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 浮游舟迷蹤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神色不動,沒有理會。

  那一縷近乎無形的詭異神念,明顯是一種精妙無比的秘術,太境之下的角色,都難以察覺。

  蘇奕心中已大致是那老妖婆搞的鬼!

  之前那身影軒昂的戰袍男子和老嫗,分明和青蕭一樣,是從“神域”降臨到仙界。

  “奇怪了,短短不到一天時間,就讓我遇到了一個疑似神女和一個疑似神子的角色,難道他們也是沖著龍宮遺寶而來?”

  蘇奕心中思忖。

  又逗留片刻,他這才轉身而去。

  自始至終,那一縷詭異的神念力量,如影隨形般悄然跟在蘇奕身后。

  “那老東西難道察覺到了什么?亦或者說,是從我身上察覺到了一些破綻?”

  一路上,蘇奕看似在閑逛,心中則在琢磨事情。

  就這般一路閑逛,在抵達一座客棧時,忽地一道天籟般悅耳的聲音響起:

  “咦,巧了,道友咱們又見面了。”

  蘇奕抬眼,就看到一道綽約美麗的身影從那座客棧中走出。

  眉眼如畫,清麗絕俗,一襲簡樸的麻衣也掩不住那堪稱絕代的風姿,正是那個疑似“神女”的女人!

  在她身旁,那雄峻男子亦步亦趨跟隨著。

  當看到蘇奕時,這男子也微微一怔。

  蘇奕道:“若閣下也要參加巨鯨靈族的拍賣會,那你我能在此相見,也不算巧合。”

  他這是在試探對方。

  麻衣女子頷首道:“我的確要參加此次拍賣會,并且對那些龍宮遺寶很感興趣。”

  說著,她話鋒一轉,若有所思道,“閣下之前,莫非得罪了什么人?”

  蘇奕怔然,道:“此話怎講?”

  麻衣女子卻并未回答,只輕聲提醒道:“萬事小心。”

  而后,她帶著那雄峻男子轉身而去,身影很快就消失在那熙熙攘攘的繁華街道上。

  “看來,她已察覺到那一縷一直跟在我身邊的詭異神念,才會這般提醒。”

  蘇奕思忖時,意外發現,那一縷詭異神念不見了!

  “呵,那老婆娘也很警惕啊,大概是認出那麻衣女子的身份,果斷收手了。”

  蘇奕心中冷笑。

  沒有再多想,他走進客棧,訂了一間房。

  珍瓏坊,一座攤位前。

  身著墨色戰袍的男子,正在挑選攤位上的一些寶物。

  在他身旁,那脖子上掛著白骨念珠,背負灰色布袋的老嫗忽地臉色微變,道:“那小子果然有問題!”

  戰袍男子扭過頭,問道:“你說的誰?”

  老嫗道:“不瞞少主,之前在那消息樹前,在我們談起抓捕那個蘇奕的事情時,曾有一個年輕人看了我們一眼,當時就引起了我的警覺,于是施展‘幻鏡秘印’之術,以神念一路跟蹤在那年輕人身邊。”

  頓了頓,她那三角眼中浮現一抹冷意,“沒想到,還真發現了個問題!那年輕人應該是羲寧神女的手下!”

  羲寧!

  戰袍男子眼眸一縮,“她竟然也來了,看來也獲悉了龍宮遺寶的消息,要探尋龍宮遺跡的下落。”

  老嫗點頭道:“羲寧神女的先祖‘萬流神尊’,是從仙界證道成神,她手中必然掌握著許多和混沌九秘有關的秘辛!”

  戰袍男子眉頭皺起。

  羲寧!

這女人在他們所來的那座“神域”中,也堪稱是一代絕世人物,身份特  殊,極端不好惹。

  “羲寧都出現了,恐怕還有不少和我們一樣的角色,同樣也已聞風而來……”

  戰袍男子輕語,“就是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清楚仙界混沌九秘的事情。”

  同一時間。

  熙熙攘攘的街巷上,麻衣女子所過之處,引起一路的矚目。

  她姿容卓絕超然,清麗如天上新月,想不引人矚目都難。

  不過,她并不在意。

  “少主,剛才那小家伙疑似被‘秦劍書’身旁的老奴才盯上了。”

  雄峻男子傳音道。

  麻衣女子嗯了一聲。

  雄峻男子道:“秦劍書必然也是沖著龍宮遺跡來的,可以預見,明天晚上的拍賣會,必然會變得很熱鬧。”

  麻衣女子道:“嗯。”

  眼見她反應如此冷淡,雄峻男子識趣地不再談這個話題。

  “我聽祖父談起,這珍瓏坊最初的時候,就是由東海龍宮所建,早在太荒時期,就是天下知名的黑市,可惜……時過境遷,誰能想象,東海龍宮那等龐然大物,竟然早已消失在太荒時期。”

  麻衣女子輕語,很是感慨。

  說著,她抬起清冽夢幻的星眸,看向雄峻男子,“接下來,你去查探一下消息,看是否還有其他和我們一樣來自神域的角色出現在珍瓏坊。”

  “是!”

  雄峻男子領命。

  夜晚。

  客棧中的一座房間內。

  蘇奕盤膝而坐。

  他剛剛把搜集到的一批修復神魂的寶物交給靈魂戰偶雷澤,可惜,對雷澤的幫助并不大。

  不過,相比以前,雷澤的狀態明顯已好了許多。

  這具在最巔峰時擁有“太和階”戰力的靈魂戰偶,哪怕本源力量損毀嚴重,可經由蘇奕這段時間不斷用仙藥幫他療傷,雷澤的戰力已恢復許多,徒手生撕當世仙王,絕不在話下。

  甚至,可以和太武階的角色抗衡!

  “就是這萬界樹幼苗蛻變的速度太慢了……”

  蘇奕揉了揉眉宇。

  體內仙元空間中,那一株已成長為小樹的萬界樹幼苗,抽出了一些纖細的枝椏,混沌霧靄流轉,搖曳生姿。

  三斤九淵神泉和一大批寶物,卻只讓萬界樹抽出一些枝椏,看似發生了蛻變,但卻變化不大。

  無疑,尋常的寶物,很難讓萬界樹快速成長起來。

  “不過,對我而言,萬界樹的力量也已夠用,若是對敵廝殺,可瞬息在三萬丈天地間不斷挪移方位,并且讓人無法鎖定我的身影。”

  “若是用來刺殺敵人,絕對可以起到不可思議的妙用。”

  蘇奕思忖片刻,心中忽地冒出一個念頭,要不要趁今晚,去找那老妖婆算一筆賬?

  今天被那老嫗用神念追蹤了許久,早引起蘇奕心中的殺機。

  思忖片刻,蘇奕就打消這個念頭。

  今天時候,那六大仙道巨頭和懸空山連續發布懸賞令,早引發珍瓏坊轟動。

  眼下誰都清楚,他已出現在小靈洲境內。

  一旦冒然行動,引發不可預測的風波,注定會為他惹來數不盡的麻煩。

  若再被那些神子神女盯上,注定會更麻煩。

  蘇奕哪怕無懼這一切,可也不會蠢到去主動招惹麻煩。

  對他而言,這一段時間要徹底低調下去,置身事外,看一看這一場風暴最終會掀起多大的動靜。

  蘇奕更清楚,只要自己活著,對那些仙道巨頭而言,就如懸在頭頂的一把劍,讓他們寢食難安!

  這何嘗不是對敵人的折磨?

  歸根到底,是他如今擁有的實力,已足以威脅到當世的仙道巨頭!

  可若是一旦被太境人物盯上,就危險了。

  “我如今的實力,足可和太武階角色對戰,哪怕遇到太和階人物,也可以安然而退,可遇到太玄階的對手,勢必兇多吉少。”

  “可若等我踏足仙王境,這一切都將發生改變!”

  蘇奕決定,明天的拍賣會結束后,就前往東海,跳出仙界這座樊籠,潛心謀取證道仙王的契機。

  到那時,自有“魚躍此時海,花開彼岸天”的突破!

  第二天。

  蘇奕又在珍瓏坊閑逛了一番,買了一些寶物,但都談不上多稀罕,純粹是興致使然。

  直至夜晚,那一場引發萬眾矚目的拍賣會,在珍瓏坊“摘星樓”內拉開了帷幕。

  蘇奕昨天花大錢買了一張參加拍賣會的憑證,早早就來到了摘星樓,坐在一間覆蓋著禁陣力量的雅間內。

  透過窗戶,可以看到拍賣會的情況。

  很快,拍賣會拉開帷幕,場中氣氛也變得熱鬧起來。

  不得不說,此次拍賣會上,出現了許許多多稀罕無比的仙道珍寶,也因此掀起了一輪又一輪的激烈競價。

  可蘇奕卻沒有動。

  那些瑰寶雖然誘人,可對他的吸引不大。

  甚至,隨著時間推移,他隱隱有些失望。

  他只能無趣地坐在那,一邊飲酒,一邊等待著看一看最后壓軸出場的一批龍宮遺寶。

  但很快,蘇奕精神一振,被一件拍賣品吸引。

  “諸位,前不久的時候,曾有人在東海深處,偶然見到了那一艘消失萬古歲月的浮游舟!而這玉簡內,就記載著那一艘浮游舟出現的地點!”

  當拍賣師的話響起,場中的氣氛卻并不熱烈,大多數人一頭霧水。

  浮游舟?

  這是什么寶物?

  而一些老輩大人物則激動起來。

  “那一艘神秘的寶船,難道真的存在?”

  “據說,那可是太荒時期最神秘的一件寶物,若能得到它的認可,就能進入一座太荒時期的秘境洞天內!”

  “不錯,我也聽說過這個傳聞,據說在太荒時期,許多太境大能都在尋找那艘浮游舟,可惜,此寶神出鬼沒,若緣分不到,縱使有通天能耐也找不到。”

  “這些傳聞已經太遙遠,早在仙隕時代以前,都沒有人真正見過那一艘浮游舟,以至于,在當今時代,知道這些傳聞的人們,已少之又少。”

  “誰敢確信,那就是浮游舟?”

  “我怎么感覺,這秘辛不靠譜呢?”

  “的確,當今世上,誰能辨認出,那就是只存在于傳說中的浮游舟?”

  ……人們議論。

  連那些老輩人物,都漸漸失去了興趣。

  且不談那究竟是不是真的浮游舟,此次拍賣會上出現的,僅僅只是一個記載著浮游舟曾出現過的地點而已。

  哪怕現在找過去,那艘浮游舟怕也早已消失不見了。

  唯有蘇奕心中很振奮。

  不管真假,起碼出現了和浮游舟有關的消息,反正他此次要前往東海游歷,若能去探尋一番,又何樂而不為?

  當然,前提是得先拍下那一塊玉簡。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