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八十六章 陰差陽錯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很快,競價開始了。

  只是參與競拍的并不多,在蘇奕報出“三千塊仙玉”的價錢之后,連最后競價的兩個人也放棄了。

  可就在蘇奕將要拿下這塊玉簡時,一道清朗的聲音響起:“我出一萬仙玉!”

  頓時,全場愕然。

  一塊玉簡而已,本就算不上什么寶物。

  能拍到三千塊仙玉的價格,已出乎不少人意料。

  可誰曾想,在這最后的關頭,卻有人直接報出一萬仙玉的價錢!

  蘇奕眉頭一皺,聽出那一道清朗的聲音,正是那疑似神子的戰袍男子!

  同一時間,在一座雅間內,麻衣女子微微一怔。

  她聽出了那聲音的主人,正是秦劍書,一個和她一樣,來自神域的強者。

  同時,麻衣女子也聽出了蘇奕的聲音。

  這讓她感到很奇怪,想起昨天時候,蘇奕曾被秦劍書身旁那個老嫗盯上這件事。

  “看來做昨天所猜測的不錯,那位道友曾得罪秦劍書,否則,怎可能會被秦劍書這般針鋒相對?”

  麻衣女子若有所思。

  另一座雅間內。

  “少主為何忽然對那塊玉簡產生了興趣?”

  秦劍書身旁那位老嫗很不解。

  “你昨天不是說了嗎,那家伙是羲寧神女的手下!”

  戰袍男子秦劍書一聲冷笑,“我雖不清楚那浮游舟是何等寶物,可既然被羲寧這女人盯上了,必然不同尋常!”

  老嫗道:“可那玉簡內僅僅只記載著一個地點,哪怕花大價錢拿下,我們找過去的時候,恐怕那浮游舟早就不見了。”

  秦劍書淡淡道:“這又何妨?我又不差錢!哪怕沒什么用,只要能從羲寧手中搶走此物,我也樂意。”

  老嫗:“……”

  她看出來,秦劍書不在意那塊玉簡,在意的是和羲寧神女較量一下!

  “一萬一百塊仙玉!”

  拍賣場中,響起蘇奕的聲音。

  輕飄飄一句話,讓不少人眼神古怪。

  一個人報價時,一口氣拉到一萬塊仙玉,可另一個人卻僅僅只加一百塊仙玉,這看似顯得小氣了一些,可何嘗不是一種帶著挑釁的反擊?

  事實上,正如人們揣測。

  得知橫插一腳的是那個戰袍男子后,蘇奕就已經意識到,自己被針對了!

  若不是每一次競價必須在一百塊仙玉,他絕對會報出“一萬零一塊仙玉”這樣的價格,好好和對方玩一玩。

  “呵,不死心嗎?”

  秦劍書一聲輕笑,再次報出一個價格:“十萬仙玉!”

  全場震動。

  連拍賣師都不禁愣了一下。

  這樣一塊玉簡,可遠遠不值這么高的價錢!

  可誰都清楚,眼下正在競價的兩人,明顯是杠上了,都對這塊玉簡志在必得。

  果然,蘇奕已經再次報價:“十萬零一百仙玉!”

  秦劍書嗤地笑起來,同樣跟著報價:“二十萬仙玉!”

  正如他所言,不差錢,為的無非是和羲寧神女較量一二。

  “二十萬零一百。”

  蘇奕沒有放棄。

  “三十萬。”

  “三十萬零一百。”

  “五十萬!”

  “五十萬零一百。

  ……隨著競價節節攀升,越來越驚人,整個拍賣會場都陷入震動,不知多少人為此嘩然。

  “那浮游舟究竟是怎樣一件寶物,僅僅只是此寶曾出現的一個地點而已,就能拍出這樣的天價?”

  “注定非同小可!”

  “快去查查,有關浮游舟的線索!”

  ……一時間,許多大人物都坐不住,意識到浮游舟不簡單。

  否則,怎可能會被人競價到這等離譜的地步?

  麻衣女子羲寧都一陣困惑,一時弄不清楚,秦劍書究竟是在故意針對那個年輕人,還是真的對那一則和浮游舟有關的線索志在必得。

  “少主,這浮游舟難道是混沌九秘之一?”

  那雄峻男子都感到很吃驚。

  “不清楚。”羲寧搖頭。

  交談時,秦劍書已報出“一百萬仙玉”的天價!!

  他身邊的老嫗都一陣心驚肉跳,忍不住提醒道:“少主,我們雖然不差錢,可再競價的話,勢必會影響接下來去爭奪龍宮遺寶。”

  秦劍書神色一滯,是啊,只顧著和羲寧較量,差點忘了此次拍賣會的壓軸戲還沒上演呢!

  并且,此次競爭龍宮遺寶的眾多,根本不用想就知道,到時候難免會有一場激烈的競逐會上演。

  這時候把巨量的錢財砸在一塊玉簡上,殊為不智。

  “罷了,我不再競價了,讓給他便是。”

  秦劍書說到這,不禁嘿地笑出聲,“讓羲寧那女人白白浪費如此一筆巨款,倒也不錯。”

  老嫗也笑道:“正當如此。”

  可此時,蘇奕卻不再競拍了。

  什么?

  這時候放棄了!?

  秦劍書和老嫗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

  當拍賣師一錘定音,兩人只覺胸口像被人狠狠砸了一拳,郁悶得差點吐血。

  秦劍書猛地拍案而起,聲音冰冷道:“羲寧,你這是故意在坑我?”

  聲傳拍賣場,讓場中眾人不禁騷動。

  而蘇奕則怔住,怎么此次拍賣和其他人牽扯上關系了?

  須知,他之所以放棄,是因為身上的財寶不足,只能選擇放棄。

  誰曾想,這一場競價背后,竟似乎另藏隱情!

  “秦劍書,此話怎講?”

  一道天籟般的清冽聲音響起,透著一絲不悅,“你不是對那塊玉簡志在必得嗎,如今拍下此物,卻怎會這般氣急敗壞?”

  羲寧也很不解,秦劍書這家伙屬狗的嗎,拿高價買下一塊玉簡,竟怪責到自己頭上來了,簡直莫名其妙。

  “你還不敢承認嗎,剛才和我競價那家伙,不就是你身邊的奴才?”

  秦劍書怒哼。

  羲寧:“……”

  蘇奕:“……”

  兩者雖不在一個雅間,可卻同時都明白過來了。

  “原來那麻衣女子名叫羲寧……而這家伙則我當做了羲寧的扈從……”

  蘇奕眼神古怪,怪不得那家伙從一開始就跟自己爭鋒相對,原來針對的是那個羲寧。

  羲寧秀眉蹙起,她也猜出其中緣由,不由好笑,合著秦劍書之所以參與競價,竟是誤以為在跟自己較量!

一側,那雄峻男子差點笑破肚子,無疑,這秦劍書太自以為是,結果鬧出個大笑話,活生生被  坑了!

  “為何不說話,理虧了?”

  秦劍書很生氣。

  原本,他以為把價錢哄抬到這個地步,自己及時收手,能坑羲寧一把,可沒曾想,到最后竟坑住了自己!

  羲寧斂去唇邊的一絲笑意,淡淡道:“我可沒心思和你玩這種小伎倆,你想多了。”

  她沒有解釋什么。

  這一次,秦劍書分明是在針對她,但卻陰差陽錯之下,被那個年輕人坑了一把,這時候,她自不會把自己摘出去。

  否則,以秦劍書的性情,等拍賣會結束,勢必會去找那年輕人算賬。

  那就讓他誤會也好,起碼,有自己在,秦劍書不敢輕易去找那年輕人的麻煩。

  “我想多了?呵!”

  秦劍書一聲冷笑,不再多言。

  他雖慍怒,可也不至于在這時候被怒火沖頭。

  “羲寧,這筆賬,我記住了!”秦劍書暗自咬牙。

  他不在意所損失的那一百萬塊仙玉,他在意的是這次被羲寧給坑了!

  “這名叫羲寧的女人倒是不錯。”

  蘇奕暗道。

  細想和對方兩次相見的經歷,第一次從對方手中換取了三斤九淵神泉。

  這本就是個順水人情。

  畢竟,對方大可不必交換。

  而第二次相見時,對方識破了那一縷跟蹤自己的神念后,還善意地提醒自己要小心。

  換做其他人,怕是根本不會理會。

  或許對方不在意這點舉手之勞,可不管如何,對自己而言,也算是一個人情。

  而現在,面對震怒的秦劍書,羲寧并未去解釋,如此一來,也不至于讓自己被秦劍書記恨。

  這讓蘇奕也不禁心生一絲好感。

  不得不說,這羲寧的品行確實不錯,有擔當,有氣魄,有胸襟,實屬難得。

  不過,蘇奕可不會就此輕饒了那個秦劍書!

  之前他身邊的老嫗曾用神念暗中追蹤他不說,在此次拍賣會上,更蠻橫地奪走了那塊和浮游舟有關的玉簡!

  這兩筆賬,自然要算在秦劍書頭上。

  這一場小插曲很快就過去,拍賣會還在進行。

  終于,輪到壓軸戲出場了。

  全場的目光,都齊齊匯聚在拍賣師身前的那一張玉桌上。

  玉桌上擺著三個封印起來的青銅盒,那其中分別裝著一件龍宮遺寶!

  “這第一件龍宮遺寶,乃是一副戰衣,經鑒定,這一副戰衣乃是太和階寶物,自太荒時期延存下來,至于此寶的妙用,恕在下不方面透露。”

  拍賣師也沒有賣關子,直接介紹起來,“值得一提的是,這一副戰衣雖然有多處殘損,可其品相和威能,依舊堪稱當世最頂尖的水準!甚至,稱得上舉世罕見!原因就是,煉制這一副戰衣的神料,已經早已在世間絕跡……”

  還不等說完,拍賣場中已徹底轟動起來,沸反盈天。

  不知多少目光變得火熱起來。

  太和階戰衣!

  這可是太境寶物!

  不談其他,僅憑這一點,就已稱得上是絕世瑰寶!!

  蘇奕都不禁挑了挑眉。

  倒不是震驚于那一副戰衣的品階,而是沒想到,巨鯨靈族會把這等寶物拿出來拍賣。

  明顯很反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