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降臨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赤袍昆吾仙說著,眼眸已看向蘇奕。

  他明顯豁出去,儀態瘋癲,嘶聲道:“大人,我有一事不明,還請您賜教!”

  蘇奕道:“說。”

  “仙隕時代,我眼睜睜看著和我一樣的其他三個道軀慘死浩劫之下,而我也性命垂危。當時,我曾發誓,無論是誰,只要能救我性命,以后就是為其賣命也在所不惜!”

  赤袍昆吾仙一字一頓道,“敢問大人,換做你是我,被他人所救,又曾立下誓言,是否要為其效命?”

  蘇奕登時明白了。

  仙隕時代,必然是懸空山的人,救了赤袍昆吾仙的性命,而對方之所以為懸空山效命,就在于那個誓言!

  無疑,赤袍昆吾仙的叛變,也和這個誓言有關!

  從某種意義上說,赤袍昆吾仙遵守誓言,無可挑剔。

  可他選擇和懸空山一起坑害白衣昆吾仙,甚至布局來對付自己,這和背叛也沒區別!

  “是懸空山逼迫你這么做的?”

  略一沉默,蘇奕問道。

  赤袍昆吾仙慘然笑道:“有區別嗎,在以前的仙界,誰不知道懸空山的開派祖師云飛鏡,是死在大人手中?”

  蘇奕冷冷道:“那你為何要對金老大動手?”

  赤袍昆吾仙神色變幻,最終沒有回答。

  他嘆息道:“世上安有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大人,我只想知道,換做您是我,當初會如何抉擇?”

  蘇奕淡淡道:“火老四,你跟隨我身邊征戰多年,難道不清楚,哪怕是死,我也不會發誓將性命寄托在他人的救助之中?”

  赤袍昆吾仙一呆。

  他似受到莫大的刺激般,眼睛發紅,面頰扭曲,喃喃道:“大人,倘若我說早在當初被救之后,我就已后悔,您……相信嗎?”

  他慘然一笑,“這無數歲月里,這件事就如心魔,一直困擾我的道心,讓我如鯁在喉,心神不寧,可……我已經無法回頭了……”

  他深呼吸一口氣,抬眼望向天穹深處,“我早答應,縱使付出性命為代價,也會接引那位神子降臨世間,說到自然就要做到!”

  “我火老四這一生談不上做過很多錯事,唯一值得我自傲的,或許就是言出必踐了……”

  他身影忽地燃燒起來。

  一身的本源力量融入祭神大陣之中,肉眼可見那一道沖霄天穹深處的神虹力量,正在構建一道時空門戶!

  “火老四!你現在悔改還來得及!再執迷不悟,只會害了你自己!!”

  白衣昆吾仙目眥欲裂,心急如焚。

  蘇奕根本沒有廢話,直接出手。

  人間劍出現掌心,隨著蘇奕運轉輪回奧義,一劍朝那祭神大陣斬去。

  這一劍的威能,比之蘇奕剛才施展出的實力,強大了不知多少,一劍之下,昆吾神樹都遭受到嚴重沖擊,枝椏斷裂不知多少根。

  可出乎蘇奕意料,那座祭神大陣竟無比神異,隨著九把青銅陣旗轟鳴,竟是將這一劍硬生生擋住!

  “帝君大人,沒用的,這九把陣旗乃是青諦神尊所祭煉,而青諦神尊乃是神域中一位真正的上位神!他所賜的秘寶,就是換做當年最巔峰時期的你,也很難毀掉。”

  昆吾仙一聲長嘆。

  他扶搖而起,身影如洶涌燃燒的蠟燭,不斷變得模糊。

  而在天穹深處,那一道時空門戶已漸漸凝聚成型!

  隱約可見,那時空門戶內,有兩道身影若隱若現,明顯早已經等候在那里。

  蘇奕眉頭皺起。

  毫不猶豫再次出手。

  這一次,他直接動用九獄劍的力量!!

  轟!!

  那座祭神道場崩壞,九把陣旗橫七豎八倒飛出去。

  那等霸道的一劍,將這片天地斬出一道狹長筆直的裂痕,昆吾神樹那擎天而立的軀干都遭受到重創。

  可終究晚了一步。

  就見天穹深處,時空門戶浮現,一股難以言喻的禁忌氣息正在彌漫,讓這座昆吾秘境都隨之劇烈顫抖起來。

  虛空中,火老四的身影已變得模糊不堪。

  他霍然轉身,看向蘇奕,道:“大人,我火老四做錯了事情,付出性命為代價也罪有應得。”

  “你們快走吧,若等那位神子大人駕臨,你們就是想離開,怕也再沒有機會了。”

  赤袍昆吾仙說著,朝蘇奕躬身行了一個大禮,“卑職,先走一步!”

  他身影化作一捧飛灰飄灑,就此消逝。

  白衣昆吾仙呆滯在那,悲憤交集。

  “當年若你不貪生,何至于釀成今日之苦果?”

  蘇奕心中也是一嘆。

  火老四的遭遇,只能用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來形容!

  轟——

  天穹深處,時空門戶轟鳴,附近映現出如若雷暴般的空間洪流。

  而在那一扇門戶內,已能夠清晰看到那兩道身影的模樣。

  那是一男一女。

  男子身影軒昂高大,一身紫色玉袍,頭戴金色玉冠,面容如青年般。

  他負手于背,眼眸燦若星辰,身前懸浮一尊巴掌大小的金色玉鼎,玉鼎映現出一片刺目的金色法則力量,將那狂暴的時空力量阻擋于外。

  而他身邊的女子,懷抱一把帶鞘長劍,長發束起,一襲黑色長裙,露出的肌膚晶瑩如雪。

  她身影頎長,姿容絕世,一對眸鋒利如劍,冰冷如雪,渾身上下彌漫著懾人的殺伐氣息。

  無疑,那紫袍男子便是懸空山要接引的“神子”!

  而那黑裙抱劍女子,則像是他的侍衛。

  根本不用懷疑,當那一扇時空門戶徹底穩固下來,這一男一女必會第一時間沖出,降臨仙界!

  目睹這一幕,蘇奕吩咐道:“金老大,收起昆吾神樹。”

  “紅云,你和星闕先躲在我的補天爐內。”

  說著,蘇奕祭出補天爐,將紅云真人和星闕收起。

  而白衣昆吾仙不敢怠慢,身影一閃,沖入昆吾神樹中。

  下一刻,這一株擎天而立的神樹驟然間縮小無數倍,最終化作巴掌大小。

  而白衣昆吾仙的身影,則浮現在昆吾神樹的一條枝椏上,焦急道:“大人,快走吧!”

  蘇奕微微搖頭,道:“你也先躲起來。”

  說著,他動用補天爐,將那巴掌大小的昆吾神樹和白衣昆吾仙一起收入補天爐內。

而后,蘇奕手持人間劍,身影扶搖而起,揮劍朝天穹  上那一道時空門戶斬去!

  赤袍昆吾仙因為要接引那所謂的神子而死,蘇奕豈能就此罷休?

  誠然,赤袍昆吾仙是主動為之,可何嘗不是受制于曾立下的誓言,不得已而為之?

  當看到這一幕,紫袍男子和黑裙女子都不禁一怔,似不敢相信有人敢阻撓他們降臨仙界。

  轟!!

  劍氣如白虹貫日,斬在那時空門戶之上。

  可那時空風暴的力量太過可怕,瞬息將蘇奕的劍氣抵消化解得七七八八,當劍氣真正斬落時,僅僅只讓那一扇時空門戶劇烈晃動了一下。

  蘇奕不禁皺眉。

  當初在不周山深處,他曾出手阻止萬靈教主接引那名叫“陸風”的神子降臨。

  不過當時,蘇奕是毀掉了萬靈教主的接引儀式,才讓對方功敗垂成。

  而現在不同,赤袍昆吾仙主動獻祭自己的本源力量之后,已經開辟出了那一道時空門戶。

  這等情況下,要阻止對方降臨,已變得無比困難!

  但……

  蘇奕并未放棄,他毫不客氣,再次出手。

  密匝匝的劍氣沖霄而起,不斷進行轟擊。

  “那家伙分明是在瀆神!必遭神罰!!”

  極遠處地方,有兩個懸空山的仙王在之前的廝殺中活下來,當看到蘇奕的舉動,無不驚怒交加。

  可他們卻不敢靠近!

  蘇奕太可怕了,殺他們易如反掌。

  “神子大人,我去滅了此人!”

  時空門戶內,那懷抱劍鞘,一襲黑裙的女子殺機暴涌,被激怒了。

  時空門戶還未真正穩固下來,現在又遭受到蘇奕的不斷轟擊,隱隱有崩壞的跡象。

  那紫袍男子眉頭也皺起,道:“白柳,你現在強行過去,必會被這仙界的秩序力量反噬……”

  “反噬而已,哪怕被重創,屬下也自信可以活下來,將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東西捏死!”

  黑裙女子聲音冰冷,“還望神子大人成全!”

  “罷了,我送你一把。”

  紫袍男子不再遲疑,猛地全力催動身前的那一尊金色玉鼎。

  金燦燦的規則力量從玉鼎內迸發,竟是把那一道時空門戶硬生生撐開一道通往仙界的路徑。

  趁此機會,黑裙女子閃身而過。

  可身影尚在半途,那狂暴的時空亂流就掃中她的軀體,一道道來自周虛中的仙道秩序更是轟涌而至。

  在這危急萬分的時刻,黑裙女子驀地咬破舌尖,動用秘法,抬手祭出一道銀燦燦的輪盤。

  逆靈兩儀盤!

  這是她壓箱底的保命之物,一件太境至寶!

  伴隨輪盤爆綻神輝,頓時幫黑裙女子抵擋住這一場殺劫。

  可僅僅眨眼間——

  喀嚓!

  這件太境至寶四分五裂。

  連黑裙女子都遭受到重創,軀體被碾碎大半。

  那時空亂流太恐怖了!

  除此,周虛中的仙道秩序,也對黑裙女子產生反噬,不止毀掉了她的壓箱底寶物,整個人也遭受重創!

  不過,也幸虧那件寶物為她爭取的一線生機,讓她第一時間從致命的殺劫中脫身,化作一道黑色神虹,從天而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