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一十四章 識破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就在公羊羽愣神之際。

  一記霸道的耳光抽在他臉上,面頰塌陷,腦袋差點被拍碎,整個人凌空旋轉著倒飛了出去。

  也幸虧他在關鍵時刻及時躲避,否則,這一巴掌足可拍碎他的腦袋!

  遠處的卿舞和金逐流皆震驚。

  神明秘寶怎可能會被一個仙王毀掉?

  須知,似這等寶貝,是他們這些神子的底牌,足可威脅到太玄階人物的性命!輕易不會動用。

  誰能想象,會被人這般輕易毀掉?

  “不好!”

  眼見蘇奕再度朝公羊羽殺去,卿舞第一時間出手。

  她手中火紅的長鞭鑿穿長空,如靈活的毒蛇般,朝蘇奕攔腰阻截。

  蘇奕頭也不回,掌指如刀,朝下一斬。

  砰!!

  長鞭如遭雷擊,癱軟無力垂落。

  那霸道的力量,震得卿舞手腕劇痛,長鞭差點脫手而飛。

  不過,趁此機會,金逐流已橫空挪移,襲殺而來。

  他袖袍一揮,一柄電光繚繞的紫色飛劍激射而出,直取蘇奕脖頸,同時雙手結印,施展一門至高神通,驀地有萬千漩渦浮現。

  漩渦之間,形成扭曲的撕扯力量,彼此交錯呼應,讓蘇奕所在那片虛空卷入可怕的漩渦亂流中,轟然傾塌。

  蘇奕眉頭一皺,顧不得追擊公羊羽,先是一拳砸飛那一柄紫色飛劍,緊跟著腳下一踏,身影暴沖而起。

  轟隆!

  那一踏之力,一舉踩碎那無數漩渦。

  而蘇奕已揮拳殺向金逐流。

  鐺!!

  金逐流全力出手硬撼,可卻被一拳砸得倒退出去,渾身氣息翻騰,難受得差點吐血。

  他這才深刻體會到,蘇奕的戰力是何等逆天,簡直都堪比太和階層次的強者!

  “起!”

  卿舞衣袂飄曳,揮動長鞭殺來。

  而公羊羽已得到喘息的機會,毫不猶豫也再度殺來。

  一時間,兩位神子和一位神女一起,和蘇奕激烈廝殺起來,那片天地紊亂,山河動蕩。

  可讓人們驚悚的是,就是在這圍攻的局勢下,公羊羽、卿舞和金逐流都被壓著打!

  “去!”

  卿舞抬手拋出一盞雪白的八角宮燈,當空大放光明,恐怖的燈火如水銀瀉地,裹挾著禁忌般的神明之力席卷而出。

  這無疑又是一件神明秘寶,有焚天滅地之威。

  神異袖袍鼓蕩,橫空一掌按下。

  遮天蔽日的輪回力量如深沉的大淵橫移,那漫天燈火轟然熄滅,連同那一盞八角宮燈都四分五裂。

  而蘇奕憑空一閃,袖袍猛地甩動。

  直似甩袖拂塵埃,看似平常無奇的一擊,卻把卿舞砸飛出去,身上晶瑩雪白的肌膚都裂開,鮮血流淌。

  “死!”

  金逐流大喝,砸出一道神明秘符,隨著秘符炸開,無數密集如潮的劍氣呼嘯而出,皆烙印禁忌般的殺伐毀滅力量。

  可依舊是徒勞。

  蘇奕看也不看,揮掌如劍,當空一劃。

  一道烙印著輪回奧秘的劍意乍現,一如無堅不摧般,所過之處,密集如潮水的劍氣轟然碎裂。

  “這怎可能!?”

  金逐流難以置信。

  什么神通秘術和寶物,皆被蘇奕一力破之!

  而他們那太武階層次的實力,根本就無法撼動蘇奕!

  這讓他們焉能不驚?

  咔嚓!

  骨骼斷裂聲響起。

  本就負傷嚴重的公羊羽,被蘇奕一腳踹碎右腿膝蓋,嘴里發出吃痛的大叫聲。

  而蘇奕的右手,已經一把攥住公羊羽脖頸。

  可就在這一瞬,公羊羽胸前懸掛的一枚黑色玉珠忽地發光,釋放出一股恐怖禁忌的法則力量,竟是硬生生將蘇奕的手指震開。

  趁此機會,公羊羽閃身挪移到極遠處。

  他滿臉驚駭,渾身都在顫抖。

  之前,他這樣一個太玄階層次的神子,差點就被一個仙王殺死!!

  那死亡的氣息,仿似兀自縈繞在脖頸間,讓公羊羽心有余悸,根本不用想就知道,若非他身前懸掛的那件寶物,他都來不及去拼命,便會被滅殺當場!

  “古怪,那是何等秘寶?”

  必殺的一擊失手,讓蘇奕也有些意外。

  不得不承認,這些神子級人物的確很難纏,哪怕修為壓制在太武階層次,可身上的底牌卻層出不窮!

  心念轉動時,蘇奕手中動作可沒停下,直接朝距離最近的卿舞殺去。

  他身影閃爍,氣勢如虹,一身劍意貫沖天地之間,那等神勇,自有所向披靡,舍我其誰之勢。

  卿舞、金逐流等人都很憋屈。

  受制于天地規則的約束,他們根本不敢動用真正的實力,而在太武階層次,他們又都不是對手。

  哪怕動用身上的底牌都不行!

  這還怎么打?

  很快,卿舞和金逐流也負傷,無比狼狽。

  遠處觀戰的那些東海各大勢力的仙王,都已呆滯在那,內心生出說不出的惘然。

  那可是神子級人物!

  所動用的修為是太武階層次,所動用底牌是神明秘寶!

  可竟統統都沒用!!

  而那僅僅擁有仙王境修為的李玄鈞簡直就如一座無可撼動的大山,縱橫睥睨,無可匹敵!

  這任誰敢相信?

  “原來,他真正的實力竟恐怖到了這等地步……怪不得前不久在血渦海域上,秦劍書都吃了個大虧,連身邊的老奴雪愧銀都慘死當場寵……”

  樊騅心神震顫。

  蘇奕顯露出的戰力,讓他都感到匪夷所思,畢生修行的認知都遭受到沖擊,甚至快要被顛覆!

  因為在那號稱浩瀚無盡的神域,都從沒有發生過如此離譜的事情。

  仙王啊!

  怎可能橫跨一個大境界,殺得立足更高道途上的大能潰不成軍?

  最讓人無法理解,甚至是感到驚悚的是,足可威脅太玄階大能的神明秘寶,都在一個仙王面前統統沒用!!

  這一切,讓樊騅腦袋都有些發懵。

  鐺!!!

  戰場中,一把電光繚繞的紫色飛劍被轟飛出去。

  金逐流遭受反噬,唇中咳血。

  猛地,公羊羽嘶聲大叫:“我明白了,他根本不是什么李玄鈞,而是蘇奕!那個執掌輪回力量的異端!!”

  蘇奕!!

金逐流和卿舞臉色頓變,心中的種種困惑似被一道閃電劃破,也  隨之明白了過來。

  為何對方戰力那般逆天?

  很簡單,對方是永夜帝君的轉世之身!曾是這仙界獨尊于世的第一劍道帝君,獨斷一個時代!

  為何對方能克制和瓦解神明秘寶的打擊?

  自然和輪回有關!

  作為來自神域的神子級人物,他們在降臨仙界時,就肩負著滅殺蘇奕的使命,豈可能不知道,輪回這等力量何等禁忌?

  那可是足以讓諸神寢食難安的禁忌之力!!

  而在之前時候,金逐流等人之所以沒有想明白這些,就在于都潛意識把蘇奕當做了神女羲寧的屬下。

  再加上在過往那段時間,仙界各地都傳,蘇奕僅僅只是仙君修為,也讓他們根本沒想到,“李玄鈞”就是由蘇奕所扮!

  “蘇奕!!”

  “原來是他!”

  “只是,和傳聞中不同,他……他都已是妙境仙王,能夠去和太武階存在叫板!!”

  遠處,那些東海各大勢力的大人物們也都震撼,騷動不已。

  李玄鈞竟然就是那個兇名昭著的蘇奕!!

  這個真相,簡直石破天驚。

  “蘇奕!他是那個執掌輪回的家伙?”

  樊騅也明白了,只是這個真相,卻讓他感到匪夷所思,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

  少主若早猜測出蘇奕的身份,為何卻不曾親手將他殺了?

  這家伙,可是被諸神列為必須鏟除的“異端”啊!!

  而被識破身份,蘇奕并不奇怪。

  他也根本沒打算再隱瞞身份。

  當在場眾人都在震驚時,他根本沒有任何停手,兀自在強勢出手。

  他袖袍鼓蕩,劍氣滿乾坤,殺得那三位神子級人物節節敗退。

  金逐流和卿舞勉強還能支撐,可負傷慘重的公羊羽已經快要支撐不住了。

  眼見蘇奕再度殺來,公羊羽眼眸發紅,眉梢盡是狠色,厲聲道:“真以為本座好欺!?”

  他豁出去了,猛地一掌拍出。

  砰!!!

  驚天動地的碰撞聲中,蘇奕的身影竟被震得倒退出去。

  這還是開戰至今,蘇奕第一次被撼動。

  而此時,所有人都察覺到,公羊羽身上的氣息發生了變化!

  一如打開了自身封印,那原本被壓制在太武階的修為,在此刻節節攀升,一躍而入太和階!

  并且,還是攀升,還在暴漲!!

  那恐怖的威勢,令天地震顫,十方虛空轟然爆鳴,如潮水般翻騰。

  “這家伙瘋了嗎?”

  卿舞心顫,俏臉變幻。

  恢復全部實力,必會遭受天地規則的打擊,哪怕憑公羊羽的手段,可以活下來,可如此一來,勢必會影響他以后的成神之路!!

  這樣的代價,無疑太沉重。

  這也是為何之前他們在和蘇奕搏殺時,哪怕負傷累累,節節敗退,都強忍著內心的怒火,不敢動用真實修為的原因所在。

  可現在,公羊羽明顯豁出去了,要不計一切代價滅殺蘇奕!

  “瘋了嗎,不見得。”

  金逐流神色陰晴不定,他猜出了公羊羽的心思,“你不覺得,無論是這龍宮遺跡的機緣,還是這仙界的成神契機,都遠沒有比擒下這蘇奕更重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