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有事她真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荒木島。

  一座位于東海深處的大型島嶼。

  洶涌的海浪從遠處涌來,拍打在礁石上,濺起如雪如瀑的浪花,聲音則像陣陣雷鳴在回蕩。

  島嶼上,早已匯聚著許許多多身影。

  依照陣營不同,這些身影分別立在不同的區域中。

  東海碧霄仙宮、懸空山、蓬萊仙閣等巨頭勢力的許多仙王級大人物,赫然都在其中。

  除此,還有夔牛靈族、巴蛇靈族等東海古老族群中的老輩人物,修為最弱的都是妙境初期的仙王。

  不夸張地說,在這里隨便拎出一個人,跺跺腳就足以讓東海震三震。

  可此時,這些大人物們都收斂氣息,顯得很客氣,或者說很沒存在感。

  因為最受矚目的,是那些從神域而來的神子和神女!

  神子青蕭、金逐流、公羊羽等人,分別被懸空山、蓬萊仙閣、碧霄仙宮等大勢力的仙王擁簇著。

  仿似眾星拱月,愈發襯得那些神子級人物不凡。

  事實上,到了如今這些神子和神女的身份,早已不是秘密,被東海各大勢力中那些老家伙們知曉。

  這樣的秘密也隱瞞不住。

  原因很簡單,那些神子和神女降臨仙界時,皆是由各大勢力接引,哪怕他們封鎖消息,也瞞不住那些知曉內情的大人物們。

  巨鯨靈族的太武階大能“井城”和仙王“井洪宇”同樣也在其中。

  “太上長老,您那邊可做好準備?”

  井洪宇神色凝重,低聲傳音道。

  此次除了東海各大陣營的頂尖人物之外,還有來自仙界一些巨頭勢力的大能也會參與進來!

  只不過,在啟程前往龍宮遺跡的時候,東海這邊的各大陣營,和那些仙界巨頭勢力,將分開行動。

  此次,井城和井洪宇負責帶著東海各大陣營的強者前往龍宮遺跡。

  井城道:“放心。”

  他沒有解釋什么。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古來至今,不止世俗凡人如此,那些修為通天之輩,又何嘗不如此?

  龍宮遺跡的機緣,牽動不知多少人心,引起不止多少覬覦的目光,當真正抵達龍宮遺跡后,注定將會上演不可預測的血腥災禍。

  井城清楚這一點。

  他也敢肯定,在場其他陣營的那些人也清楚這一點。

  可是……

  誰也不會放棄。

  這就是機緣之爭,福禍相依!

  作為此次行動的發起者,巨鯨靈族很早之前就已未雨綢繆,做足各種準備,也有信心,不會在這一場機緣之爭中淪為炮灰!

  “井城道友,還要等多久啟程?”

  遠處,有人問詢。

  就這般著急去送死嗎?

  井城暗笑一聲,嘴上則溫和道:“眼下,只剩羲寧和李玄鈞道友他們沒有來,等他們抵達后,我們就啟程。”

  同一時間。

  青蕭、金逐流、公羊羽等神子級人物匯聚在一起。

  “等進入龍宮遺跡后,先控制住井城和井洪宇。”

青蕭負手于背,眼神平靜地掃了眾人一眼,傳音道,“如此一來,哪  怕他們別有居心,也不得不乖乖配合我們。”

  眾人點了點頭。

  巨鯨靈族曾多次進入龍宮遺跡探尋機緣,對龍宮遺跡的情況也最了解。

  若對方在此次行動中心懷鬼胎,的確會很麻煩。

  除此,若能第一時間將這兩人掌控,也對他們之后的行動最有利,起碼能在和其他人的競爭中,搶占一些先機!

  “這件事,由金兄負責,如何?”

  青蕭目光看向金逐流。

  “小事。”金逐流笑著答應。

  青蕭當即談起第二件事,道:“除此,必須控制住那個名叫李玄鈞的角色,此人是唯一一個能夠認出龍宮秘文的角色,有了他,足可助我們破解許多和龍宮一脈有關的秘辛。”

  公羊羽皺眉道:“此人是羲寧的屬下,要想將此人拿下,怕是不容易。”

  下意識地,他目光看向一直沉默不語的秦劍書!

  數天前,他們這些神子和青蕭聯手做局,一舉將羲寧牽制住,為的就是給秦劍書創造機會,去血渦海域擒下那名叫李玄鈞的角色。

  可誰曾想,秦劍書最終卻失手了。

  連他身邊的老仆雪愧銀都慘遭神禍而亡。

  這個結果,讓眾人心中都有些不滿。

  可他們都看得出,秦劍書明顯也被打擊到,從血渦海域返回后,就顯得很沉默,情緒低沉。

  他們也曾問詢,秦劍書遭遇了什么。

  可秦劍書卻沒多談,只說那李玄鈞的實力不容小覷,就是太武階強者也很難將其一舉拿下。

  事實上,那等奇恥大辱,秦劍書怎能宣之于口?

  秦劍書深呼吸一口氣,按捺住內心的憋悶和恨意,沉聲道:“依我看,若要拿下那李玄鈞,諸位還是小心一些為好。”

  青蕭點了點頭,道:“等進入龍宮遺跡后,我和卿舞姑娘一起出手,牽制羲寧,你和公羊道兄一起,去拿下李玄鈞。”

  他拍了拍秦劍書的肩膀,道:“到時候,秦道友可別意氣用事,傷到李玄鈞的性命,畢竟,他對我們的行動有大用。等事后,道友可以隨意處置此人。”

  秦劍書唇角一陣抽搐。

  他沒有告訴眾人,那李玄鈞是何等難纏可怕的角色,也不曾講述在血渦海一戰中,他是何等憋屈、憤怒且無奈。

  而這等情況下,當聽到青蕭云淡風輕地說,要讓他和公羊羽一起對那李玄鈞動手時,秦劍書第一反應就是拒絕。

  他嘆息道:“青兄,我擔心控制不住恨意殺了李玄鈞,干脆還是換別人和公羊兄一起對付此人吧。”

  話雖這般說,他心中很不是滋味。

  身為堂堂神子,卻因為忌憚,不敢去應戰,這對他而言,無疑是個恥辱。

  可理智告訴他,必須拒絕應戰。

  否則……

  搖了搖頭,秦劍書不再多想。

  見此,青蕭似乎很理解般,道:“也罷,你和我一起去牽制羲寧,讓卿舞姑娘配合公羊兄一起,去收拿下李玄鈞。”

  卿舞和公羊羽皆點頭答應。

  秦劍書則莫名地暗松口氣,旋即,他心中又不禁生出羞恥之感,自己怎么就能為此而感到輕松呢?

簡直……太可恥  了!!

  秦劍書內心很糾結,很憋悶,也顯得愈發沉默了。

  眾人可不清楚秦劍書內心的變化。

  接下來,青蕭談起第三件事,“此次前往龍宮遺跡的行動中,除了我們之外,還有其他一些和我們一樣的角色。”

  “他們和仙界那些巨頭勢力一起行動,在進入龍宮遺跡后必會遇到,我們也需要提前……”

  剛說到這,場中產生一陣騷動,打斷了青蕭等人的交談。

  “羲寧神女來了!”

  “那一身道袍的年輕人,莫非就是精通龍宮秘文的李玄鈞?”

  ……議論聲中,荒木島上眾人的目光,都齊齊看向了一個地方。

  遠處海面上,一葉扁舟乘風破浪而來,三道身影立在其上。

  正是蘇奕、羲寧和樊騅。

  巨鯨靈族的井城當即笑著迎上去,“三位道友,就等你們前來了!”

  很快,蘇奕等人走下扁舟,來到了荒木島上。

  或許是因為能夠破解龍宮秘文的緣故,蘇奕雖然已經足夠低調,可還是引起了許多關注的目光。

  “李玄鈞!”

  秦劍書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新仇舊恨涌上心頭,恨不能現在出手,將其生吞活剝。

  卿舞美眸閃動,語氣嬌潤,“妙境初期修為?這李玄鈞可不止易容改貌,分明還隱瞞了自身修為!”

  “必然如此。”

  金逐流道,“否則,秦兄身旁的扈從雪愧銀,怎可能會被逼得不得不動用太和階的修為,以至于最終慘遭神禍而亡?”

  一下子,秦劍書心臟像被人捅了一刀,氣得差點罵人,就不能不談這些!?

  青蕭眉頭皺起:“奇怪,我怎會從這家伙身上感到一絲莫名其妙的熟悉之感。”

  熟悉?

  眾人一愣,一頭霧水。

  公羊羽笑了笑,道:“這簡單,且讓我看看他真實的面容,或許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說話時,他一對眼眸悄然變得深沉如漩渦,涌現出絲絲縷縷詭異的紫色符文,遙遙看向剛來到荒木島上的蘇奕。

  紫虛窺天術!

  一種堪稱絕妙的至高神通秘術,由公羊羽的血脈力量催動,足可窺破任何虛妄和偽裝!

  這一瞬,遠處的蘇奕似未卜先知,抬眼看過來。

  也是這一瞬,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

  “放肆!”

  寥寥兩字,卻蘊積著懾人的大道力量,落在眾人耳中,并不覺得什么。

  可落入公羊羽耳中,卻震得他神魂一顫,腦袋脹痛,眼前直冒金星。

  才剛施展的“紫虛窺天術”遭受影響,就此中止。

  “公羊羽,誰給你的膽子,敢用秘術打探我身邊之人?”

  羲寧星眸冰冷,那空靈出塵的氣質籠罩上一種壓迫人心的威儀。

  蘇奕不禁多看了羲寧一眼,沒想到這樣一個清麗絕俗的女子,在動怒的時候,竟擁有這般懾人的威儀和氣勢。

  并且,還第一時間阻止了公羊羽對自己的窺探。

  這種霸道強勢的做法,讓蘇奕都暗贊不已。

  這女人,有事她真上!

  著實讓人無法不欣賞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