淡然道:“無須廢話,我只問你,是否答應這兩個條件。”

  井城臉色很陰沉。

  可最終,他強自按捺住內心的憋悶,道:“老朽會好好考慮,等考慮清楚了,自會再來拜見道友,告辭。”

  說罷,他正要離開。

  冷不丁地,蘇奕出現在他身前,認真說道:“依我看,你還是在這里考慮清楚為好,我給你一刻鐘的時間,應當足夠了。”

  說話時,他已探手朝井城肩膀抓去。

  附近空間紊亂,井城的身影竟是在這間不容發之際,憑空消失不見,也讓蘇奕這一擊落空。

  蘇奕不禁挑眉,霍然扭頭。

  就見數千丈外的天穹下,井城的身影浮現而出,只是那張老臉已經變得鐵青無比。

  “蘇奕!你這就叫敬酒不吃吃罰酒!”

  井城眼神森然,“既然如此,接下來的時間,你最好小心一些,千萬別出事了!”

  聲音還在回蕩,井城的身影憑空消失不見。

  羲寧正要去追,蘇奕搖頭道:“不必追了,那老家伙應當掌握了一件龍宮一族所留的寶物,能夠借用此地的天地規則之力進行挪移,除非提前封禁這片天地,否則,很難將他留下。”

  之前,他注意到在井城手中,握著一塊令牌,這塊令牌和周虛中的規則力量產生奇妙的呼應,從而讓井城有驚無險地逃遁而去。

  羲寧道:“道友之前為何不先虛與委蛇,答應和他合作,等行動的時候,再收拾他?”

  蘇奕搖頭道:“不妥,他們巨鯨靈族對龍宮遺跡的情況了如指掌,占盡地利,一旦包藏禍心,注定防不勝防。”

  羲寧道:“可如此一來,那井城必恨你入骨,不排除會和其他人合作,一起來對付你。”

  蘇奕能夠破解龍宮秘文,無論是井城所代表的巨鯨靈族,還是其他人,注定都對他志在必得!

  一旦井城豁出去,選擇和其他陣營的強者合作,事態就變得棘手了。

  畢竟,井城他們對龍宮遺跡的情況最為熟悉!

  “無須擔心。”

  蘇奕長長伸了個懶腰,道,“在這龍宮遺跡,巨鯨靈族的優勢,在于占盡地利,可他們不懂龍宮秘文,注定還未真正摸清楚這龍宮遺跡的一切秘密。”

  “哪怕他們和其他陣營聯手,也談不上威脅。”

  說到這,蘇奕眼神變得意味難明,“說句不客氣的話,接下來這段時間,他們最該提防的,應該是來自我的報復才對。”

  羲寧訝然,敏銳看出蘇奕似乎早已胸有成竹,有了應對之策!

  “道友打算如何做?”

  羲寧被勾起好奇心。

  蘇奕神秘一笑:“接下來你就知道了。”

  兩個時辰后。

  一片霧靄繚繞的廢墟中,有著一座早已干涸的池塘。

  一縷縷銀色星輝從池塘底部彌漫而出,如夢似幻。

  “道友不妨猜一猜,那池塘底部埋藏的是什么。”

  遠遠地,蘇奕等人的身影憑空出現。

  “必然是某種寶物。”

  羲寧輕聲道。

  “錯了,應該是一樁和龍宮遺跡有關的秘密。”

  蘇奕笑說道。

  “秘密?”

  羲寧一怔。

  就見蘇奕已經展開行動,身影一晃,就出現在那池塘高處,隨著探手一抓。

  池塘底部的巖層四分五裂。

  一道銀燦燦的神虹激射而出。

  那赫然是一塊巴掌大小的玉佩,邊角有殘缺,彌漫著如夢似幻般的銀色星輝。

  “你們……也要搶祖父給我留的傳功玉佩么?”

  伴隨著一縷冷幽幽的聲音,一道猩紅虛影隨之從那塊玉佩上浮現而出。

  赫然是一道孽靈!

  仔細看,隱約能辨認出,這孽靈是一個女子,長發披散,額頭生有一支晶瑩的龍角。

  羲寧一眼就看出,那女子孽靈生前必然是一位太境存在,并且修為極為強大。

  哪怕淪為孽靈,那等威勢都足可以去和頂尖層次的太武階強者媲美!

  “這恐怕是一個龍族后裔!”

  同一時間,蘇奕精神一振。

  “那就……死去吧!”那女子孽靈眼眸猛地變得猩紅,渾身爆發出兇厲可怖的煞氣。

  轟隆!

  那片天地動蕩。

  女子孽靈宛如一道光,殺向蘇奕。

  速度之快,聲勢之恐怖,驚世駭俗!

  “也不知道,他會如何應對。”

  這一瞬,羲寧那一對星眸望向蘇奕,他早聽樊騅說過,蘇奕曾殺得金逐流、卿舞和公羊羽落荒而逃。

  可畢竟不曾親眼目睹。

  而現在,機會來了。

  就見蘇奕不閃不避,屹立原地不動,唯有右臂探出,當空一按。

  天搖地晃,十方皆顫。

  女子孽靈暴殺而來的身影,直接被鎮壓在那片虛空中,再無法動彈。

  羲寧:(°ο°)

  樊騅:▄█▀█●

  如此強大的一個孽靈,就這么輕而易舉一掌鎮壓了!?

  樊騅佩服得五體投地。

  羲寧也睜大星眸,清麗的小臉有些呆滯。

  接下來,就見蘇奕掌指捏印,一縷縷玄墟奧義縈繞指尖,締結為一門和驅除邪祟有關的法印。

  隨著法印按下,一道道玄墟神光掠出,將那女子孽靈周身層層覆蓋。

  肉眼可見,女子孽靈身上那猩紅的因果力量劇烈翻騰,就像雪融于水似的,化作一縷縷煙霧消散。

  幾個眨眼間而已,女子孽靈就化作一道虛無般的魂影。

  “這家伙,竟能化解‘因果業障’之力!?”

  羲寧心中一震,被驚到了。

  樊騅也傻眼。

  只覺眼前所見,那般不可思議。

  因果,一如紀元秩序,覆蓋在龍宮遺跡的天地規則之中,哪怕是他們這等來自神域的強者,都不敢輕易去碰觸。

  否則,必會被“因果業障”纏身!

  可現在,蘇奕輕描淡寫之間,就將這等堪稱禁忌般的力量化解了,任誰能不驚?

  而此時,蘇奕毫不猶豫捏碎一顆和修復神魂有關的仙丹,磅礴的藥力頓時化作霧靄,籠罩在那女子孽靈的魂影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