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嫁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古尸遺跡。

  濃郁的黑色死氣化作霧靄籠罩虛空,天穹都被完全遮蔽。

  一道黑影忽地無聲無息出現,像一道閃電般,揮刀朝蘇奕斬去。

  快若鬼魅。

  刀鋒還未斬來,一股恐怖的毀滅威勢已籠罩蘇奕身上。

  仔細看,那黑影赫然是一具尸骸,身著殘破染血的僧袍,左臂斷裂,半邊腦袋都沒了,一只眼眸閃爍猩紅暴戾的光澤。

  而它手中,握著一把形似殘月的青銅戒刀。

  隨著一刀斬來,那等威能足可輕易殺死當世仙君人物!

  砰!!

  驀地,一只晶瑩白皙的玉手橫空一拍,那道黑影連同手中的戰刀炸成無數碎片。

  猶如拍碎泡沫般輕松。

  至于蘇奕,眼皮都沒抬一下,都懶得多看。

  這等層次的古尸,在他眼中和自取滅亡的蚍蜉都沒區別。

  “大人,看這尸骸的打扮和模樣,生前恐怕是一位佛門的仙王高手。”

  赤龍道君道。

  她不止容貌如明秀嬌俏的少女,連聲音也嬌潤柔婉,煞是動聽。

  當然,這是在蘇奕面前。

  蘇奕嗯了一聲,道:“這地方分布的古尸,都是過往歲月中,前來此地探尋機緣的強者所化,他們殞命后,尸骸和破碎的神魂被此地覆蓋的死氣浸染,以至于化作這等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說著,蘇奕抬手一指那古尸被擊殺的地方,“你看。”

  赤龍道君看過去,旋即那剔透清澈若寶石般的金色眼眸悄然一凝。

  那被她一掌拍碎成無數塊的古尸,此刻竟化作一縷縷詭異的黑色霧靄,融入到了這片天地間籠罩的死氣之中。

  “這些死氣,萬古不化,極端詭異,應當和這片天地的本源規則力量有關,但凡殞命在此的強者,只要被這些死氣浸染,就會化作那些不知生死為何物的怪物。”

  蘇奕道,“一些厲害的古尸體內,會凝聚出一些奇特的珠子,可稱作是‘亡靈道珠’,這些珠子蘊含著不同的法則之力,諸如腐蝕之道、血煞之道、噬魂之道等等。”

  “在我輩眼中,稱得上是難得一見的寶物。尤其對那些邪魔外道而言,這些寶貝足可稱得上稀世道寶。”

  “事實上,不止亡靈道珠,在那些邪修眼中,整個古尸遺跡和天堂也沒區別,此地覆蓋的死氣、古尸、乃至于分布在此地的各種機緣,足可讓任何邪道修士瘋狂。”

  “當然,仙王境之下的角色,來之必死。”

  這古尸遺跡,乃是東海七大禁地之一,從太荒時期延存至今,不知葬滅了多少實力強橫之輩。

  而那些實力強橫之輩殞命后,所化的古尸,自然也非同尋常。

  交談時,蘇奕已帶著赤龍道君,朝古尸遺跡深處行去。

  一路上,那遮天蔽日的黑色霧靄中,頻頻會殺出一些奇形怪狀的古尸。

  不止有人類強者所化,還有其他一些種族的生靈,一個比一個兇悍殘暴。

  可這些自然威脅不到蘇奕。

  事實上,這一路上都不曾出手,那些殺過來的古尸就被赤龍道君輕松拍死。

  讓赤龍道君遺憾的是,哪怕殺了不少足以威脅到仙王的古尸,也沒能發現“亡靈道珠”這等稀罕的寶貝。

  前行,遠處忽地傳來一陣激烈的戰斗聲。

  “竟有人在此地闖蕩?”

  赤龍道君有些意外。

  “這里雖是東海七大禁地之一,可為了造化,常年都有一些強橫人物前來冒險。”

  蘇奕淡淡道,“否則,你以為如此漫長的歲月過去,此地為何還會有那么多古尸?”

  赤龍道君一怔,旋即明白了。

  “走,去看看。”

  蘇奕已朝戰斗聲傳出的地方行去。

  很快,兩人就看到了那一場正在上演的激烈戰斗。

  那是四位仙王,三男一女,正在和十多個古尸廝殺,寶光沖霄,毀滅力量席卷,驚天動地。

  “原來是巴蛇靈族的強者。”

  蘇奕一眼認出來。

  在東海各大族群中,巴蛇一脈也稱得上是頂尖,早在仙隕時代以前,就躋身東海“十大靈族”之列。

  此族天賦異稟,血脈力量極端強大,擁有完整的太境傳承秘法,論底蘊,比之仙界那些仙界巨頭也不遑多讓。

  眼下這三男一女,便是巴蛇靈族的四位仙王,修為最強的是一個金袍老者,足有妙境后期層次的道行。

  他操縱雷電,一如雷神般,威猛無比。

  不過,他們的對手也并非尋常的古尸,足有十三個,每個都有足以威脅到仙王的戰力。

  其中一個打扮如道人的古尸更是兇狂無比,手持一柄闊口巨劍,橫沖直撞,殺得那妙境后期的金袍老者都有些招架不住!

  “那古尸生前怕是一位極厲害的劍道仙王,他當初前來此地,極可能是為了尋覓證道太境的契機,卻不幸在此殞命。”

  蘇奕驚訝。

  在他眼中,手持巨劍的古尸極為特別,渾身蒸騰著狂暴恐怖的死氣,揮劍之間,劍氣如驚世神虹,鑿穿長空!

  那等兇狂的威勢,遠非其他古尸相比。

  “大人,他如此厲害,卻怎會……”

  赤龍道君很吃驚。

  她距離證道太境,也只差一個契機。

  當得知那道人所化的古尸,生前竟如此厲害,卻殞命于此,焉能不吃驚?

  “他定然是闖入了不該去的地方。”

  蘇奕眼神幽邃,“還記得我說過的么,這古尸遺跡有一些地方,被禁忌般的力量覆蓋,縱使太境人物去了,也兇多吉少。”

  赤龍道君悚然一驚。

  驀地,一道淡漠威嚴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兩位,我巴蛇靈族正在辦事,最好趕緊離開!否則,別怪我等不客氣!”

  是那金袍老者開口了,他發現了遠處靠近過來的蘇奕和赤龍道君,當即出聲進行提醒。

  說是提醒,其實和威脅也沒區別。

  明顯擔心蘇奕他們趁火打劫,壞了他們的事情。

  赤龍道君秀眉蹙起,道:“大人,要不要殺了他們?”

  蘇奕笑了笑,道:“沒必要。”

  說著,他帶著赤龍道君繞道而行。

  “為何?這古尸遺跡可不是他們巴蛇靈族的地盤,可他們卻對大人不敬,怎能饒了他們。”

  赤龍道君有些不甘,很生氣。

  蘇奕啞然失笑,道:“根本無須我們出手,他們就會吃大虧。”

正說著,那一處戰場傳來一陣驚怒的大叫  就見那戰場中,又多出五個足以媲美仙王的古尸,一下子殺得巴蛇靈族的那四位仙王陣型大亂,狼狽不堪。

  其中一人,更是被重傷!

  赤龍道君不禁嗤地笑起來,眉眼彎彎,嘀咕道:“這就叫報應!之前若他們客氣一些,對大人敬重一些,遇到這樣的危機,我們倒也不會見死不救,可現在……哼!”

  蘇奕可沒想到,這少女似的赤龍道君竟如此記仇。

  “走吧,無須理會他們的生死。”

  “嗯。”

  可就在兩人剛前行沒多久,身后忽地傳來一陣破空聲。

  就見那四位仙王朝他們這個方向沖來。

  在他們身后,十多個古尸緊追不舍。

  “兩位,還請幫忙殺敵!我巴蛇靈族必有厚報!”

  那金袍老者沉聲大喝。

  話說的好聽,可他們可一點都不厚道,根本不管蘇奕和赤龍道君是否答應幫忙,就已靠近過來。

  一下子,赤龍道君俏臉布滿殺機,“大人,那些混賬打不過那些古尸,就想禍水東引,坑害我們!”

  這叫求助嗎?分明是嫁禍!

  這就太惡心了。

  蘇奕笑了笑,道:“那就給他們一個教訓。”

  說著,他袖袍一揮。

  天地劇震,劍吟如潮。

  一道道劍氣呼嘯而出,在虛空中縱橫交錯。

  眨眼間,那十多個追殺那四位仙王的古尸,全都四分五裂,被轟殺當場!

  連那個手握巨劍的最強大的古尸,都和紙糊也沒區別!

  金袍老者等人頓時傻眼,一個個如遭雷擊,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拂袖之間,屠戮一眾堪比仙王的古尸!?

  這家伙是誰?

  怎會如此恐怖?

  金袍老者反應最快,面露笑容,拱手見禮道:“多謝閣下出手相助!我等感激在心,必有厚報!”

  其他人連連點頭。

  蘇奕哦了一聲,道:“如何報答?”

  金袍老者心中一沉,意識到剛才的舉動,已惹惱對方。

  他深呼吸口氣,笑道:“那三顆亡靈道珠,全歸道友所有,除此,我等愿意再拿出三顆亡靈道珠,以表內心感激。”

  頓了頓,他說道:“除此,兩位還能獲得來自我巴蛇靈族的友誼,以后在東海,但凡需要我族幫忙的地方,我族絕不會推辭!”

  赤龍道君注意到,那十多個古尸被殺后,遺落了三顆灰撲撲的珠子,想來應該就是亡靈道珠了。

  可金袍老者的話,則讓赤龍道君氣笑了,“那些戰利品,本就是我家大人的,何須你來做人情?”

  “還有,你巴蛇靈族的友誼,又值幾斤幾兩?”

  聲音中,盡是濃濃的嘲諷。

  金袍老者等人的臉色都變得陰沉下來。

  其中一個瘦削中年忍不住冷然道:“我們已經表達感激,并且拿出了足夠的誠意,你們還不知足,是不是太過分了?更別說,之前若不是你們兩個,那些古尸怎可能會被吸引到我們戰斗的地方?”

  聲音剛落下,這瘦削中年眉心出現一個血窟窿。

  他眼珠瞪大,仰頭栽倒在地。

  臉上寫滿了愕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