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八十九章 莫非是緣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享受到的特殊對待,讓不少人眼紅。

  可誰都清楚,巨鯨靈族是有求于人,自然不敢拿“誓言契約”去要求對方遵循。

  只是出乎人們意料,蘇奕此刻卻提出了自己的條件,道:“加上羲寧道友,我不介意幫巨鯨靈族破解龍宮秘文。”

  全場一怔。

  羲寧都不禁意外。

  那雄峻男子輕聲道:“這小子倒是不錯,還知道少主對她有恩,這或許就叫與人為善,投桃報李。”

  羲寧如若夢幻般的星眸泛起一絲異樣的神采,沒有說什么。

  而此時,秦劍書不禁冷哼,道:“羲寧,你身邊這奴才可真是孝心十足啊,不過,他一個奴才,卻稱你為‘道友’,這可就僭越了,一點規矩都不懂!”

  他明顯很嫉妒,一是表達不滿,二是趁機挑撥離間。

  羲寧語氣清冷道:“秦劍書,我的事情,何須你來置喙?再敢不敬,拍賣會結束后,我必親自去跟你討一個說法!”

  秦劍書眼眸收縮,旋即冷笑道:“想跟我較量?可以,那就在龍宮遺跡試一試高低便可!”

  語氣肅殺。

  氣氛都有些壓抑。

  可誰都看出,秦劍書不敢在此刻和羲寧撕破臉。

  至于蘇奕,早在心中判了秦劍書死刑,自不會在意對方那三言兩語的挑釁。

  “告訴巨鯨靈族,他們的條件,本座答應了。”

  秦劍書很果斷地表態。

  場中一陣騷動。

  拍賣師笑著恭維道:“有閣下參與,必可以在龍宮遺跡中大有斬獲!”

  緊跟著,金逐流、公羊羽、卿舞等人也陸續答應下來。

  歸根到底,巨鯨靈族掌握著主動,只要他們要前往龍宮遺跡,就必須和巨鯨靈族合作。

  拍賣會結束的時候,蘇奕和那些簽訂誓言契約的強者分別從雅間中走出,來到了拍賣場前的空地上。

  其其他人陸續散去。

  也是此時,大多數人這才看清楚蘇奕的模樣。

  一襲道袍,面容年輕,氣質出塵,除此之外,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

  這是眾人對蘇奕的第一印象。

  可很快,神女卿舞開口,道:“羲寧妹妹,你這個屬下可真有意思,不止喬裝易容,連修為也隱藏了起來,好像不敢堂堂正正見人似的。”

  此話一出,許多人眸光閃動,都不禁吃驚。

  之前,他們可都沒看出,蘇奕易容了!

  不說其他,僅憑這等能瞞過他們法眼查探的手段,就很不簡單。

  蘇奕瞥了卿舞一眼。

  這女人身穿青色寬袖長裙,發髻高挽,容貌精致出眾,一對眸呈一種剔透空靈的幽藍色,極為罕見。

  在她身旁,還跟著一個須發潦草的黑袍老者,酒槽鼻子,睡眼惺忪。

  當蘇奕目光看向卿舞時,這黑袍老者眼皮一抬,一抹懾人的神芒閃過。

  這一瞬間,蘇奕周身肌膚就像被劍鋒刮了一下,產生隱隱的刺痛。

  他挑了挑眉,沒有說什么。

  羲寧輕移蓮步,帶著那雄峻男子來到蘇奕這邊,星眸如水,淡淡道:“與你何干?”

  輕飄飄一句話,卻盡顯強勢。卿舞眉頭微蹙,旋即甜甜一笑,道:“若有機會,我非要看看,你這個屬下的真面目不可。”

  說罷,她深深看了蘇奕一眼,不再說什么。

  可針對蘇奕的話題并未就此結束。

  神子金逐流笑吟吟道:“羲寧姑娘,你這位屬下能夠識破龍宮秘文,在剛才可出盡了風頭,都已到了此時,為何不介紹一下他,讓我們認識認識?”

  他白衣勝雪,束發為冠,風采照人。

  同樣,金逐流身旁,也跟著一名侍從,那是一個身影壯實高大的中年婦人,面容平庸,背著一個巨型墨色劍匣。

  而此時,隨著金逐流開口,許多人都附和不已。

  因為到了這時候,他們連蘇奕的名字還不知道。

  羲寧也是一怔,因為她直至現在也不清楚蘇奕的名字。

  “李玄鈞。”

  蘇奕報出一個隨意取的名字。

  李,代表李浮游。

  玄鈞,則是他第九世的名字。

  “李玄鈞?”

  許多人思忖起來,可卻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李玄鈞嗎?好,不錯,我很欣賞你。”

  金逐流笑道。

  蘇奕看了此人一眼,沒有吭聲。

  他才懶得理會對方究竟是什么心思。

  這時候,蘇奕耳畔傳來羲寧那宛如天籟的聲音:

  “抱歉,此次因為我,而讓道友被誤會了。我更沒想到,道友會為我爭取一個不受誓言契約約束的名額,若道友不介意,在前往龍宮遺跡的行動中,可以跟我一起聯手。”

  蘇奕一怔,忍不住多看了羲寧一眼。

  一個從神域而來的神女,身份何等特殊尊貴,竟還主動跟自己致歉,脾氣和秉性竟然這么好?

  難得的是,這女人的確很美,眉目如畫,肌膚晶瑩如雪,一襲再簡樸的麻衣,也難掩那身上空靈絕俗的清麗之美。

  尤其是一對星眸,深邃清澈,如夢似幻,直似天上星辰。

  “道友感覺有些唐突?”

  面對蘇奕的目光,羲寧很恬靜,并未躲避,舉止綽約淑靜。

  “談不上,我只是有些意外而已。”

  蘇奕笑了笑。

  羲寧若有所思道:“李道友莫非已猜出我的來歷?”

  蘇奕搖頭,“我大致能看出,你和那秦劍書、金逐流等人一樣,不屬于仙界。”

  羲寧星眸微凝,訝然道:“李道友好眼力。”

  她的確沒想到,這個萍水相逢的年輕人,不止能辨認出龍宮秘文,竟似乎早已看出,她來自神域。

  須知,目前為止,除了秦劍書等人之外,在場之輩,幾乎都還不知道他們這些人,是來自神域!

  如此對比,讓羲寧對待蘇奕的認知,都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她敢確定,蘇奕和她相遇的那兩次,絕非早有蓄謀,而是巧合。

  可偏偏地,這樣的巧合,竟讓她碰到了一個來歷特殊,深藏不露的角色,這讓羲寧都有一種奇妙的感覺。

  莫非,這就是緣分?

  當然,羲寧眼中的緣分,和男女之情無關。

  “今晚道友若有空暇,我想和道友單獨聊一聊,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羲寧發出邀請。

  她對蘇奕產生了一些興趣。

  “到時候再說吧。”蘇奕沒有一口拒絕。

  他同樣對這些來自神域的角色很感興趣。

  可同樣很清楚,這些由諸神安排降臨仙界的家伙,除了要謀奪成神之路的造化之外,還極可能早已視自己為獵物!

  這等情況下,越和羲寧接觸,勢必越容易被察覺到蹊蹺。

  這就如同玩火一般,一不小心會燒到自己。

  不過,蘇奕從不是忌憚麻煩的性情,越是如此,他反倒越有一種躍躍欲試之感。

  故而,才沒有一口回絕。

  羲寧微微頷首,道:“好。”

  兩人傳音交談時,拍賣師和巨鯨靈族的仙王井洪宇出現在拍賣臺上。

  “諸位道友,我族決定將在一個月后,啟程前往龍宮遺跡,在出發之前,還請各位能及時抵達‘東海荒木島’。”

  井洪宇沉聲開口。

  說著,他取出一批玉簡,分別贈給眾人,“這玉簡內,便是荒木島的位置。”

  “為何要等到一個月后?”

  秦劍書皺眉問道。

  井洪宇猶豫了一下,還是耐心解釋道:“此次行動,仙界的一批巨頭勢力,也會派遣頂尖高手參加。”

  頓時,場中一陣騷動。

  一些人眉頭皺起,露出不悅之色。

  人越多,無疑意味著競爭會越大!

  秦劍書冷哼道:“他們可曾簽訂誓言契約?”

  “當然!”

  井洪宇不假思索道,“諸位放心,我族必會一視同仁,無論是誰,只要選擇和我族合作,必當遵循我族所訂的規矩。”

  “當然……”說到這,井洪宇目光看向蘇奕,笑道,“這位李道友和羲寧道友,不在此列。”

  一時間,眾人看向蘇奕的目光都變得意味難明。

  有嫉妒、有不忿、也有若隱若現的冷意和殺機!

  木秀于林,風必摧之。

  越惹眼的人,也越容易遭受平白無故的詆毀和仇視。

  人性使然。

  “諸位,待會我族將收走這塊龍鱗,趁此機會,諸位若要參悟此寶中的玄機,還請抓緊時間。”

  井洪宇笑說道,“這就是我族的誠意,只要合作,必不會藏藏掖掖。”

  頓時,眾人神色緩和,目光都落在那塊染血的龍鱗上。

  井洪宇則來到蘇奕身前,笑著拱手道:“道友,我們找個地方單獨聊一聊如何?”

  僅僅從井洪宇對待蘇奕那熱忱的態度上,就讓許多人意識到,這個名能夠破解龍宮秘文的李玄鈞,對巨鯨靈族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蘇奕想了想,目光則看向羲寧,道:“若道友愿意,也可以一起來。”

  羲寧一怔,一時猜不透蘇奕究竟是什么心思。

  是報恩?

  還是對自己心生某種……不切實的想法了?

  亦或者是,他想借自己的勢?

  畢竟,若有自己在,巨鯨靈族若敢對他不利,絕對會死的很難看!

  略一沉吟,羲寧點了點頭,道:“我很樂意。”

  對此,井洪宇明顯有些猶豫,可最終還是答應了下來,當即帶著蘇奕和羲寧一起離開此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