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獻祭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漫天光雨激射。

  煙塵席卷中,赤袍昆吾仙的身影如箭矢般倒射出去,直至數百丈外,才穩住身影。

  他臉色大變,滿臉震驚。

  一拳,破殺重圍?!

  這是一個仙君能夠擁有的力量?

  遠處懸空山的強者也無不色變,被這霸道無邊的一拳驚到。

  昆吾神樹的力量,能夠困住太武階大能!

  而赤袍昆吾仙的實力,同樣處于太武階層次。

  可轉瞬間而已,無論是昆吾神樹,還是赤袍昆吾仙,皆被一拳撼動!!

  再看向蘇奕時,所有人的神色都變了。

  “就這?”

  虛空中,云霞四散,蘇奕那頎長的身影顯露出來。

  他看著赤袍昆吾仙,微微搖頭,“火老四,你可著實讓我失望。”

  聲音還在回蕩,他身影忽地憑空消失原地。

  赤袍昆吾仙眼瞳收縮,揮動手中青銅戰矛,橫掃四方。

  暴烈的神焰力量席卷擴散,焚燼虛空。

  可瞬息間,一道拳勁迸發,摧枯拉朽般劃破長空,轟碎漫天神焰,朝赤袍昆吾仙碾壓而來。

  鐺!!

  赤袍昆吾仙全力硬撼,青銅戰矛劇顫,差點脫手而飛。

  他一身氣血都隨之翻騰起來。

  這讓他難以置信。

  須知,哪怕他曾在仙隕時代遭受浩劫打擊,可一身實力也處于太武階層次!

  可現在,面對僅僅仙君修為的蘇奕,竟然有撐不住的跡象!

  這讓他哪能不驚?

  “告訴我你為何會選擇和懸空山合作,念在以往情分上,我可以給你一個贖罪的機會。”

  蘇奕從遠處走來,語氣淡然。

  東海懸空山,他自然不陌生。

  懸空山的開派祖師“云飛鏡”,就是王夜當年的大敵之一。

  在那一場永夜之戰中,云飛鏡被王夜一劍斬了首級,就此殞命。

  他也是當初死在王夜手底下的二十一位太境大能之一!

  而赤袍昆吾仙竟和懸空山進行合作,甚至不惜布局來對付自己,這讓蘇奕既痛心又震怒。

  “贖罪?”

  赤袍昆吾仙不禁仰天大笑,“我何罪之有?”

  他驀地抬手一點。

  轟!!

  昆吾神樹搖晃,無數枝椏狂舞,就像無數從天而降的神鞭,朝蘇奕狠狠鞭撻過去。

  每一條枝椏,皆覆蓋著璀璨的先天五行本源力量,動輒可碾碎當世那些仙王!

  同一時間,赤袍昆吾仙一聲長嘯,揮動青銅戰矛,朝蘇奕暴殺而去。

  他儀態兇狂,氣勢暴烈如神焰,那一身太武階的滔天勢力,讓天地為之失色。

  蘇奕不閃不避,袖袍鼓蕩,周身驟然間浮現出無數劍氣,一如拔地而起的耀眼神虹,貫沖十方。

  密匝匝的劍吟如潮響徹。

  劍氣席卷之處,斬斷無數鞭撻而至的枝椏,斷裂的枝椏就如死蛇般,飛灑長空。

  虛空都被斬出一道道狹長的裂痕!

  而隨著蘇奕出動,那一身早已臻至圣境大圓滿地步的道行,也是如若大道洪爐般徹底沸騰。

他兀自赤手空拳,可一擊之下,就將赤袍昆吾仙的攻勢瓦解!將對方  震得差點倒退出去。

  而蘇奕已不再留情,縱身上前,揮拳殺伐,舉手投足之間,神妙莫測的劍道奧義隨之涌現,呈現出霸天絕地、山崩海嘯般的態勢,打得虛空塌陷,山河亂顫!

  遠遠一望,蘇奕那每一拳轟出,天塌地陷,一如神祇出征,神勇蓋世,舍我其誰!

  幾個呼吸而已,赤袍昆吾仙就被打壓得抬不起頭來,不斷倒退,只能被動防御,毫無反擊之力。

  他滿臉驚怒,目眥欲裂,難以接受。

  他可是太武階實力!!

  除此,在戰斗中,他能夠輕而易舉御用昆吾神樹的本源力量,從四面八方轟殺蘇奕。

  可這一切都是徒勞。

  蘇奕太霸道了,揮拳之間,勢如破竹,無堅不摧!

  什么秘法、什么太武階神通,統統都不行!!

  何止是赤袍昆吾仙,遠處觀戰的白衣昆吾仙、紅云真人、星闕他們都早已目瞪口呆。

  誰都清楚,如今的蘇奕,以仙君之姿可鎮殺當世仙王!

  這個事實,本就堪稱驚世駭俗,曠古絕今,一如一個舉世無雙的神跡,讓人震撼。

  可誰敢想象,赤袍昆吾仙這等太武階大能,都難以抵擋他的鋒芒,被殺得快要撐不住!!

  “若永夜大人要殺我,動動手指就可以了吧……”

  星闕眼神呆滯。

  它當初在人間界之所以敢在蘇奕面前老氣橫秋地裝腔作勢,就在于它早在仙隕時代的時候,就擁有著虛境真仙的實力。

  如今三年過去了,它依舊是虛境真仙。

  可當年的人間修士蘇奕,如今都能輕松鎮殺仙王,壓得赤袍昆吾仙都快抬不起頭!

  兩相對比,可想而知對星闕造成的沖擊是何等大。

  “怪不得我族那些先祖在談起永夜大人時,會那般的敬重。”

  紅云真人心中喃喃。

  她清楚記得,自己小時候,宗族那些老輩人物在談起永夜帝君時,就和小輩人物在仰望天上神祇般,那般敬畏、那般崇拜!

  當時她年齡小,還不理解。

  直至長大,她才清楚永夜帝君是何等曠世的一位劍道大能。

  而此時,當看到蘇奕大發神威,殺得赤袍昆吾仙狼狽招架的那一幕時,紅云真人忽地生出異樣的感覺,此生能機緣巧合地和永夜帝君大人的轉世之身結識,何其之幸?

  遠處,懸空山的強者手腳發涼,亡魂大冒,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

  鎮壓這蘇奕,連太武階絕世大能都……不行!?

  廝殺戰斗中,赤袍昆吾仙咳血。

  那張俊美的臉龐都變得煞白起來。

  “若非我元氣大傷,豈可能被你一個小小的仙君壓制!?”

  他目眥欲裂,明顯氣急敗壞。

  蘇奕眼神冷冽,“換做前世的我,你區區一個火行道軀而已,又能蹦跶幾下?”

  赤袍昆吾仙語塞。

  他狀若瘋狂,全力出手。

  可終究是徒勞。

  在正面搏殺中,他連連被打壓。

  身上都開始不斷負傷!

  至于昆吾神樹的力量,根本就無法幫到他多少忙。

  “還愣著做什么,我死了,你們難道能活?快運轉祭神大陣,一起收拾他!”

赤袍昆吾仙仰  天大吼。

  頓時,遠處那些懸空山的強者行動起來。

  “起!”

  兩位仙王率先出手,其他上千位仙道強者一起,全力運轉那座祭神道場中覆蓋的禁陣。

  道場四周,九把青諦神尊所賜的陣旗發光,釋放出禁忌般的力量。

  而那一株擎天而立的昆吾神樹,則像被點燃般,通體上下洶洶燃燒起來。

  枝椏、軀干、葉子、乃至于先天五行本源力量,都在燃燒,化作毀滅般的力量洪流,涌入那一座祭神大陣中。

  “不好!”

  白衣昆吾仙徹底色變,這座祭神大陣運轉之后,分明是要把昆吾神樹的本體和本源全部抽空!!

  “殺!”

  震天的吶喊聲響徹,那座祭神大陣中,沖出一道禁忌般的璀璨神虹,當空一掃。

  一如裁天似的,天地都似被斬開。

  蘇奕眼皮一跳,第一時間閃身挪移。

  在他身影消失那一瞬,原本佇足的地方轟然崩塌,虛空裂開,毀滅般的力量洪流席卷,直似無物不滅!

  根本不必懷疑,若剛才他被掃中,不死也得重傷!!

  “先滅了那些家伙。”

  蘇奕身影一閃,憑空消失。

  下一刻,他出現在極遠處天穹下,雙手一按。

  轟!!!

  漫天劍雨從天而降。

  頃刻間,那上千位運轉祭神大陣的懸空山強者,皆慘死在密匝匝的狂暴劍雨之中。

  血腥隨之如潮般翻騰而起。

  只有那兩位仙王察覺到危險,提前撤離,險之又險地避開了這一場殺戮。

  當看到那上千位宗門強者殞命的血腥一幕,兩人也驚出一身冷汗。

  “哈哈哈,大人,你已無法再阻止這一切!”

  驀地,場中響起赤袍昆吾仙的大笑。

  他站在那一座祭神大陣內,披頭散發,儀態癲狂,一對神焰翻騰的眼眸中,盡是暴戾之氣。

  蘇奕轉過身,眼眸微瞇。

  此時,隨著那座祭神大陣運轉,昆吾神樹都在燃燒,一道堪稱禁忌的大陣力量直沖天穹深處,像一把鋒利的劍般,鑿穿天穹深處,刺破一道道肉眼難見的虛無/界域壁障,沖向時空更深處!

  “你這是想接引那個神子?”

  蘇奕眸光冷冽。

  赤袍昆吾仙癲狂大笑,“大人,我承認不是你的對手,可只要我把神子大人接引到仙界,您此次注定在劫難逃!”

  “笑話!你火老四哪獻祭掉昆吾神樹的本源,也休想開辟出一條橫貫時空之中的門戶,更別想去接引那個神子!”

  白衣昆吾仙大喝。

  之前,赤袍昆吾仙打算把他獻祭,如此一來,足可以讓這一場接引神子的儀式順利實現。

  可現在,白衣昆吾仙已經獲救,自不可能被獻祭掉。

  而沒有了他的本源力量,赤袍昆吾仙的布局就缺少了關鍵一環,再無法順利接引到那位神子!

  可此時,卻見赤袍昆吾仙大笑道:“倘若我把自己獻祭掉,以此來換取神子駕臨仙界呢?”

  眾人皆驚,難以置信。

  獻祭自身,接引神子!?

  誰敢想象,赤袍昆吾仙會如此豁的出去?

  蘇奕都不禁皺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