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威脅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一座殿宇內,燈火璀璨。

  一個老態龍鐘的灰袍老人,端坐在中央主座上。

  他面色蠟黃,骨瘦嶙峋,眼眸渾濁,看起來無比尋常。

  可當蘇奕、羲寧跟著井洪宇走進這座大殿,瞬間就察覺到,這灰袍老人是一位太武階大能!!

  很快,井洪宇就介紹出灰袍老人的身份。

  井城!

  巨鯨靈族太上長老,太武階大能。

  很多年前,井城遭受神禍,被神劫纏身,元氣大傷。

  此次拍賣會上,巨鯨靈族所拍賣的那一件太和階戰衣,目的就是為了化解井城身上的神劫。

  “兩位快請入座。”

  井城笑容和藹,請蘇奕和羲寧一一落座,并吩咐扈從上茶,禮數周到客氣。

  蘇奕向來不喜寒暄,直言道:“閣下請我前來,有何賜教?”

  井城鄭重道:“賜教不敢當,實不相瞞,類似那塊鐫刻著龍宮秘文的青銅板,我族手中還有不少,此次請道友過來,就是為了此事,想請道友幫忙,破解那些寶物上的龍宮秘文。”

  蘇奕并不奇怪,道:“可以。”

  “痛快!”

  井城笑道,“洪宇,你且把那些龍宮秘文拿出來,由李道友進行辨認。”

  “是!”

  井洪宇領命,從袖袍中取出一幅卷軸。

  卷軸展開,就見其上寫著許許多多扭曲怪異的文字,正是早已在太荒時期就已絕跡的龍宮秘文!

  可蘇奕卻眉頭一皺。

  這巨鯨靈族可很不地道!

  分明是在提防自己,擔心自己識破那些龍宮遺寶上的龍宮秘文,于是將一部分龍宮秘文拓印了出來,讓自己來辨認。

  根本不用想蘇奕就知道,這卷軸上的龍宮秘文,必然早已打亂了順序,無法組成字句,除此,必然有很多缺失之處。

  所提防的,就是自己從中看出什么大秘密!

  羲寧明顯也看出這一點,眼神微微有些異樣,頗為好奇,這等情況下,蘇奕會如何做。

  卻見蘇奕長身而起,道:“羲寧道友,我們走吧。”

  轉身就要離開。

  “且慢!”

  井洪宇道,“道友這是反悔了?”

  “既然是合作,就得拿出誠意,可從你們巨鯨靈族身上,我可沒看到一丁點的誠意。”

  蘇奕淡淡道。

  井洪宇眉頭皺起。

  井城則笑道:“還請道友息怒,說實話,那些鐫刻著龍宮秘文的寶物,必然藏有大秘密,我族也擔心,若道友勘破了其中的秘密,卻故意隱瞞,這樣的話,我族可就吃大虧了。”

  蘇奕哦了一聲,道:“很簡單,你們將那些寶物拿出來,我一一為你們辨認那些龍宮秘文,以你們的能耐,自然能輕易分辨,我是否在胡謅。”

  所謂龍宮秘文,歸根到底也是一種文字。

  只要是文字,只需一一的對照和印證,很難被他人蒙騙。

  井城略一沉默,道:“道友,我族已答應,你和這位羲寧道友不受誓言契約的約束,可以和我族一起前往龍宮遺跡探尋機緣,這等條件已足以表達我族的誠意,你為何還非要去了解那些龍宮秘文中所藏的秘密?這……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語氣都有些冷冽。

  蘇奕一聲哂笑,道:“聽好了,是你們有求于我,若覺得過分,完全可以不合作。”

  井城抬起渾濁的眼眸,盯著蘇奕,道:“道友,若撕破臉的話,可就不好辦了。”

  聲音低沉,帶著若有若無的威脅。

  大殿氣氛都沉悶下來。

  井洪宇則在一側勸解道:“道友,那龍宮秘文牽扯極大,你只需幫我們辨認,就能獲得好處,并且無須擔心出現任何危險,何樂而不為?”

  蘇奕沒有理會井洪宇,他目光看著井城,似笑非笑道:“威脅我?”

  井城眉頭皺起。

  他一個太武階大能,卻被一個年輕人這般無禮地挑釁,這讓他心中頗不舒服。

  還不等他開口,一直冷眼旁觀的羲寧忽地抬起一指。

  一縷如劍鋒般的青芒,憑空懸浮在井城眼前,距離他的眉心僅有三寸。

  那青芒璀璨刺目,內蘊可怖的雷霆之力,突兀地乍現,讓井城毛骨悚然,背脊直冒寒氣。

  一對渾濁的眼眸都收縮起來,心中駭然。

  以他的道行,面對這突兀的一擊時,竟沒能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甚至他懷疑,若對方真要下狠手,自己早已斃命當場!

  “羲寧道友,你這是做什么?”

  井洪宇驚出一身冷汗,徹底色變。

  打破腦袋都沒想到,這看起來恬靜如水,氣質超然空靈的女子,竟會一言不發就動手!

  并且,實力還那般恐怖!!

  羲寧語氣平靜,紅潤的唇輕吐兩個字:“威脅。”

  眾人:“……”

  蘇奕意外之余,都不禁想挑大拇指,這女人的性情,著實讓人欣賞,竟和他想到一塊去了。

  之前,他也打算出手,但卻被羲寧搶了先。

  “有話好說,有話好說。”

  井城深呼吸一口氣,老臉上擠出一個笑容,“既然是合作,哪有打打殺殺的道理,這樣吧,我現在就拿出那些寶物,請兩位一觀,以誠相待,絕不藏私!”

  羲寧指尖一挑。

  那一抹懸在井城眉心間的青芒悄然消失不見。

  井城如釋重負,不敢再遲疑,袖袍一揮,六塊青銅碎片浮現而出,大的足有二尺長,和蘇奕在拍賣會上所獲得的青銅板相似。

  小的才巴掌大小。

  無一例外,皆銹跡斑駁,其上鐫刻著古怪扭曲的龍宮秘文。

  “李道友,有勞你出手了。”

  井城笑說道。

  這老家伙,變臉的速度比誰都快,能屈能伸。

  蘇奕沒有說什么,也懶得去譏諷對方,徑自將那些青銅碎片收起,一一翻看起來。

  同時,他以神念和化作令牌藏在身上的靈魂戰偶雷澤溝通。

  很快,那六塊青銅碎片上的龍宮秘文,就被一一認出。

  這是,那些秘文都殘缺嚴重,斷斷續續,就像一篇完整的文章被撕碎成了無數塊。

  一些字句斷裂嚴重,根本看不出什么。

  最終,勉強只有三句殘缺的秘文引起蘇奕重視。

  “福禍無門,惟人自召!”

  “善惡之報,如影隨形!”

  “可我龍宮一脈縱使有罪,何至于此?”

  ……看到這,蘇奕想起第一塊青銅板上的那些斷斷續續的字句,大致判斷出,東海龍宮的消失,極可能和一場彌天大禍有關。

  而龍宮一脈的族人,臨死都沒能猜透,為何會遭受這樣的大禍,以至于心生怨憤和不甘。

  這些青銅碎片,應當就是由一個龍宮一脈的強者所留,所記載的,就是東海龍宮一脈遭受大禍時的內幕!

  可惜,這些碎片殘缺嚴重,并且被銹跡腐蝕,僅從那些斷裂嚴重的字跡中,根本無法推斷出更多的細節。

  想到這,蘇奕心中一動,抬眼看向井城,道:“這些寶物可不完整。”

  羲寧那清冷深邃的眸也看過去,井城渾身一僵。

  他連忙解釋道:“不瞞兩位,這些寶物碎片皆是從龍宮遺跡中獲得,并且的確只是其中一部分,不過其他大部分,都散落在龍宮遺跡。目前,我族手中僅僅只掌握這些,再沒有其他的。”

  說著,他指了指心口,鄭重道:“我可以用道心起誓!”

  “既如此,你們為何不把那些寶物碎片全都帶回來?”

  羲寧說著,似明悟過來,“明白了,你們辦不到。”

  井城苦澀道:“的確如此,那龍宮遺跡兇險莫測,殺機無處不在,以老朽的手段,在進入龍宮遺跡的外圍地帶時,就遭受諸般可怖的殺劫打擊,再不敢貿然深入。”

  他一臉的驚悸和后怕,無疑想起了當初在闖蕩龍宮遺跡時,所遇到的那些可怕經歷。

  而讓一位太武階存在都這么忌憚,可想而知,那龍宮遺跡是何等危險的一個地方。

  蘇奕略一思忖,就將自己辨認出的那些龍宮秘文一一說了出來。

  并未藏掖。

  因為那些秘文中所藏的的秘密,根本不算什么,也沒有隱瞞的必要。

  井城和井洪宇分別一一對照印證,并未發現什么問題,頓時放下心來。

  只是,那些龍宮秘文的內容,也讓兩者一頭霧水。

  “君以財興,必以財亡……貪婪……萬劫之源?”

  羲寧如夢幻般的星眸閃動,陷入思忖,“福禍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

  “難道說,龍宮一脈的滅亡,和那件寶物有關?”

  羲寧心中一動。

  “道友莫非看出了什么?”

  井城不禁問道。

  羲寧語氣平淡道:“你若能多拿出一些類似的寶物,或許就能看出一些真相了。”

  井城神色一滯,苦笑不已。

  井洪宇則朝蘇奕拱手道:“等一個月后進入龍宮遺跡時,定然能找到許多類似的寶物,到那時,還望李道友不吝賜教,道友放心,屆時我巨鯨靈族必會投桃報李,予以厚報!”

  井城也點了點頭。

  很快,蘇奕就和羲寧離開。

  “道友,找個地方單獨聊聊如何?”

  離開的路上,羲寧再次發出邀請。

  她身影綽約修長,一對玉腿顯得尤其筆直勻稱,站在蘇奕身前,也僅僅只矮了半頭而已。

  此時,她星眸如水,凝視蘇奕,那空靈絕俗的清麗臉龐上,帶著一絲期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