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 古尸遺跡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三天后。

  遠處海域上,大大小小的海島星羅棋布。

  “都排好隊,一一接受檢查!”

  “我玄龜靈族奉碧霄仙宮之令行事,還望諸位莫要讓我等為難!”

  “要想穿過這片海域,就老老實實上前,在這一塊魂石中留下自己的一縷神魂印記。”

  “放心,不管你們是邪魔外道,還是十惡不赦的罪徒,我等都不在意,只要留下一縷神魂印記,便可離開。”

  “不過,我警告你們,這附近九萬里海域,已經被完全封鎖,每一個地方,都分布著一個哨卡,你們哪怕想繞路都行不通!”

  ……遠處海域上,一群玄龜靈族的強者匯聚,將前路封死。

  剛才那番話,出自玄龜靈族的一個枯瘦老者。

  他神色威嚴,有著仙君層次的道行。

  而在前方,有著許許多多的修士,正在老老實實地排隊,接受玄龜靈族的安排,一一將自身的神魂印記,留在一座足有丈許高的魂石上。

  蘇奕和赤龍道君也來了。

  以他們的手段,自然可以其悄無聲息地闖過此地。

  可當目睹這一幕時,蘇奕卻不禁心生好奇。

  “敢問道友,這是發生了何事?”

  蘇奕來到隊伍后方,朝一個藍衣男子請教。

  藍衣男子壓低聲音,道:“閣下不知道么,昨天時候有一則消息傳遍了東海,據說那個在仙界鬧得天翻地覆的蘇奕,為了躲避來自各大仙界巨頭的追殺,已經逃進了東海!”

  蘇奕一怔,道:“和此人有關?”

  “正是!”

  藍衣男子道,“消息傳出后,東海深處的碧霄仙宮、懸空山、夔牛靈族等大勢力聯手對外宣布,在整個東海通緝蘇奕!”

  “如今,東海中那些大大小小的勢力都已行動起來,在各自所掌控的海域上排查可疑之人。”

  說到這,藍衣男子眼神中泛起一絲譏諷,“不過,依我看,這樣的搜查,簡直就是形同虛設,以那蘇奕的通天手段,豈可能會被那些小魚小蝦發現蹤跡?”

  “咦?人呢?”

  ……藍衣男子忽地發現,蘇奕早已不見了。

  他放眼環顧四周,吃驚發現,剛才那跟自己攀談的年輕人,簡直像人間蒸發了般,消失得無影無蹤。

  “那家伙,該不會是蘇奕吧?”

  藍衣男子心中一顫。

  旋即,他就搖頭否定了這個揣測。

  傳聞中的蘇奕,霸道如魔神,雙手染滿血腥,據說眼睛一瞪,都能嚇破仙王的膽!

  剛才那年輕人,可一點都不霸氣,怎可能是蘇奕?

  藍衣男子暗自嘀咕道:“看來,那家伙必然是個見不得光的鼠輩,擔心被查出身份,直接嚇得開溜了。”

  一葉扁舟,載著蘇奕和赤龍道君,繼續朝東海深處掠去。

  “那些仇敵是被逼得沒辦法了嗎,竟動用如此拙劣的方式找我。”

  蘇奕想起剛才的經歷,不禁啞然失笑。

赤龍道君道:“大人,他們既然采取行動,必然不僅僅只動用了這一種手段,我懷疑,他們之所以這么做,是要讓所有進入東海的強者  都知道,大人已經來了東海,徹底把東海的局勢攪亂。”

  蘇奕贊賞道:“不錯,這才是他們真正的意圖,他們或許找不到我,卻可以利用那些敵視我的人來對付我,比如……那些來自神域的神子神女。”

  頓了頓,他說道:“眼下,天下都清楚不出一個月,巨鯨靈族將和一批強者進入龍宮遺跡,其中不乏神子級人物。”

  “除此,仙界一些巨頭勢力的強者也會摻合進來。”

  “這等局勢下,只要把我出現在東海的消息曝光,必然會吸引許多人的注意,也會帶給我不可預測的一些麻煩。”

  說到最后,蘇奕總結道:“歸根到底,他們的確是沒有別的辦法了,否則,何須如此大費周章?”

  赤龍道君道:“大人,您不擔心么?”

  “該擔心的是他們。”

  蘇奕淡淡道,“我一直活著,他們就會一直寢食難安,你信不信,現如今碧霄仙宮、懸空山這些和我有仇的勢力,都早已嚴陣以待,做足了準備,唯恐被我突然殺上門去?”

  赤龍道君眼神異樣,低聲道:“定然如此。”

  她也早聽說,前不久的時候,帝君大人曾一人一劍踏滅萬靈教,也曾神出鬼沒般殺上玲瓏神教,滅殺八大仙王。

  這等情況下,哪個大勢力能不擔心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

  “大人,我們此行要去何處?”

  赤龍道君問道。

  “去一個能讓我證道妙境的地方。”

  蘇奕眼眸中浮現一抹期待之色。

  早在春秋空間閉關的那三十年,他的一身修為已臻至圣境大圓滿地步,只差一個契機,就能證道妙境,成為仙王!

  而此次他前往東海的目的之一,就是為了破境。

  并且,也已想到了一個絕佳的破境之地!

  等證道仙王后,哪怕在前往龍宮遺跡的行動中,被人識破身份,蘇奕也根本不會再忌憚什么。

  轉眼間,又是三天過去。

  這一路上,蘇奕他們又遇到了許許多多的封鎖和檢查,但都和擺設沒區別,根本沒有影響到兩人的行動。

  直至越過一片名叫“天陷海”的海域之后,兩者正式來到了東海深處!

  東海深處和東海外圍地帶,以天陷海劃分。

  仙境之下的角色,根本不敢去闖東海深處,因為實力不夠,一旦闖入其中,九死一生。

  事實上,哪怕是仙境之上的角色,在東海深處也會遭受到各種各樣的危機和殺劫。

  天穹晦暗,雷暴肆虐,炫亮的電弧劃破長空,撕裂出一道道巨大的空間裂縫。

  海面之上,驚濤駭浪翻騰,風暴席卷,那等景象,足可讓世間仙君感到畏懼。

  載著蘇奕和赤龍道君的一葉扁舟,卻穩穩當當地行駛在這混亂而狂暴的海域之上。

  海底深處,忽地亮起一對宛如湖泊般的血色眼瞳。

  那是一頭蟄伏在海底的兇獸,軀體若綿延的山嶺,在黑暗的海水深處,顯得神秘而可怖。

  可旋即,這頭兇獸渾身一哆嗦,嚇得發出悲鳴。

  它感受到一股恐怖的威壓,一如主宰般,

  讓它渾身血脈力量都遭受到絕對壓制,心神都差點崩潰!

  隱隱約約地,它聽到了一陣對談聲:

  “大人,您餓不餓,海底有一頭生有獨角的避水獸,要不要把它抓來吃掉?”

  那兇獸差點崩潰。

  那女人究竟是誰,竟要吃掉自己?

  太可怕了!

  兇獸瑟瑟發抖,感到一陣無助、無力和弱小。

  一道淡然的男子聲音響起:“不必了,避水獸常年吞噬天地間的兇煞戾氣,肉質談不上頂尖,想一想就沒胃口。”

  “好!”

  交談時很快消失。

  壓迫在那頭兇獸身上的恐怖威壓隨之消失不見。

  兇獸氣喘吁吁,心中很不是滋味。

  作為這一代海域的霸主,它從沒想過自己有朝一日會因為肉質太差,而逃過了一場滅頂之災。

  接下來的路上,縱使東海深處蟄伏許多堪稱恐怖的兇物,可有赤龍道君在,皆被化解于無形之中。

  根本無須釋放修為,僅僅是她身上彌散出的龍威,就嚇得那些兇物渾身發軟,肝膽欲裂。

  這就是“龍”的恐怖,是海域萬靈中最頂尖的掠食者,一如主宰!

  相比起來,哪怕是人族強者,在同等境界之下,大多數時候也遠遠無法和龍族對抗。

  當然,凡是無絕對。

  世上總有一小撮特殊的個例,能打破一切鐵律,超越極限。

  比如……蘇奕。

  “到了。”

  在東海深處又行進了一天后,遠處海域上,忽地涌現出遮天蔽日的黑色云霧,一如黑暗永夜,將那片天穹和海域都完全籠罩。

  依稀可見,那黑霧彌漫中,竟然漂浮著一座巨大廣袤的陸地!一眼望不到盡頭!

  “大人,這是何地?”

  “東海深處已知的七大禁地之一,在仙隕時代以前,被稱作‘古尸遺跡’。”

  蘇奕輕語,眼神泛起追憶之色。

  古尸遺跡。

  一塊從太荒時期遺落下來的神秘之地,常年籠罩在厚重的兇煞死氣之中。

  在古尸遺跡,分布著許多兇厲恐怖的古尸。

  最弱的古尸,都能滅殺仙君。

  而一些強大的古尸,則可以讓仙王死無葬身之地!

  甚至,在古尸遺跡的一些古老禁區中,還有著足可堪比太境人物的古尸,強大到令人心顫。

  前世王夜在探尋古尸遺跡的時候,就曾遇到過一個堪比太和階的古尸,對方還是一個劍修!

  除此,古尸遺跡還一些地方,常年被禁忌般的規則力量覆蓋,以王夜當年最巔峰的道行,都無法闖入其中。

  而此次,蘇奕之所以選擇前往古尸遺跡破境,就在于在這一片禁地之中,有著一座奇特的大山。

  此山被叫做“無生山”,取“有死無生”之意,常年被厚重死氣覆蓋,寸草不生。

  可在山上卻蘊生有一種在外界根本見不到的造化——

  煉道珠!

  此物,足可讓太境人物心動,讓仙王為之瘋狂。

  同樣,也能夠對蘇奕破境和鞏固仙王境的根基,起到至關重要的妙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