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零六章 浮游舟疑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那兩道身影一男一女。

  女子一身簡樸麻衣,不加修飾,卻自有空靈脫俗的美麗,尤其是一對玉腿修長筆直,也讓她的風姿顯得綽約曼妙。

  男子身影雄峻,腰挎長刀,神色冷厲。

  正是神女羲寧和她的侍從“樊騅”。

  當遠遠地看到立在一葉扁舟之上的蘇奕時,羲寧明顯輕松不少。

  蘇奕訝然道:“你們怎么來了?”

  樊騅沉聲道:“我家少主擔憂你的安危,才剛脫困,便第一時間前來此地。”

  蘇奕頓時明白過來。

  無疑,羲寧早察覺到秦劍書會對自己動手,才會前來血渦海域。

  只不過,她來的太遲了。

  “道友可曾遇到秦劍書?”

  羲寧忍不住問。

  蘇奕點了點頭,言簡意賅地把昨天發生的一戰說了一遍。

  聽完,羲寧秀眉微挑,清澈的星眸泛起異色。

  樊騅則震驚道:“你……殺了秦劍書身旁那老奴才‘雪愧銀’?這怎可能,她可是頂尖層次的太和階大能……”

  蘇奕懶得解釋細節,只說道:“她遭受了神禍。”

  樊騅兀自驚疑,道:“秦劍書就眼睜睜看著?那家伙可是太玄階大圓滿境修為,身懷各種秘寶和底牌,怎么……”

  不等說完,羲寧語氣清冷打斷道:“這不是很正常嗎,秦劍書為了以后證道成神,根本不敢暴露真正的實力。”

  正常?

  反常才對!

  樊騅很清楚,哪怕不暴露實力,秦劍書和雪愧銀所掌握的力量,都能輕松弄死太武階層次的角色。

  這李玄鈞充其量是個仙王角色,拿什么去和他們斗?

  這其中必有隱情!

  可樊騅最終沒說什么。

  他既然能看得出,少主焉能看不出?

  可少主卻并未說什么,反倒對那李玄鈞頗有維護之意,這讓樊騅意識到,說多了,只會惹少主厭煩。

  只不過在心中,他已對蘇奕暗暗警惕起來。

  一個能鎮殺雪愧銀的年輕人,萬一對他和少主別有用心,那威脅可就大了!

  “既然道友無恙,我們立刻啟程前往荒木島如何?”

  羲寧輕聲問詢。

  “正有此意。”

  蘇奕笑道,“若不介意,可以乘坐我的寶船。”

  羲寧頷首道:“恭敬不如從命。”

  當即,三人一起乘坐扁舟,朝遠處掠去。

  路上,羲寧隨意坐在船尾,青絲飄曳,就是坐著,都有種出塵絕俗的仙氣,如詩如畫,令人賞心悅目。

  蘇奕也坐在那,一手拎著酒壺,半邊身軀斜靠在船舷上,很是愜意悠閑。

  這讓在駕馭扁舟行動的樊騅一陣不爽,這小子明顯也把自己當做船夫來對待了!一點都不帶客氣的!

  可他也僅僅只是在心中發發牢騷。

  忽地,羲寧說道:“大概是七天前,我曾在‘千魔島’附近,看到一艘寶船,和傳聞中的浮游舟很相似。”

  蘇奕訝然:“當真?”

  羲寧伸出纖細潤白的指尖,在虛空中一劃。

  頓時,一幕畫面浮現而出。

畫面中是一片鬼氣森森的海域,黑云密  布,一艘丈許長的黑色小舟在黑霧繚繞的海面上浮現。

  那小舟被一片晦澀的混沌氣息籠罩,顯得很模糊,也讓人無法看清這小舟的細節。

  可蘇奕卻隱約看出,那小舟上疑似坐著一道身影!

  只是那身影完全淹沒在混沌氣息中,僅僅只能辨認出一些輪廓,讓人甚至無法真正確定,那究竟是不是一個人。

  羲寧那宛若天籟般的聲音響起,“當初,我只驚鴻一瞥,那一艘小舟就消失在千魔島附近的海域中,我一路搜尋,都沒能找到一絲蹤跡。”

  樊騅補充道:“以我家少主所掌握的力量和秘法,哪怕是太玄階人物在她眼皮底下逃走,也必會被捕捉到痕跡和線索,可那艘小舟卻消失了,可見此寶是何等厲害。”

  蘇奕點了點頭,道:“道友可看出這艘小舟有何特殊的地方?”

  羲寧思忖道:“它的氣息很特殊,當我遠遠看到它時,心中憑生一絲說不出的奇怪感覺,就好像是敵意。”

  “敵意?”

  蘇奕一怔。

  “對,這很奇怪。”羲寧秀眉微蹙,“我甚至感覺,那小舟似乎看穿了我的身份。”

  蘇奕:“……”

  這就很玄乎了。

  他問道:“那你可看出這小船上是否有人?”

  羲寧眼神變得奇怪,道:“你也看出這一點了么,可當初我在看到這艘小船時,并未察覺到有人。”

  說著,她一指那一幅畫面,“這一幅畫面,是我用一件秘寶所銘刻,做不得假,當我看到那艘小船上疑似坐著一道身影時,也很是吃驚。”

  蘇奕挑了挑眉。

  一艘小舟,混沌氣息彌漫,不止避開了羲寧的追尋,連小船上那一道身影,都似乎瞞過了羲寧的法眼!

  這種種反常的跡象足以表明,那艘小船何等不簡單。

  “如此看來,那小舟的確有可能是浮游舟……”

  蘇奕撫摸著下巴,沉思起來。

  半年前,浮游舟出現在血渦海域,而七天前,浮游舟又出現在千魔島附近,它這是在做什么?

  “等從龍宮遺跡返回后,就在這東海上游歷一番,看看能否找到它。”

  蘇奕做出決定。

  飲了一口酒,他問道:“之前,我曾聽秦劍書說,你的處境變得不妙,甚至可能遭遇不測,難道是真的?”

  羲寧不以為意地搖頭道:“無須在意,一點小麻煩而已。”

  可樊騅眉梢間卻浮現一抹憂色,道:“少主,屬下知道你不想讓李道友牽連到此事中,可此次前往都龍宮遺跡的行動,這位李道友也會和我們一起行動,依我看,這些事情也該讓他知道才對。”

  羲寧頓時沉默了。

  蘇奕意識到,羲寧極可能是遇到了棘手的麻煩!

  “說說吧,或許我能幫到你。”

  蘇奕眼神看向羲寧。

  “還是我來說吧。”

  樊騅道,“我丑話說到前頭,聽完之后,你可以自行決斷是否要和我們一起行動,當然,哪怕你擔心被牽累,選擇分道揚鑣,我們也不會為難你。”

  蘇奕笑起來。

  他又不是嚇大的!

  “快說吧。”蘇奕道。

樊騅看了一眼羲寧,見后  者沒有阻止,他這才開口,道:“事情的原委很簡單,我家少主的一個死對頭,也將參與到此次前往龍宮遺跡的行動中。”

  死對頭?

  蘇奕若有所思,“此人很厲害?”

  樊騅眉梢浮現一抹凝色,沉聲道:“你是仙界之人,并不懂神域的事情,我只能告訴你,那人在此次降臨仙界的神子當中,絕對稱得上‘絕世’二字。”

  “早在很久以前,那人就有證道成神的機會,可卻嫌棄凝練神格的紀元法則品相普通,而放棄了。”

  “在神域,那人在太玄階的實力,也稱得上頂級,在第九次‘太玄道戰’中大放異彩,引起多位神明的留意。”

  說著,樊騅神色都變得凝重起來,可以看出,他對這個被形容為絕世的神子極為忌憚。

  蘇奕饒有興趣道:“他是誰?”

  樊騅深呼吸一口氣,道:“他就是青諦神尊的后裔,神域古族青氏的后裔,青蕭!”

  蘇奕剛喝到嘴里的一口酒直接噴了出來,一臉愕然。

  說來說去,原來是在昆吾秘境中強行降臨仙界的那家伙?

  蘇奕還清楚記得,當時自己殺了青蕭身邊的是從白柳,青蕭都只能隱忍,不敢顯露全部實力和自己一戰。

  一時間,他甚至有些懷疑,樊騅口中的青蕭,和自己所遇到的那個青蕭是不是一個人。

  就那樣一個家伙,還能配得上“絕世”二字?

  還曾再什么“太玄道戰”中大放異彩?

  “李道友這是怎么了?”樊騅皺眉,自己正說話呢,這家伙卻直接噴了一口酒,簡直……沒禮數!

  “沒事。”

  蘇奕擺擺手,“你繼續說。”

  可樊騅已經沒有了再談下去的興致,道:“總之,你記得此人和我家少主是死對頭就是,在此次前往龍宮遺跡的行動中,此人已聯合了多股來自神域的力量,陣容極端強大,像神子金逐流、神女卿舞,都已和他聯手。”

  蘇奕點了點頭。

  不怪樊騅會如此忌憚,這青蕭聯合一批神子一起行動的話,的確不容小覷。

  “你若怕了,現在就可以表態,不摻合進來。”

  樊騅眼眸如電,看向蘇奕,“少主不會怪你,我也不會說什么。”

  蘇奕皺眉,反問道:“為何你非要認為,我會畏懼?”

  樊騅一陣無語。

  在當今仙界,誰聽到要去和青蕭等神子級人物作對,心中能不犯怵?不畏懼?

  一直靜默的羲寧認真說道:“樊騅并無惡意,還望道友莫要介懷。”

  蘇奕笑了笑,道:“你看,我們現在同坐一條船,正應了‘同舟共濟,風雨與共’這句話。”

  羲寧一怔,清冷眼神變得柔和,道:“這么做,只會讓你麻煩纏身,值得么?”

  蘇奕哂笑道:“這世上的事情,豈是值得與否可以衡量?放心吧,你眼中那些棘手的事情,于我看來,還談不上多大的威脅!”

  羲寧怔然,那如夢似幻的星眸猶如清澈的湖泊,而湖底則有異樣的波動涌起。

  樊騅也不禁多看蘇奕一眼。

  ps:起晚了(ĬĬ),第二更中午12點左右搞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