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 女人的直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沉默了。

  李浮游!

  他的第五世!

  竟然早在太荒初期的時候,就獲得了混沌九秘之一的咫尺劍?

  蘇奕想起了自己身上那一口神秘的六寸劍棺。

  此物,是當初在天狩魔山深處的那座太荒秘境中得到,當初和此物一起的,還有靈魂戰偶雷澤。

  而雷澤便是李浮游的仆從,曾追隨李浮游云游天下!

  “咫尺劍六寸,那口劍棺也六寸,難道說……”

  蘇奕心中已有了答案。

  無疑,那六寸劍棺內所封印的,必是咫尺劍!!

  “你在想什么?”

  羲寧那一對深邃明亮的星眸望過來。

  蘇奕道:“我在想,你的祖父為何會對仙界太荒時代的事情如此了解,甚至……還知道李浮游。”

  羲寧紅唇輕抿,嗓音悅耳叮咚:“這談不上是什么秘密,我家先祖本就是仙界之人,在太荒時代初期,為證道神境,而遠離家鄉,前往紀元長河之上求索更高的道途。”

  蘇奕:“……”

  “換而言之,仙界同樣是我的故鄉。”

  羲寧伸出青蔥似的手指,舉起一杯酒輕啜了一口,這才說道,“有關仙界太荒時期的一些秘聞,也是我從先祖那里聽來。”

  蘇奕終于明白過來,道:“這么說,你家先祖和李浮游相識?”

  羲寧奇怪道:“道友為何會對這李浮游如此感興趣?”

  蘇奕暗道,他是我前世,能不感興趣嗎?

  他隨便找了個借口,道:“我聽說過他的一些事跡。”

  羲寧道:“實不相瞞,我對李浮游不了解,我族先祖在談起此人時,也只用神秘二字來形容對方。”

  蘇奕心中頓生一絲失望。

  忽地,羲寧放下手中酒杯,眼眸凝視蘇奕,道:“道友,你可知道,見識到你的一些手段后,讓我忽然想起一個人來。”

  蘇奕一怔,道:“誰?”

  羲寧道:“那個在當今仙界掀起滔天波瀾,名聲如日中天的蘇奕。”

  她星眸深邃明亮,似能看穿人心。

  換做其他人被這般凝視,怕早就感到不自在,可蘇奕沒有。

  他迎著對方的眼眸,道:“你為何會有這種感覺?”

  如此近距離進行對視,讓蘇奕甚至能嗅到對方身上彌散出的一絲幽香,沁人心脾。

  羲寧眼眸微斂,輕聲道:“一種直覺。”

  蘇奕心中一凜,不動聲色道:“你此次降臨仙界,莫非也擔負著滅殺此人的任務?”

  羲寧紅潤的唇邊不禁浮現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道:“道友可以猜一猜。”

  蘇奕:“……”

  還不等他開口,羲寧已轉移話題,道:“此次拍賣會上,因為我的事情,而讓道友被誤會,不出意料的話,接下來秦劍書、金逐流、公羊羽等人,都有可能會對道友不利。”

  “倒不是他們心胸狹窄,而是道友能夠勘破龍宮秘文,對他們探尋龍宮遺跡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不過……”

  羲寧話鋒一轉,“道友無須為此煩憂,他們要對道友不利,首先要過了我這一關。”

  那平靜的話語中,盡是自負之意。蘇奕笑道:“你不必如此,些許麻煩,我自己便可應對。”

  羲寧眨了眨漂亮的眸,道:“可他們已經認為,你和我是一條船上的人,我豈能袖手旁觀?”

  說著,她正是發出邀請:“道友,我希望在前往龍宮遺跡的行動中,可以和你一起精誠合作,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蘇奕笑道:“我好像沒有拒絕的理由。”

  羲寧笑起來。

  那清麗略顯冰冷的嬌顏一下子似雨后綻放的花蕾,格外明媚和清新,一對星眸都彎成月牙。

  蘇奕都不禁心生驚艷之感。

  世間美人,他見得多了。

  可論氣質、姿容皆稱得上絕色的,卻少之又少。

  無疑,羲寧就是一個堪稱絕代的佳人,麗質天成,氣質空靈,一舉一動,自有蓋世風華。

  羲寧舉起一杯酒,道:“祝我們合作愉快。”

  蘇奕痛快與之對飲。

  這時候,一陣叩門聲響起:

  “少主,東西到手了。”

  那之前一直追隨在羲寧身邊的雄峻男子,走進了這座雅間。

  他骨骼粗大,腰挎長刀,冷眸如電,走進雅間后,當看到和羲寧同席對飲的蘇奕時,眉頭不易察覺地皺了皺。

  不過,他并未說什么,而是將一個玉簡雙手呈給了羲寧。

  羲寧看也不看,將玉簡轉手遞給蘇奕,道:“之前在拍賣會上,因為這塊玉簡,而讓道友被秦劍書針對,現在,這塊玉簡就當是我對道友的一些補償,務必請收下。”

  蘇奕頓感意外。

  他自然知道,這塊玉簡內藏有和浮游舟有關的線索!

  卻沒想到,羲寧竟然又把這塊玉簡從秦劍書手中奪了回來。

  這份用心,可實屬難得。

  當然,這同樣是個人情!

  “多謝。”

  蘇奕沒有拒絕,收起了玉簡,而后好奇道,“以秦劍書的為人,怎會甘心將此物交出?”

  那雄峻男子道:“花錢。”

  蘇奕:“……”

  不得不說,這的確是一個簡單粗暴卻極為有效的交易手段。

  酒宴結束后,蘇奕辭別離開。

  臨走前,他和羲寧約好,在一個月后的東海“荒木島”匯合。

  事實上,此次和巨鯨靈族合作的一眾強者,都會在那時候匯聚在荒木島上,由巨鯨靈族帶隊,前往龍宮遺跡。

  “少主,因為一塊玉簡,而欠秦劍書一個人情,值當么?”

  蘇奕離開后,那雄峻男子不禁皺眉道。

  羲寧道:“這不是值不值的問題,李道友被秦劍書針對,我自當予以彌補,懂么?”

  雄峻男子思忖道:“少主是想利用這李玄鈞,讓他在前往龍宮遺跡時,幫我們辨認龍宮秘文?”

  羲寧秀眉微蹙,道:“在你看來,我就是這種人?”

  雄峻男子渾身一僵,連忙低頭賠罪,“屬下愚鈍,口不擇言,還望少主莫怪!”

  羲寧長身而起,清麗動人的臉龐上浮現一抹威嚴之色,“以后莫要再說類似的話。”

  “是!”

  雄峻男子額頭直冒冷汗。

  他很清楚,少主看似性情恬靜,一副空靈出塵的超然姿態,可實則骨子里極為睥睨和強勢,一旦動怒,都能讓宗族那些老人都會膽顫心驚!

  只是,他心中兀自很納悶。

  一個萍水相逢的年輕人而已,除了能夠認出龍宮秘文之外,又有什么值得重視的?

  夜色如水。

  珍瓏坊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蘇奕朝客棧行去。

  “真的是直覺嗎?不見得,這女人恐怕已從我身上看出了一些端倪。”

  蘇奕把玩著手中的玉簡,“可她卻并未動手,反倒處處釋放出善意,還真是讓人琢磨不透。”

  “不過,不管怎么說,此女的秉性、舉止、脾氣皆稱得上卓絕,的確和尋常之輩完全不同。”

  蘇奕腦海中浮現出羲寧的身影。

  不得不說,連他都很欣賞這位從神域而來的神女。

  不過,防人之心不可無。

  諸神不容輪回。

  這些從神域而來的神子神女,若真知道自己就是他們要找的人,必然會引發不可預測的后果。

  返回客棧后,蘇奕打開玉簡。

  玉簡內記載著,就在半年前,位于東海深處一個被稱作“血渦海域”的兇險之地,有人曾目睹浮游舟出現!

  據目擊者稱,那浮游舟僅僅只有丈許長,混沌氣彌漫,壓迫得一方天宇塌陷,虛空崩裂,那一方血渦海域都被壓出一個巨大的溝壑!

  而那位目擊者之所以確定,那艘丈許長的寶船是傳說中的浮游舟,就在于此寶出現時,那血渦海域深處,傳出一道驚恐絕望的聲音:

  “多少年了,你浮游舟還陰魂不散!!非要趕盡殺絕?”

  正是這句話,才讓目擊者懷疑,那寶船就是傳說中早在太荒時期就漂泊于東海之上的浮游舟。

  “血渦海域……”

  蘇奕打量著玉簡中繪制的海圖,大致判斷出了這片兇險海域的位置。

  當晚,有關拍賣會上的消息,傳遍了珍瓏坊,并且朝外界擴散出去,引起了軒然大波。

  人們這才意識到,巨鯨靈族之所以舉辦此次拍賣會,竟是要召集一批強者,再探龍宮遺跡!

  一石激起千層浪,這個夜晚注定不會平靜了。

  就連化名為“李玄鈞”的蘇奕,都引起許多關注。

  畢竟,他是唯一一位能識別龍宮秘文的人,想不引人矚目都難!

  不過,蘇奕根本不在意這些。

  他很快就將啟程前往東海。

  兩天后。

  蘇奕離開了珍瓏坊,重返夕霧仙城內。

  “終于來了。”

  蘇奕手中,一塊秘符在輕輕顫抖,

  當初進入夕霧仙城的時候,蘇奕就傳信給黑龍集市的赤龍道君,而現在,通過手中的秘符,讓蘇奕感應到赤龍道君正在朝夕霧仙城靠近。

  思忖時,蘇奕已經朝夕霧仙城外行去。

  當初離開黑龍集市的時候,他曾提出,當以后前往東海時,讓赤龍道君一起陪同。

  而現在,正是時候。

  有赤龍道君這條真正的“赤龍”相隨,此次前往東海的路上,足可輕而易舉闖過許多兇險莫測的地帶。

  最重要的是,赤龍道君與生俱來的一些天賦神通,可以在東海深處幫到蘇奕的大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