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龍宮秘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哪怕是在仙隕時代以前,太境仙寶也極為稀少,并且幾乎全都掌控在那些擁有太境大能的仙道勢力中。

  每當世間出現太境寶物,勢必會引發各方爭搶,掀起腥風血雨。

  而在當今仙界,太境仙寶就愈發稀罕了,萬千年難得一見。

  這等情況下,巨鯨靈族的人獲得了一件太和階的龍宮遺寶,卻拿出來拍賣,這顯得很反常。

  蘇奕感到奇怪,不少人也為此感到奇怪。

  “此寶莫非有問題么,否則,誰會拿出來拍賣?”

  一位老輩人物開口詢問。

  頓時,原本騷動的氛圍安靜下來。

  拍賣師坦然道:“實不相瞞,這件戰衣唯有蛟龍之屬的仙道人物才能穿戴。”

  眾人這才恍然。

  無疑,這件戰衣很特殊,非蛟龍之屬,根本無法動用。

  這也就意味著,哪怕落在巨鯨靈族手中,也沒多少用處,也不怪他們會拿出來拍賣。

  “怎么競價?”

  有人不禁問。

  拍賣師道:“巨鯨靈族有一個請求,在他們宗族,有一位太武階老輩人物遭受神禍,被神劫纏身,誰若能幫忙解除神劫,誰便有機會得到這件戰衣。”

  頓時,大多數人心涼了。

  這個要求簡直太苛刻。

  若有人能解決神劫纏身的問題,往昔歲月中,何至于會有那么多遭受神劫的絕世人物隕落?

  這個條件,卻讓蘇奕心中一動。

  他自然有辦法解決這樣的問題!

  可此時,有人率先開口了,“本座還當是什么條件,原來只不過是解決這點小麻煩,告訴巨鯨靈族,本座可以幫他們!”

  秦劍書話語隨意,引起場中一陣轟動。

  “你秦劍書能辦到,我等何嘗不能?”

  驀地,一道鏗鏘堅凝的聲音響起。

  秦劍書冷哼:“你金逐流也要和我搶?行!咱們就玩一玩!”

  氣氛頓時變得緊繃起來,火藥味十足。

  “金逐流,難道這也是一位神子?”

  蘇奕若有所思。

  無疑,今天參與這一場拍賣會的神子神女人物,注定有不少!

  羲寧那宛如天籟般的聲音響起:“我很好奇,若在場有許多人都可以解決這件事,又當如何爭奪那一件戰衣?”

  拍賣師連忙道:“回稟閣下,只要有辦法解決巨鯨靈族的事情,接下來諸位若有意拍下這件戰衣,只需競拍便可,以八百萬仙玉為底價,最終價高者得。”

  誰都聽出,這樣的競價只是個添頭,巨鯨靈族拍賣這件戰衣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那就競拍便是!”

  秦劍書淡淡開口。

  蘇奕想了想,最終還是放棄了。

  一件太和階戰衣而已,并且只能讓蛟龍之屬動用,哪怕拿在手中,也沒什么用處。

  不過,他同樣清楚,對那些神子而言,這件戰衣應該也沒多少價值。

  他們之所以要爭奪此寶,最終目的必然是為了找到龍宮遺跡!

  蘇奕對此事興趣不大。

  之所以參與此次拍賣會,也僅僅只是想看一看那所謂的“龍宮遺寶”而已。

  競價很快就開始了,一開始就異常激烈。而競拍的價格也很快達到一個令人瞠目結舌的地步,讓得不知多少人為之心顫。

  在此過程中,蘇奕一直在旁觀。

  雖無法看清楚競價之人的模樣,但從他們在競價時針鋒相對的言辭中,已大致判斷出,共有五人在競價,并且應該都是神子級人物。

  除了秦劍書、羲寧之外,還有其他兩個神子和一個神女。

  那兩個神子分別叫金逐流、公羊羽。

  那個神女則被稱作“卿舞”。

  這個事實,讓蘇奕都不禁心中凜然。

  之前那段時間,他雖早已預測到,接下來的時間中,進入仙界的神子神女會越來越多。

  可卻沒想到,早有一批類似的角色已經抵達了!

  只不過在當前的仙界,這樣的消息還未傳播開,或者說關于那些神子神女的消息,一直被那些仙道大勢力封鎖著!

  最終,那件戰衣落入“公羊羽”手中,最終的拍賣價是整整三千九百萬塊仙玉!

  這是一個足以讓太境人物都心顫的天文數字。

  就是蘇奕都暗自感慨這些神子的財大氣粗。

  很快,那件封印在青銅盒內的戰衣,被送往公羊羽所在的雅間。

  而拍賣師則開始拍賣第二件龍宮遺寶。

  這一次,他打開了那個封印起來的青銅盒,露出其中的寶物。

  之前那一件戰衣一直被封印著,故而人們都無法看到真容。

  而現在,隨著這第二件龍宮遺寶露出真容,一下子吸引了全場目光。

  那是一塊銹跡斑駁的青銅板,一尺長,邊緣有殘缺,銹跡腐蝕嚴重,依稀可以看到其上鐫刻著許多神秘的文字符號。

  只是那種文字怪異扭曲,人們都看得一頭霧水。

  蘇奕也皺了皺眉,這是什么文字?

  東海龍宮獨有的大道文字?

  此時,那拍賣師解釋道:“這件寶物,是從龍宮遺跡中獲得,其上鐫刻著神秘未知的文字,按巨鯨靈族的老人推敲,那些文字當是龍宮秘文,其中極可能藏著一個大秘密,可惜,龍宮秘文早在太荒時期就已經絕跡和失傳。”

  頓了頓,他繼續道:“誰若能認出這些文字,誰就可以競拍這件寶物。”

  全場寂靜。

  無人應答。

  連秦劍書、羲寧、金逐流這些神子神女都沉默了。

  無疑,他們也都不認識龍宮秘文!

  而此時,蘇奕心中一動,喚出靈魂戰偶雷澤。

  “雷澤,你可認得那些文字?”

  負劍老猿曾說過,雷澤曾追隨在李浮游身邊為仆,在太荒時期那漫長歲月中,跟著李浮游行走天下各地,若論對太荒時代的見識,雷澤絕對屬于頂尖層次。

  畢竟,李浮游能教導出四位太境門徒,雷澤常年跟隨在李浮游身邊行走,耳濡目染,其見識必然遠超尋常。

  遺憾的是,雷澤神魂受損嚴重,意識渾噩。

  否則,蘇奕早就能從他口中獲悉許許多多和李浮游、以及太荒時期有關的秘聞。

  雷澤淡漠冷酷的眸,遙遙看向那塊青銅板。

  很快,雷澤開口道:“主上,那是東海龍宮祖龍一脈獨創的大道秘文,上邊寫的是‘天道不可欺……福禍之源……龍宮一脈……可嘆……’”蘇奕初開始頗為期待,畢竟,雷澤認出了那些古怪文字的來歷!

  可隨著雷澤念出那青銅板上的龍宮秘文,蘇奕眉頭皺起。

  因為那些鐫刻在青銅板上的秘文,被斑駁的銹跡侵蝕嚴重,也變得殘缺不堪,零散細碎。

  雷澤的聲音還在響起:“君以財興,必因財亡……”

  “貪婪……萬劫之源……”

  “只是代價,卻太沉重了。”

  “不!”

  “不對!”

  “真正的禍源是……”

  雷澤的聲音至此停頓下來。

  蘇奕一怔,內心涌起一絲難以揮去的郁悶,就這樣……沒了?

  這讓蘇奕想起世俗中的說書先生,每當把一個故事講到最精彩的時刻便戛然而止,說一句:“欲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簡直能把人氣死!

  遇到脾氣不好的,直接會暴起揍人。

  不過,這怪不到雷澤身上。

  那青銅板被腐蝕嚴重,字跡斑駁殘缺,雷澤能認出這些早已湮滅在歷史長河中的龍宮秘文,已很讓蘇奕意外。

  “沒人認得這青銅板上的龍宮秘文嗎?”

  寂靜的拍賣場上,拍賣師發問。

  時間悄然流逝,無人應答。

  這讓拍賣師都一陣感慨,道:“也對,東海龍宮早在太荒時期就消失不見,有關龍宮秘文的傳承,也早已失傳了。也罷,接下來就開始拍賣第三件龍宮遺寶……”

  剛說到這,一道聲音響起:“且慢。”

  頓時,全場震動。

  竟有人認得龍宮秘文?

  “是羲寧身邊那個奴才!”秦劍書一下子就辨認出蘇奕的聲音,臉色一沉。

  同一時間,金逐流、公羊羽、卿舞也辨認出來。

  畢竟,秦劍書曾和蘇奕因為一塊玉簡而針鋒相對,秦劍書也曾當眾揭穿,說蘇奕是羲寧身邊的奴才。

  讓其他人都潛意識已經把蘇奕當做羲寧的人。

  “那位道友難道認得龍宮秘文?”

  羲寧也很驚訝。

  她和蘇奕是萍水相逢,心中一直視對方是仙界中的一個小輩,哪怕曾秉持與人為善的心境,和蘇奕交換過寶物、也曾提醒蘇奕小心行事。

  可根本談不上什么交情。

  反倒是蘇奕因為她的緣故,而被秦劍書針對,讓羲寧也難免有些歉意,故而在之前時候,她才沒有置身事外,不至于讓蘇奕一個人背黑鍋。

  可這一切,僅僅只是出于她心中秉持的一線善意而已。

  可現在,羲寧卻萬沒想到,這個萍水相逢的年輕人,遠不是她所預想的那般簡單!

  起碼那龍宮秘文,連她也僅僅只是聽說過,而不認識!

  “閣下莫非認得龍宮秘文?”

  拍賣師精神一振。

  “勉強能辨認出一些字跡。”

  蘇奕道,“說說吧,此寶該怎么拍賣。”

  他原本對龍宮遺寶并不感興趣,可現在在場其他人都無法做到這一步,蘇奕自然樂得去撿一個大便宜!

  最重要的是,他很確信,當自己顯露出這個能力后,巨鯨靈族的人,必然會主動找上門來。

  到那時,完全可以借機打探龍宮遺跡的下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