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 因果之力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猩紅的霧靄瘋狂般涌入長袍男子體內。

  他的臉龐、肌膚、乃至于發絲都變得赤紅,像燃燒起了火焰。

  到最后,連眼眸都變成猩紅如燃的光澤。

  “不——!”

  長袍男子凄厲尖叫,那痛苦猙獰的模樣,讓遠處那手握青銅大弓的灰衣老者背脊直冒寒氣。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蘇奕眉頭也皺了皺。

  一位妙境大圓滿層次的仙王,只差一步就能證道太境,可此時,卻疑似在被一株青乙火桃樹奪舍!

  這簡直匪夷所思。

  猛地,長袍男子抬起頭,猩紅的眸看向那手握青銅大弓的灰衣老者。

  “你……也想奪走本座的青乙火桃樹?”

  他渾身氣息暴戾,披頭散發,面頰猙獰,完全像變了一個人。

  灰衣老者倒吸涼氣,轉身就逃。

  “無論是誰,只要敢覬覦本座的輕易火桃樹,都得死!!”

  猛地,長袍男子發出一聲嘶叫,身影暴沖而出。

  他一張抓出,猩紅的火焰化作萬千神鏈,覆蓋長空,也將那灰衣老者的退路封死。

  而隨著他張開的手掌一抓,萬千神鏈頓時收攏,像大網一般,團團朝灰衣老者圍困過去。

  “開!!”

  灰衣老者怒吼,直接掄起青銅大弓猛砸。

  可卻是徒勞,轉瞬間而已,他就被無數神鏈捆縛,神鏈上釋放出的猩紅神焰,將他整個人燒成灰燼,剎那間就暴斃當場。

  一位妙境后期的巴蛇靈族仙王,就此暴斃!

  自始至終,都幾乎沒有掙扎之力。

  蘇奕眉頭微皺。

  這長袍男子,看起來的確像是被奪舍了!

  而奪舍他的,極可能是一位太境層次的角色,否則,斷不可能如此厲害了。

  “你也逃不掉!”

  驀地,長袍男子猛地扭頭,猩紅的眸看向遠處的蘇奕。

  還不等蘇奕開口,他已宛如瘋狂般,暴殺而來。

  萬千猩紅神鏈涌現,籠罩而下。

  蘇奕一聲冷哼,雙手揚起,當空一抓一撕。

  那無數猩紅神鏈如紙糊般,被撕裂成無數塊,轟然飄散。

  可詭異的是,那些飄散的猩紅光雨,卻釋放出一股詭異的氣息,一舉將蘇奕所在的那片虛空籠罩。

  嗤嗤!

  蘇奕的大道護體力量遭受侵蝕,一絲絲猩紅的光線,透過他的護體之力,朝他身上蔓延過去。

  蘇奕眼眸微凝,運轉一身道行,才將那一絲絲的猩紅光線碾碎磨滅。

  這是什么力量?

  詛咒之力、罪愆之力、怨靈之力?

  都不是!

  那絲絲縷縷的猩紅光線,能夠輕而易舉侵蝕仙王級大道力量,也是蘇奕前世今生頭一次見識到。

  不等蘇奕想明白,長袍男子探手一抓,一桿猩紅的戰矛凝聚在手,而后橫移長空,暴殺而來。

  僅僅那等威勢,已超出仙王境范疇!

  蘇奕皺了皺眉,直接迎上去,一拳之下,猩紅戰矛轟然崩碎。

而蘇奕的拳勁則勢如破竹般,一路砸在長袍男  子胸膛。

  砰!!!

  長袍男子身影倒射出去,胸膛凹陷,七竅淌血,唇中發出凄厲痛苦的尖叫。

  還不等他站穩,蘇奕縱身一閃,已直接抓住他的脖頸,掌指間力量迸發,狠狠轟進對方軀體內。

  長袍男子軀體直接四分五裂,鮮血飛灑。

  可這一瞬,卻有一道猩紅的虛影猛地竄出,朝近在咫尺的蘇奕撲過去。

  蘇奕反手一巴掌抽過去,猩紅虛影直接飛出去。

  這時候,蘇奕才看清楚對方的模樣,這是一道人不人鬼不鬼的魂體,渾身繚繞著猩紅的霧靄,不斷蠕動,面容模糊不清,身上的氣息則極端詭異兇厲。

  “奇怪,分明看著像怨靈,卻又不像。”

  蘇奕眉尖微皺。

  在他感知中,這猩紅虛影更像是一種詭異的力量,只不過是侵占了一道靈魂為載體。

  簡單來說,這猩紅虛影,曾被一股詭異的力量侵蝕和奪舍!

  這無疑很不可思議。

  “殺!”

  猩紅虛影再次殺來,瘋狂無比,簡直沒有理智似的。

  蘇奕掌指一叩。

  下一刻,這猩紅虛影就被徹底鎮壓在虛空中,動彈不得。

  蘇奕有心試探對方的底細,并未下狠手,隨著將對方鎮壓,他分出一縷神念,如劍鋒般鉆入對方眉心之地。

  轟!!

  剎那間,一股狂暴的詭異力量順著蘇奕的神念,沖進他的識海中。

  “那青乙火桃樹是本座栽種,本座就是死,也不會讓人搶走!神明也不行!!”

  “貪婪是萬劫之源?狗屁!本來就是老子的東西,何來貪婪?”

  “殺!殺!殺!”

  ……癲狂般的咆哮聲,在那詭異力量中出現,滾滾猩紅的霧靄,開始在蘇奕識海中彌漫。

  貪婪,萬劫之源!

  蘇奕心中一震。

  他想起曾破解過的那些龍宮秘文,其中就有這句話。

  除此,還有福禍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一類斷斷續續的話語。

  而當時,神女羲寧曾據此推斷出,龍宮一族的覆滅,和混沌九秘之一的因果書有關!!

  難道說,這猩紅虛影身上那詭異的力量,乃是因果之力?

  意識到這一點,蘇奕心念一動,運轉玄墟大道的力量,神識凝聚如劍,橫掃識海。

  轟隆!

  那滾滾猩紅霧靄,如遭到克星的打擊,剎那間就被抹除!

  而那一股涌入蘇奕識海的詭異力量像受到驚嚇般,瞬息間就朝外識海外逃去。

  可又哪可能逃得掉?

  隨著蘇奕動用玄墟奧義,他的識海中衍化為一尊大若無量的神魂法相,沐浴在幽暗神秘的玄墟道光之中,剎那間便把那一股詭異力量磨滅一空!!

  “果然可行!”

  蘇奕精神一振。

  他所掌握的諸般大道力量中當屬玄墟奧義最為神秘,比之輪回都不遑多讓。

  這門大道力量來自“第一世”所贈,是從那神秘的命運長河中凝聚,能夠斬因果羈絆、斷宿命牽連!

當初,第一世所留的玄墟奧義,是為了讓蘇奕在覺醒前世道業力量時  ,不受前世影響。

  可現在,蘇奕已經見識到,玄墟奧義的確很強,強大到能夠輕而易舉磨滅那疑似因果之力的猩紅霧靄!

  “因果書,執掌因果之力,而我的玄墟奧義,則可以斬因果羈絆,這豈不是意味著,若那因果書真的就在這龍宮遺跡中,足可以被我克制?”

  蘇奕思忖。

  龍宮遺跡最深處,一部懸浮在古老道壇上的書籍渾身一顫,書籍中的一張空白頁上,浮現出一行字:

  “為何……我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惡意?”

  下一刻,這部書籍就憑空消失。

  而此時,蘇奕已經開始收拾那一道被鎮壓的猩紅虛影!

  右手探出,指尖縈繞玄墟奧義,隨著按在猩紅虛影身上。

  那猩紅虛影就像燃燒起來,眨眼間而已,那一身的猩紅光澤便被磨滅一空,只剩下一縷近乎透明的魂影。

  仔細看,這赫然是一個容貌蒼老的男子。

  他欣喜若狂,癲狂般大笑:“解脫了,終于從‘因果業障’的禁錮中解脫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還不等蘇奕反應,這蒼老男子那近乎透明的魂影就化作一片光雨,徹底消失在虛空中。

  “因果業障?”

  蘇奕眸光閃動,大概猜出了一些緣由。

  這蒼老男子生前,極可能是一位太境人物,可卻遭受因果力量,淪為一縷人不人鬼不鬼的殘魂,依附在了那一株青乙火桃樹上。

  所謂因果,自然有因有果,不出意外,那一株由他親手栽種的青乙火桃樹,就是這一場因果的起源!

  “生前最牽掛惦念之物,卻成了執念般的一場業障,最終徹底沉淪為一場因果劫難中的一道殘魂,瘋癲嗜殺,不人不鬼,可悲、可嘆、可憐。”

  蘇奕輕嘆。

  這件事,讓他初步認識到了“因果書”這件混沌秘寶的可怕,甚至,稱得上是滲人!

  須知,這天下生靈,無論高高在上的仙,還是受困于生老病死的凡夫俗子,哪個身上,沒有因果羈絆?

  情債、魔債、人情、仇恨……但凡有七情六欲,但凡行走于世間,皆注定將畢生和因果相伴!

  而因果書,無疑可以利用這些因果,掀起殺劫!

  當然,這并非無解。

  修行問道,本就是一場逆天之路,哪怕身上業障重重,因果羈縻,強大之輩,也可一力破之!

  在蘇奕看來,這因果書的詭異之處,極可能就在于能夠動用因果之律,利用人性中的七情六欲,降下殺身之禍!

  當然,這僅僅只是蘇奕的一個揣測,因果書究竟藏著多少玄妙,得真正找到它時,才能摸清楚。

  沒有再多想,蘇奕目光轉動,看向那一株遺落在戰場中的青乙火桃樹。

  抬手一抓,此樹就落入手中。

  這株堪稱稀世瑰寶的神物,彌漫著厚重的青乙神火氣息,尤其是枝椏上那一顆火桃,鮮紅如然,直似璀璨的烈日。

  這讓蘇奕都不禁怦然心動,浮想聯翩。

  這還是龍宮遺跡外圍地帶,就有這等天地瑰寶,讓人都無法想象,在這古老傳說中號稱囊括著天下奇珍異寶的東海龍宮深處,究竟還藏有多少不為人知的瑰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