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昆吾仙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蒼灰色的天地間,先天五行氣息化作五色繽紛的霧靄,在虛空中彌漫氤氳,瑰麗繽紛。

  一株大樹屹立在這片天地的中央,軀干如雄偉的神山,密密麻麻的枝椏如傘蓋,覆蓋在天穹之上。

  它的葉子猶如磨盤大小,呈現出一種混沌般的灰色。

  而那先天五行氣息,就是從這一株大樹上垂落,像五色霞光瀑布般,垂落而下,飄曳在虛空中。

  昆吾神樹!

  仙界六大神木之一。

  和建木、蒼梧神樹、萬界樹、扶桑樹、萬道樹并稱。

  相比而言,昆吾神樹的名氣更大,卻遠不如其他五種神木神秘。

  原因就是,仙隕時代,此樹曾誕生出先天性靈,證道成仙,自稱“昆吾仙”,一生跟隨在永夜帝君王夜麾下征戰,名揚八荒六合!

  而此時,在昆吾神樹前,足有上千位仙道人物在忙碌著修建一座道場。

  道場遠處,立著兩道氣息恐怖的身影。

  一個是身著布袍的瘦削男子,背著一對交錯成“乂”字形狀的戰刀,眼眸銳利如鷹隼。

  一個是頭戴高冠,面容清奇的道人,身著杏黃道袍,背著一塊黑黝黝的龜甲。

  背負雙刀的瘦削男子輕聲道:“不出半個月,這座‘祭神道場’便可完工,到時候,只需將神明所賜的就把陣旗插入其中,再以昆吾神樹的力量進行獻祭……”

  說到這,他忽地閉嘴,扭頭看向身旁的道人,“師兄,你覺得,我們是否需要立刻將消息稟報給宗門?”

  道人搖頭道:“等一切準備就緒,再請掌教前來也不遲。”

  “也好。”

  瘦削男子點了點頭,“不管怎么說,我們已耗費多年的心血和時間,眼下終于將要成功,我可很期待,此次即將接引的那位神子大人,究竟擁有怎樣的風采。”

  他眼眸中泛起濃濃的期待。

  “我也如此。”

  道人眸泛異色,“據掌教說,此次事情成功后,有那位神子大人相助,必有辦法讓我們有機會證道太境!只希望……這是真的!”

  兩者低聲交談。

  而遠處地方,上千位仙道人物正在全力修筑那座黑色道場,一派熱火朝天的景象。

  同一時間,極遠處地方。

  紅云真人和星闕遠遠地看到了那一株擎天而立的昆吾神樹,都不禁心生震撼。

  傳聞中,昆吾神樹誕生于先天五行本源中,擁有與生俱來的諸般神通,極為不可思議。

  而那位誕生于昆吾神樹中的先天性靈“昆吾仙”,更是一位踏足太境的絕世大能,一手“五行神通”號稱仙界一絕,舉世無雙!

  可還不等兩人靠近過去,忽地一片五色光雨涌現,將兩人四周的虛空完全籠罩起來。

  而后,一個俊秀如青年的白衣銀發男子憑空浮現。

  “這塊玉簡,是誰給你們的?”

  白衣男子神色激動,彌漫著歲月滄桑氣息的眸子死死盯著紅云真人手中的玉簡。

  紅云真人心中一驚,神色卻很平靜,道:“敢問閣下是?”

  白衣男子溫聲道:“別緊張,仙隕時代以前,世人皆喚我昆吾仙。”

  昆吾仙!那位早在仙隕時代以前就名震天下的太境大能!!

  星闕不禁倒吸涼氣,萬沒想到,自己竟就這般輕而易舉地見到了這樣一位活著的傳奇。

  紅云真人也不禁吃驚,不過,她依舊很鎮定,道:“何以見得?”

  白衣男子一指紅云真人手中的玉簡,道:“玉簡內所鐫刻的秘圖,名喚‘五行鎮元敕令’,這世上除了我之外,只有永夜帝君大人才懂得這一道敕令的篆刻之法,而你們若非憑借這一道敕令的力量,也休想進入這座昆吾秘境之內。”

  至此,紅云真人終于相信似的,松了口氣,道:“不錯,這枚玉簡的確是永夜帝君所贈,他……”

  還不等說完,白衣男子已激動得難以自已,滿臉的喜悅,道:“太好了,太好了!”

  他顯得很失態。

  可旋即,他意識到什么,抬眼掃了一下遠處的昆吾神樹,壓低聲音道:“此地不是說話的地方,兩位跟我來。”

  說著,他袖袍一揮。

  頓時,三人的身影憑空消失。

  下一刻,他們已出現在一座古色古香的殿宇內。

  殿宇正中央,懸浮著一片如若磨盤大小的葉子。

  此時那葉子上,正彌漫著五行道光,浮現出一幕畫面——

  畫面中映現的,赫然是昆吾神樹前的景象!

  那上千位正在修筑道場的仙道人物,以及更遠處那瘦削男子和道人的身影,皆纖毫畢現地呈現出來。

  “這是?”

  紅云真人吃了一驚。

  白衣男子眉梢浮現一抹復雜之色,道:“他們是東海‘懸空山’的強者,很多年前,就已闖入此地……罷了,說來話長,不提也罷。”

  說著,他喟然一嘆,抬手一抓,那一片葉子頓時化作一道光,掠入他袖袍中。

  而后,白衣男子請紅云真人和星闕落座,這才說道:“能否容我看一看那塊玉簡?”

  紅云真人將玉簡遞過去。

  白衣男子略一打量,神色變得無比復雜,有激動、喜悅,也有一種說不出的悲慟和難過……

  半響,他竟是嚎啕大哭起來,淚灑衣襟。

  紅云真人和星闕皆錯愕。

  打破腦袋都沒想到,僅僅是見到一塊來自永夜帝君手中的玉簡而已,這位昆吾仙竟會如此失態!

  半響,白衣男子才止住淚流,深呼吸一口氣,歉然說道:“沒嚇到兩位吧,實不相瞞,我是太過激動了,一時難以自已。若兩位體會過在那過往漫長的歲月中,歷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煎熬,大抵也就明白,我何至于會這般……失態……”

  紅云真人和星闕皆沉默,因為根本就搭不上話。

  接下來,白衣男子主動和兩者寒暄起來,話題圍繞著蘇奕展開。

  不過,紅云真人惜字如金,并未多談蘇奕的事情,也不曾提起蘇奕在人間界的所作所為。

  初次相見,哪怕對方是昆吾仙,可她自不可能毫無保留地相信對方。

  忽地,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在這座古色古香的大殿外響起。

  白衣男子臉色頓變,傳音道:“兩位莫要出聲,我先帶你們躲起來!”

  說著,他袖袍一揮,他和紅云真人、星闕一起,憑空消失在這座古色古香的大殿內。

  才剛消失不久,一道赤袍男子已來到這座大殿內。

  他的模樣,竟和那白衣男子如出一轍,直似孿生兄弟。

  只不過,他眼神泛著如火焰般的神輝,渾身氣息暴烈而懾人,一襲赤袍搖曳,直似一片神焰再翻騰。

  抵達殿宇內后,他鼻端嗅了嗅,目光一掃殿宇,唇邊泛起一絲玩味的弧度。

  有外人來了?

  時間流逝。

  問玄地宮,春秋空間內。

  外界已過去三十天,而春秋空間內已過去三十年!

  對大多數仙道人物而言,每一次閉關動輒就是千百年,相比于此,三十年歲月,也不過是彈指一揮。

  可對蘇奕而言,這還是他今世修行至今閉關最長的一段時間!

  這三十年來,憑借勤修苦練的水磨工夫,他的修為已錘煉到圣境后期大圓滿地步。

  一身的圣境法則,也已凝練到大圓滿地步。

  除此,對劍道造詣的梳理和融合,對人間劍的淬煉,都已達到蘇奕目前所能做到的極盡地步。

  眼下,就差一線契機,就能去證道妙境,成為一位仙王!

  不過,也就在這閉關的第三十年,蘇奕遇到了瓶頸。

  修為、道軀、神魂、大道力量……都再無法寸進,陷入一種停滯不前的壁障中。

  對此,蘇奕并不意外。

  修行之道,從來不是靠時間堆積起來的。

  一些老家伙活了不知多少萬年,也僅僅只是圣境仙君修為。

  原因就是,修行問道,會遇到各種險阻和難題,僅憑閉關,根本行不通。

  修為的突破,要靠入世歷練、靠天資悟性、靠大道爭鋒、靠謀奪天地間那一股契機和造化,也靠孜孜以求的探索!

  對蘇奕而言,這三十年的閉關,已實現了自身多次的突破和提升,也從不奢求能一舉突破至妙境,證道仙王。

  反倒是,這三十年的潛修苦修和沉淀,讓蘇奕已對以后證道仙王境筑就了最為雄厚的根基!

  以后只需一個契機,便可輕松踏碎妙境門檻,成為一位名副其實的妙境仙王!

  “罷了,也是時候離開了。”

  蘇奕最終決定,提前離開春秋空間。

  原本,他還打算閉關一甲子的,可現在只能作罷。

  一是因為修為遇到瓶頸。

  二是在這三十年的潛修中,他身上所積累的修行資源已經快要耗盡!

  再閉關下去,也是白白浪費時間。

  剛走出春秋空間,蘇奕眉頭微挑,從袖袍中摸出一塊玉簡。

  玉簡正在發光。

  “昆吾仙?”

  蘇奕一怔,旋即就想起來,當年離開人間界的時候,他曾把一塊玉簡交給紅云真人,讓她抵達仙界后,去找昆吾仙。

  而現在,他身上這塊玉簡發光,就和昆吾仙有關!

  將神識探入玉簡。

  頓時,蘇奕就看到一行字:

  卑職昆吾仙,遭受大禍,身陷絕境,此生已不求活命,但求殞命之前,能與大人一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