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一十二章 角逐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龍宮遺跡就像一座大型秘界,隔絕于外。

  這里到處是荒蕪、蒼涼的破敗景象,一如一方遺棄的廢土。

  讓人無法想象,早在太荒時期的時候,東海龍宮一族究竟遭遇了怎樣一場彌天大禍,竟會讓他們世世代代居住的“祖地”,化作這樣一片廢墟遺跡。

  蘇奕邁步長空,身影如電光閃爍,一步邁出,便在萬千丈之外,速度之快,驚世駭俗。

  路上,想起羲寧之前的傳信,蘇奕不禁摸了摸鼻子。

  不得不說,羲寧真的很照顧他。

  不愿讓他牽連到風波中。

  可從另一方面而言,這何嘗不證明,在羲寧心中,他的實力還不足以去和青蕭、金逐流這些神子人物掰手腕?

  “倘若我是個吃軟飯的小白臉,遇到這樣的大腿,絕對死死抱住,言聽計從,絕不亂來……”

  蘇奕眼神有些異樣。

  羲寧來自神域,身份尊貴而特殊,自身更是太玄階層次的絕世大能。

  尤為難得的是,性情和姿容,皆堪稱絕代!

  恬靜時,空靈綽約,清麗絕俗,美得令人心顫,足可驚艷天下眾生。

  而她生氣時,則又那般強勢、孤傲和睥睨!

  一如女帝主宰,俯瞰九天十地。

  被這樣一個絕代神女如此照拂,換做其他男子,怕是早受寵若驚,欣喜若狂了。

  可蘇奕沒有。

  因為他一生行事,向來不靠天不靠地,只靠自己和手中的劍,向來不屑找靠山。

  自然不可能當個吃軟飯的小白臉。

  “在外界,遇到那些神子級人物,我還會忌憚三分,可在這龍宮遺跡……該忌憚和顫抖的,是他們才對!”

  蘇奕眸光幽邃,浮現一抹睥睨之意。

  在外界,那些神子級人物若不顧神禍的打擊而全力出手,的確很可怕,畢竟,他們自身都有著太玄階層次的實力。

  甚至,連他們身邊那些奴仆都有太和階的道行。

  這自然讓人忌憚。

  除此,在外界的時候,蘇奕為避免身份暴露,不曾動用佩劍和輪回力量,一身戰力也難以全部施展出來。

  可在龍宮遺跡不一樣。

  他已無須再忌憚,更無須擔心身份暴露的問題!

  “可笑的是,那些家伙還視我為獵物,以為我可以任憑宰割呢……”

  蘇奕心中輕語。

  “嗯?”

  忽地,他在那塊金色信符中感知到,樊騅的氣息忽地出現變化,竟是改變了方向!

  如此一來,別說去和羲寧匯合了,彼此距離只會越來越遠。

  “難道是樊騅那邊遇到了麻煩?”

  蘇奕心念轉動間,當即也改變方向,朝樊騅追去。

  從他這個方向,若全力動用萬界樹的力量挪移,不出半刻鐘,就能和樊騅匯合。

  樊騅在全力逃亡!

  在進入龍宮遺跡不久,他本打算第一時間去和羲寧匯合。

  不曾想卻在剛行動不久,就碰到了神子金逐流。

  一場沖突就此爆發。

  樊騅根本不是對手,故而第一時間就選擇逃遁。

還好,這龍宮遺跡的天地規則和外界不同,無論是太和階修為的樊騅,還是太玄階的金逐流,都不得不  把一身道行壓制在太武階層次。

  否則,必將遭受這片天地的鎮壓。

  也正因如此,才讓樊騅有了逃遁的機會。

  若換做在神域……

  以他的實力,根本就沒有任何掙扎的機會,早被太玄階的金逐流滅殺!

  不過,饒是如此,樊騅在逃往時,也遭受到重創。

  同樣是太武階,可金逐流這等神子人物掌握的力量和秘法,卻極端恐怖,遠不是樊騅可比!

  “樊騅,本座對滅殺你這等小角色沒興趣,只要你束手就擒,本座保證,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

  后方,遙遙傳來金逐流的聲音。

  他白衣勝雪,束發為冠,風采照人,掌間懸浮一柄電光流竄的紫色飛劍,步履不疾不徐,速度卻比挪移還快三分。

  正在漸漸逼近樊騅!

  而此時,樊騅已負傷慘重,渾身血淋淋的,長發散亂,臉色慘白。

  他沒有理會金逐流,要緊牙關,全力逃遁。

  “呵,冥頑不靈。”

  金逐流輕蔑地搖了搖頭。

  很快,樊騅臉色頓變。

  四面八方之地,正有一道道恐怖氣息朝這邊呼嘯而來,根本不加掩飾,很容易就能發現。

  “不好,金逐流那些幫手也來了!”

  樊騅心中一沉。

  “你看,再怎么逃,也終究是徒勞,慈悲不度自絕人,樊騅,是時候放棄抵抗了!”

  金逐流透著輕快的聲音從后方傳來。

  這一瞬,樊騅眸子中狠色一閃,朝另一個方向逃去。

  他拿出一塊金色信符,傳信給羲寧:

  “少主,恕屬下無法去和您匯合,您千萬莫要再來援救,否則,必會遭受那些大敵的圍攻!”

  做完這一切,樊騅深呼吸一口氣,拼命般朝遠處逃去。

  他不會因為自己牽累少主。

  這是他身為扈從必須做出的決斷。

  至于生死……

  他向來不在乎!

  唯一讓他感到遺憾的是,才剛抵達龍宮遺跡,還未能再去和少主見一面,就要把性命丟在這里了……

  世事無常,大抵如此。

  前方,出現一群身影,那是一眾來自蓬萊仙閣的仙王,氣勢洶洶。

  樊騅眼眸一縮,摒棄雜念,握緊了掌中的黑色長槍。

  “莫要和他死拼,秩序阻攔便可!”

  金逐流的聲音及時響起,提醒那些仙王。

  “是!”

  那些仙王領命,各祭出寶物,全力出手。

  樊騅長槍橫空,暴沖過去,勢如破竹般轟破一切阻截,眨眼間就殺出重圍。連那些仙王的陣型都被沖散,橫七豎八倒飛出去。

  “這……”那些仙王皆駭然。

  可樊騅突圍的速度再快,終究受到了一絲阻撓,金逐流抓住機會,抬手一拋。

  掌心懸浮的紫色飛劍激射而出,在樊騅背脊上劃破一道血淋淋的傷口,鮮血如瀑飛灑,白骨隱現。

  可樊騅根本不顧這些,全力逃竄。

  他已負傷嚴重,也根本沒想過有活命的可能,心中只有一個想法:

  逃得越遠,對少主就越有利!

  “咄!”

  驀地,一道雷霆般的道音響起。

  樊騅霍然抬頭,就見一座金燦燦的寶塔,橫空朝自己鎮壓而來。

  那寶塔化作千丈高,光焰如雨。

  僅僅是那等威勢,就讓樊騅幾欲窒息!

  可他卻咧嘴一笑,抬手扔出一道紫色秘符。

  紫色秘符化作一片禁忌般的秩序雷霆,橫空席卷,一舉將那一座寶塔轟飛出去。

  趁此機會,樊騅再次朝前逃去。

  “公羊羽!”

  在逃跑時,樊騅認出,之前祭出金色寶塔阻截自己的,乃是另外一位神子公羊羽,這讓心中愈發沉重。

  “古族羲氏老祖‘鎮宇神尊’煉制的符詔么,那‘紫魄道雷’所蘊積的紀元法則力量果然非同凡響。”

  公羊羽收起金色寶塔,眉頭皺起。

  “他已被逼迫得動用底牌,明顯已撐不住了,快追!”

  金逐流提醒。

  “好!”

  交談時,兩位神子聯手,全力出擊。

  除此,在不同的方向上,和他們一個陣營的強者,都在朝這邊匯聚而來。

  就如一場彌天大網,正在朝樊騅一個人包抄過去,不斷收緊!

  片刻后。

  一道青色倩影從遠處殺來,抬出一條火紅的神鞭。

  神女卿舞!

  她穿著寬袖青裳,儀態婀娜,動手時則迅疾如風,一鞭之下,將那片虛空都抽碎,四分五裂。

  樊騅發出怒吼,揮動長槍與之硬撼。

  喀嚓!

  長槍直接被抽碎,四分五裂。

  那火紅的長鞭落在樊騅身上,打得他整個人倒飛出去,那雄峻的軀體上,留下一道觸目驚心的裂痕。

  給人的感覺,就像力道再大一些,就能把他整個人抽碎!

  “我實在不理解,你一個古族羲氏的奴才而已,為何要如此拼命呢?”

  卿舞拎著那一條火紅長鞭,嫵媚的眸中盡是譏誚和不屑。

  樊騅憑虛而立,渾身殘破,鮮血止不住的流,重傷垂死。

  可他腰脊依舊站得筆直。

  只是,當看到四周的景象時,他不禁暗嘆。

  那四面八方之地,神子金逐流、公羊羽率先趕來,而在更遠的地方,還有其他一些強大的氣息正在朝這邊匯聚。

  無疑,他已經被徹底圍困,再無退路!

  “別讓他死了,還要以之為誘餌,釣出羲寧和李玄鈞。”

  金逐流悠悠開口。

  “果然,他們的目的根本不是我,而是少主和李道友!”

  樊騅的心都沉入谷底。

  “也好,那就先擒下他,等青蕭、秦劍書他們趕來后,再進行處置。”

  卿舞巧笑嫣然。

  她手腕一抖,那一條火紅長鞭掠空而起,朝樊騅席卷過去。

  這一瞬,樊騅卻毫無懼色。

  他早意料到今日在劫難逃,豈會畏懼?

  不過……

  哪怕是死,他也要拉一些墊背的,為少主鋪路!!

  當卿舞出手時,樊騅也動了。

  殘破染血的雄峻軀體,驟然響起驚天般的轟鳴聲,而他的精氣神則宛如燃燒般,他一身的修為則像打開了封印,一下子暴漲一大截。

  這一瞬,樊騅徹底豁出去,不再壓制修為,全力出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