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八百零一章 神囚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轟隆!

  就在赤龍道君心中雜念紛呈時。

  一陣劇烈的震動聲響起。

  這座古尸遺跡就像活過來,狂暴的黑色霧靄如潮般翻滾,瘋狂般從四面八方席卷而來。

  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啞尖叫聲隨之響起:

  “別走!救救我們!救救我們——!”

  赤龍道君腦袋嗡的一聲,直似被刀斧劈砍,幾欲裂開,神魂都遭受到可怕的沖擊。

  她唇中悶哼,小臉盡是痛苦。

  “找死!”

  天地間響起蘇奕冰冷的聲音。

  寥寥兩字,仿若大道雷音,轟然響徹十方。

  那一陣嘶啞的尖叫聲被壓制下去。

  赤龍道君也隨之像從噩夢中清醒過來,急促喘氣,眉梢間盡是驚悸。

  那聲音……怎會如此恐怖?!

  現在正在發生的這一場可怕災劫,究竟是什么?

  赤龍道君憑生一股強烈的沖動,想回頭去看一看。

  可最終她忍住了。

  蘇奕叮囑過,不能回頭!

  “別怕,一些被困在那些神秘禁地中的老東西,和囚徒也沒區別,根本無法追上來。”

  蘇奕那溫和的聲音響起,帶給赤龍道君心神莫大的慰藉。

  可就這一瞬——

  一朵刺目的血色神焰忽地出現在前方。

  這血色神焰極端詭異,竟衍化出一張蒼老的臉龐,張嘴說道:

  “救救我們!我們是神明的敵人,救了我們,我們幫你去殺神!”

  蘇奕第一時間用左手捂住赤龍道君的眼眸,右手中的人間劍猛地揚起,怒斬過去。

  砰!!!

  那一道血色神焰炸開,四分五裂。

  那蒼老沙啞的聲音卻再度響起,透著憤怒:“知道嗎,你已被諸神盯上!接下來的道途上,注定將被萬劫纏身!”

  “而我們的敵人都是神明,救了我們,也等于在救你自己!”

  聲傳天地間。

  蘇奕不曾理會,自顧自朝古尸遺跡外掠去。

  一路上,黑霧翻騰,不斷對蘇奕進行阻截,試圖將他困在這古尸遺跡中。

  這帶給蘇奕極大的麻煩。

  那些黑霧由詭異的死氣所化,雖然蘇奕不懼,可行動卻受到了影響。

  驀地,一道女子的怒叫響起:

  “道兄,快阻止他,一定不能讓他逃了!!”

  緊跟著,其他一些嘈雜的聲音也隨之響起。

  “對!那把劍的威能,能破禁忌大劫,讓諸神都無可奈何,必然能打碎困住我們的‘神獄’!”

  “快,一起出手!!”

  ……各種聲音響起,透著焦急、也有毫不掩飾的敵意。

  而后,整座古尸遺跡劇烈動蕩,空間紊亂,肆虐的黑霧遮天蔽日,一道道詭異恐怖的力量如潮水般涌現,朝蘇奕籠罩過去。

  赤龍道君嬌軀都在顫栗。

  她被蘇奕一把攬在懷中,什么也看不到。

  可僅僅是那種動靜,就讓她意識到,眼下正在發生著一場無比可怕的災禍!

  而此時,蘇奕眉頭皺起,也感受到了威脅。

  不再遲疑,他深呼吸一口氣,一身妙境仙王層次的道行隨之全力運轉。

就見蘇奕那峻拔的身影上,有萬千晦澀玄奧的大道神輝  涌現,通天徹地,激蕩十方。

  那屬于仙王層次的威壓,將四面八方沖來的黑霧一舉碾碎。

  而隨著蘇奕揚起人間劍。

  在他周身,萬千道光交錯,一股無法形容的“道域”氣息隨之涌現,最終在人間劍上空,凝聚為一道虛幻般的蒼茫道劍輪廓。

  這一瞬,

  整個古尸遺跡,都被一股無形的劍威籠罩,那分布在不同區域的古尸,無不產生一股源自本能的恐懼。

  虛空在劇烈震顫,嗡嗡作響。

  而在古尸遺跡深處,那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痕內,一雙雙眼睛在黑色霧靄中浮現,那眼眸中寫滿了驚愕和難以置信。

  這一瞬,蘇奕揮劍斬下。

  “開!”

  轟——!

  一劍斬下,天地如畫布,出現一道筆直的裂痕。

  裂痕兩側,虛空塌陷擴散,毀滅般的劍道威能席卷之處,山河傾塌,大地龜裂。

  不知多少古尸來不及閃避,便灰飛煙滅。

  遮蔽天地間的厚重黑色霧靄,被抵擋一空。

  而在那裂痕盡頭,直接通往了古尸遺跡之外!

  “走吧。”

  蘇奕攬著赤龍道君,邁步那一道裂痕之上,瞬息消失不見。

  許久。

  那一道巨大的裂痕在消失不見。

  古尸遺跡中,一片死寂。

  潰散的霧靄一點點涌現。

  而那些古尸卻不見了蹤跡。

  位于最深處的那一道巨大裂痕中,一雙雙眼眸流露出難以言說的困惑、震撼和不甘。

  “這是仙王的劍道之力?”

  “他……他究竟是誰!?”

  “可恨,終究是沒能把他留下!!!”

  “再等等,最近這些年,那些進入此地的家伙都曾談起,這仙界正在迎來一場前所未有的劇變,以后成神之路就會出現于世間,到那時……神明的力量也自會出現!”

  “你還相信神明?!若不是那些無情無義的老東西,我等在太荒時期的時候,何至于被囚禁于此?”

  嘈雜的交談聲響起。

  漸漸地,這些聲音越來越小。

  厚重的黑色霧靄,重新彌漫在這古尸遺跡中。

  海浪翻騰,波瀾起伏。

  一葉扁舟在海上飛馳。

  扁舟上,蘇奕徹底放松下來,而后才察覺到,赤龍道君那嬌小柔軟的軀體還掛在自己懷中。

  那小腦袋都恨不得鉆進自己胸膛。

  兩只白皙晶瑩的小手緊緊攥著自己的衣襟,一副兀自陷入緊張中的姿態。

  蘇奕啞然失笑。

  “你就打算一直賴我身上么?”

  蘇奕笑著調侃,他心中暗道,沒看出來,這丫頭身材著實不錯,稱得上挺拔傲人,綿軟柔潤,彈性驚人。

  “呃……”赤龍道君嬌軀一顫。

  連忙松開雙手,站穩身影。

  她少女似的明秀俏臉暈染出一抹緋色,低著螓首,手足無措道:“大人,我……”

  “行了,已經沒事了。”

  蘇奕隨意坐在船上,拎出酒壺,指尖兀自縈繞著一絲沁人心脾的淡淡幽香,似空谷雨后氤氳在風中的草木香味似的,撩人心扉,煞是好聞。

  再看赤龍道君,她拘謹地立在那,渾沒有一絲身為黑龍集市主宰的威儀。

  半響,她才穩住心神,將略顯蓬亂的長發隨意挽成一個鬏,這才低聲道:“大人,剛才究竟發生何事?”

  蘇奕眉梢浮現一抹凝色。

  之前,他也沒想到,會發生那樣一場變數。

  而今冷靜一想,大致可以推斷出,古尸遺跡深處那些神秘未知的禁區內,被困著一些實力極端恐怖的強者!

  那些強者,疑似是被神明所鎮壓,囚禁在了那一片被稱作“神獄”的禁區中。

  這顯得駭人聽聞,也出乎蘇奕意料。

  前世的時候,王夜也曾進入古尸遺跡,可在那時候,那一片被稱作“神獄”的禁區完全被一片禁忌般的力量覆蓋,便是以王夜巔峰時的實力也沒能進入其中。

  可現在,那地方明顯發生了某種劇變,才會讓那些被困其中的強者有機會干預外界的事情!

  “一些被神明囚禁的角色,并且視神明為仇?”

  蘇奕想起之前遭受阻截時,那些“囚徒”的求救聲。

  這顯得很扯淡。

  若真是神明的仇敵,怎會沒有被殺死,而僅僅只是被鎮壓和囚禁?

  這其中定然另藏玄機!

  想了想,蘇奕把自己的揣測告訴了赤龍道君,而后說道:“可以肯定,那些家伙絕非善茬,不過再厲害,最多也是一些踏足太境的角色,不必太忌憚。”

  赤龍道君點了點頭。

  之前她之所以驚懼,是不清楚發生了什么。

  現在聽過蘇奕的講解后,她心中也沒多少忌憚。

  太境?

  她馬上也是了!

  “大人,接下來我們去何處?”

  赤龍道君問道。

  “血渦海域。”

  蘇奕不假思索道。

  如今,距離前往龍宮遺跡的時間,還有十天。

  趁此時機,他打算順道去血渦海域走一遭,看一看是否能夠尋找到浮游舟的蹤跡。

  若能找到此寶,就能找到第五世李浮游曾經的閉關之地——靈墟山!

  很快,那一葉扁舟載著蘇奕和赤龍道君乘風破浪而去。

  蘇奕盤膝打坐,繼續煉化煉道珠,鞏固仙王境大道根基。

  赤龍道君則充當了“船夫”的角色,一路上釋放自身龍威,震懾那些潛藏再海水深處的恐怖生靈。

  三天后。

  一片血色海域出現。

  這里風暴席卷,掀起渾濁的血色海浪,就像一片血海在翻騰,天穹雷云涌動,閃電肆虐,偶爾有電光垂落長空,將虛空都撕出無數裂痕。

  這里,就是血渦海域!

  東海深處的兇險地帶之一。

  按那塊玉簡上記載,就在半年前,有人曾目睹浮游舟在這片兇險的海域中出現!

  當時,浮游舟疑似再和某個恐怖生靈對戰,丈許長的舟體混沌氣彌漫,壓迫得一方天宇塌陷,虛空崩裂。

  而在那血渦海域深處,則有一道驚恐絕望的聲音:

  “多少年了,你浮游舟還陰魂不散!!非要趕盡殺絕?”

  正是這句話,才讓那位目擊者懷疑,那就是傳說中早在太荒時期就漂泊于東海之上的浮游舟!

  “這片血渦海域起碼有三萬里范圍,事情有是發生在半年前,要想找到一些線索,恐怕很懸……”

  蘇奕剛想到這,似感應到什么,抬眼望向血渦海域深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