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 苦海流殤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時空門戶潰散,徹底消失在天穹深處。

  而紫袍男子憑虛而立,頭戴玉冠,腰纏金帶,縱使將一身修為壓制到太武階層次,可渾身彌散出的威勢,依舊通天徹地。

  最驚人的是在他身前懸浮的那一座金色玉鼎。

  此寶之前曾對抗時空亂流,并且幫助紫袍男子抵消大半的周虛規則力量,端的是神妙無比。

  “懸空山傳人相武、祖云,拜見神子大人!”

  極遠處地方,那兩位仙王躬身行禮,神色狂熱而虔誠。

  之前,他們將紫袍男子強行降臨仙界的壯舉盡收眼底,內心早已震撼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天穹下。

  紫袍男子沒有理會那兩位仙王。

  他目光如火炬般,看向遠處的蘇奕,冷冷道:“你竟然沒逃走,著實出乎本座意料。”

  他氣勢可怖,如蓋世霸主般,有俯瞰四海的氣魄,渾身縈繞著的殺機,震得十方虛空亂顫。

  蘇奕一手拎著人間劍,隨口道:“為何要逃?”

  紫袍男子道:“不怕死?”

  蘇奕淡淡道:“試試?”

  兩者言辭爭鋒相對,一股壓抑人心的肅殺氛圍隨之充斥這片天地間。

  兩者都沒有輕易動手。

  似乎都在忌憚著什么。

  可同樣,兩者皆沒有一絲退讓,強勢地進行對峙!

  紫袍男子眼眸閃動,凝視蘇奕片刻,道:“你們仙界眼中的神禍,雖能傷到本座,可也僅僅如此。”

  蘇奕重復了一遍剛才的話:“試試?”

  紫袍男子眉頭皺起。

  他有些琢磨不透眼前這修為弱到只有仙君層次的家伙,只能先按捺下滿腔的殺機。

  他面無表情道:“若動手,你現在已不可能活著跟本座說話!”

  蘇奕再次道:“那就試試。”

  看似平淡,實則強勢到了極致。

  也讓紫袍男子感到到了前所未有的挑釁。

  他渾身氣息如潮汐般翻騰,神威沖霄,明顯蠢蠢欲動。

  可最終……

  他還是沒出手。

  見此,蘇奕不禁哂笑,道:“你不敢,對否?”

  不等紫袍男子回答,他已云淡風輕說道:“若強行出手,以你的修為,必遭神禍打擊。”

  “或許你不懼,可你卻不得不擔心,傷及自己的大道根基!”

  “如此一來,注定會影響你以后證道成神的計劃。”

  聽到這,紫袍男子眼眸微凝!

  因為正如蘇奕所言,在他看來,以傷到自身大道根基為代價去滅殺對手,無疑太蠢。

  也根本不值得!

  蘇奕感慨道,“證道成神,多少太境大能夢寐以求的事情,而你身為神子,也只能前來仙界謀奪這等契機,為何?”

  “答案不難猜出,哪怕是在你所在的神域中,證道成神的機會也極為縹緲和稀罕。否則,何須強行降臨仙界?”

  “正因為這一次的機會萬載難逢,無論是你背后的青諦神尊,還是其他一些神明,很久以前就已經開始布局,并為此付出的極大的心血,目的就是要讓你們這些所謂的‘神子’提前抵達仙界,去謀奪屬于你們自己的成神之路。”

“所以,你不敢出  錯,也無法容忍發生意外,影響到你以后成神的計劃。”

  紫袍男子語氣淡漠,不屑道:“稍有點腦子的人,大概都能看出這一點。”

  蘇奕不以為意地笑了笑,道,“只要看出這一點,就足夠了。”

  他身影驟然憑空消失。

  驚天動地的劍吟響徹,人間劍裹挾著可怖的劍威,斬向紫袍男子。

  突兀、迅疾、霸道!

  紫袍男子眉梢浮現出不可遏制的殺機,催動那一座金色玉鼎,與之硬撼。

  最終,他雖擋住蘇奕這一劍,身影卻被震得一陣搖晃。

  “你看,你根本不敢動用全部的實力。”

  蘇奕笑道。

  嗤嗤嗤!

  他揮劍殺伐,劍氣縱橫,展開狂風暴雨的攻勢,每一劍都霸道到令人心悸的地步。

  換做是像偽太境參商老祖這樣的角色,早被滅殺不知多少次。

  紫袍男子也不好受!

  他擁有太玄階道行,已是太境之巔的恐怖存在,可忌憚那周虛規則中覆蓋的“神禍”力量,卻不得不把修為壓制到太武階。

  饒是如此,這就像在刀鋒起舞,哪怕是太武階的實力,一旦全力動手,也會遭受“神禍”的威脅。

  正因如此,他在和蘇奕廝殺的時候,顯得很被動!

  甚至,不得不連連閃避,以化解蘇奕那堪稱霸天絕地的劍道殺伐之術。

  “夠了!!”

  紫袍男子震怒,憋屈得快繃不住。

  若他豁出去,自忖以自己的實力,足可像捏死螻蟻般捏死對方!

  可他不敢這么做。

  之前強行降臨仙界時,已讓他的大道根基遭受到神禍的侵蝕,自然也清楚,一旦逞一時痛快,全力出手,的確能殺死對方。

  可他必將被“神禍”反噬!

  若這樣的事情發生,注定將影響他的成神之路。

  須知,在過往這些年里,打算降臨仙界的神子和神女,可遠不止他一個,這也就意味著,在謀奪成神的契機時,必將面臨最殘酷的競爭。

  一旦出現差池,必將釀成大錯!

  轟隆!

  蘇奕出手愈發凌厲,根本不理會紫袍男子的叫囂,也根本不怕徹底激怒對方,一道道劍氣如傾天覆地的天河之水,不斷進行殺伐。

  幾個呼吸間而已,紫袍男子就已負傷。

  雖然僅僅只是體外傷,可卻襯得他頗為狼狽!

  “這……”

  遠處,那自稱名叫相武和祖云的兩位仙王,都差點傻眼。

  打破腦袋都沒想到,那位宛如主宰般的神子大人,竟會變得這般被動和不堪。

  “混賬東西,激怒了本座,必屠你全族!!”

  紫袍男子怒喝。

  他氣得肺都快炸開,感覺自己實在太倒霉。

  才剛降臨仙界,不止扈從白柳慘死,連他也遭受到神禍打擊,不得不壓制一身的修為。

  這還不說,現在竟還被一個仙君殺得狼狽躲閃,這憋屈的滋味,讓他好幾次都生出不顧一切全力出手的沖動。

  可最終……

  他還是忍了!

  小不忍則亂大謀,他可不甘心讓自己的成神之路,在此時就發生不可預測的波折。

  “著!”

  驀地,蘇奕身影暴沖,再度動用九獄劍的力量,隨著手腕轉動,人間劍頓時怒斬而下。

  天地驟然陷入灰暗之中,有六道浮沉的景象浮現,萬事萬物像被打入幽暗的輪回之中。

  剎那之寂!

  和之前相比,這一劍的威能,強大了不止一倍!!

  紫袍男子眼瞳收縮。

  輪回!?

  根本不敢有任何遲疑,他催動金色玉鼎硬撼。

  鐺!!!

  光雨迸濺,劍氣席卷。

  驚天動地的碰撞聲中,紫袍男子連同那一座金色玉鼎倒射出去,他一身衣袍殘破,露出的肌膚被可怖的劍氣撕開,鮮血飛濺而出。

  那一座金色玉鼎更是在嗡嗡顫抖,差點不受控制地脫手而飛!!

  可蘇奕卻皺了皺眉。

  這一劍,竟依舊未能將對方徹底鎮壓,甚至連傷勢也談不上嚴重。

  歸根到底,這家伙不是太武階,而是一個把修為壓制到太武階的太玄階存在!

  “怪不得你這般有恃無恐,原來,你就是諸神所要獵殺的那個人!!”

  紫袍男子眼神森然可怖。

  他明白了。

  對方根本不是玲瓏神尊的神使,而是那個執掌輪回力量的異端!!

  “現在才明白過來?晚了!”

  蘇奕沒有停手。

  再次縱身殺過去。

  人間劍墨般的劍鋒泛起暗寂永夜般的光澤,劇烈顫抖的劍身上,有潮水轟鳴的聲音響起。

  頓時,一方渾濁苦海,映現于天地間,浩浩蕩蕩,無邊無際。

  有數不盡的生靈在苦海中掙扎,而后消失。

  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可這一方苦海,卻沒有邊界,哪有又有海岸?

  一股讓天地為之顫栗的威能,隨之席卷天地間,那是沉淪的力量,似要將這天地葬滅,拖拽到苦海之中,永世沉淪!

  這一劍,相比“剎那之寂”而言,威能更恐怖,整個苦海就如一個封禁天上地下的樊籠,讓人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這一劍,名喚“苦海流殤”!

  是蘇奕在春秋空間閉關三十載,梳理畢生劍道傳承,融合輪回之奧義,推演出的至強一劍!

  若說“剎那之寂”以速度取勝。

  那么“苦海流殤”則是一種禁錮、鎮壓的力量!

  而當這一劍融合了九獄劍的氣息,頓時呈現出一種禁忌而神秘的威能,讓這一座昆吾秘境出現無數裂痕,似瓷器上布滿的裂紋般,快要支離破碎!

  那等恐怖到堪稱禁忌的威能,讓相武、祖云這兩位仙王毛骨悚然,駭然失色。

  而紫袍男子徹底繃不住了,他有強烈的直覺,若以太武階的實力去對抗,自己注定兇多吉少!

  “起!”

  一聲大喝,紫袍男子催動那金色玉鼎,爆綻出億萬金色規則力量,直似一輪金色大日在苦海之上升騰而起。

  轟隆!!

  天搖地晃。

  整座昆吾秘境四分五裂,轟然塌陷。

  浩渺無邊的苦海中,紫袍男子發出一聲悶哼,渾身肌膚都裂開。

  可也就這一瞬,他的身影在那金色玉鼎的庇護下,劃破長空,一舉破開苦海一角,殺出重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