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 珍瓏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珍瓏坊。

  一座位于夕霧城中的秘境世界。

  作為仙界三大黑市之一,珍瓏坊的底蘊最古老,可追溯到太荒時期。

  珍瓏坊也很特別。

  原因就在于,能夠在珍瓏坊中,找到許多在仙界其他地方找不到的稀缺寶物,五花八門。

  除此,此地常年匯聚著大量來自東海的奇珍異寶,對仙界各地的仙道人物有著莫大的吸引力。

  蘇奕抵達后,先去一些大商會,賣了一批用不上的神料,換了近三十萬塊絕品仙玉。

  而后,他就開始在珍瓏坊閑逛起來。

  他已打探到消息,巨鯨靈族將舉辦的那一場拍賣會,將在明天夜晚進行。

  參與拍賣會的名額,早就被賣空。

  還好這難不住蘇奕,花費三倍的價錢,他從一個二道販子手中買到了一張參與拍賣會的憑證。

  “這塊五蘊養魂木怎么賣?”

  “八千塊仙玉,概不還價。”

  “三百仙玉,我要了。”

  “兄弟,哪有你這么砍價的?這和搶劫有什么區別?”

  “那我走?”

  “哎,算了算了,老朽吃點虧,就當交個朋友,給你就是!”

  ……很快,一塊品相不凡的五蘊養魂木到手。

  蘇奕沒有理會那滿臉肉疼之色的攤主,繼續去尋找心儀的寶貝。

  但凡在珍瓏坊擺設攤位的角色,都是老油條,奸猾似鬼,蘇奕雖然財大氣粗,可也不想被當肥羊宰。

  就像剛才那老家伙,一張嘴就報價八千,明顯是漫天要價,坐地還錢,就看如何蘇奕如何砍價了。

  對此,蘇奕自不會客氣,一刀就砍到三百快仙玉上,既沒讓那老家伙吃虧,但也讓他賺不了幾個錢。

  蘇奕很享受這種感覺。

  沒有打打殺殺,沒有爾虞我詐,還能淘到自己心儀的一些寶貝,收獲感滿滿,還能讓整個人都徹底放松下來。

  偶爾還能撿漏,用極小的代價買到一件非同尋常的寶貝,那感覺就更好了。

  “這塊靈燼神鐵我要了。”

  “三千塊仙玉,買你這十株血麟九葉藤。”

  “這塊云霧神土你開個價,合適我就要,不合適我就走。”

  ……接下來,蘇奕陸續淘到一些寶貝,心中頗為滿意。

  這些寶物,一部分適合修復靈魂戰偶雷澤的神魂。

  一部分適合蘊養萬界樹。

  而在外界,或許能見到類似的寶物,可卻不可能像珍瓏坊這般,能夠一下子購買到這么多。

  這就是珍瓏坊的妙處。

  匯聚天南地北的奇珍異寶、稀罕玩意,能夠滿足不同修仙者的需求。

  甚至,若在珍瓏坊市面上找不到自己想要的寶物,還可以在珍瓏坊的“消息樹”上懸掛尋寶啟事。

  只需在尋寶啟事上注明要找的寶物、品相、懸賞的價錢,大多數時候,很快就會有賣家找上門。

  蘇奕也懸掛了一張尋寶啟事,搜集一批和修復神魂、栽種仙藥有關的寶物,品相越高越好,懸賞的價錢也極為誘人。

  這個尋寶啟事一出,頓時在消息樹附近引起許多關注。

  一時間,很多中間商和二道販子都開始行動起來,對外散播消息,打算趁機撈一波,賺個辛苦費。

  這就是“尋寶啟事”的妙用。

  只要開出條件和價錢,根本無須自己折騰,總有許多人會為了賺錢而奔走相告。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

  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古今莫不如是。

  仙道也不可免俗。

  傍晚時候,蘇奕再次出現在消息樹前的時候,此地已匯聚一眾等待著交易的人們。

  可惜,這些強者拿出的寶物,雖大多都符合蘇奕開出的條件,但品相都談不上稀罕珍貴。

  只有寥寥一小撮可堪入眼。

  不過,蘇奕也沒拒絕,全都收入囊中。

  就在他打算離開時,遠處忽地有一個黑袍男子來到消息樹前,張貼了一張通緝懸賞令!

  上邊描摹著一幅畫像,身影頎長,面容清俊。

  畫像下方,配著文字:

  “通緝散修蘇奕,據可靠消息,此人已出現在小靈洲境內,無論誰發現此人蹤跡,只需提供有價值線索,便可獲得六十萬仙玉的懸賞!”

  “誰能提供蘇奕藏身之地,可獲得一百萬仙玉懸賞!”

  “誰能幫忙活擒蘇奕,可獲得三百萬仙玉的懸賞!”

  落款是:太清教、太一教、神火教、玲瓏神教、蒼玄道門、乾元劍齋六大仙道巨頭勢力。

  這一道通緝懸賞令一出,附近區域頓時轟動,嘩然聲四起。

  “那蘇奕竟來到了小靈洲境內?”

  “看來,他當初拒絕那一場約戰后,六大仙道巨頭勢力可并不打算善罷甘休!”

  “這蘇奕前來小靈洲做什么?”

  “難道說,他已察覺到處境不妙,打算逃往東海避禍?”

  “此話怎講?”

  “這天下誰不知道,東海是仙界首屈一指的避禍之地?古來至今的歲月中,不知多少在仙界混不下去的角色,逃進了東海中躲藏起來。”

  人們議論紛紛。

  蘇奕眉頭皺了皺。

  這懸賞令上的畫像,倒是畫得栩栩如生,容貌和氣質和自己極為神似,明顯出自名家手筆。

  可這懸賞金就太瞧不起人了。

  活擒自己……就僅僅值三百萬仙玉?

  這六大仙道巨頭可真是摳門啊。

  當然,蘇奕也清楚,六道仙道巨頭應該不會指望僅憑一道懸賞令就抓住自己,他們這么做,恐怕就是在告訴天下之人,他蘇奕來到了小靈洲!

  這就奇怪了。

  是誰告訴他們,自己出現在了小靈洲?

  還不等蘇奕想明白,忽地,又有人匆匆而來,在消息樹上貼了一張通緝懸賞令!

  其上同樣畫著蘇奕的肖像。

  配文則完全不同,寫著:“三天前,蘇奕曾出現在碧水洞天遺跡,殘忍殺害我懸空山上千位仙人,誰若能提供其蹤跡線索,無論提出什么條件,只要我懸空山能滿足,統統答應!”

  落款是懸空山!

  當看到這一則懸賞令,場中簡直像炸開鍋般。

  “這蘇奕也太猛了吧,過往那段時間,得罪了不知多少仙道巨頭,如今竟又殺得懸空山人頭滾滾!”

  “碧水洞天遺跡?蘇奕和懸空山的人怎會出現在那里,難道說傳聞是真的,他們在找尋昆吾神樹?”

  “大消息!可以預見,蘇奕肯定就在小靈洲!”

  “說不準……就在這珍瓏坊!”

  “何以見得?”

  “笨,在小靈洲,這段時間最受矚目的事情,就是巨鯨靈族即將舉辦的這一場拍賣會,吸引了不知多少神秘可怕的大人物前來。那蘇奕若知曉,很有可能也會參與進來!”

  ……蘇奕聽到這,不禁無語。

  這樣的揣測毫無憑據,可不得不說,還真被人猜對了!

  “呵,若換做我是那蘇奕,當看到這兩個通緝懸賞令之后,必然第一時間逃離珍瓏坊,根本不可能參加這場拍賣會!”

  “錯了,最危險的地方也最安全,更別說如今仙界天下的人都清楚,蘇奕不止修為逆天,膽子也很大!否則,當初焉可能一人一劍就殺上萬靈教?又怎敢去和那些仙道巨頭掰手腕?”

  ……人們爭論不休。

  而蘇奕已經大概清楚,那六大仙道巨頭之所以能確定自己就在小靈洲,必然是從懸空山那里獲悉了消息。

  換而言之,正因為要對付的目標都是自己,六大仙道巨頭和懸空山已經聯合了起來!

  不過,懸空山明顯故意隱瞞了接引“神子青蕭”的消息,把此事視作了機密,不曾泄露。

  “看來,我接下來就是前往東海,也不可避免會被那些麻煩找上門……”

  蘇奕眉頭暗道。

  對此,他倒也不在乎。

  東海那等地方,浩瀚無垠,尤其是東海深處,分布著諸多至今還未曾被人探索明白的神秘之地。

  若他有心蟄伏,就是血霄子、姜太阿這樣的前世大敵親自出動,也休想找到他的蹤跡。

  “這蘇奕,看來已經被很多人盯上了,我們要抓住他,勢必會變得困難許多。”

  忽地,一道聲音引起了蘇奕注意。

  那是一個玉樹臨風的男子,身著一襲裁剪合體的墨色戰袍,膚色白皙,有著一對妖異懾人的丹鳳眼,狹長如刀鋒。

  在他身邊,立著一個精神矍鑠的老嫗,老嫗打扮很古怪,脖子帶著一串拳頭大小的白骨念珠,背著一個灰色布袋,一對三角眼凹陷,顯得陰冷懾人。

  當蘇奕目光掃過去,那老嫗第一時間就抬眼看過來。

  瞬息,就如被欲要擇人而噬的毒蛇盯上般,讓蘇奕都微微有些不舒服。

  還好,這一切僅僅只是瞬息的事情,那老嫗在打量了他一眼后,就收回了目光。

  老嫗開口,聲音尖銳沙啞,“少主,鹿死誰手,不到最后,可不能妄下定論。”

  身著墨色戰袍的男子頷首道:“的確如此,走吧,我們去客棧,這次若能在那一場拍賣會上探尋到龍宮遺跡的位置……”

  話還沒說完,他和那老嫗已經漸走漸遠。

  蘇奕一直站在那沒動,一如一個路人甲般不起眼。

  可蘇奕清楚察覺到,一縷近乎很難察覺到的神念力量,悄然蟄伏在自己的附近。

  在關注自己的一舉一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