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這是仙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然而——

  出乎眾人意料,老嫗這一擊落空了!

  眼見蘇奕就將被鎮壓,可他的身影卻憑空消失在原地。

  老嫗心中一凜。

  她這一擊的威能,早已將那片虛空籠罩,一如囚籠,那片是太武階人物,也休想逃走!

  可現在,蘇奕卻不見了。

  就像囚籠還在,困在籠中的鳥卻離奇消失了!

  旋即,老嫗背脊生寒,毫不猶豫,她轉身一掌按出。

  萬丈虛空炸開,四分五裂,附近海域都凹陷下去三千丈,浪潮化作無數水箭激射四方。

  可讓老嫗皺眉的是,竟依舊沒能捕捉到對手的蹤跡。

  “出來!”

  她一聲大喝,雙手結印。

  附近虛空驟然塌陷,像被一只無形的大手狠狠揉碎,恐怖的毀滅洪流擴散而開。

  那霸道的力量,讓那些神火教的仙王都倒吸涼氣。

  可就在這一瞬,一抹鋒芒驟然在老嫗頭頂上空乍現,如若一縷迅疾無聲的光!

  “找到你了!”

  老嫗不慌不忙,三角眼中神芒迸射,猛地抬手一揚。

  砰!!!

  那一道乍現的鋒芒炸碎。

  可同一時間,在那海底下方,蘇奕的身影暴殺而出,直似一道從深淵中沖出的絕世劍鋒!

  “不好!”

  老嫗臉色頓變。

  她本以為,蘇奕隱匿再天穹高處,哪曾想,對方卻從海底殺出。

  當她反應過來時,對方已暴殺而至。

  蘇奕冷眸如電,揮拳如劍,直接轟出去。

  這一拳打出,天地逆亂,附近虛空似轟然傾塌,關鍵時刻,老嫗脖子上掛著的一串白骨念珠發光,構建成一圈神環,繚繞她身前。

  那神環燦爛奪目,隱隱彌漫出堅不可摧的不朽神韻。

  可在蘇奕這一拳之下,神環頓時遭受可怕的沖擊,出現無數裂痕。

  “這……”

  老嫗眼眸睜大,難以置信。

  這是仙王之力?

  簡直比太武階大能都可怕!

  須知,她那一串白骨念珠是一件頂尖級的太武階寶物,由此寶衍化出的神環,名喚“六丁鎮霄禁法”,足可擋住太武階對手的全力一擊。

  可現在,這一門禁法卻被撼動,出現裂痕!!

  這讓老嫗如何不驚?

  而還不等老嫗變招,蘇奕已展開強勢的殺伐,揮拳如劍,一口氣轟出上百次!

  每一拳,皆烙印著霸道無邊的至強仙王法則。

  在這等迅疾的攻勢之下,繚繞在老嫗周身的神環直接崩碎,化作無數光雨飛射。

  老嫗駭然,全力對抗。

  可很快就撐不住,蘇奕那每一拳的力量,皆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地步,任她施展何等神通秘法,皆被一一轟爆。

  而她整個人則被殺得踉蹌倒退,狼狽不堪。

  幾個眨眼而已,就已鼻青臉腫、披頭散發,渾身護體力量都快要被轟碎開。

  老嫗都差點懵掉。

  這是仙王!?

  遠處,秦劍書也愣住,一副活見鬼的表情。

  老嫗是他的侍從,本身乃是一位太和階大圓滿存在,為人沉穩老辣,哪怕修為如今壓制到太武階層次,可也足可威懾仙界那些同境之人!

  可現在……

  老嫗卻正在被暴揍!

  被一個仙王打得都快要招架不住!!

  “這……”

  那些神火教的仙王也傻眼了,瞠目結舌。

  都能壓著一位太境存在暴打,在當今仙界,誰見過如此神勇霸道的仙王!?

  那片虛空混亂動蕩,十方海域都遭受波及,掀起滔天海浪。

  老嫗咳血連連,驚怒交集,她已全力出手,施展多種大神通,可依舊擋不住對方把凌厲的攻勢。

  甚至,不得不憑借那一串念珠,才勉強能支撐住!

  反觀蘇奕,氣勢如虹,通天徹地,揮拳之間,璀璨的劍氣呼嘯,撕裂長空,強勢得一塌糊涂。

  可不得不說,那老嫗的確有兩把刷子。

  須知,早在圣境的時候,蘇奕就能殺死褚云甲這等太武階大能。

  而如今的蘇奕,可是仙王!

  一身實力,都能去和太和階大能掰手腕。

  而這老嫗一身修為壓制在太武階層次,可她的實力,遠遠不是褚云甲這等角色可比。

  若非如此,早被蘇奕當場轟殺了,斷不可能支撐到現在。

  “你們一起上,快!”

  秦劍書大喝。

  他意識到出問題了。

  此次要收拾的對手,根本不是什么尋常的仙王,而是一個深藏不露的狠茬子!

  神火教那些仙王面面相覷,旋即都一咬牙,全力出手。

  轟隆!

  十多位仙王祭出寶物,一起聯手殺了過去,一個個氣勢洶洶。

  沒有人敢大意,出手時皆毫無保留。

  “明知必死,猶自上前,何其之蠢!”

  蘇奕一聲冷哼,振衣揮袖。

  一片劍氣席卷而開。

  所過之處,直似秋風掃落葉,一舉將那些個仙王屠戮,飛灑的鮮血,將那片虛空都染紅。

  仙王!!

  當今仙界一等一的巨擘,太境不出,以仙王為尊。

  可現在,那些個來自神火教的仙王,卻和飛蛾撲火般,瞬間就喪命于戰場之中。

  那等血腥景象,無疑太滲人!

  對此,秦劍書根本不意外。

  那些神火教的仙王,或許在仙界眾生眼中是高高在上的霸主,可于他眼中,就是一群可有可無的奴才,哪怕全被殺了,他也一點不心疼。

  當然,這些仙王雖然死了,可也算發揮了點作用,受到他們的影響,那老嫗終于抓住一絲喘息的機會,猛地抽身而退,返回秦劍書身旁。

  “少主,那家伙身上有問題!”

  老嫗嘶聲道。

  她渾身都是傷口,披頭散發,鼻青臉腫,一對三角眼都被打得淤青發紫,看起來凄慘狼狽之極。

  “這就慫了?”

  遠處,蘇奕眼神浮現一絲不屑。

  心中實則有些惋惜。

  由于擔心暴露身份,他并未動用人間劍,否則,早可以活劈了這老太婆。

  “別擔心,哪怕他是太玄階道行,也威脅不到我們!”

  秦劍書臉色陰沉。

  他沒有被嚇到,而是感覺被蒙騙上當了,完全沒想到,神女羲寧身邊的一個奴才,實力竟如此厲害。

  “威脅不到你們?”

蘇奕笑起來,“那就得看看你們敢不敢動用  全部實力了。”

  他邁步上前,身上氣息節節攀升,直接殺了過去。

  “你……”

  秦劍書震怒。

  可最終,他也不敢動用真正的實力。

  很簡單,此次他降臨仙界,同樣打算謀求成神之路的造化,一旦暴露全部實力,勢必會遭受神禍打擊,如此一來,也注定會影響他以后證道成神的目的!

  不過,這并不代表他沒有殺敵的手段。

  “去!”

  秦劍書抬手一揚。

  一道血色秘符當空炸開,一股恐怖禁忌的神明力量涌現,朝蘇奕鎮殺過去。

  蘇奕沒有硬撼,運轉萬界樹的力量,憑空消失不見。

  秦劍書不敢暴露實力,而他則是不能暴露能夠克制神明之力的輪回力量。

  否則,身份注定會被一下子拆穿。

  一擊落空,秦劍書眼皮一跳,又是這種該死的隱匿挪移之法!

  早在蘇奕和老嫗廝殺時,他就察覺到,蘇奕能夠無聲息地出現在不同的方位,并且無法被鎖定蹤跡。

  哪怕是動用和鎮壓、禁錮有關的大神通,都會被對方游刃有余的避開。

  這顯得很不可思議。

  直至現在,眼見蘇奕都能輕而易舉避開“神明秘符”力量的打擊,秦劍書都心中都一陣驚悚。

  這究竟是什么神通?

  為何能如此逆天?

  還不等秦劍書回神,蘇奕的身影已突兀出現不遠處,揮拳殺來。

  犀利如電,迅疾如光!

  關鍵時刻,老嫗出手,祭出那一串念珠,擋住了蘇奕這一擊。

  可她自身直接被轟飛出去,發出痛苦的慘叫。

  “混!賬!東!西!”

  秦劍書怒不可遏,恨得牙齒快咬碎,大喝道,“無須再壓制修為,快將他拿下!我要將他抽筋扒皮,求死不能!!”

  “是!”

  老嫗也早已憋屈得快要發瘋,聞言,毫不猶豫將那一直背負再身上的灰色布袋摘了下來。

  就如同打開了封印,她那一身修為在這一刻節節攀升,一路邁入太和階層次。

  那恐怖的威勢,讓附近海域像煮沸似的,變得動蕩而混亂,九萬丈虛空都在嗡嗡顫抖。

  給人的感覺,天穹都似要崩塌一般。

  而在老嫗身上,她之所所受的傷全部在剎那間愈合過來,和之前相比,判若兩人!

  遠處,蘇奕眸光變得微妙。

  在證道仙王境之后,他就分析過自身實力,足可以去和太和階的對手掰手腕。

  唯一拿不準的就是,能否將這等對手殺死。

  而現在,一個機會已出現面前!

  “快,拿下他!!”

  秦劍書大喝,已按捺不住內心的恨意。

  “是!”

  老嫗縱身長空,猛地一掌朝蘇奕劈去。

  一掌而已,卻似天刀臨空,刺目的銀光飛灑,玄奧的太和階法則如瀑布般涌現。

  相比剛才,老嫗此刻顯露出的神威,強大了不止一倍!

  這就是太和階。

  凌駕于太武階之上,煉仙道法則、凝聚太境火種,火種不熄,性靈長存!

  這一瞬,蘇奕那深邃的眸子深處,有熾烈如燃的戰火悄然涌現。

  他身影一展,迎沖而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